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再做爱情备胎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夏日午后的街头,万物似乎都被炙热的太阳烤熟了。


苏蓦从地铁站出来,一路狂奔着跑向一家咖啡厅,倒把趴在咖啡厅门外阴影处歇凉的小狗给惊着了。


他推开玻璃门走进去,一边喘着气一边在屋里张望着。


“石头,这里。”


他顺着娇柔的女声望了过去,看到一张俏丽的脸庞,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加上细心装扮过,活脱脱网红明星一枚,而她平常就喜欢玩直播。


只是因为没什么才艺,也没有和平台签约,粉丝并不多。


“莲莲,你今天真漂亮。”


楚莲扬起小脸,傲娇地说:“难道我平时不漂亮吗?”


“是我说错话了,你一直都是最漂亮的。”他拉开椅子坐到她对面,然后从口袋拿出一个首饰盒,“生日快乐。”


她急忙打开盒子,“哇,是我想要的海豚手链。石头,真的是太爱你了。”


“不用客气,你喜欢就好。”苏蓦嘴角上扬,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早两天他们用微信聊天时,知道她想要一条有海豚造型的手链。


他跑了几家金店,才找到这条的手链,花了三千多块才买下来的,相当于他半个月的薪水。


不过,只要能博得她的欢心,这钱就花得值。


“你帮我戴上吧。”


他抓起手链,手指触摸到她柔滑的皮肤,心脏就不由得怦怦怦地狂跳起来,耳朵也悄然变红了。


“好看吗?”


“非常好看。”


楚莲听了后,笑容满满拨弄着上面的海豚,“那我们去逛街吧。”


“好啊。”


他买了单,然后两人并肩往门外走去,楚莲很自然地把手伸进他的臂弯。


咖啡厅旁边就是百货大楼,品牌店铺林立,应有尽有。


楚莲逛到第二间服装店的时候,看中了一条最新款的V领修身连衣裙。穿在身上,衬得她的身材更加凹凸有致,胸前一片雪白,乳沟诱人。


“好看不?”


苏蓦只瞧了一眼,就快速缩回目光看向地面,强力吞咽了口水才说:“好看,很适合你。”


“嗯,那我买啦。”


裙子买了下来,不过付款的人是苏蓦。


楚莲看到旁边的一家内衣店,说想要去瞧瞧睡衣。


两人是挽着手进来的,售货小姐自然把他俩当成情侣,推荐的都是蕾丝或真丝睡衣。薄薄的布料,可以想象穿起来会有多么的性感魅惑。


“你觉得黑色好看还是玫红色好看?”


“都好看,看你喜欢。”苏蓦看到那些性感的内衣内裤,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要不你慢慢挑,我到店外等你。”


“诶,你害羞啦,该不会是第一次进女士内衣店吧?”


“嗯……我在外面等你。”他丢下话,就快步走了出去,还能听到售货小姐夸奖地说:“你男朋友真可爱。”


没听清楚莲说了什么,接着传来的是一阵欢快笑声。


等她买完睡衣出来,两人又去看了电影,再去西餐厅吃牛扒。


苏蓦点了一瓶很贵的红酒。


月光如水,美人相伴,再加上酒意沉醉,令他不由得想起“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的名言。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楚莲时不时地低头玩手机,也不知道和谁在聊天,嘴角的笑意一直不减。


“莲莲……莲莲……”


“啊?”


“先吃点水果吧。”苏蓦把果盘推过去了一点,装作不在意地问:“和谁聊天啊?笑得这么开心。”


楚莲叉了块火龙果,“我男朋友,他给我……”


“男朋友?”苏蓦第一次打断她的话,只因为这三个字对他的冲击太大了。


“上周三,我和程阳和好了,只是忘了跟你说,他最近在外地出差,工作太忙,请不了假,白天陪不了我。不过他下班后已经坐高铁赶过来了,他还订了KTV的包厢,让我叫上同学朋友一起庆祝,等会你也过来吧。”


苏蓦的脑袋一片空白,仿佛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我等会有事,就不过去了。”


