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随便做家访》

96
撒旦spirytus
2018.09.04 16:37* 字数 1517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章


“现在这帮初中孩子都不好好写作业吗?还是觉得我是新来的老师好欺负啊?”刘子莹在办公室里批改着作业,她作为刚毕业的新老师,来到这所初中不过1个月,班里的几个男生看她是个新老师,不但在课上说话打闹影响课堂纪律,连作业也不好好写,刘子莹也不想这么早就给家长打电话,毕竟自己也是个没经验的新老师,还不够让家长们信任。

“小刘老师,什么事情都要慢慢来,这些孩子现在不听话,你慢慢硬气起来他们就老实了。别当老好人。”办公室的其他老师也都给了刘子莹中肯的建议。


“上课前我先问一句,今天没交作业的都是什么情况!50个人就给我交了30本作业!剩下的都是故意不写吗!”刘子莹进教室之前一直在调整情绪,让自己的表情更生气一些,她学着别的老师把讲义把桌子上一摔,下面的同学也是吓了一跳,平时那么文静的“刘老师”竟然发火了;看到这一幕,刘子莹心里窃喜了一阵,果然这群学生都是欺软怕硬的,她趁热打铁,在教室里大声的质问起来。

“都谁没交作业给我站起来!”刘子莹决定继续自己的战术,她大吼一声,班级里也响起了几声嘶嘶啦啦椅子在地上拖的声音,刘子莹看了看也就只站起来了5、6个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说话听不懂?都给我站起来!好好站!别拖凳子!”这一次喊完后,效果又好了一些,站起来了更多的人,刘子莹数了数,正好20个,她一个个问了不交作业的原因,结果都是忘了带,一个个不在乎的样子,她就只能继续发泄着自己工作以来心里憋着的火,“我告诉你们!忘带和没做是一样的!明天谁要是还不交作业,我就一个一个找你们家长谈!听见了吗!听懂了就给我坐下!不准说话!”刘子莹撂下最后一句狠话,心里也是暗爽了一下,果然老教师的办法最好用,对这些孩子不能太温柔。

“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知道嚷嚷…”刘子莹刚往讲台走了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句抱怨,她生气地回头一看,果然是这个班里比较皮的一个男生。

“你给我站起来!我是不是说过在课上不准随便说话!”刘子莹决定继续自己的严厉人设,她站到那个男生跟前,结果那个男生把头甩到另一边,根本就不想搭理刘子莹的样子。本来刘子莹刚才感觉一切都很顺利,结果这一下让她更生气了。

“你给我站起来!老师说话当耳旁风吗!你给我站起来!”刘子莹气的直接去拽那个男生的凳子想让他站起来,结果那个男生杠得很,说什么也不起来,“别耽误其他同学的时间!你站起…啊!”刘子莹费劲力气才拽动凳子,结果那个男生也是一下没站稳,一脚就踩到刘子莹右脚的大脚趾头上,因为还不到9月下旬,刘子莹还是光脚穿的坡跟凉鞋,这实实在在的一踩让刘子莹疼的直接叫了出来,蹲在地上用手捂住自己的脚趾。

“哼,不好意思老师,我可不是故意的。”那个男生的语气可听不出有半点愧疚,感觉更多的是偷偷嘲笑。

“给我站着上课!”刘子莹忍住脚趾的疼,站起来又训了那个男生几句。“以后谁上课乱说话或者不交作业,就给我站着上课!你下课把你家长电话给我,我要去做家访!”刘子莹今天的好心情现在全没有了,她扔下一句要家访的威胁就转身走到讲台上继续讲课。


“李老师,你的招数真好使,我今天付这些学生发了火,还威胁他们要去家里家访,这些孩子果然听话了。”刘子莹下课后掩盖不住脸上的兴奋,一溜小跑跑回办公室向前辈们分享自己的进步。

“家访?我劝你还是别轻易家访,尤其是你这种年轻的女老师,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李老师阴阳怪气的留了这一句话,刘子莹还想辩解辩解,决定看看那个男生最近的表现再做决定。


“罗旭杰!今天我一定给你父母打电话!怎么说你都不听啊!”第二天,刘子莹发现昨天的那个男生不但没交作业,还画了一张纸条气自己,她上课的时候又把他叫了起来,没想到罗旭杰竟然又做出要踩老师脚趾的危险动作,气的刘子莹直接把他揪到教室外面,并要来了他妈妈的电话。

“罗旭杰妈妈嘛,我是罗旭杰的老师,他已经好长时间不交作业了,上课还顶撞老师,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我想周末去家里家访。”刘子莹拨通了好不容易要来的电话,结果电话直接转到了语音信箱。

“这些家长,对孩子一点都不上心。”刘子莹愤愤地挂掉电话,结果手机又来了一条短信。{刘老师您好,小杰妈妈正在外地开会,如果您方便,我和小杰周六都在家,您可以来家访。 罗旭杰爸爸。}

刘子莹半信半疑,这么快就有回复了?既然这么快就能听语音信箱,为什么不接电话呢,再加上李老师让自己家访要小心的话,她按照短信的号码把电话拨了回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罗旭杰爸爸的声音和他儿子不一样,很有磁性,怪不得能找到一个女强人娶回家,刘子莹打着打着电话就越来越安心,约定好了本周六上午就去罗旭杰家里进行家访。


“爸,你为什么要答应那个老师来家里家访啊?”罗旭杰在家烦得很,她不停在百度上搜索着应对老师家访的办法。

“你老师是刚毕业就来教学的吧,这种小年轻太有活力了,要是不处理她就要一遍一遍给你妈妈打电话,到时候咱俩都吃不了兜着走。”罗旭杰爸爸也很烦,毕竟自己的妻子也很看重儿子学校的表现,这什么刘老师如果真告状的话,自己也很难办。

