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警察局出来,我感觉自己就像一滩要融化的血水,各种情绪夹杂和这阴沉沉的天气一样,脑中一片灰暗,好累好累仿佛很久没有休息过一样,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一处避身之所。

回到公寓楼,把包往沙发上肆意一扔,鞋子一拖,换好睡衣,便躺倒在柔软的床上,我迫切的需要休息。

猛浪的风拍打在脸上有些像刀割般的疼,迷雾之中我感到被一股强有力的气流攥住衣领漂浮并久久停留在空中,想挣脱束缚却全身瘫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我自上而下俯视着那片灰蒙蒙翻腾着迷失的海面,扑面而来浓重的忧伤气息让我感觉有些像被扼住脖颈一般呼吸困难,浑浊的海水翻腾着,咆哮着向我招手,我是不会跳下去的,心中有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这听起来不像我的声音,正思考的时候感觉身子一轻,我便如同一块被抛弃的又冷又硬的石子,快速的向下坠去....

我猛的睁开双眼,真好,我还活着。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这样的梦了。每次噩梦中醒来,头都会很疼。

凌晨四点钟,天还没有亮,我坐在床上静静看着天花板发呆,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橘黄色的灯光温暖的充满了整个房间,也带来了梦中海边的雾气朦胧。梦中绝望无助的感觉太强烈,脖子凉凉的痒痒的,我顺着脖子向上摸去,只触到指尖的冰凉,原来这个梦做的太真实,我害怕的流泪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一发不可收拾,房间内有些冷,好像突然降温了。我抱着枕头裹着被子蜷缩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泪水打湿了枕头的一角。

哭累了,我静静得看着被落地窗帘遮挡的窗户发了会儿呆,然后赤脚下床,立冬了,屋内空调虽然开着暖烘烘的,可踩在大理石砖上仍旧有些凉意,我踮起脚尖快步走到窗前,唰的一下子扯开了厚重的遮光窗帘。

窗外的天还没有完全的大亮起来,站立在道路两旁的路灯散发出一片温暖的昏黄的光晕,我坐回床上,再次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寂静,伴着路灯的光,想要和它一起迎接早晨的第一丝喧闹。但我知道它是看不到了,天亮了,意味着路灯的沉睡,最初的夜幕降临,他又会再度复活,就像我一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上一次的大病初愈之后,我总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有时我甚至会怀疑那不是我。天要亮了,身体里面的那个她也要苏醒了。我渴望找寻真相,却有一头雾水。

不知过了多久,天完全亮起来了,死气沉沉的街道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懒洋洋从床上下来,洗漱,换衣服,化妆,然后带上我的包包,出门。咔嚓一声,防盗门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叹息,世界好像又重归于平静。

最近一段时间的空气很差,雾霾很严重,没有阳光的日子让我觉得很失落,我本身就是一个很消极的人,敏感且脆弱,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很小心翼翼的生活。毕竟我什么都不曾真真正正完完全全的拥有过。

九点钟,行走在街道上,绿灯亮了,我快步跟随在一小撮过马路的人群后面,穿过川流不息的车海。我有人群密集恐惧症,我害怕与他人任何的肢体接触,这种习惯已经保持了很多年,但遇到沈北之后,这种情况改善了许多。虽然我时不时仍旧会害怕人群。

在最常去的那家好又多早餐店,点了一碗皮蛋瘦肉粥,一份臊子面,付钱,端着餐盘,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陌生且熟悉的感觉再一次袭来,仿若在某一次的梦中这个画面真真切切的出现过。粥和面缭绕的热气把玻璃窗呵上一层薄薄的雾气,我搓一搓冷冰冰的手指,等它不在那么僵硬,拿起筷子,开动。

玻璃窗外的天空仍然阴沉沉的,灰色云彩沉重的好像要从天上重重的砸下来,仿佛在酝酿着一种合适的情绪,但欲言又止,好像在等待合适的时机。

吃完早饭,时间离我和沈北约定的时间还早,于是我决定坐公交车。出门有冷风顺着裸露的皮肤钻进脖子,我用力裹紧大衣。

躲在人群的后面等待绿灯,突然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涌上来,我木然的杵在黑白分明的斑马线上。绿灯亮了,我大踏步的左躲右闪的穿过人群,走到马路对面。

掏出手机,有两个未接来电,是小F,我打开微信,看到几条未读信息,我半小时后到,刚想点击发送,又觉得这样不妥,于是又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编辑发送,长舒了一口气,不去在意对话框左上角醒目的未读消息。

