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味道

1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再也不屑于花很多时间、精力,去做一些传统美食了。

比如,冬月里,那自家屋瓦上晒的、黑乎乎、甜滋滋、软糯可口的地瓜干,曾经就是我们最爱的美食,没有之一。

只是如今,即使在农村,也鲜见了,因为它们真的太费时、费力了。


纯天然的地瓜干

去年,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久违的、原生态的地瓜干,尽管价钱有点贵,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下一包回家细细品尝,重温一把童年的味道。

2

那天晚上,老公居然就带来一大包地瓜干,说是婆婆给我们晒的,家里还有呢。

顿时,一种尘封已久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童年,我仿佛重新回到了童年,我仿佛看见了家乡那长着些许青苔的黛瓦,我仿佛看见了家乡屋瓦上那一笪又一笪的、让我们垂涎三尺的地瓜干。

小时候,只要家里的地瓜挖得差不多了,母亲总是细心地收集田里的每一根地瓜,哪怕只有小指那么大,节约的母亲也不肯放过。

等事情忙完了,母亲就把地瓜挑到河边让我们这些小屁孩清洗,一边洗一边叫唤:“你们都给我认真点洗,认真洗,不然等吃地瓜干时候吃到沙子,千万别嫌弃啊。”

“阿清,要是吃到沙子磕牙了,你可不许哭鼻子啊。”

地瓜洗净后,就放进大饭甑蒸。

地瓜熟了、软了,第二天就把它们一一摆放在篾笪上晒。

3

于是,我们充满期待和甜蜜的日子就这样拉开帷幕了。

因为我们要晒地瓜干吃了,因为我们可以吃地瓜干了。

每天早上,忙碌的母亲总是没空晒地瓜干,于是这项“光荣”的任务就交给我们这些小屁孩去做,当然“后果”也是很严重:

得到“特赦令”的我们就放开肚皮偷吃:早上抬篾笪之前,我们是一定要偷吃一会儿的。我们摸摸这根地瓜干了没,干了,就可以吃了,塞进嘴里;我们摸摸那根地瓜干了没,半干不干的,这样的最好吃了,又塞进嘴里;再摸摸那根地瓜干了没,没干,软软的更好吃……

一番下来,地瓜干就少了不少。

傍晚,我们会“很自觉”地把地瓜干从屋瓦上抬下来,而且我们会很熟练地重复早上的动作,摸了一根又一根地瓜干,然后消灭掉一根又一根的地瓜干……

4

很多时候,还没等地瓜干真正晒干,就已经所剩无几了。

这时候我们家早晚,就渐渐有了母亲的责骂声:“阿清,你这花妮子(骂人的话,就是不听话,贪吃等的代名词),你又偷吃了,是不是?”

“淑平,你这个当姐姐的也没个姐姐样儿,你也和阿清一起偷吃,是不是?”

最后,连爸爸也给骂上了。

但偷吃过无数地瓜干的我们,总是很乖、很乖,我们总是一声不吭,或者“嗯”“啊”地附和,一旦等母亲走远,我们又开始把“魔爪”伸向那美味的地瓜干。

不为别的,只因为那篾笪上的地瓜干实在太好吃,太美味,让人吃了还想吃,吃了一根还想再吃第二根。

那地瓜干虽然卖相不好,但凡是吃过的人一定忘不了它的美味:首先是它的甜,甜而不腻,丝丝入扣,让你有浑身通透的感觉;第二,是它的软糯可口,一旦晒干了,嚼劲十足,真正的让你唇齿生津、口齿生香;第三,最最关键的是,它会让人上瘾,一旦吃了,保证不舍得停下来……

5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婆婆还会自己晒地瓜干,让我重回童年,让我大大过了一把嘴瘾,而且这次是再也不会有人骂我了,再也不用偷偷摸摸了,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据说,家里还有很多呢。

这质朴无华的地瓜干就像父母脸上的、婆婆脸上的皱纹一样,密密麻麻的藏着都是爱,但这爱,却需要你用心去品,用心细细去体味。

因为这纯天然的、无任何添加的地瓜干,绝对是我童年里的最独一无二的一种美味,它简直是馋猫我,童年记忆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