“装病、请人替…这些都太老套了。”罗旭杰还是在百度上搜索,自己爸爸也很着急,因为自己不是那种很负责的父亲,但按照刘老师的性格,不把问题谈明白是绝对不可能走的。“泼水,吓唬…都不行…挠脚心…这都什么鬼主意!”罗旭杰气的关上了电脑。

“等会,挠脚心?你这个刘老师的脚怎么样?”罗旭杰爸爸突然问了一句,把罗旭杰问懵了。

“脚…我不知道啊,但我前天踩到她大脚趾了,还挺白的,我感觉还能看。”罗旭杰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去网上找一个挠脚心的视频看看。”罗旭杰爸爸想起年轻时看“电影”的时候里面惩罚“女主角”的方式,好像真有挠脚心这条。

罗旭杰随便找了一个弹幕视频网站,在上面打上“挠脚心”三个字,弹出的视频把罗旭杰吓了一跳,虽然自己也算“见过世面”,但从没见过挠挠痒痒挠脚心这种平常打闹的行为能把女人玩成这样的,视频里被挠痒痒的人都被挠哭了,罗旭杰和爸爸对视了一眼,爸爸的眼神不但非常坚定,还翻起了刘老师的朋友圈,自言自语道,“你这个老师,应该挺适合的”。

“可是我们如果把她关起来挠痒的话,她出去后还不大肆宣扬,以后我在学校怎么混啊,如果告诉我妈,那不更可怕;或者…她失踪报警了怎么办…”罗旭杰虽然也想整一整刘老师,但他也是挺害怕后果。

“一个刚上班的女老师,哪好意思告诉别人自己遭遇了这个;至于你妈妈,她最早下周三回来;而你这个刘老师是刚来你们学校,现在一个人在外租房子,咱们只要确保她下周一能去上班就可以了。”罗旭杰听了自己爸爸滔滔不绝的理由,又在脑子里思前想后,虽然觉得有地方不妥,但还是挺向往这次“报复”。

“我们这样,不算非法拘禁吧?”罗旭杰想到这个新名词。

“你老师自愿来家访,顺便辅导你学习。就这么定了,你明后天依然去上学,不要作出什么改变,让你们刘老师忍无可忍,下定决心来家访,我去准备其他东西,保证让你这个刘老师知道上班的不容易。”罗旭杰爸爸把手机扣在桌子上,他这么多年还没好好实行过这种“计划”呢。


刘子莹这一周是上班以来最憋屈的,自己说了家访,结果罗旭杰不但没听话,反而变本加厉,还一直拿踩脚趾头来吓唬自己,好不容易挨到今天家访的日子,刘子莹也是在家做足了准备,她决定更干练一些,白色的坡跟凉鞋换成了黑色、连衣裙换成了九分牛仔裤和纯色T恤,她走到罗旭杰家楼下,抬头看了看这个小区,不是那种非富即贵,但也应该是几万块钱一平方的,她屏住呼吸,按响了罗旭杰家的门铃……


                                                                                                  第二章

刘子莹按响门铃,走楼梯到了6楼,多亏是穿的坡跟鞋,不然爬这么高肯定很累,她到了6楼后面轻轻落脚,喘了喘气,从包里拿出气垫,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形象,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就敲响了601户的门。

“刘老师,您来了啊,我爸出门了,马上就回来。”出乎刘子莹意料的是,开门的是罗旭杰。罗旭杰先是把“刘老师”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看的刘子莹都有点不自在。“刘老师先进来坐吧,我爸一会儿就回来。”罗旭杰把刘子莹请进房间,刘子莹也半蹲下,换上了摆在玄关前,看着挺干净的一双拖鞋。

“我可以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嘛?”刘子莹在沙发上坐了大概有10分钟,她知道自己不能乱看乱动,所以越来越无聊了。

“可以啊,他说10分钟就回来的。”罗旭杰装作在客厅写作业。

“罗旭杰爸爸,我已经到您家了,您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刘子莹4天内第5次拨通了熟悉的号码。

“刘老师啊,真不好意思,我大概再过10分钟就到了,您现在要是没有别的事情,就帮我们旭杰辅导辅导作业吧,看着他做完你布置的作业,省的他故意不写。”罗旭杰爸爸诚恳的语气又一次“打动”了刘子莹。

“好的,没有问题。”刘子莹慢悠悠地走到罗旭杰旁边,开始带着他做自己布置的作业。今天罗旭杰似乎比平常要听话很多,刘子莹没用一会儿就带他做完了作业。“你这不挺聪明的,明明都会,就是不写,以后你要是再不好好上课做作业,我还来给你家访。”

“好啊老师,我看你可能也会愿意来家访的。”罗旭杰说的话让刘子莹没反应过来。

刘子莹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孩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伸了个懒腰,听见门铃响,果然是罗旭杰的爸爸回来了。

“刘老师,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我是旭杰爸爸。”罗旭杰爸爸终于回家了,他带着刘子莹去到沙发上坐着,开始听刘子莹讲罗旭杰在学校的表现。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家访,刘子莹发现这位父亲和他儿子一样,不但对学习不上心,说到严加管教的时候,也全都是在装好人和稀泥,“怪不得孩子这么不听话,还是要找他妈妈好好谈谈。”刘子莹心里想,这家访看来用处不大,还是赶紧走吧。

