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刷爆朋友圈的90后女孩告诉你,你最大的优势,就是机会少

张伟丽这两天是真的刷屏了。

她卫冕了UFC世界格斗赛的女拳王。至今为止,她是唯一获得这样殊荣的中国甚至亚洲运动员。

张伟丽打的是综合格斗。

什么叫综合格斗,就是用什么方法都行,只要把对方打倒。

在曾经UFC北京站上,张伟丽在3分41秒内,用十字固ko了世界排名17位的杰西卡-阿吉拉尔。缠斗时张伟丽一肘把对手眉弓打破了,鲜血顺着流到了张伟丽的肚子和大腿上。

“流血的感觉?热热的,特别滑。”她说。

这一次是她的卫冕战,张伟丽和曾经的女拳王乔安娜鏖战了整整五个回合才拿下胜利,比赛一结束,两人都被直接送到了医院。

这种冠军,是货真价值的血汗换来的。

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也因为她卫冕成功再次狂热起来,张伟丽这场拳赛就像肾上腺素一样唤醒了每个国人心中的热血。

我去看下一下张伟丽的成长经历,她居然和我是同乡,都是河北邯郸人。

她本人,也是一个抓住机会逆转命运的真实案例。

机会少,不代表没有。

前两天读孙陶然的书,里面写到一段,特别有共鸣。

他说:

“往往机会越多的人越不容易成功,因为他们很容易放弃,一旦啃不下目标即放弃,遇阻则退,不愿坚持。

而那些机会少的人遇到一个机会便格外珍惜,把每个机会都当做最后一根稻草去死缠烂打,使出浑身解数,最终往往修成正果。”

很多人会失败的原因,就是机会太多了。

想想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每一个都没有做。

做了这个,还做那个,没有一个做到最后。

张伟丽成长过程中,遇到的机会太少了。

邯郸有武术之风,她从小就被送去学武术,12岁开始练习散打,14岁就拿下了河北省散打冠军。

在武校练习时,她如果一个动作做不好就一直做,别人做100个,她就要做5、600个。就连带队老师都经常说,这孩子有股狠劲儿,就跟个男孩子似的。

热爱散打的她,17岁时却因为高强度训练拉伤腰部,不得不退役离开散打队。

后来,她来到北京,成为一名北漂。没有高学历和技能的张伟丽只能从底层工作做起,保镖、服务员、收银员、幼儿园老师...

上夜班的时候她上午睡觉、下午去公园跑步、训练,然后直接跑着去上班,几年如一日都是如此度过。

她仍然想打拳。

没想到这个机会还真来了。

在一家健身房面试前台时,她看到这家健身房有搏击擂台,问店长能不能在没有客人的时候,允许她使用。

店长答应了。

更幸运的是,在这里她遇到了综合格斗运动员吴昊天,并且在后者的介绍下,张伟丽接触到了综合格斗。

综合格斗一下引起了张伟丽的兴趣,也唤起了她心底埋藏许久的战斗欲。

综合格斗运动员,成了张伟丽的新目标。

开始她一边打工一边学拳,早上7点出门训练,中午去健身房教课赚点生活费,晚上再去拳馆继续训练。

有时候太晚了地铁停了,她干脆就跑步回家。

后来她破釜沉舟,直接辞去健身房的工作,专心练拳。

她觉得,“我认为不应该那样活,觉得我不应该那么平凡。”

13年时,张伟丽等到了自己第一场比赛。

这场比赛张伟丽打的晕乎乎的,不是因为对手,而是因为规则,她输了,开始觉得自己这么长时间的付出简直成了笑话。

但实际上,这场比赛是张伟丽职业生涯的唯一一次败绩。

之后她先是拿下国内比赛的16连胜,后来被邀请到了国际舞台上,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格斗运动员较量,最终更是击败了上届女拳王,夺得了金腰带。

有网友说如今的张伟丽一场比赛可以拿到18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的话是100多万。

回顾她的历程,在未来晦暗,走入低谷的时候,她唯一一次的机遇,也许就是遇到了综合格斗运动员吴昊天。

就是这么唯一一个机会被张伟丽狠狠咬住了,拼命的练、无休止的练,她紧盯着自己的目标,一步一个脚印的打了上去。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机会本来就很少。

但机会少不代表没有,能抓住唯一的机会,全力以赴,就足够了。

马云曾经说过,一个公司在两种情况下最容易犯错,第一是有太多钱的时候,第二是面临太多机会的时候。

一手好牌,反倒容易打坏。

知乎上有一个问答,把一副烂牌打好的人有哪些?

