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我唱给你听

96
夏默xl
2017.08.21 20:19* 字数 436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想把我唱给你听,趁现在年少如花,花儿尽情地开吧,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芽”

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面容干净的少年弹着吉他,唱着歌。他的声音像泉水一般清澈,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他干净利索的短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他深邃的眼眸里好像藏着一个动听的故事,他的一颦一笑是那么地优雅。

他的名字叫米星,他在一个喧闹的街头唱歌,周围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无不是被他的声音吸引的。直到米星唱完了最后一个字,人群渐渐地消散,只留下了一个短发戴眼镜的女生静静地站在他的面前。

“你唱的好好听!”那个女生开心地为他鼓掌。

米星抬起了头看了看面前的女生,轻轻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好,我叫顾洁,我也很喜欢玩音乐,要不,我们交个朋友吧!”顾洁伸出了手,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

米星仔细地端详着顾洁,还是伸出了手回应,“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米星。”

后来米星渐渐地了解到顾洁是一个很懂音乐的音乐人,她很喜欢写歌,于是他们就开始了一场愉快的合作与交流。

顾洁带米星到了一个地下室,室内的光线有些暗,但足够安静。室内还摆放着许多简单的音乐设备,米星抚摸着离他最近的一把吉他,没有一丝灰尘,想必顾洁经常来这里创作音乐吧。

“我们一起写歌吧!”顾洁开心地对米星说。

米星有些犹豫,他不懂得音乐创作,平时只会写写歌词。

看到米星犹豫不决的样子,顾洁笑了笑,“你的声音真的很好听,我很乐意给你写歌,给你制作音乐。”

米星使劲地摇了摇头,说:“我觉得这样不太好,要不我写歌词,你来谱曲吧!”

顾洁依旧笑得很开心,她点了点头,看着一脸呆萌的米星,竟然产生了一丝情愫。

从白天到深夜,他们两个一直在地下室里写歌。米星全心投入到歌词写作,把自己的情感都寄寓到歌词里面。而顾洁好像很懂米星的心里在想什么,她看着歌词,不知不觉地哼出了旋律,然后用吉他弹了出来,用心地唱着歌词。而这时,米星总会托着腮,看着认真唱着歌的顾洁。

“为什么你这么懂我的呢?无论我写什么样子的歌词,你总能作出最合我心的曲子,总能谱出我的心声。”

米星静静地聆听着,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每一个音符。

顾洁用软件编好曲,米星用心地录着属于他们两个的音乐。一首又一首的原创歌曲,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完成。他们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沉浸在两个人的世界里,好像不会再有任何烦忧。

“顾洁,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米星问顾洁。

“什么?”顾洁放下了吉他,转身看着米星。

“我想开自己的一场演唱会,你呢?”

顾洁沉默了许久,最后她还是认为应该向更多的人分享他们的歌,于是她把制作好的歌曲发到了网上。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在她的心里,只想和米星过一辈子这样的生活。


歌曲一经发布,网上就掀起了轩然大波,歌曲试听量一小时内达到了百万次,更是空降各大音乐新歌榜前列。“米星”这个名字也被广大听众所知,成了当时最炙手可热的黑马。

后来,米星看到了自己的微博粉丝数大幅度增加,新歌更是好评不断,传唱度极高。米星很高兴,他第一时间就打电话把这消息告诉了顾洁。

“顾洁,我们成功了,我们的歌获得了很多听众的喜欢。”

“我早就看到了,恭喜你啊,相信你的梦想很快就能够实现。”

“谢谢你。”

顾洁没有说话,随后就把电话挂了。

又过了不久,当时一家很有名气的唱片公司联系到米星,他们打算签约米星。

在一家比较安静的咖啡馆里,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好像在等谁。

“你是陈老板吗?”米星轻轻地走过来,轻轻地问候着。

那个中年人站了起来,摘下了墨镜,“你就是米星吧?”