“嗯,还是多谢您今天让我来家访,希望罗旭杰以后能表现的更好一点,等旭杰妈妈回来麻烦让她联系一下我,我想再跟她好好谈一谈。”刘子莹起身离开沙发,准备离开。

“嗯…我觉得不用找旭杰妈妈了,他妈妈真的太忙了,不如就这样,您有问题联系我就行。”罗旭杰爸爸没想到这个年轻女老师反应挺快,竟然搬出了自己妻子。

“我会联系您的,但我确实想跟旭杰妈妈见一次面,认识一下,那我们今天的家访就到这里吧,您不用送了。”刘子莹看罗旭杰和他爸爸的脸色都有些变化,知道自己威胁的计谋成真了,她也是走回玄关,准备换鞋。

“你这个老师也太死心眼了吧,都说了跟我说就行,别麻烦旭杰妈妈,你还真不算完了。”罗旭杰爸爸看见刘子莹正在穿鞋,过去一下从刘子莹脚上扯下刚穿上的凉鞋,而刘子莹也被这一下惊到了,摔了一个趔趄。

“罗旭杰爸爸,你这是干什么!我不就是多说一句吗!”刘子莹踉踉跄跄的站起身,用一只手扶住墙,刚被抢走鞋子的那只脚踩在另一只脚上,她没想到这位家长竟然会做出这么无理的举动,她生气的同时又想到自己是一个老师,决定平心静气好好的跟这位家长交流一下。

“你这种刚上班的小年轻还不太懂人情世故,我今天就正好教教你,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罗旭杰爸爸把刘子莹的鞋子随手扔到走廊内侧的一个房间里。

“我是老师!我就该为学生负责!我有义务对学生的情况进行跟踪调查!什么叫不该管,你们这些家长不负责任,怪不得孩子一点规矩都没有!”刘子莹现在是真的生气了,她也不管什么礼仪习惯,穿着自己的鞋就冲进了罗旭杰家的走廊,她想拿完鞋赶紧走,以后跟这家人再无瓜葛。

“反了你了,刚上班的新老师这么戾气!”罗旭杰爸爸看见刘子莹进屋蹲下捡鞋,从后面照着刘子莹肋骨就是一脚,直接把刘子莹踢了个滚地趴,头还差点撞到床头柜。

“我x…你…你这个家长…”刘子莹用手捂着自己的肋骨,没想到这个家长不但没有反思之意,还对自己进行攻击,她回学校之后一定要跟主任校长反映这个事。“罗旭杰,你看你爸爸,怎么能对我这样,老师难道不是为你好吗,你们…啊!你们要干什么!”刘子莹看见罗旭杰听见响声走到了房间,她想赶紧让自己的学生帮忙,安抚一下他爸爸,结果这父子俩冲上来把自己的另一只鞋也抢走了,她应激反应一般把两只没有保护的脚藏在身下,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的父子俩。

“刘老师,可不是我们让你来家访的,既然你来家访,就得把我们服务好了,听懂了吗。”

“你们到底要干嘛!啊!放开我…咳咳…”刘子莹没料到罗旭杰爸爸力气这么大,他用右胳膊勒住了刘子莹的脖子,让刘子莹逃脱不能,刘子莹发现自己的力气完全无法跟对方抗衡,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被罗旭杰爸爸扔到了房间里的床上。

“我警告你们,这样子我会告诉警察的…你放了啊放了我!”刘子莹在床上拼命的挣扎,她的威胁和说的话都变的语无伦次,她早上起来辛辛苦苦整理的发型也都乱成了一遭,但就算是这样,她还是没能挣脱开罗旭杰爸爸的手。

“儿子,去把书房里那个黑色的袋子拿过来,里面有对付你老师的东西。”罗旭杰爸爸用腿把刘子莹的两条腿强行分开来,又用手压制住刘子莹胡乱飞舞的手,不管刘子莹如何谩骂呼喊,都没放松一点力气。

“把这个手铐拿过来,你去绑右手!”罗旭杰按照父亲的指令从书房拿来那一大包东西,皮手铐、羽毛笔、牙刷…还有很多他这么大还没见过的物品,不知道爸爸这几天是怎么弄来的,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刘老师控制住。罗旭杰看见刘老师已经被爸爸控制的快要没力气挣扎了,把皮手铐扔给爸爸,自己也拿起一个,父子俩丝毫不理会刘子莹刘老师的哭喊威胁,把她的两只手腕紧紧地捆在了床架子上。

“旭杰,你听老师说,老师以后不管你了好不好,你以后想怎么上课怎么上课,交不交作业都没关系,你和你爸爸别跟老师开这种玩笑好不好,老师知道你一定不是那种没有数的孩子…”刘子莹手被拷起来的一瞬间,她心中的恐惧到达了极点,她知道这父子俩好像已经约定好要整自己了,她赶紧变换套路,决定装可怜。

“刘老师,早干嘛去了,有句话怎么说,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也到了你吃罚酒的时候了,你以为你吓唬吓唬我就没事,今天我们也吓唬吓唬你。”罗旭杰爸爸好不容易抓住刘子莹意图逃跑在半空乱蹬的右脚,按在床上,又用皮手铐铐住这一只并不算大的脚。

“搞定!”罗旭杰和爸爸虽然费了一些力气,但最终还是成功将刘子莹的四肢都用皮手铐铐住,而现在的刘子莹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她把头埋到身下的床单里,因为她刚才挣扎的时间里,罗旭杰用相机给自己拍了好多丑照。“刘老师,你这么看还挺不错的呢,不如就让我们开始吧。”罗旭杰爸爸站到刘子莹微微蜷缩的右脚脚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用极大的力气在刘子莹右脚脚底从脚跟到脚前掌划了一道。

“阿哈哈哈!”本来刘子莹还因为疲惫和羞耻把头埋在床单之中,结果右脚脚心突然被划的刺激,让她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又重新落回到床上,右脚也一下子蜷了起来。