答案中出现了李玉刚,李玉刚如今是国家一级演员,他的那首《新贵妃醉酒》更是家喻户晓。

但李玉刚的起点,简直就是低到谷底。由于家庭贫困他放弃了去吉林艺术学院上学的机会,初入社会的他睡过医院走廊、做服务员时挨过巴掌,甚至还和一群乞丐一起讨了一个月的饭。

就算这样,李玉刚心底依旧有梦。在音像店打工时他借工作之余听了无数张专辑,琢磨每个歌手唱歌的特点、模仿学习。

结果再一次夜店演出时,他的女搭档迟到,李玉刚为了救场就用双声唱了一首,结果没想到一曲赢得满堂彩,李玉刚也在当地夜场有了名气。

李玉刚看到了自己的机会,此后的日子里他一边学习舞蹈、化妆等反串技巧,一边练习唱歌,最终他登上了《星光大道》这个舞台赢得了无数喝彩,甚至后来还受邀去悉尼歌剧院举办个人演唱会。

同样拿了烂牌的还有赵本山,他六岁丧母,被父亲抛弃后跟着自己的盲人二叔学习三弦、二胡和二人转。一老一少就靠着卖艺生活,别说吃饱,演不好就要被地痞流氓找借口打一顿。

可没想到赵本山就是靠着二人转、小品闯出了一片天。他17岁时进了公社文艺宣传队,30岁时因和潘长江合作《瞎子观灯》火了一把,被调入铁岭民间艺术团,最终33岁时被姜昆挖掘送上春晚舞台,此后的22年里从未缺席。

和朋友聊天,说起她为什么现在没有上大学的时候更努力了?

她在一所二批本科,读师范类专业,毕业之后大概率就是和同学们一样,回到生源地做老师,但是她不想回去,可是又苦于没有其他机会。

但这种状态,反而造就好了最好的表现。

为了能在考研的时候得到加分,她申请了学校的科研项目,拿到了三个名额中的一个,其他两个都被学生会内部消化了,她是唯一一个没有头衔的普通学生。

准备简历,别人都是黑白的,她专门去打成彩色;

为了找到最强的导师,她把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拿出来,买了礼物去老师家里探望;

去项目负责人老师的办公室打杂,干了好多活,就为了混个眼熟。

那个时候之所以拼,是因为生活中根本没有橄榄枝,你只能抓住任何一根树枝往上爬。

现在她成家立业,年入近千万,但是她说,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拼命的状态了。

人在拥有了很多后,就会眼花缭乱,反而不如机会少的时候,成功率高。

打牌的时候,最危险的时候就是拿了好牌,觉得自己能赢大的,不经心,不警惕,结果一把输个底朝天。

对于企业来说,最危险的并不是创业阶段,而是获得成功之后的扩张阶段。企业站稳了脚跟,拥有了资源,再也没有白手起家时那种抓住一根藤往上爬的精神了。

雅虎,在我上学的时候,可以说是互联网的代名词,但是盲目并购之后,这家公司已经从大众视野里消失了。

人大教授刘守英曾在演讲中说过:

“人一生的价格是由机会决定的,你对机会的考量就是对你人生的定价。”

每个机会,都需要你付出对应的代价。

机会少时,并不见得是劣势,全部的资源和努力都付在一处,这反而可以成为你的优势。

刘亚洲的小说《海水下面是泥土》,写到这样一个故事。

书里的男主角少校,说到自己与同母异父兄弟的差别。

“他们像白老鼠,聪明、家教好,但是他们缺少艰苦奋斗、挣扎求生的本能。

我是一只褐色老鼠,可能只能当兵,但我能吃苦耐劳、不怕牺牲。如果我的腿陷在夹子中,为了脱身,我会把那只夹住的腿弄断,在所不惜”。

我们都是褐色老鼠,一无所有的时候,其实是最强大的时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