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农妇》三首

农妇

——姜彦伟

春天,风很大

行走在垄间

耧净田里柴草

趁着反浆期让泥土保墒

我好准备着

在田野里种植希望

春风一点都不温柔

掀开我的头巾

吹乱发际的清香

扬起的灰尘

落满了厚厚的衣裳

灰头土脸的人们

隔着地还在相互笑着打趣

造得没孩子样了

成了锅台后的灶王

一身尘土一身辛劳

却还没忘相互调侃

差点被土坷垃伴倒

动作的尺度故意有些夸张

春天的活真不是活

没养猫,扯谁尾巴上炕

哈哈笑着

晚霞映红了黢黑的脸堂

黄昏

灌了铅的腿拖着身体

拉长了斜阳

疲惫的影子

随着风在泥土路上晃荡

似乎每迈一步都感到有些踉跄

袅袅炊烟在村中升起

不觉闻到杯里溢满的酒香

真想进屋能吃口现成地热饭

恨不得家就在眼前

一桌的饭菜等着填饱饥肠

然而,我知道

回到家

就算扯了猫尾巴

也未必能上去炕

老人和孩子还在门口张望

做好晚饭

似乎忘了劳累

幸福着,看他们开心的模样

还有一群张口兽

在外面流浪

喂饱了鸡鸭鹅狗们

才能去享受梦地酣畅

可是,尽管这样

也不会抱怨辛苦

也不会怨爹怨娘

因为我知道

春天的付出

就是收获的希望

风干的汗水

定能装满丰盈的粮仓

泥香

文/姜彦伟

早晨

迎着春天里的第一缕阳光

亲近辽阔的黑土地

享受草色,花尘,柳韵揉进的

淡淡泥香

心中清馨

沁满一叶风窗

男人踏地有声

迈出的步子那么地稳重,豪放

女人轻拾五瓣入鬓

温柔了山村里

一树的粉红杏妆

风满袖,飞舞的翠枝

渲染着丽瓦红墙

走在田间

出土的芽儿欣喜了花头巾下的

禁不住地微笑

轻抚泥土,攥紧了希望

黑土地上的男女和女人

把根扎在田野

扎在垄间

扎在梦乡

一杯家酿

热烈了村路上大秧歌的锣鼓喧扬

红红绿绿的春华秋实

在泥土的芬芳中

——欢畅

插秧

文/姜彦伟

窄窄的田埂

走来

阳光里的颜色

一水的清馨

踏乱晨风中

琳琅的笑声

那顶遮阳帽和那方花头巾

遮不住乡村女人的爽朗和明媚

一方方绿色

在灵活的指下分孽

顺间生长出

一行行的希望与喜悦

累了,直起腰身

看着水田里

自己勾画的图案

那甜甜的笑啊

不只是欣赏那么简单

孩子的新衣服

也可以去人前顽皮地炫耀

在城里打工的男人

可以不再抽那低价烟

公公的小酒壶

斟满再斟满

婆婆的那抹微笑

是给与的最好地赞言

所有的欣慰啊

都在远处布谷鸟的叫声里

回荡

漫延

自己呢

自己或许可以买件

心怡已久的连衣裙

以一种独特的美丽

去绚烂整个

清凉的夏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