“哦,那我们下次再约,今天谢谢你了。”楚莲随意地点点头,然后再次低头看着手机。


2


苏蓦和楚莲是年初在朋友的宴会上相识的,他对她一见动心。


可他还来不及行动,就知道她有男朋友了。


他只能默默地关注她,在节假日的时候给她发发问候的信息。


直到一个多月前,看到她发朋友圈宣布回归单身。


他才开始频繁联系她,一起吃饭唱歌逛街看电影……


每天聊微信,互相分享自己遇到的大小事,朋友圈里发了什么动态都积极点赞评论。


楚莲经常会跟他撒娇,走在一起的时候,会主动挽他的手。


他便以为她也是喜欢自己的,只差一个告白的仪式,两人就会正式在一起。


现在她既然和前男友复合了,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这几天和自己的互动与前段时间一样的亲密暧昧,而且还暗示自己,她今天生日,想要海豚手链……


那么多爱的错觉,最后让他收获的不是幸福,而是苦涩。


他再次回归所谓的好友位置,成了她无聊时打发时间的对象。


晚上,苏蓦在家里弄了个辣椒炒肉片和紫菜蛋花汤,正准备吃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的是莲莲两个字,立马就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哭声。


“莲莲……你怎么了吗?”


她没回答,继续伤心地哭着。


“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先别哭了,你这样哭得我好担心……你现在在哪里?”


“呜呜呜……在……在出租房。”


“我现在就去找你,你先别哭了,乖哈。”


他连饭也不吃,就抓起钥匙钱包出了门,在路边拦了辆的士,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楚莲一打开门看到他,就扑进他的怀里大哭起来。


他哄了很久,她才慢慢止住眼泪,“程阳喜欢上别人了,非要和我分手。石头,是不是我不够漂亮不够好,他才会变心了?”


“不是的,你很漂亮,也很好,只能怪他不懂欣赏不懂珍惜。”


“呜呜呜……可他现在不要我……我不想活了。”


“他不要你,我要你。”苏蓦一激动就把心声给说了出来,又担心她会拒绝,便显得很踌躇。


“真的吗?”


“嗯,我从一见到你就喜欢你,喜欢了很久很久。虽说在你刚失恋的时候就跟你表白,有点乘人之危,但我真的不想再等下去了,我怕你又会属于别人。”


楚莲用力止住泪水,因为哭了太久,眼眶红红的,“可……”


“你不用急着答应或拒绝,慢慢考虑清楚再告诉我。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会一直陪着你,照顾你,不管你有任何需求,我都会努力去满足。”


把心里藏着的话通通说了出来后,他便觉得松了一大口气。


“石头,你真好。”


“别哭了,再哭就成小花猫了。”他伸出手温柔地给她擦拭着泪水,“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我现在去楼下给你买。”


“没……炸鸡啤酒。”


“好,你先喝杯温水,再洗把脸,我很快就回来。”


苏蓦开始每天下班就往楚莲那里跑,给她做饭陪她打游戏带她逛街,想尽办法哄她开心。


知道她想去丽江,还特意请了一周的假,报了旅行团,带她一起去丽江散心。


3


在楚莲分手后的第二十六天,她终于答应和苏蓦在一起了。


他开心地抱着她转了好几个圈,如同中了大奖一般,笑得合不拢嘴。


两人初在一起,真的是浓情蜜意,天天朋友圈撒狗粮秀恩爱。


而苏蓦对楚莲谈得上是千依百顺,只要是她想得到的东西,想方设法都会满足她。


他的朋友都说他以后会是老婆奴,宠妻宠得没有了原则。


有个兄弟偷偷劝他先不要对楚莲那么好,总觉得她贪图他的付出,而没有真心实意地把他当作男朋友。


为这话,苏蓦发了火,责怪这个兄弟挑拨离间。


“莲莲,先别玩手机,过来吃饭。”


楚楚一靠近餐桌就夸赞道:“好香啊,石头,你这手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那你等会要乖乖地把菜都吃完。”他把盛好的排骨汤放到她前面,“有些烫,你慢点喝。”


“石头,就冲你这好手艺,谁嫁给你谁幸福。”


“嘻嘻,那为了我的好手艺,你愿意嫁给我吗?”


