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文章的思考

写文章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写过文章,小时候被要写作文,小学400字,初中600字,高中800字。对于文字的驾驭能力并没有随着数量而得到提升。大多数时候,都是被迫的,小学经常写记叙文,流水账的日记拼凑就成了作文,中学大多议论文,古今中外的例子拿过来做论据。那时候我从来没有出于自己内心写一篇文章。文章就是词藻的堆砌,无病呻吟一些每个人都知道的道理。

写作和阅读是分不开的,畸形的写作必然对应着畸形的阅读。韩寒看管锥篇的年纪我在看满分作文八百篇,郭敬明读飘的年纪我在看故事会。阅读也会显现在写作里,所以前者们成为了作家,我还得为高考作文凑字数而发愁。

初中看网络小说,修真,玄幻,言情,网游都有涉及。当我读着那些令我暗爽不已的文字,我不知道潜在中这些文字不仅是我注意力的黑洞,侵占我大量的时间,更深层次的它们在吞噬我对文字阅读的耐心,品味和思考。不得不说,网络小说里对场景的描绘,情节的安排,人物的刻画都是能够击中读者痛点的。最起码,作为一个意淫能力比思考能力强数倍的读者来说,他们这些文字的功底我是不具备的,甚至,只能仰望。

有时候,我突然想写一些东西的时候,却发现尽管我有了一定的观察,我写不出我想要表达的句子。前几天打球后,我想写篇记叙的文章,却发现在对人的刻画,对动作的描述,对事情的概括上我都心有余而力不足。那种无力感,自嘲,想着上了这么多年学,连写点东西的本事都没有。

这仅仅是描述能力的例子,是对于世界感知的能力。感知背后深层次的,是我的思考能力,衡量思考的标准是思考的深度和广度,对于你关注点联系相关进行发散性思考,分析因果,但由于概念在被接受的时候是固化的,不是理解而来的,在进行新一轮在概念的之上的思考,我就会变得迟钝,反应不过来。而这些思考则是写议论文表达观点的基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