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说]Mission Command的演变

Mission Command(任务式指挥)是指指挥官使用任务式命令行使权力、下达指令,支持下级在指挥官意图范围内发挥主动性,授权灵活机敏、适应力强的领导者实施联合地面作战。

mission command.jpg

Mission Command源于德语的Auftragstaktik,是由“任务”(Auftrag)和“战术”(Taktik)构成的组合词,英语直译为“任务式战术”(Mission—type Tactics)。1945年以前,Auftragstaktik并不是德军的军语。是德国老毛奇元帅根据德国军事传统衍生出来的,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胡蒂尔将军的暴风突击队战术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德军的”任务式战术指挥“开花结果。它的最初来源于18世纪被拿破仑大败后全面改革的普鲁士军队。

Mission Command的哲学基础来自于战争的不确定性。19世纪末的德军总参谋长施利芬,在《战争论》中阐明了以下观点:
①战争是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指挥官必须接受并随时准备克服和利用这种不确定性,而不是一味追求不切实际的确定性。
②计划必须充分考虑战争的不确定性,计划只能规定作战的主要轮廓,以及最初阶段的细节,过分复杂和详尽的计划是有害的。
③战争中的阻力,或者说战争中的不确定性,只能在战斗过程中通过正确的指挥加以解决,这需要及时定下决心并果断采取行动。
④部队在分散行动时,并不需要经常保持协调一致,而是通过各部分积极的、独立的作战达成整体效果。
⑤部队离统帅越远,下级指挥官的重要性和独立性就越大。

Mission Command于1980年年代调整之后,成为美国乃至于西方武装部队主流的指挥哲学。然而,在接受历史的前车之鉴之同时,世人普遍地认为今日的任务式指挥,不能只是仿照20世纪的实践方式。在作战,组织及科技上的转型─其连续性是显而易见,尤其是在原则上─任务式指挥的实务必有今日的特点。任务式指挥已然进化了。

当代任务式指挥不只是涉及老毛奇式的放任,任务式指挥还需有相当程度的教育与共同语言。也就是Mission Command已经从个人主义演变为集体主义。任务式指挥在20世纪不再只是权力下放与个人授权的特有表征,而且是更接近指挥官之间的整合与互赖,涉及到指挥官之间渐增的互动与协同。如此一来,各层级指挥官在他们局部的决心中都是以系统性的作用为导向。和上一世纪的个人主义实践不同,今日任务式指挥涉及团体主义,指挥官们是围绕着共同定义和见解分享上,团结合作。

从对齐行为模式到对齐思想意图,从个人的英雄主义到团队胜利的涌现,从Mission Command的演变也可以看到现代管理思维的演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