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冬天下了两场大雪。人们都很开心,说好多年沒下这么大的雪了。

两场雪不一样。第一场雪花一团一团的,很快就伏盖了大地,一夜下来竞有三十公分深。树都被压弯了腰,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化雪就化了一星期,人们堆的雪人还没化尽,第二场雪又接踵而至。

这次的雪没有上次的猛,也不是鹅毛团,而是针尖状细细的飘落,落下就化了,好久后下大了才存下来,漫漫地铺盖了大地。像天女撒花,很温柔。

我老公上次铲雪,是因为兴奋,睡不着半夜两点起来铲的。

可能是铲雪铲上了癔,这次还在下,他就迫不及待地铲起来,自已变成了雪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自家门前铲了不算,一直铲到大路上,营子中间,我问他在干吗?这时才回来?


他说怕人们摔倒,他。铲了好长一条路出来。

真欣慰,为他点赞。邻村的蚂蟥就是摔死的,还有儿媳妇的奶奶也摔伤了,若人们都及早铲出一条路来,就不会出现危险了。

下雪有利有弊。下雪把虫子冻死,庄稼丰收;但下雪路滑,给送孩子上下学的人们带来了危险。

为了规闭次生灾害的发生,学校放了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