楚莲夹菜的手一顿,随即勾起一抹浅笑,“愿意啊,但不是现在,我们才刚恋爱,你的考核期还没过呢。”


“我会努力哒,期待结婚的那天快点到来。”


“快吃饭,吃饭。”她夹了块鸡肉到他的碗里。


这一顿饭,苏蓦吃得津津有味,在脑海里想象着将来有个像楚莲一样可爱的小女娃冲自己叫爸爸。


那一家三口的生活一定非常幸福美满。


他洗完碗,又切了一碟哈密瓜出来,一坐到沙发上,楚莲就依偎过来。


“石头,明晚我们去看电影好吗?”


“好啊,我下班后打电话给你,在外面吃完饭再去看电影。”


“我要吃寿司。”


“嗯。”


第二天,苏蓦临近下班给楚莲发微信,让她先做好准备。


见她没回信息,下班后又连续打了两电话,也没人接,以为她在睡觉或者没看手机,就赶往她住的地方。


确定关系后,楚莲给了他一把钥匙。


他直接开了门,却没看到人影。


又猜想她是不是已经出门了。


跑到附近的百货大楼和常去的几家餐厅里找了一遍,也没发现她的踪迹。


他这才着急了,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拿着手机里她的照片到处问人有没有见过。


一直找了两个多小时,饿到饥肠辘辘,口干舌燥,还是没有消息。


便只能再次去到她住的地方,猜想她会不会已经到家了。


这次,他一打开门,就看到她坐在沙发上低头看手机,所有的担心焦虑就化作了火气。


“我打了四五十个电话,为什么不接?”


“刚开始我没听到手机铃声,后来看到了,不想接。”


她抬起头来,眼睛红肿,眼眶湿润,一看就是哭过了。


苏蓦当即就慌了,凑过去关心地询问道:“怎么了?是遇到什么事啦?”


“石头,我……我……”


“急死我了,有什么你快说啊。”


“我,我怀孕了。”


苏蓦如同遭到五雷轰顶一般,跌坐在沙发上。他们两人虽然在一起一个月了,可还没有发生过关系。


也就是说他的女朋友怀着前男友的孩子。


过了许久,他才艰难地开口:“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和程阳没机会再在一起了,明天我就去打胎。”


苏蓦叹了一口气,“你想好了吗?要不再考虑一下,如果你想生……”


“想好了,明天你陪我去医院好不好。”


第二天,两人去到医院,医生给楚莲做手术前说:“孩子很健康,确定不留下来吗?”


“确定。”


医生看着两人轻轻地摇摇头,似乎在感叹两人不负责任。


苏蓦沉默不语,只觉得满嘴都是苦涩滋味。如果楚莲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一定立马娶她为妻,然后给宝宝一个健康幸福的家。


可惜……


楚莲打完胎后,苏蓦就把她接到自己的家里,细心照顾着,每天熬汤做好吃的给她补身子,而她的贴身衣物都是他亲自手洗……4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苏蓦和楚莲已经在一起半年的时间了。


自从两人相恋后,他不但要负责两人的日常开支和约会的花费,还时不时一起去附近的城市游玩,偶尔还要买礼物鲜花哄楚莲开心。


每个月的收入维持不了支出,而之前的积蓄也在快速地减少着。


莲莲:石头,你昨天不是发工资了吗,转两千块给我还信用卡。


苏蓦的眉头一皱,编辑了一条信息发过去:你的信用卡账单不是上周给你还了吗?


莲莲:这是上个月新开的信用卡。


苏蓦:你买了什么,怎么又刷了那么多钱?


莲莲:买了一套彩妆产品,我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就是给你增加面子嘛。


苏蓦:莲莲,你也知道现在的物价上涨快,我的收入也不高,我们还要为将来的生活做准备,现在能省就省,而且你素颜更好看。


楚莲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过来,接着是很长的一段文字:石头,当初你追我的时候,就该知道我不是那种素面朝天过苦日子的女生。之前我的追求者都比你有钱得多,之所以选择了你,是因为觉得你人好,对我也好。


