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活着,就拥有无数的可能"

浩瀚世界,红尘滚滚。

我们如一叶扁舟,更似一粒微尘。

在这世间,艰难地履行着“生下来,活下去”的使命。

生而为人,我们无法选择“如何生”,但只要呱呱坠地、成为独立人的那一刻,“如何活”就成为一个需要我们用一生去回答的命题。

但是,也有些人,在懵懂无知的年纪,就被自己的挚亲剥夺了选择的权利。

2016年8月26日18时许,甘肃某个小村庄。

一个二十八岁的女人杨某某,在自家防护栏后面的一条羊肠小道上,用斧子,把自己年幼的四个亲生孩子一一砍杀。

最大的孩子,年仅六岁。最小的,只有三岁;还有两个,是一对五岁的双胞胎。

她砍杀之后,发现孩子没死,又强迫他们喝下农药。之后,她自杀了。

杨的奶奶赶到之后,她还没有断气,六岁的重孙女,也依然尚有气息。奶奶请求杨留下六岁重孙女的一条性命,被残忍拒绝。

她带走这几个孩子的决心,谁都挡不住。

外出打工回家的丈夫接到电话,赶回家之后,一言未发的他,抱起还没死去的小儿子往村口跑。只可惜,在半路上,儿子也断气了。

据说,他始终没有掉一滴眼泪,平静地料理完一家人的后事。

随即,用一瓶农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几个时针、分针的轮回间,一家六口,六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

令人悲恸,让人扼腕。

我特地去查了一下,由于小女儿的超生,这四个孩子全部都没有上户口,当地官员给出的解释是:还没有及时申报户口。

这就意味着,这四个孩子,只能像个隐形人一样活在这个偏僻贫穷的村落里,不仅享受不到正常的医疗、教育,甚至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地方。因为没有身份,他们连一张火车票都买不到。

换句话说,两个成年人,需要照顾两个年迈的老人和四个年幼的孩子,而且,他们没有学历、没有技能,也得不到任何人的帮助。

后来,我查阅了一些资料才知道:在中国的偏远农村,这样的事情很普遍。因为上报的话,要交罚款,在连生存都成问题的时候,不报还尚可苟延残喘,一罚必定家破人亡。

他们渺小如蚁,艰难地生存着。

在他们的所谓“家”里,只有一间能住的屋子,不足十平米,下雨漏水。在这个偏僻又落后的村庄里,贫穷早已不是什么重大新闻,而已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常态。

四面皆是绝壁,前后左右均无出路,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成为一种巨大的挑战,似乎只有死亡,才是唯一可以解脱的方式。

真的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能让这个二十八岁的女人有这么大的勇气,去做如此惨烈的选择?

报道中说,她在死的时候,嘴角是上扬的,仿佛死亡不是痛苦,而是一种解脱。

很多人说,逼死这一家六口的,是贫穷。

然而,面对让恩绝望的贫穷,除了死,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么?

眼前是霓虹闪烁、摩肩接踵、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任谁都想象不到,在距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大山的另外一面,竟然隐藏着如此可怕的故事。

无数人将目光聚集在社会保障和国家政策上,但是,作为四个孩子监护人的母亲,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儿的责任么?他们已经被不负责任地带到了这个世界,难道还要任人不负责任地剥夺掉生的权力么?

一个母亲再无助,也不能剥夺孩子对于生的渴望;

一个母亲再绝望,也不能代替孩子做出放弃生命的选择;

你可以选择生死,但是不能决定任何人的存亡,生而为人,我们都没有这种权利。

每一个拥有独立生命的孩子,都是无辜的,他们不是父母的私人财产,不能任由自己的父母随意带来、任性杀死,这是对生命最大的不敬。

每一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即使渺小如微尘,也仍然拥有选择的权力。

五六岁的孩子,正处于天真浪漫的年纪,已经完全拥有了自己独立的思维和认知,真的无法想象,年幼的孩子面对着母亲弑命的斧子时,是怎样一种惊恐骇人的表情?内心里是怎样的绝望无助?

他们刚刚开始的生命航程,本不该如此草草结束。

无数人都经历过近乎悲惨的童年,但是,他们有些幸福健康地活到了八九十岁,有些,甚至成为了被历史铭记的伟人,可可·香奈儿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个创建了自己品牌的女人,用自己的魅力征服了整个世界。

可是,她却有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辛酸童年,父亲是一个不甘平淡的浪荡子,母亲为爱痴狂,几乎一直走在寻夫的道路上,年幼的香奈儿从小就寄人篱下,吃百家饭长大,唯一的乐趣是独自在阴气逼人、荒凉恐怖的墓地里发呆。她将自己当做统治国家的女王,沉睡在墓地里的灵魂就是她的子民。后来,母亲去世,她和姐姐如同没用的物品一样,惨遭父亲抛弃。

多么庆幸,她的父亲虽然不负责任,但是也没有剥夺她们生存的权力。

所以,才有了经久不衰的时尚经典香奈儿。

任何人的生命,都不能因“看不到希望”而被无情剥夺。

因为,只要活着,就拥有无数的可能。

再卑微的小人物,也有选择自己“如何活”的权力,而不是被人以爱之名任意砍杀。

最穷不过要饭,不死终会出头。

这个社会,有一百种理由可以让我们选择去死,但仍然有第一百零一种理由,让我们选择坚持到底。

没有人活得轻松,人人都在拼死抵抗。

再德高望重的医生,面对毫无求生欲望的患者,也是回天乏术、束手无策。

“上帝救助自助者,我的孩子!”脑海中回荡着这句台词,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须发斑白、满眼睿智。

可怕的从来都不是贫穷,而是病态的绝望。

柴静说,即使解决不了问题,至少,让它浮出水面。

但愿,悲剧不再重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