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

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既然是休息日,平日叫个不停的闹铃自然没有响。我不慌不忙地揉揉眼睛,摸起了枕头右手边的手机,穿上外套,随后下了床。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即使是新年前的最后一日。虽然自己今年过得很平庸,但时间依然在无声无息地流淌着。

直到我目睹到一个冲击性的事实为止。

我那张宽敞的床上,本应空空荡荡的被子里竟然还躺着什么东西,那很明显不是我的布偶和靠垫,而是——没错,一个人。确切的说,,从一头乱糟糟的长发的看来,是个女生。

大脑还没完全醒过来就顿时宕机的同时,我用仅有的清楚意识说服自己,这不是在梦里。试探着凑近躺在我床上的雌性不明生物,她毫无反应,依然睡得正香。该怎么说呢,她的相貌比起我身边的女生要漂亮的多,偏圆的脸型因为五官精致的原因并不显臃肿,反而更加可爱。只是…没错,这乱糟糟的样子和明显没怎么打理的外表实在和我太像了。

正当我回忆着昨晚吃完烧烤后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又听到了这个懒蛋温润的呼吸声,脸不由得涨红了,再往下一看,自己身体正好跨过她侧卧着的上身,而她又不拘小节地摆着人字,腿毫无顾忌地隔着被子向我这边蹭。这下,一股子热血霎时涌上了耳根,如同应激反应般,整个人从床上缩了下来,砸到了地板上。

“?”,这回终于轮到她有动静了,只见她翻了个身,一副好似梦游的样子机械地坐了起来,条件反射般地冲我这边瞅。顿时,两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对上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呀!”

两人同时喊道。


“卧槽,所以说你觉得这个就是你的房间?”我表示无法理解。

“对啊,你看我放在窗台靠西边的电脑,还有还有,桌子上那几个手办,都是我的东西呀。”她立刻指正。

“貴様!”我怒道,“这些小人又都是你的了?明明是我吃土买的。”

“なんだろう,你难道连我的老婆都抢不成?死宅真恶心。”

于是,经过这一番无意义的争吵,我们冷静下来,分析了一下现状。

“也就是说,这个确实是我的房间,但是你也很熟悉,好像是自己的一样。这个怪女人。”

“搞毛啊,那就是我的,倒是你才奇怪好吗。”她立刻反驳。

“好吧,不说这个了”我开始盘算着各种可能性。首先,这肯定不是梦。她对我家这么熟悉,莫非是一直监视着我的变态跟踪狂?但看她那神经大条的样子,我又立马否定了这个想法。何况,现实中哪有这种在意我的病娇啊。那么,莫非我...来到了平行世界?

“喂,说起来,你叫什么啊?”我问道。

“哈?我当然是...啦”她说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姓名,我顿时屏住了呼吸。

没错——那就是我的名字。


之后稍微核实了下,我发现,她确实和我在很多地方上差不多,比如:我俩都喜欢宅在家里、性格上也是慢热型、对游戏和动画的喜好与执着都完全一致,甚至精准到对同一款游戏或者角色发出同样的感叹。更可怕的是,我知道的东西她竟然也全都清楚,哪怕是床底下的秘密、内心深处的好恶,都被展现地淋漓尽致。

接下来就是关键所在了,那就是,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两人的轨迹几乎重合,但是总该在某些位置出现偏差才对,不然就不会发生像现在这样的重大危机。于是,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出了最可疑时刻的行动:

“吃烧烤啊!”“吃烤肉啦!”

我紧张地冲她看了一眼,她也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接下来呢…”我一字一句地试探:

“当然是回家玩游戏啦。”“休假当然要玩游戏通宵啊。”

完了,我只能说非常绝望了。


“还好我囤了很多吃的喝的,怎么样,我的复制人一号小姐?”

“切!”她不屑地接过了我手里的饮料,“我当然也想到啦,毕竟是我先…”

“停停停,不要白学啦。”我吐槽道,“亏你还是女生,就算是我也会弄点早餐,你怎么不自己动手啊?”

“这种事当然是要让我的男性体来做啦,真是不懂讨女孩子欢心啊,你。”她边嚼着面包片边玩着掌机。

“哼—”不愧是我的化身,说话都这么带刺,我想着。“呐,之后干什么呀,你这在我家里白吃白喝的假冒货?”