况且,一个男人本该努力赚钱给自己的女人花,若是让自己的女人吃不饱穿不暖,就证明他没本事。我也跟你建议过,贷款去做生意,以钱赚钱,打工是没出息的。


苏蓦盯着那段文字,看了许久,没回复文字,而是转了两千块给她。


楚莲立马就领取了,还发了一句:石头,我爱你么么哒过来。


他能想象手机的那一头,她眉飞色舞的表情,可他此刻只觉得心很累。


中午,同事叫苏蓦一起去新开的餐厅吃饭,他找了个借口说手上的工作赶着完成,就不去了,等会吃外卖。


等大家离开后,他从抽屉里拿出两个面包,当作午餐,就着开水吃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整天相处在一起,太亲密,缺少了私人空间,矛盾也就渐渐出来了。


而且楚莲非常要强,不管谁对谁错,只要吵架,她必须要赢,必须要苏蓦千哄万哄才消气。


还有一点是她爱和身边的姐妹比较,只要她们收到男朋友或者是老公送的礼物,她也非要他送一份更好的礼物。


要是他的表现让她觉得不满意,就立马摆脸色,话里话外埋怨他没能力,给不了她好的生活。


苏蓦爱着她,也就愿意默默忍受着她的脾气和小任性,以为两人经过了解,磨合后,会越来越相爱。


因为携手到白头,是他现在唯一的心愿,也是为之努力的方向。


所以,当楚莲看着杂志上的钻戒满脸憧憬的时候,他以为她想结婚了,便偷偷去珠宝店买了一枚精致漂亮的钻戒,准备为她筹备一场浪漫的求婚仪式。


5


苏蓦让兄弟们在公园的空地里摆了一个心形蜡烛,还买了烟花准备在求婚成功后点燃。


盛放在夜空的瑰丽烟花,地上亲密相拥的恋人,绝对是美景一道。


他还偷偷联系上了楚莲的闺密依依,让她帮忙找个借口带楚莲来到指定的地点。


不过负责买烟花的小子因为路上塞车迟到了,求婚时间只能推迟一点。


可他又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自己的女神,便捧着一大束的蓝色妖姬悄悄靠近湖边的榕树下,看到她们两人坐在长椅上。


她穿的是吊带裙,露出雪白的肩膀,长发及腰,随风轻扬,单单是一个背影,就让他心动不已。


“莲莲,要是苏蓦向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苏蓦听到依依的问话,心提了起来,紧张地盯着楚莲。


“不会。”


“为什么?”


依依对于她这么肯定的回答,显得很讶异,而苏蓦则僵在原地。


“因为我不爱他。”


她的声音依旧动听,只是不含一丝感情。


“你不爱他,干嘛和他在一起?他对你那么好,难道你不心动吗?”


楚莲摇摇头,“和他一起,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感动,他算得上我认识的男人里对我最好最体贴的一个。只是,婚姻相当于一次重生,决定了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当然要万分慎重。苏蓦父母是农民,他打份工,唯一的资产就是那套还在按揭的房子,没车也没积蓄,要是和他结婚,我不知道要熬多久苦日子。”


“你之前说过苏蓦知道你怀了程阳的孩子,他不但不嫌弃,还用心服侍着你,这样的好男人可不多……”


楚莲抬起头,往左右两边的方向瞧了瞧,才压低了声音:“实话跟你说,当初我发现自己怀孕后,第一时间去找过程阳,希望重新能和他在一起,可他却不为所动,只给了我一万块,让我去医院打胎,我才回头找苏蓦的,也试着让自己爱上他,可结果是不行。


“他不懂浪漫,也不会甜言蜜语,最重要的是没钱。最近,我在直播时遇到了一个土豪粉丝,天天给我刷最贵的礼物。我们也加了微信,看他朋友圈就知道他绝对是个有钱人。我们约了明晚一起共进晚餐,到时候我可要把握好机会,指不定就过上少奶奶般的美好生活。”


虽然她的声音不大,可此刻周围太安静了,苏蓦基本上把那话七七八八的都听了进去。


他双眼死死地盯着楚莲,不,眼前的女人并不是自己爱的那个女人。


自己心目中的楚莲虽然有点任性霸道,可本质是善良清纯的,绝不会这么残忍无情,把自己当作备胎,利用完了又想丢弃。


“你这样对苏蓦不公平吧。”


“嘁,男女之间有什么公不公平的,他睡了我这么久,总不亏吧……”