今天是和小F在一起的第37天,时间也只能停在今天,今天过后,我和小F就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不开心的感情,趁早断了才好。

点燃一支烟,第一次点的时候没点着,试了好几次才好。好不容易点着,一口吸的太猛,呛得我猛烈的咳嗽起来,混乱的烟圈从我的鼻孔嘴巴冒出来,一时间头有些眩晕,不顾路人或嘲讽或鄙夷的眼神,我倚靠在旁边的站牌上。

我的20岁之前的日子是有些让人难过的,小城市里一户农民的女儿,家里我是老大,母亲又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我的地位可想而知,托父母所赐,我过早的体会了人情冷暖。我的身体又不大好,小时候总是体弱多病,我住院父亲一次都没去看过我,只有母亲,匆匆来医院送了点吃的喝的。在医院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从那时起,我头痛的毛病就落下了。但我并不恨他们。农村封建,父母把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弟弟妹妹,我只有拼命的努力,我要走出这个家。

我有段时间极度厌恶男人,通过心理医生的治疗、渐渐的好多了,虽然我依然对人冷淡,但我还有一颗爱人的心,没有丧失爱人的能力。我需要有个人能够融化我所有的寒冰我的尖刺。

我和小F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他其貌不扬,我对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但他对我一见钟情,要了我的联系方式后便展开了激烈的追求,这故事很老套并且他追求我的套路也没有什么新鲜感,无非也就是看电影吃饭送我礼物罢了,本来答应做他女朋友只是因为享受他对我的好,尤其像我这种极度敏感又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女孩。另外一点就是女孩子总是会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虚荣心膨胀,我也不例外。

可是在一起这短短一个月之中,我发现他是一个很危险的男人。在开始交往的第一周,他便很自然的牵我的手,搂我的腰,虽然没有什么太过分的亲密,但我仍然觉得不舒服。比如说他的占有欲非常的强,他不许我有任何的男性朋友,裙子必须到膝盖以下,可我偏生便是一个喜欢自由讨厌束缚的性格。我们在一起之后时常吵架。

记得最可怕的是有一次吵架他居然动手打了我。事后他跑到我家门口跪着道歉,说是太爱我了。那时我便想着要离开他,在我心里打女人的男人都他妈是人渣。我很后悔当初选择和他在一起,尤其在他打我之后,这个念头愈发的强烈。男人打了女人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我一直坚信。

“在吗?”我把对话框向上滑动,发送了一个可爱的表情,这次是发送给沈北。他是一个优秀到让任何女人垂涎的优质男人。我还记得那次坐他车胃不舒服他把车停在路边,那罐热乎乎的牛奶。

虽然我自知像我这样糟糕的处在淤泥之中的砂石是配不上他的,可我仍然贪心的想要从他身上汲取更多的温暖。

“不在,怎么?”屏幕上不一会儿就出现了一条回复。看着他的回复,我的脑海中自动浮现了他狡黠的笑容,

“我说我想你了你信嘛?”

我按下了发送,手机提示音沉默了一会儿,滴滴的想了起来,“等我忙完了,咱们找时间约个饭。”一串笑脸紧接着过来。

“好呀,上次你请客太匆忙没怎么动筷子,这次要狠狠的宰你一次,什么贵吃什么。”

“哈哈,随你,这次保证让大美女满意。”

“好,等着微信联系”

“OK”我回了一个

我看着手机屏幕笑了。和小F的缘分就到尽头了,但我和沈北的进度条才刚刚开始。

公交车来了。刷卡,上车。车上的人很少,有很多空座位,我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到了和小F约定的地点已经是中午时分,小F姗姗来迟,我等了他将近一个小时,我们完美的错过了定好的电影放映时间,于是,他决定看下一场电影。我眼看着他匆匆跑过来又跑走,傻傻的捧着两杯可乐夹着一桶爆米花又过来,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恨他,我想不起来为什么要恨他,我只是记得某次他的两片嘴唇贴过来时我紧咬的嘴唇和牙齿发出的咯吱声。我很讨厌他的触碰,令我作呕。

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心里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你是谁?”我向那个声音发出了质疑

“我就是你啊”那个声音说道

“你究竟是谁?”我有些生气的质问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要勇敢,有些事太优柔寡断是谁都不好”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那个声音没有回答我,我正要继续追问,小F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对话,因为他把一颗爆米花塞进了我的嘴巴里,我低头一看,手中还多了一杯可乐。

“谢谢”我对他说,与他保持了一点距离,不知何时他竟坐的和我很近,让我内心的憎恶又增加了一层。

我假装玩手机、不再搭理他。电影开始了,我与他沉默着走进放映厅,电影演的什么我记不得了,只记得他那笑的狰狞的表情...