她依旧沉溺在游戏中,头都没抬:“当然是打游戏啦,笨蛋。你这样也算是合格的我吗?”

我笑了,与此同时,又轻轻地从柜子里拿出了吃灰的第二个手柄。


“招待不周!”

本应该是我轻松把她打败,再嘲讽一顿这样的展开。没想到,这女人还有两把刷子,技术并不比我差。要命的是,两人思考回路都很相近,于是我们陷入了苦战。

“喂喂,你怎么下手这么狠哪,我给你卖萌还不成吗”她试图取悦我,就在我扭头看她企图萌混过关的瞬间,这家伙一枪打爆了我的狗头。

“2P WIN”屏幕上显示大大的白字。

啊,被这个外表人畜无害的恶魔骗了。我回头看了看她,兴奋和雀跃洋溢在脸上,显得充满光采。

“那么,接下来就来这个吧。”我取出了密封的双人专用决战兵器:《大大小塞车》。“哼哼,在这里败给我的话,就心服口服了吧,你这个坏东西。”

“嘿嘿,求之不得。”她握紧手柄跃跃欲试。

这款游戏是专门为欢乐对战所设计的独占赛车游戏,内部机制当然完全模仿了《马里O赛车》。我自己也只是和电脑打过,以及朋友来家里偶尔玩一玩。如今难得能有对手,心里还是很愉悦的

“3 2 1 START!”随着比赛开始,我们很快两骑绝尘,超过了后面的电脑。一开始她并没有太适应过来,我得以拉开距离。但是,由于一次手残地撞到栏杆,我又被她超了过去。

“哈哈,这是哪里的手残,好蠢。”她笑着发出嘲讽。

我无力回击,只能坚持跟在她后面,等待良机。终于,在最后一个直道之前,我拿到了关键性的道具:不定向炸弹。它可以给别人造成硬直,趁机超车,但也有一半几率会自爆炸到自己。现在,就是决定是否使用的时候了。

我扫了一眼,她同样神情紧张地望着我。“你应该不会用吧。”她轻轻地嘀咕,“毕竟下一个弯道还有机会超过我。”没错,我如果纯拼实力,还有逆转的机会,但是如果不使用这个炸弹的话——

“那不就根本不符合我让别人开心的作风了嘛!”我按下了使用键。

于是,身为非洲人的我,看到了屏幕上华丽的自爆。

“啊拉啊拉,那么拼还是输了嘛。怎么样,是不是要接收点惩罚”她戏谑地看着我。真叫人火大。

不过,我还蛮开心的就是了。

“唉,知道啦。中午给你从便利店买饭就是啦”我敷衍着她,换上外套。

“嗯,不过,还是谢谢你哦…”她脸上阳光灿烂的得意笑容突然凝固,随后害羞地看着我,用细小的声音说,“我,更明白了自己呢。谢谢你了,「我」君。”

“诶?”我没有太明白。

“嘛,总之,快去啦。我都饿了半天了。”她又恢复了平常的神气。

我摇了摇头,这家伙还是让人不爽啊。


一起吃过午饭,我俩瘫在地板和沙发上。她突然向我搭话。

“喂,今天是31号了吧,明天就新年了。”

“啊,怎么了?每年不也是这么过的吗?”

“那,做些不同的事怎么样?比如说这个时候,那些讨厌的现充情侣们…购物中心、游乐设施、电影院什么的…”

“嗯?你要去啊?”

“去就去呗,反正别人也都有人陪着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和你一块去好啦。机会难得嘛。”她转过身,却是一脸期待地望着我。

“好啦,我也觉得闲着蛮无聊的,那就去新开的那家XX商区看看吧。看你没怎么打理自己,就先收拾收拾再出发。”

“好诶~”她一把抱住了我,但又马上有点害羞地放开了。“说起来也奇怪,这里是你家的话,我至今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我的化妆品和衣服什么的也在这里呀,你是女装大佬吗?”