“不错嘛,刘老师,那我们试试这只脚吧。”罗旭杰爸爸对刘子莹刚才的反应再满意不过了,他慢慢逼近刘子莹的左脚,任刘子莹怎么活动挣扎,他只是冷静的把手指插进刘子莹的脚趾缝,将整只脚掌都向后扳,罗旭杰则按照爸爸的指令从那个袋子里拿出一个塑料刷,毫不留情的肆虐在了刘子莹柔弱的左脚脚底。

“求求你…别动我脚了…很痒别别…”刘子莹现在就剩下求饶了,她的左脚被罗旭杰爸爸控制的死死地,不仅动弹不得,甚至连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不要别挠我了我走还不行吗啊哈哈哈哈啊!”刘子莹还没说完,左脚脚底要防御的攻击就来了,她感觉这次的攻击比右脚更残忍、更痒、持续的时间更长,虽然只有5秒,但罗旭杰停手的时候,刘子莹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刘老师,玩得开心吗?”罗旭杰爸爸扔下刘子莹正在抽搐着的左脚。

“不…很难受不不不!很开心很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开心开心啊哈哈哈哈!”刘子莹话还没说完,罗旭杰和他爸爸一起把手放在了刘子莹的肋骨上,他们不是简单的点或挠;他们用手指狠狠的戳和掐刘子莹的肋骨,当刘子莹已经笑的破音的时候,罗旭杰和他爸爸才停了手。

“别担心,刘老师,我们给你准备了很多东西,希望你能喜欢…比如,这个…”罗旭杰爸爸从袋子里抽出了一只质地坚硬且富有韧性的羽毛,他让羽毛顺着刘子莹的脖子“旅行”了一圈,眼看着刘子莹忍住了所有的笑,他突然把羽毛调转了一个方向,用羽毛杆对准了刘子莹毫无防备的右脚脚心…

“啊!!!”刘子莹又一次尖叫了出来。


                                                                                                          第三章

刘子莹无力的瘫在床单上,她想把身体都蜷到一起,但每次都被绑住四肢手铐重新拉回原先的位置,眼睛里的泪水早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最让她难受的是,这些眼泪不单是委屈,还有自己被挠痒大笑流出的。

她脑海里又一次翻滚起刚才那一分多钟的记忆,罗旭杰的爸爸用那根羽毛的杆部在自己的脚心位置作画,每一笔都迫使刘子莹用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好像这样做痒的感觉能得到缓解:她因为羽毛杆戳在脚底的疼惨叫连连;也因为羽毛杆划过脚心位置的痒忍不住笑出声。如果只是这样,刘子莹无论如何都能坚持住的,但是罗旭杰总是在刘子莹濒临崩溃的时候加入战斗,他爬上床,学着视频里的手法,在刘子莹的肋骨和腰上掐、挠、点…任凭泪眼朦胧的刘子莹的面部表情如何狰狞、痛苦,绝望,也没有博得这对父子的一丝丝怜悯。

“刘老师,已经中午了,吃点东西吧。”罗旭杰和他的爸爸再一次走进了房间,刘子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把自己藏在床单之中,不让这两个可怕的父子折磨自己了。

“别害怕,刘老师,起来喝点水吧。”罗旭杰和爸爸解开了刘子莹手腕脚腕上的铐锁,一瞬间,刘子莹把整个身体都蜷缩在一起,身体向后移动紧紧靠在床头上,用手臂抱着腿,脚轻轻地藏在身下。

“不…”刘子莹这一句话感觉是从嗓子里捏出来的。

“是吗,我本来以为你饿了、累了,想让你喝点水吃点东西,看来我们想多了,既然你不想吃东西不想喝水,那我们继续吧!”罗旭杰爸爸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类似小电钻的东西,电钻的末端好像还有一个类似钻头的东西,他把钻头的方向对准刘子莹,按开了开关,钻头开始急速地转动,而且还发出好像是警告刘子莹的运转声。

“我吃我吃!”刘子莹不敢想象这个东西钻在自己脚底和身上的感觉,她已经被吓怕了,她决定还是乖乖听这对父子的话,希望他们玩够了,能早点把自己放走。

刘子莹几乎是机械的吃了几口饭,她根本没有食欲,反而喝了好多的水,长时间哭喊、没有用的跟这对父子讲道理,到自己惨叫、高声大笑,刘子莹在饭后又悄悄求罗旭杰放了自己,谁知罗旭杰和他爸爸早就准备了绳子,刘子莹不但没有逃脱,反而又一次被绑在了上午的那张床上。

刘子莹的手被绑在了身后,两条腿和脚腕也都被绳子绑住,相比上午来说,不但没有进步,这种姿势显然更为羞耻。

“刘老师,我和旭杰要出去一趟,请您在这张床上一定听话,如果你能想您的职业一样“老老实实”呆着,我们今晚就会放你走,但如果你不老实,我们就好好让你尝尝我们父子折磨你的功力。”罗旭杰和自己的爸爸看了看这位叫做“刘老师”的“艺术品”,她眼神深邃(空洞),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逃跑的办法)。

“求求你们放了我…你们说什么我都答应…我不说谎…”刘子莹实在不想继续在这里呆着,虽然他们不再挠自己了,可是保持这个姿势一个人在别人家里呆一个下午,对自己的精神更是折磨。

“你如果不想让我们挠你一个下午,就好好呆着,等我们回来,就会放了你。”刘子莹眼睁睁看着这个房间的门被关上,又听见大门被关上的声音,她开始思考自己这一天为什么要来做这个没用的家访,把自己活生生送到这两个恶魔一样的父子手里,任人宰割,她想起办公室前辈们的那句话“不要随便做家访”,一向听话的自己还以为是说着玩的,现在只剩下后悔。