电影结束了,我新的人生要开始了。看完电影,我们进入了一家西餐店。他点了一瓶红酒,两份牛排套餐。套餐端上来还贴心的帮我把牛排切好。我冷眼看着这一切。只是静静的喝着酒。等到红酒瓶里的红酒过半,我对他说出了那句早就想说的话:分手吧。我们不合适,和你在一起我非常的难受。我们之间就到此结束。

说完不管他反应如何,径自拎包下楼,我听到了他在身后愤怒的咆哮:什么臭婊子、贱人不要脸的骚货..

然后我听到了凳子拉开的咯吱声,他追了上来,我加快了脚步,身后脚步声更近了。他一把攥住了我的小臂,连拖带拽的把我塞进他的车、并把车门锁了,拉扯中我的脑袋磕在车内一处尖锐的凸起处,黑暗汹涌袭来..

大概过了一会儿,我醒过来,小F站在车窗外不远处低头抽烟,我揉了揉被撞疼的太阳穴,摸索半天打开车门,摇摇晃晃下车,看我醒了,小F掐灭了烟头,向我走过来,站定。“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就是这里”他开口说道,声音充满苦涩。我走到小F的跟前,我用力抬起手啪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这力度我自己都觉得手振的发麻,“我她妈不能原谅你、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我听到了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跌跌撞撞向前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湖边,他在我身后紧紧的跟着我,我小跑了起来,他紧追不舍“我太爱你了,舍不得和你分开,既然活着不能在一起,那我们一起去死吧”“来不及反应便被一股巨大的冲力紧紧抱住,我睁大了眼睛...

在落到水中那一瞬间,我看到我在空中胡乱挥舞的手臂,手腕上淡淡的那道肉粉色红线,所有不堪的回忆一齐涌上心头,九岁那年夏夜的一个傍晚的那间黄色土墙垒砌的公共厕所,摇摇晃晃的煤油灯,散发着下水道臭气污秽丑陋的脸,被褪到脚踝的内裤...画面一转,父母正在吵架,父亲举起拖把狠狠捶在我的屁股上.

再一跳转是去亲戚家拜年,羡慕亲戚姐姐家的口红,趁邻居姐姐不在偷偷跑进她房间拿起口红装进口袋小心翼翼出来把门关上,然后又害怕的放回去,又拿出来...再一转是十六岁的时候赌气离家出走,但是离家了整整一个月父母一个电话都没有,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病房蜷缩身体在被子里无声的哭...

冰冷的水一下子将我淹没,我的耳朵脖子嘴巴都涌进了这浑浊的液体,身体在下坠,手臂渐渐使不上劲,我放弃了挣扎,窒息感包裹着我,四肢率先失去了知觉,要死了吗?终于解脱了,真好...

我完全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的床上,做了这么长的一个梦,终于醒过来。我整个人被锁在了蓝白条纹的病号服之内,略微动了动身子,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袭来,我不禁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他轻声问我:“怎么样,好些了没?”我应声抬头,这张脸,居然是沈北。

我终于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我为什么会这么憎恨小F,那是受到伤害后的本能反应,他在我生日那天把我灌醉强奸了我,我本就是极度偏激的人,锱铢必报,所以我要和他同归于尽..因为巨大的精神刺激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那天在湖边推搡着其实我和他一起掉进了水里、我想和他同归于尽,可是他会游泳,拼劲全力把生的机会让给了我,自己永远沉睡在湖底。或许他是觉得对不起我吧。我木然。

窗外下雪了,酝酿了很久的冷意,终于迎来的今年的初雪,不一会儿眼前的一切都是洁白无瑕的,只是这洁白并没有保持很久,透过窗户向外望去,路面掉落的雪不一会儿便被来往的行人踩的七零八落惨死在脏兮兮的路面上。化成了一滩浑浊的液体肆意的没尊严的流淌在大街小巷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雪下的很及时,却下的并不是时候,若是在寂静无人的深夜,或许人们一早醒来,便能目睹它最美的完完全全不受破坏的盛放。

世上将再无琼蓖,我恐怕等不到下一个初雪了,就这样让这初雪净化完全我吧。我一个箭步窜上窗台,一跃而下。但愿来生可以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投胎一户好人家。

今年的初雪下的格外的大,格外的久。满街的脚步,好像突然静了。

此刻的你是否在仰望天空,风的声音你听到了吗?下一次初雪,希望你不要再这么悲伤。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