镜(二)魂绣缘

        “是,这样吗?”碧莲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没想到筱雨只是一个弱女子,忍耐性却如此强。

      “我只是为了找我的母亲。再大的苦难我也承受的住。”筱雨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碧莲不再说话了。她感觉自己和筱雨的年龄相仿啊,可能筱雨是比自己大那么几岁,但筱雨明显比自己成熟不少。相比之下,自己简直就是个幼稚的孩子。碧莲低垂着头,把自己藏匿在帘子后面的黑暗里。

        “其实啊,我可羡慕你了。你那么活泼,还有那么多朋友。哪像我,一个人窝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没有人知道,连朋友也是少之又少。”筱雨一边吃饭,一边慢悠悠地吐露自己心中的烦闷。

        碧莲没想到筱雨竟然羡慕自己,着实被吓着了。

        “你知道吗?你到了府上以后,府里每天都会听到笑声呢。”

        确实,自打碧莲来了府上以后,府里整日都透着欢快的气氛。

        碧莲年龄不大,做事却处处透着精明。大眼睛滴溜滴溜地一转,鬼点子就冒出来了。

      那天她去买菜,转到摊位上了,看见卖苹果的大婶正吆喝着自己的苹果又大又甜,打出了一贯恶俗的广告词:“自家产的,不甜不要钱啊!”碧莲抓住了空当,问道:“您确定吗?”大婶得意地点点头。她对自家苹果可是百分百的自信,没有人会说不甜的。碧莲一看大婶那份得意的神情就想杀杀她的锐气。

      碧莲随手拿起一颗苹果,用衣袖擦了擦,真准备咬一口,突然,“等等!”大婶从另一边端出一盘切开的苹果,递给碧莲说:“你就吃这里面的吧,一样都是我们家的,甜的很!”碧莲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诶?这恐怕不行的吧。谁知道您这是从哪里取的苹果呢?保险起见,我还是自己挑一颗吧。您说呢?”碧莲凑到大婶的耳朵旁,悄声说:“您也不想自己被人怀疑吧。”说完,退到一边,笑脸盈盈地看着大婶。大婶不自在地清咳了两声,点头。

      碧莲顺手拿起手边的一颗苹果,咬了下去。刚咬了一口,就吐了出来:“呀!这苹果是酸的!”一直在附近凑热闹的人们急急凑近,想尝尝是不是真的酸。大婶适时地递过一把小刀,好事者接过后把苹果划成好几份分给围观的人。大家接过后迫不及待地咬一口,很多人的脸色都是:一惊,一皱,一吐。

      “大婶,这苹果真是酸的啊。”

      “大婶,咱卖货讲究信用啊。”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啊。”

      众人你七嘴八舌地“讨伐”卖苹果大婶,大婶受不了,抢过碧莲手中的苹果狠狠地咬了下去,可惜,“呸呸呸”,真是酸的。

        “不可能!我们家的苹果我自己是知道的,不可能出现酸的。一定是你做了手脚!”

        大婶气急败坏,抓住碧莲的袖口就要带她上衙门一问清楚。碧莲甩开大婶的手,抱胸昂首,说:“大婶,您可看清楚了,我这是从您的摊子上拿的苹果。要说做什么手脚,应该是您比我更有利吧!您是不是害怕自己先前跟我做的承诺要成真了,才如此着急想要治我的罪。拜托,这可是您自己说的:‘不甜不要钱’。在场的大家都听到了,不可抵赖哦。”碧莲把快被吃完的苹果举到大婶的眼前,很是灿烂地笑着。

        看戏的人数不断增长着,人群里的不满声一点一点传进了大婶的耳朵里,她的脸颊两侧直冒冷汗。“行!今天算我倒霉,你的苹果我不要钱了。”大婶无奈地挥手。碧莲一听这话,高兴地掏出自己准备好的布袋,装了一袋子苹果。大婶目瞪口呆地看着碧莲的举动却无能为力,她没限制数量啊。碧莲也不买菜了,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府里。

        一进大门,碧莲就嚷嚷着让大家过来看她的战果。众人见怪不怪地象征性鼓掌。碧莲有些失望,洗了几颗苹果,送进了筱雨的屋里。

        筱雨看着这些红彤彤的大苹果,叹口气,问:“你这又是怎么得来的啊?”碧莲嘿嘿一笑,不答话。她可不会告诉筱雨,这是自己骗来的。恩,骗。

        其实那颗酸苹果不是大婶家的 是自己预先准备好的。她每天都会看见那个大婶仗着自家苹果好卖的优势对其他商家趾高气昂的行为,心中不满,想惩罚她一下,就想了这么个馊主意。她小时候可是戏班子的,偷梁换柱这种事还挺在行。

        筱雨看见碧莲不肯作答,也不再问了。只好叹口气,拿出一副未完的刺绣继续绣。

        碧莲没事儿干了,就端坐在一旁,想想自己都做过哪些不道德的事。

          也没多少嘛。什么看见小孩欺负流浪狗,自己背后小小地欺负下那个小孩;什么菜市场卖菜时,趁别人不注意偷偷捡几根散落在摊子旁的菜叶;什么放风筝挂在树上后置之不理,反而嫁祸给别人。真的没多少啊。

      碧莲双手托腮,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以后少做不就好了,不要想了。

        她转头看向筱雨的刺绣,是一副山水景。看起来倒是挺有意境的,不知道筱雨心里是怎么想的。碧莲这才发现,和筱雨认识的这几年,她对筱雨基本不了解。即使知道了她的饮食习惯,可对她的内心世界一无所知。真是令人悲伤。

        算了,外面的天气这么好,待在屋子里就是浪费了这种好天气,我还是出去逛会儿吧。碧莲起身和筱雨打了声招呼,就出门了。

        等碧莲走了,筱雨才抬起了头,说:“祝你玩得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柒染不愧为城中最豪华的酒楼。正对门拜访着一个大舞台,众多女子在上抚琴起舞,客人们边吃饭边欣赏艺术。店面装饰虽...
    樾墨阅读 21评论 0 1
  • 等筱雨出来后,就看到碧莲一副“我很好奇”的样子。筱雨向她眨两下眼睛,表达自己的疑惑。碧莲立马恢复原状,毕恭...
    樾墨阅读 23评论 0 1
  • 夕雀一来,府里原本的厨子们都被遣散了。临走时,掌勺的还问管家,凭什么把他们随便辞退。他们可是大东家钦点的!...
    樾墨阅读 13评论 0 2
  • 那天,李老板特意带了礼物来看望筱雨。他一脸喜气地进到了院子里,准备到屋里跟筱雨讨论下绣坊的发展。他可是把...
    樾墨阅读 40评论 0 1
  • 那个老妇人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她身着一身暗紫色的衣袍,衣袖上用金丝绣着朵朵牡丹,并没有把边绣全,意...
    樾墨阅读 3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