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心如何过一个舒坦的春节

今年春节过得比较舒服,一是老爸去年买了车一下子扩展了家庭活动范围,以往最多在城市里转一转就回家,不免发生口角,如今有了车可以到处跑,精力都花费在了外面,家庭比较和谐。二是我自己的变化。不觉得过年一定要一家人黏在一起,春节跟无数个日子一样,个人该做什么做什么。比如初三我就一个人去西安见了几位远方来的朋友而没有跟家里的大部队行动。

除夕那天因为我想要看b站的拜年祭,但是家里的传统是坐在一起看春晚,即使不好看,到最后奶奶跟爸爸昏昏欲睡,我跟我妈坚持到最后,传统也还是传统。于是今年我告诉他们抢红包的事,教给他们怎么弄,于是我开开心心地看了一晚上的拜年祭,还顺带看了A站的,而我爸妈,欢天喜地的抢红包抢了一晚上,还不时走进我的房间跟我分享成果。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做时,每个人都有了自由。

到了跟我妈一起回门的日子,我早早准备好了耳机pad电子书,陪各色亲戚寒暄几句,再跟我上大学的表弟聊几句最近流行的内容,跟才上班的表妹聊聊生活,厨房里几个男性长辈在忙活没我的事。于是剩下的时间我都在看书,在家里十几口人的分贝过高时我带上了耳机。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也挺好,没人给我发红包,我也不需要给别人红包。春节的意义并不是一群人在一起什么都做不了,而是有聚有散。团聚也并不是一定要紧紧挨着对方,心里惦记着,有事帮衬着便好。

让我玻璃心迸发的有两个时刻,一是家里的几个女性长辈聊起另一个女性长辈,在她说想要换份工作的时候所有人都说“女人有了孩子这辈子就是孩子的了,不要胡乱跑,你儿子就是你的奋斗目标”。呵呵呵呵,我戴耳机。第二件事是吃饭的时候,碰杯时长辈们对两个表弟说以后你们要事业有成,哥哥以后当主席,弟弟当总理......;回过头对我和表妹,只是停顿了一下说“祝你们越来越漂亮”。呵呵呵呵,我吃菜。

我姥姥家是典型的传统家庭,却也不是什么书香门第,姥爷是下井工人,姥姥是家庭妇女,却也不知道从哪儿学的这些,以前复习考研的时候,姥姥就说“读那么高干嘛,到时候嫁不出去也白搭”,我当然可以理解为她觉得我复习的太累了。诸如此类的还有一些。虽然他们很爱我们,却用了不太恰当的方式,我只能往更好的方向想,毕竟我爱他们,我需要做的只是听,但是照着自己的本心做事。

春节期间我的出错也有,比如那天在姥姥家聊起王思聪喜欢大胸女这个话题,我跟舅舅都站在个人自由的角度支持国民老公,但我爹这个左派人士就不干了,他觉得公众人物要正正经经的不要乱说话,我顶撞了两句,全家人都来说“你不要当众让你爸下不来台”,这算是我的失误,不去跟长辈理论是一个优点,自己可以不同意,不要说出来,他们需要自尊心,而这些是我给得起的。

这个春节挺舒坦的,当外界的任何事都无法扰乱我的心智时,玻璃心就治好了,家庭也就和谐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