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剖腹产,我可能已经死了

      昨天,绥德一名产妇因为家属拒绝剖腹产,跳楼身亡。这个新闻真让人心痛,家属的良心让狗吃了吗?自己的媳妇跪地祈求,竟也无动于衷,也能让一个将要生产的产妇独自一人绝望到跳楼。医院的责任暂且不说,光这个男人,我觉得说他是渣男都会侮辱了渣男这个词。

      心痛之余,想起了三年前我生小孩的场景。

     2014年8月8日,早上8点多,我刚起床去洗漱,刷牙间忽然就感觉一股热流从腿上流下来了。我赶紧喊我老公,告诉他我羊水破了。我和老公一副无知者无畏的样子,我老公一骨碌翻起来——开始刷牙洗脸(TMD,还有时间洗脸!!!)我看着老公的那个样子,觉得也没啥事就开始淡定的给我姐打电话。

      我姐听我羊水都破了,还在傻笑,立马命令我躺床上,垫高屁股,让老公叫救护车来拉我去医院。

     救护车跟我姐我妈基本同时到,我妈看见我双腿上的血水,吓得立马走不动道了。倒是我还乐呵呵的跟小外甥女打招呼。

     被救护车接到医院,医生竟然让我躺床上,推我上去,我脑海中全是新奇的体验,总之就是感觉挺开心的。毕竟阵痛开始之前,我想着终于要卸货了,心情还是美美的。

    从怀孕开始,我妈和我姐就给我灌输,要顺产,不能剖腹产。我带着我必顺产的决心走进了医院。从早上8点到下午1点多,都是在可以忍受的阵痛中度过的。到了1.30,医生说开了4指了,进产房吧。

我就摇摇晃晃的进产房了,待在产床上,阵痛痛得我想把产房的房顶掀了。一排产床,医生挨个做检查,做到我的时候,摸摸肚子,说我的孩子头位不正,然后伸手进肚子里硬把孩子转了一把。(当时的我是崩溃的,要是我知道能跳楼,我也会跳下去的。太TM疼了,老子活了将近30年,还不知道原来医生的手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疼痛,太残忍了。)当时我的心里是这样的,但是仍然没有动摇我要顺产的决心。

作为一个隐忍的女性,我坚持不大喊大叫,太疼了我就忍着,忍着忍着宫口也开了9指了。医生告诉我进内室上产床。我想终于要结束了,我快把娃生下来了。没想到,我一上产床,阵痛都觉得害怕了,他竟然不规律着来了,竟然折磨我折磨累了,自己休息了。医生给我打上了催产针,让我下床开始转悠,转悠的间隙,我看见临床进来的产妇很顺利的生下了个小宝宝,她的小孩脐带扭了40次,医生数一个,我就跟着数一个。

      人都生完了,我还在转悠,医生无奈,催促我上产床,检查后发现我十指全开。所以接下来丧心病狂的事情发生了,两个助产医生,一个从上面推我的肚子,一个从下面伸进去把我的娃往出拉。在我阵痛的时候,让我使劲,使劲。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使劲的,总之生着生着,我就眼前一黑,没知觉了。等我醒来医生严厉的批评我不会生(老娘这辈子第一次怀孕,第一次生娃,当然不会生,这事不用你跟我说。)然后医生问了至少三遍:“你还生不生?”我毅然决然的,悲壮的告诉她们,我生,生。(我TM能不生吗?都怀了10个月了,你们问我生不生,难道让我把娃收回去,把从娃他爸那里得来的精子还回去?真是神经了。)

      在我不停的坚持要生的时候,助产医生怒了,直接掏出电话开始打电话:“主任呀,有个产妇娃夹宫口了,生不出来,还坚持要自己生。再这样生下去会有危险的,你说咋办?”电话那头的声音我听得清清楚楚“别听她的,去跟家属说要剖腹产,不然有危险。”

       一会一个助产士拿着我老公签过字的单子,让我签字。可怜我一个高度近视人员,没带眼镜硬是忍者阵痛,趴到纸上把我的名字画上去了。看我签完字,医生立马联系给我剖腹产。震惊我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的孩子在宫口夹着呢,现在要剖腹产!医生竟然手深进去,把我的孩子推进去了!(我CNM,这一个动作,我全身每个细胞都激活了,骨头缝里边都是疼的。)当我知道我难逃一刀后,我视死如归的气势消散了,立马开始怂了,我拉着麻醉师的胳膊,不顾男女有别,不顾衣衫不整,身体裸露。求他快给我麻醉,我快死了,受不了了。麻醉GG淡定的说,手续没办完,办完了才能麻醉。我当时的真的想骂人,有啥手续,收钱是吗?找我老公呀,我今天刚发的奖金,够医药费了,快给我麻醉呀!!!

       后面的事就比较顺利了,我被推进了剖腹产病房,好几个医生一起给我切腹。娃生出来声音洪亮,我却因为找不见眼镜看不清楚他是男是女。管球他是男是女,生出来就好了。我满腔热泪奔涌而出,太疼了,太TM疼了。

       我生完小孩,医生说我失血过多,给我打了无数的吊瓶。有多少呢?从出产房一直打到第二天另一拨护士来打针发现我手上的针竟然还没打完。

       后来我听说了产房外的情景,我父母,姐姐姐夫和老公父母姐姐姐夫都在,医生决定剖腹产的时候,公公立刻就怒了,说我们家人疼了一天了,你们咋不早点让剖,非要让人受这么长时间罪。我妈听见要我剖腹产,觉得我受罪了,当场就哭了。我老公拦住了我公公,迅速签字让赶紧剖。

       孩子现在都三岁多了,到现在为止,谁要愿意听,我还能把我生孩子时的经历讲一遍,讲的你瞬间失去夫妻生活的愿望。其实让我感动的是家人,他们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以我为重,在医生判定我有危险的时候,即使我还在犯傻,毅然决然的选择让我剖腹产。

        我想,如果当时没有剖腹产,我可能已经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