“是我,我是米星,老板你好。”

两个人握了握手,然后坐了下来。

陈老板边喝着咖啡边一本正经地说着:“我们公司对于签约歌手历来只有一个原则,就是签约有才能的歌手,把他打造成天王巨星。昨天我听了一下米先生的歌,那叫一个好呀!所以今天我亲自来找你,想签约你为我们公司艺人。”

米星的心里很是高兴,但他知道他要保持端庄的姿态,“那老板……”

“你放心,价钱不是问题,请你看一下这份合同,如果没有异议,你就签一下字,正式成为我们公司的艺人。”陈老板拿出了一张合同,亲切地说着。

米星心想:“我终于可以赚钱了,赚了钱后我就和顾洁求婚。”想到这里,米星没有看合同上的内容就签下了合同。

“谢谢米先生的合作,我很快给你安排经纪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公司的重点包装对象了。”陈老板激动地说。

米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送别陈老板后立即跑到了地下室里。

“你这几天在忙什么呢?歌词都不写了。”顾洁抱着吉他慵懒地说着。

米星高兴地从后面抱住顾洁,说:“我已经签约了一家唱片公司,以后我既可以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又可以赚钱了。”

顾洁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想了一会儿还是笑了笑,“恭喜你啊,以后有别人为你写歌,就不需要我了。”

“不,我要向唱片公司推荐你,这些歌都是你给我写的,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米星弯着身子,看着顾洁说。

顾洁没有说什么,她不知道以后是什么样子,只知道这种平淡而又快乐的生活已经走到了尽头。

第二天,米星来到了这家唱片公司,刚进门,就有一个身材高挑,浓妆艳抹的女士走向他,并伸出了手。

“你就是米先生吧,我是你的经纪人,我叫戴妮,以后你有什么需求都可以交给我,我会全力辅助你的。”

米星笑着和她握了握手。

“走,我带你转转这和公司,帮助你了解一下。”戴妮温柔地说。

米星跟着戴妮在公司里走着,米星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戴妮,我可以向公司推荐一个音乐人吗?她是全能创作歌手。”

戴妮舒了口气,说:“我们公司为你准备了最顶级的音乐团队,他们会为你写歌,为你制作,为你宣传,你只顾唱就可以了。”

“我害怕你们写的歌我不能很好地去理解。”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团队会通过你以前比较红的歌曲,为你打造最适合你的歌曲。歌曲不仅适合你清澈的嗓音,更重要的是,容易传唱,保证让你再火一把。”戴妮自信地说。

“我不喜欢这样,这不是我玩音乐的初衷,如果这样,我只会迷失了自己。”米星开始反驳。

“难道你想违约吗?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你会无条件服从公司的全部要求,如果你违约,后果可是不堪设想。”戴妮阴险地笑着。

米星皱了皱眉头,没有再说一句,他知道他再多的辩解在合同面前都会显得苍白。

所以,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米星都是在录音棚内唱着那些所谓传唱度高,但违心的歌曲。歌词为了动听的旋律成了炮灰,他读不懂那些乱七八糟的歌词,又怎么能理解这首歌要表达的情感呢?只好跟着旋律,跟着录音师的指挥,完成着一首又一首没有感情的歌。

就这样,顶级音乐制作团队为米星打造了一张又一张的专辑。

可惜,他的歌曲明显没有以前火了,可街头巷尾还会有很多人哼唱着他的歌,米星已经不再是网络歌手,而是一名当红歌星。

在米星签约的这三年里,戴妮为米星准备很多资源,包括各种演出,各种综艺节目。米星被包装的很好,可一直戴着面具的米星难免会觉得累。


“米星,你想开演唱会吗?”戴妮严肃地说。

“这一切不都是你说了算吗?你问我有用吗?”米星冷笑道。

“你知道就好,不过我问你也是表示一下尊重。”

那晚米星喝了很多酒,他看着天上闪烁着的星光,不禁留下了眼泪。

“以前我的梦想是开一场演唱会,而现在我终于可以实现了,只是我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米星大声地喊着,“顾洁,你现在在哪里,你会来看我的演唱会吗?”