刘子莹躺在床上,说是躺,其实是无法做别的动作,她早就没力气大喊大叫了,她算到这是6楼,而且叫了一早上都没有人理,现在又有什么用呢,她努力移动身体,把脚冲着靠窗的方向,她努力试着观察窗外,想找到一些求救的机会,就是这简单的一转,她看见了床头柜上,是自己的手机!原来自己被抓起来之后,手机一直在身边,只是她没注意,刘子莹继续尝试着移动身体,让自己的脚靠近床头柜,“多亏只是脚腕被绑住”,刘子莹心里突然暗喜,自己终于可以求助了,她用两只脚努力的去夹住床头柜上的手机,“多亏没买plus,不然脚没个38、39还抓不住呢。”刘子莹37码的双脚正好把住自己的手机,好不容易把手机扔到床上,又要换一个方向用背在后面的手解开指纹锁,生怕待机时间过了又会锁屏。

刘子莹用下巴尖点开电话,找了找最近联系人里的“王莹”,她虽然感觉联系人的排列不太对,但为了安全,还是赶紧拨了出去。“亲爱的,救命!你快报警,叫人来救我!我在xx小区x单元601,我的学生和他家人把我囚禁在这里!救我!”刘子莹看到电话接通了,用尽自己剩余的力气喊出了这一连串的求救信号。

“好的,刘子莹老师,我们马上就过去救你。”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刘子莹的心凉到了极点,是罗旭杰爸爸,他竟然把自己手机通讯录的名字都改了,原来这是个圈套,是故意把手机留给自己的。

房间门又一次被推开了。

“刘子莹老师,看来你真的很期待这个钻头呢。”罗旭杰爸爸带着罗旭杰,父子俩人手一个嗡嗡作响的电钻,慢慢走近了已经出汗的刘子莹的两只脚。

“不不不!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不不救命救命!阿哈哈哈嘎嘎嘎嘎啊啊啊…”罗旭杰爸爸把电钻的头毫无保留的按在刘子莹毫无防御的右脚脚心窝里,他甚至任由刘子莹的脚去挣扎,只要用钻头紧跟刘子莹的脚心就可以。

“求求哈哈哈哈你啊嘎嘎嘎嘎救命啊啊哈哈哈娘啊啊哈哈!”相比自己爸爸,罗旭杰要做的更加努力,因为刘子莹挣扎的厉害,他一直用手指钳住刘子莹的脚趾,把钻头扎进刘子莹左脚大脚趾二脚趾之间的脚趾缝,终于把在同事朋友眼里贤惠淑女气质高雅的刘子莹逼成了一个头发乱成一片,眼泪混着汗水在脸上留下,不知道在说什么,哭爹喊娘,求爷爷告奶奶的话都放到嘴边的一个“女疯子”。

刘子莹回到家里,她几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家的,应该是已经被挠的昏过去了,到自己醒来,是躺在一个公园的长凳上,然后可能是打了一辆车吧。刘子莹打开热水器,任由水拍打在身上,她越想越委屈,却也无能为力,明明是自己不听劝去家访,还傻乎乎的上了当;刘子莹甚至开始抱怨自己怕痒,如果她不怕痒的话就好了。她把流下的眼泪和今天的委屈都让水流冲刷了个干净,她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甚至不敢以后在罗旭杰面前大声的教育他,因为自己到了家之后收到微信才发现,自己被挠的哭笑不得的样子,都被照片记录了下来,她犹豫了良久,决定只给自己唯一信任的人打一个电话。

“你是说,这个罗旭杰的爸爸竟然这么…变态?”王莹先是安慰了刘子莹好长时间,相比一直走温柔路线的刘子莹,她虽然才来了学校一年,已经让班里的同学们在自己课上老老实实,不敢造次了。

“就是说啊,我倒不是说别的,他们还照了我的照片,弄得我…都烦死了…”虽然已经过去一周,但刘子莹还是每天睡前都会想到,甚至这几天,她都把凉鞋换成了小白鞋或普通高跟鞋。

“我去帮你要回来照片,别的你别管了。”王莹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起身要走。

“你别!你疯了,我不会让你去的。”刘子莹被王莹一句话吓坏了,她直接拉住已经起身的王莹的胳膊,避免也被罗旭杰一家整。

“你想什么呢,我就给他打个电话威胁他们,就算要去,我也会叫上好多人一起,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傻啊。”王莹推开刘子莹的手,她一直觉得这个年龄差不多,但社会阅历少的惊人的“后辈”,真的应该被骗一次了。王莹今天听了刘子莹的讲述,知道她一定添油加醋了,不说别的,怎么会有这么无礼的家长和学生呢。

“如果不行就不要了,我就装作没有这个事也不是不可以,你要注意安全啊…”刘子莹还想说些什么,看见王莹盯着自己的眼神,又收回了后面的话,

“我知道,你放心,好好回家休息一两天,别影响工作就行,我也不会跟别人讲,你放心吧。如果能要回来,我就跟你说。”王莹拿上外套,急促的出门,她想趁着今天周六,赶紧把这件事处理完,她第一次拨通了从刘子莹那里要来的罗旭杰爸爸的电话。

“您好,罗旭杰爸爸吗?我是罗旭杰的老师,我姓王,我想找您了解一下关于之前刘老师那件事的情况,现在您家里有人,方便我过去吗?”