“本来是没有的呀,喂!”我赶紧纠正。

“嘻嘻,怎么样,我的男版试验品?”她换好衣服,一脸灿烂地看着我。

噫,糟糕…这家伙,竟然比在家里宅着的时候还可爱。我赶紧试图淡定下来,毕竟这可是自己(?)啊。而且怎么对我的称呼又劣化了。

“好看呀,麻吉,天使。你要不是这么叫我的话,我可能都要马上向你表白了。”我如此回应。

“……”她竟然没有毒舌回应,而是脸变红了。天哪,原来我可以在另一个世界这么可爱的嘛。

“好啦,走吧。”她拽着我的手离开了家里。结果,这一路都在被她搂着胳膊。不知道的路人,只可能以为我们是热衷于拌嘴的笨蛋情侣吧。

订好了晚上的电影,到达那里的时候时间还早。我就陪着她在各种女性商品的专区东奔西走。没想到她还挺懂这些的啊,我想。更气人的是,她对店员都是做出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也不打算纠正我们从外人看毫无疑问是一对情侣的看法。每次站在边上的我都会被问到“男朋友觉得自己女朋友选什么好呢?”,而当我支支吾吾的时候,这家伙总是会在边上表面温柔地拉着我的手,却低声向我发动嘲讽:“嘿嘿,被问住了吧,难怪你没有女朋友。”我竟无言以对。

在游乐设施玩也是这样。无论是球类游戏还是街机,她都和我的水平不相上下。有时候还会故意放水,正当我不亦乐乎之时,周围就有人开始瞪我,好像是看不过我欺负自己女朋友。再一看,原来又是萌混过关大法。这样一走神,我就被打败了,她还会冲我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啊,好恶劣的这个人。

在此期间,我当然没有忘了po我们俩的大头贴放到社交平台上。这当然很快就引起了好友们的妒火,我和她说起这事,她挠了挠头:啊,我也顺手给我朋友发了啦。说完,我们会心一笑。

在电影院算是难得的和平时间了,我们看的是某部青春动画《野火》。情节虽然不怎么样,但是的确令人感动。以往这种片,即使是在影院上映,我也是独自来的。和异性一起似乎是头一次,也不知是对剧情的感同身受,还是什么别的情感,我的手情不自禁往她那边挪。这时我立刻感受到了她手的温度,以及,斜靠过来的身体和头发上的香气。

走出电影院,我们很快又开始了关于电影质量的评价,结果自然又是那种“明明两边说的意思差不多但就是吵了起来”的“情侣般的拌嘴”。夜已渐深,走在外面,我们似有默契地同时牵住对方的手,紧紧地扣着。


因为马上就要新年了,到处都是歌舞升平和如织的人群。城市里的华灯有如白昼,装点着寒冷的冬日夜空。零点的钟声近了。

“我真的相信了,你的确就是我。这么别扭的性格,果然没有第二个人了。”我轻轻摸着她柔顺的黑发。

“是啊,虽然你这个人是个恶劣死宅,但是确实就是我的翻版嘛。”她愉快地望着天空。

“我想明白了,这大概就是给我一年浑浑噩噩一事无成画上句号吧。这一年里,我实在是过得很压抑,而且,缺少像你一样的陪伴,虽然你经常很烦就是了。”

“喂,你才烦吧。不过,我也真的很开心哦,可能是没人关心,我这一年有点太要强了。明明很多事情不能勉强自己,而且,会在不经意间伤害别人吧。”她望着被烟火照亮的夜空。

离倒计时越来越近了,大家都在屏住呼吸紧盯着夜幕中央。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冲动,似乎有什么要来到一样。

我转向她,紧紧地抱住了那个自己。她先是一愣,随后又会意地向上踮起脚尖。

“五、四、三…”倒计时的时间近了。

她和我四目相对,这时的高度差,正好能够使我们头相互靠近。我们凑近了脸,让对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呼吸。

我们就这么贴近对方的嘴唇,三厘米、两厘米…

“二、一…”

嘴唇已经近在咫尺了,下一秒,就会紧紧地靠在一起。

“新年到!”钟声敲响,由远及近的花火和人们的欢呼,同它交响在一起。天空中亮出了巨大的“2018”。

我抱住的她,就这样消失了,毫无踪影。仿佛自己在抱着一团空气。

然而,我依然对着空气,高声喊出了我想说的话:

“谢谢你,然后,新年快乐!”


回到家里,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多余的东西不在了,手柄还静静地躺在那里。

只是,在床头,压着一张纸条,上面用清秀的字体写着几个简单的字,我虽无言,却盈起笑意。

“新年快乐!谢谢你!”

这样,我的2018年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