米星是当今最火的歌手之一,他的演唱会也是人数爆满,很多人都争着抢着要见米星,要听米星唱歌。可米星身上的痛苦只有米星他自己知道,米星演唱会上所有要表演的曲目都是戴妮安排的,全是新专辑里的曲目,他和顾洁一起做的歌曲竟然没有一首。不过他知道,戴妮想进一步宣传他的新专辑。

这不是米星想要开的演唱会,他多想顾洁就坐在台下,他唱着属于他们的歌,一首又一首,温馨而又浪漫。

偌大的舞台上,五彩缤纷的灯光映照着米星温润的脸庞,台下歌迷们歇斯底里的呼喊声仿佛充满了整个世界。可米星却没有感到一丝温暖,他感觉自己好孤独。

伴奏缓缓地响起,可就在这时,米星突然摘下了耳返,拿出手机,戴上了耳机。无视响起的伴奏,他轻轻地唱着顾洁为他制作的歌曲,一首又一首,他含着眼泪唱完了他们一起写过的所有歌曲。

戴妮已经快要崩溃,在他唱第一句的时候,戴妮就感觉不对劲,随后米星的表演令戴妮大吃一惊。她曾几次暗示米星,可米星却无动于衷,戴妮气愤地走出了会场。

而台下呢,观众开始不能理解米星要做什么,可听到米星在深情地演唱曾经动心的歌曲,观众们一片欢呼,欢呼过后又是一片寂静,因为他们都在认真地聆听米星的声音,米星的心声。

在场的观众基本上都流出了真心的眼泪,可只有一个人哭得格外伤心,她就在会场一个特别不显眼的角落里,她的名字叫顾洁。

米星唱完了他想唱的每一首歌,唱完之后他擦了擦眼泪,望着观众会心地笑了,因为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他深深地鞠了一躬,挥动着手臂,做一次完美的谢幕。

演唱会一结束,顾洁疯狂地跑出会场,一边奔跑一边还擦拭着眼泪。

“你曾经问我,我的梦想是什么?我的梦想就是你能实现你的梦想,所以你走的每一步我都会支持。”

米星被公司开除的那一瞬间,米星觉得无比地轻松,尽管他的身上背负着巨额违约金。

米星回到了曾经的那个地下室,想要找回失去的曾经。到了那里以后,米星没有看到顾洁的身影,那把吉他的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

曾经简单的音乐设备能够创作出最感动的歌,因为他们是用心地去做音乐,没有牵扯到任何一丝利益。

米星走到了顾洁经常用的桌子前,上面有一本笔记本,笔记本里记录着顾洁的心声,米星一页一页地翻看,原来米星签约公司后,顾洁每天都要来到这里擦拭乐器,并且写下一篇心情日记,但她再也没有写过歌曲。

直到看到最后一页,已经是一年前的日记了,上面写着:“米星,我要走了,我要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你的地方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你不需要找我,因为我会一直躲避着你。你也不用担心我的梦想不会实现,因为我的梦想就是你的梦想。既然你现在不需要我了,我也没必要再去写歌。还有,你放心,你如果办演唱会,我一定会去看的,我会时时刻刻关注你的。——一直深爱你的顾洁”

米星含着泪笑了,“今晚你来过是吗?”


十年后,曾经热闹的街头如今已经变得冷清,曾经红极一时的歌手如今已经没有人会提起。或许大家曾经因为这位歌手违约而被雪藏感到可惜,可十年了,他的一切都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只留在了一个人的眼里。

在这个偶尔有人走过的街头,有一个留着胡渣,长发及腰的邋遢大叔每天都要坐在这里弹唱着一首歌,没有人会在意,没有人会停留,如果有一个人停下了脚步,他一定会抬起头来,然后失望地低下头。

他在等待着一个人,只是那个人一直没有来过;他的嗓音没有了当年的清澈,多了几分沧桑,而路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其实他的名字叫米星,和曾经一位很红的歌星一样的名字。

“我把我唱给你听,用我炙热的感情感动你好吗,岁月是值得怀念的、留恋的,害羞的红色脸庞。谁能够代替你呢,趁年轻尽情的爱吧,最最亲爱的人啊,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故事集
故事集
4.5万字 · 2376阅读 · 6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