“刘老师?哦…是吗,当然方便,您现在过来就可以了。”对面的声音让王莹听着还挺安心,现在她更加确信刘子莹在夸大事实真相了。

“你有个姓王的女老师吗?”罗旭杰爸爸挂掉电话,朝着身后问了一句。

“王老师…王莹呗,教化学的,平时还挺凶的,怎么了?”罗旭杰转了转脑子,也只有那个凶巴巴的姓王了。

“她刚才打电话说要来家里家访一趟,聊一下关于那个刘老师的事情。”罗旭杰爸爸说到“刘老师”三个字,不但音调变了,嘴角也浮出了笑容。

“看你这个语气,是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王老师了?”罗旭杰想起来上次之后刘老师在学校,看到自己就低头快步走,凉鞋也不敢穿,也不敢找自己麻烦了,心里就是一阵暗爽;如果能把王莹也拿下,岂不是以后谁都不怕了。

“看她是什么素质,如果真的按你说的,很凶很嚣张,咱就把她整成第二个刘老师,不对,要比刘老师那次做的更狠。”罗旭杰爸爸一边说着一边翻箱倒柜,上次刘老师的事件之后本以为这些东西用不上了,谁知道又送来一个王老师,如果真的像儿子说的那样,那自己这些工具一定够她受的了。

“王老师您好,我是罗旭杰的爸爸,旭杰快跟老师问好。”随着门铃声,罗旭杰爸爸去开了门,出现在面前的女老师面相确实比刘子莹要凶一些,身材却娇小一些,白色T恤黑色短裙和白色低跟鞋的搭配,也算是中规中矩。

“老师好。”罗旭杰打了招呼,只换来王莹一句“嗯,你好”,他决心一会儿一定要改改这个王老师的脾气。

“罗爸爸,其实我也不是特意来的,只是我今天跟刘老师出去,她跟我讲了这么一个事情,虽然我不太相信,但是她说得绘声绘色,再加上我们两个是好朋友,所以正好过来家访一下。”王莹俯身解开鞋子的扣,把脚伸进了玄关前的那双拖鞋。“没关系的,我脚比较小,一般很少能碰到合适的。”王莹的脚只有34.5-35左右,脚上这双拖鞋前后都明显大出一块,王莹虽然没当回事,罗旭杰爸爸和罗旭杰却记在了心里。

“关于刘老师的事情呢,我直接给您看一段视频吧,您应该就有数了。”罗旭杰爸爸叫罗旭杰打开了电视,通过手机连接到电视,画面里的人果然是刘子莹,只不过现在的她是在玄关前骂人,王莹觉得自己的好朋友站姿很奇怪,细看原来是缺了一只鞋;后面的画面却让王莹越来越坐不住了,他们竟然真的对刘子莹做了各种无礼的行为,甚至还真的把刘子莹挠到了哭出来…

王莹一下就坐不住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罗旭杰爸爸和罗旭杰就开始发泄自己的愤怒:“你们怎么能这样!刘老师是为了你孩子好才来家访!你不但不领情还对她做这种事!往小了说你这是伤人,往大了说你这是非法拘禁!你把视频照片都给我,不然我现在就去报警!”王莹真的是气不打一出来,想骂脏话却碍于自己老师的身份,只能开始思想教育,谁知道罗旭杰爸爸和罗旭杰冷笑一声,显然是不想理会。

“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不给我!我真的去报警,你别以为我和刘子莹一样,她刚工作没什么社会经验,一吓唬就息事宁人了!现在3点,警察局没下班,叫上证人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王莹继续站起来吼着。

“王老师,劝你一句话,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给你个机会,现在就走,别把自己也搭进去。”罗旭杰爸爸给王莹闪了一个道,准备请人离开。

“你小看我了吧!我也是练过的。”王莹学过几年跆拳道,虽然不算厉害,但一般小毛贼是应付的了,她直接一脚照着罗旭杰爸爸身边的手机踢过去。

“啊!”罗旭杰还没看清楚,就听见王莹的一声惨叫,罗旭杰爸爸很轻松就躲开了王莹的进攻,她先是对准王莹肚子捣了一拳,又换手把王莹的头发全部抓住,向下一使劲,把王莹的头按在沙发里。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学这些花拳绣腿的时间还不如我当兵时间长。”王莹显然被对方这一套操作打懵了,罗旭杰爸爸扯着王莹的头发就把王莹拉到了房间里,本来就不合适的拖鞋没多远就掉了。

王莹感觉自己力气恢复了一点,马上又要开始反击,谁知道罗旭杰爸爸拽着自己头发就扔到了床上,把王莹疼的不敢挣扎,只能任由罗旭杰父子俩用皮手铐把自己手脚全都捆住。

“我警告你们,你们已经犯罪了!我刚才已经报警了!你们不想出事赶紧放了我!”王莹试着挣脱这些束缚,嘴里依然不落下风。

“你的脚是真小啊。”王莹的两只脚突然从皮铐里滑了出来,罗旭杰爸爸和罗旭杰赶紧抓住,把皮铐勒到最后一个扣,才算是固定住了这两只“小可爱”。“既然你的脚这么特别,那么我们就从她开始吧,王莹老师!”

“不不不不要!不啊啊阿哈哈哈。”罗旭杰爸爸将上次给刘子莹留到最后的小钻头拿到了第一个使用,不但如此,功率和转速还比之前提高了一档,毫不犹豫地就落在王莹小小的右脚上!


                                                                                                        第四章

“怎么样,王老师,现在你知道刘子莹的感受了吧。”在经过了令王莹绝望的一分钟后,罗旭杰爸爸才关停了手里的钻头,和折磨刘子莹时一样,罗旭杰爸爸只是用钻头去一次次的找王莹无头苍蝇一般的脚底,就算她的脚踢蹬的怎么厉害,只要抓住那一瞬间,就能让王莹一次次绝望的叫出来。

“变态…变态…”王莹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刚才嗓子因为笑的太大声有些疼,现在她只能用更犀利的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王老师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自己怕痒怪我们变态不太好吧。”罗旭杰爸爸扔下王莹仍在微微颤抖的脚,慢慢爬到了王莹的身上。“既然你说我变态,那我干脆就变态一次吧。”

“你要干什么!”王莹看见罗旭杰爸爸往自己身上爬,全身都紧绷起来,“我警告你,刚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你如果要做更过分的事情,我…我X!啊哈哈哈哈哈我X不行啊哈哈哈!”