6


那一晚的求婚仪式无疾而终,苏蓦跟依依说临时有事,下次再求婚,让她不要把这事告诉楚莲。


他虽然心痛难受,可还是抱了一丝希望,希望她心底是有自己的位置的。


也强忍着不去责问她,反而对她比以往还要更好,算是给彼此最后的一个机会。


可他爱得如此卑微,楚莲却不为所动,天天晚归,对他也越来越冷淡,问她去干嘛,她都是不耐烦地敷衍一句和朋友去逛街。


几天后,苏蓦下班回来,便看到客厅里放着两个行李箱,还来不及发问。


坐在沙发上的楚莲就已经站了起来,“苏蓦,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我们不合适,在一起太累了。”


“呵,你傍大款了,也不用找这么差劲的借口吧。”苏蓦垂在大腿间的双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耗尽全身的力气开口问道:“楚莲,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楚莲咬了咬下唇,眼里闪过一丝犹豫,最后了无痕迹,“没有。”


苏蓦看着她毫不在意地拉着行李箱离开,突然悲愤地吼道:“你走了,一定会后悔的。”


她的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走着,门啪的一声关了起来,也把两人隔绝在不同的世界。


苏蓦把车子停稳,才开车门,就有一个身影突然冒了出来,“石头。”


只有楚莲才会这样称呼自己,只一瞬就把眼前这个戴着帽子墨镜口罩,几乎不露脸的女人认出来了。


“石头,我是楚莲啊。”


“我知道。”


半年多没见了,即使面子如何装得冷漠淡然,可他的心还是不由得轻颤着。


“你过得还好吗?”


因为戴着口罩,看不出她的神色,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


“很好,有什么事吗?”


“我……”


楚莲和他分手后,就和土豪哥在一起了,也过了一段风光的生活,天天游山玩水,品尝各地的美食。


他对她很大方,各种品牌女装包包还有护肤品,通通买下来送给她。


只是他本就花心多情,再加上主动献殷勤的女人不少,宠了她几个月,新鲜感一过,就劈腿了。


她知道后,又吵又闹,还要把他手机里女性朋友的电话微信都给删了。


他不同意,反而要分手,还非常冷酷地让她马上搬出去。


在离开的时候,她在心底想着一定要找一个更好的男朋友。


可她还没找到下个长期饭票,就因为酒醉,摔了一跤,左脸砸到玻璃渣子,毁容了。


她过惯了安逸生活,几年没有工作过,现在又没有钱整容,一张脸见不得人,也就钓不到男人。


信用卡和花呗没钱还,吃也没一顿好吃的,艰难时刻想起了苏蓦。


在来的路上,她构思了很久该怎么说才会让他心软,重新接受自己,可现在见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激动,心里反而有点慌乱了。


“你可以借几千块给我吗?”


苏蓦听到她找自己的目的居然是为了借钱,当即觉得心都凉透了,“不好意思,刚供了车,手上没有钱借给你。”


“哦,那可以请我进去坐坐吗?”


“我女朋友在家里,不方便。”


“你有女朋友啦?”


楚莲的声音里全是诧异,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有了女朋友。


“是的,我们准备结婚了,再见。”他也不等她再说话,就直接转身离开。


他打开家门,看着空荡荡的室内,哪有什么女朋友,不过是为了骗楚莲而撒的谎罢了。


因为,他怕再与她接触下去,会心软,会原谅她带给自己的伤害,而再次和她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再做爱情里的备胎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6,999评论 123 223
  • 又一年23日,昨晚睡前故意把手机上的所有闹钟都关掉,享受今天睡到自然醒的那份惬意自在。就好像上帝忽然挥了一下手,笼...
    海小姐Haisea阅读 26评论 1 0
  • 74.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
    01零壹阅读 76评论 0 1
  • 什么样的爱情是最好的爱情? 月儿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天,哥哥的高中同学阿坤来家里玩儿。阿坤和哥哥同上高三,阿坤身高一...
    红豆鱼梦阅读 52评论 0 0
  • 一、《中庸》是给君王看的 普通人,甚至是孔子,即便做到了“中和”,也不能使天地有序,万物兴荣。孔子本人就处处碰壁。...
    爷有蔓草阅读 5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