王莹还没说完,腿上突然传来一阵难以承受的痒感,罗旭杰爸爸用两只手突然捏住了王莹右腿的膝盖位置,连续捏了几下,王莹一下连脏话也爆了出来,全身也是展开了激烈的防守,她突然的大力挣扎差点把罗旭杰爸爸甩到床边,而在床边看热闹的罗旭杰也是被王莹的反应吓坏了。

“想不到我们王老师的死穴在膝盖。”罗旭杰爸爸冷笑着看着大口喘气的王莹。王莹显然已经被刚才的那几秒钟“攻击”吓到了,她没想到自己的膝盖竟然怕痒到如此程度,她试着弯了弯腿,虽然现在没什么感觉了,但自己最痒的地方已经被发现了,与其继续挣扎,还不如主动求饶。

“我错了,我…不该多管闲事…你们父子俩放了我吧。”王莹虽然嘴上服了软,但脸上的神情很明显还是怒气冲冲。

“这是求饶的表情吗,王老师?”罗旭杰爸爸突然捏住王莹的两侧脸颊,强行把王莹的脸朝向自己,王莹完全压不住心里的火,依然用眼睛瞪着罗旭杰爸爸。“既然你这么顽固不化的话,那就只能让你心服口服了。”

罗旭杰爸爸用两条腿夹住了王莹的右腿,一下坐在王莹右腿大腿处,王莹本身就比较瘦,更何况这是一个成年男性,压的她右边大腿完全动弹不得。

“游戏开始了,王莹老师。”罗旭杰爸爸确认王莹的腿和膝盖没什么挣扎的空间,回头看了一眼王莹,“王老师”脸上的怒气开始变得惊恐了起来,而罗旭杰爸爸的手很快就开始在王莹右腿的膝盖上捏了起来!

“啊哈哈哈哈!我x!你啊他妈啊哈哈哈哈!啊!!!”这是王莹今天喊的最痛快的一次,还没捏几下,王莹的小腿就尝试着剧烈抖动,但是膝盖和大腿已经被控制的死死的,让她只能忍受膝盖带来的一次次绝望。“我求求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嗷嗷!我X你X!啊哈哈哈!”王莹全然不管自己作为教育工作者的身份,什么脏话都一口气骂了出来,她强烈的挣扎着,两只小小的脚都从脚铐里钻了出来,她试着用左腿踢罗旭杰爸爸的后背,一次又一次,有好几次刚要踢到就因为右腿膝盖的痒而偏离了方向。

“旭杰,干嘛呢,你就看着王老师的左膝盖没人管吗?”罗旭杰爸爸一语点醒梦中人,罗旭杰刚才和王莹一样,看傻了,他没想到自己王老师的膝盖竟然怕痒到如此程度。听到自己爸爸这一喊,罗旭杰回过神去控制王莹在空手“挥舞”的左腿,王莹看到自己马上要被“混合双挠”,也是稳住意志,不停踹蹬左腿,不让罗旭杰得逞。

“嗷嗷哦哦啊!”但是王莹毕竟只是一个弱女子,怎么能以一敌二呢。旭杰爸爸趁王莹不备,突然伸手使劲捏了王莹的肋骨一下,王莹被这一下突袭弄的惨叫一声,身体弹了一下,左腿也自然落回床上。罗旭杰趁机把老师的左脚重新固定在脚铐里,把脚铐的长度收到最短,可算是把王莹这只34码的脚死死铐住了。罗旭杰走到王莹的左腿膝盖旁边,跟脸已经红彤彤的王莹对视了一眼,他看出了王莹想求自己放过她的意思,但罗旭杰突然伸出手感受了王莹的膝盖。王莹又是惨叫一声,翻了个白眼。

“啊啊哈哈哈…呜呜呜我错了我求你啊哈哈访问了我啊哈哈哈哈!”一直坚强的王莹这次可真的受不住了,不但脸颊已经膝盖一样红,眼眶也因为掉落的泪水变红了。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做挣扎了,她试着闭上眼睛,希望这样可怕的刑法都尽快结束。

“看来我们王老师需要喝点水了。”


王莹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手腕脚腕的束缚都被解除了,她赶紧换姿势用手抱住膝盖,检查了刚才饱经风霜的脚底和膝盖,膝盖还是红红的,没什么力气。她看到床头柜上有一杯水,她不管这杯水里是不是像电视剧一样有安眠药安定,反正已经被折磨成这样了,就是陷阱又怎么样,王莹拿起杯子,一干而尽。喝完水的王莹又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但是外面好像有点太安静了,她决定下床看看那对父子俩又在策划什么,如果他们还想把子莹骗来,那自己就是拼上命也要组织。

王莹把脚放在地板上,准备走出房间看看,但是膝盖刚才被折磨的太多了,一点力气都用不上,王莹也是“唔”的一声接着跪倒在地板上。

“怎么了王老师?”听到屋里的响声,罗旭杰父子打开了房门,看见王莹倒在地上,明白发生了什么。“我扶你起来。”罗旭杰爸爸伸手想把王莹扶起来。

王莹一下子打开了罗旭杰爸爸的手,“如果不是你们!我膝盖怎么会这样!不用你们帮我!滚!等我出去之后报警,让你们父子俩吃不了兜着走!”王莹真的太生气了,虽然膝盖用不上力气,但她还是用力往房门的方向挪动自己的身体。

“王老师,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是自找的!”罗旭杰爸爸一巴掌把半跪着的王莹扇倒在地,王莹这次是真被打懵了,她捂着脸就要去跟罗旭杰爸爸拼命,自己又挨骂有挨挠,现在竟然还被打了脸,但是她还没反应过来,罗旭杰爸爸就抓住自己的腰,把自己生生举了起来,王莹在空中努力的挣扎,但是罗旭杰爸爸用腿夹住了自己的两只小腿,让王莹又是毫无办法。

“啊!!!”罗旭杰爸爸在王莹两侧肋骨上又是用劲一掐,王莹又痒又疼,身子在空中几乎翻了过去,眼泪又一次差点掉下来。

“旭杰,来吧,现在王莹老师的两个膝盖都归你了。”看到罗旭杰循声赶来,王莹这才反应过来,罗旭杰爸爸扣住自己的小腿,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膝盖毫无保留又无法挣扎的“展示”出来,王莹还想挣扎,就被罗旭杰爸爸按在墙上贴着,实在没有办法的王莹只能吐口水、骂脏话,但就算自己使尽浑身解数,罗旭杰可怕的手还是同时落在了自己最脆弱的两个膝盖上…

“啊哈哈嗷嗷嗷嗷!不可以啊哈哈哈哈哈!不准啊嘎嘎嘎嘎爱啊哈哈!”罗旭杰第一次享受到两个挣扎不了又极其怕痒的膝盖,他使上了吃奶的劲,让两只膝盖的主人又哭又叫,又喊又笑,每次王莹老师忍不住骂脏话的时候,他就会把挠王莹膝盖的力气又增加一点。


王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被按在墙上掐了好多下膝盖。现在的王莹被平着绑在了一张简易床上,她用力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表上的刻度,已经快17点了,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回家了,刘子莹应该给自己打了很多电话。只要那个傻姑娘别再“自投罗网”就好,王莹心里正想着,右脚的脚跟突然一疼,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左脚正泡在一个水盆里,而右脚被罗旭杰握在手里,罗旭杰另一只手上竟然拿着一块搓澡巾。显然刚才自己的脚跟就是被那块搓澡巾使劲的搓了一下。

“罗旭杰你又要干什么!搓我脚干什么。”王莹被挠痒哪怕被打脸现在都能忍受,可是拿搓澡巾给自己搓脚,这不就是变着法儿影射自己脚很脏吗,她受不了这对父子对自己一次一次的羞辱。

“王老师,别这么大火气,刚才你声嘶力歇的求我们别挠你膝盖的时候可不是这个语气,你说对不对?”罗旭杰爸爸再一次出现在王莹身边,坐在了王莹膝盖的旁边。王莹下意识地把身体蜷缩了起来,相比罗旭杰,这位罗旭杰的父亲更能称作自己的克星,尤其是每次挠王莹的时候都毫不留情。

“王老师,你几天洗一次脚啊?”罗旭杰看自己爸爸过来帮忙,自信心又恢复了正常,他把王莹泡了很久的左脚从盆里拿出来,用脚铐铐在浴缸的一个植株上,又把王莹右脚上残留的水都擦的干干净净。

“2、3天吧…”王莹本来想再骂几句,但自己的膝盖仍然受着威胁,她只能咬着牙回答问题。

“怪不得有灰呢,原来2、3天才洗一次脚。”罗旭杰爸爸和罗旭杰听到这个回答都忍不住大声笑出来,完全没理会王莹已经涨红了的脸。

“我说的是2、3天泡一次脚!我当然每天都会洗脚!哪来的什么灰!我告诉你们差不多得了!你要是再敢用那个搓澡巾动我的脚试试!你们真的过分了我X我啊哈哈哈我x啊嘎嘎嘎嘎!”王莹连狠话都没放完,罗旭杰爸爸的手又一次落在了她“伤痕累累”的膝盖上,王莹再一次展开了激烈的挣扎,但就算挣扎的厉害,结果似乎又一次让王莹失望。

“捏膝盖还是搓脚跟?”罗旭杰爸爸不给王莹丝毫喘息的机会。

“啊嘎嘎啊哈哈搓脚跟搓脚跟啊哈哈哈!”王莹再一次屈服了。

“那我就冒犯了,王老师。”罗旭杰把王莹的小脚放正,用左手把住王莹的脚,用右手拿着搓澡巾在王莹的脚跟用力的搓了一下。

“啊!轻点!啊嘎嘎嘎嘎啊哈哈不是不是啊哈哈哈脚疼啊哈哈搓的疼。”王莹发现罗旭杰“搓脚”的手法太野蛮了,一点技术都没有,直接硬生生的搓,但王莹刚提出一点反对意见,罗旭杰的爸爸就会往死里捏王莹的膝盖,让王莹只能活活忍受着“不专业”的搓脚服务。

从左脚搓右脚再到结束,王莹感觉经过了一个世纪还长,她有几次忍不住大喊着提醒罗旭杰把搓澡巾蘸蘸水再搓,却一次次遭到罗旭杰爸爸在自己膝盖上的“辣手摧花”,弄得她既无助又愤怒,但倔强的性格让王莹没有再哭出来了,也没有再服软,直到她走回家,才拿出电话和刘子莹讲述了今天下午发生的故事。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比较短,但总归是有结尾。 至于结尾呢,刘老师和王老师自然又被罗旭杰父子强迫挠了几次,随后两个人就一起去了另一座城市,摆脱了这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不要随便做家访》真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剧情和想法落到纸上的经历,逻辑和人物塑造上也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止增笑耳,各位看一个乐呵看一个开心就好了。

0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