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一百一十章)一夕成魔

字数 3027阅读 39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法场一片混乱,围观的人们四散奔逃,官差拔了佩刀怒斥,想要维持秩序,却镇定不了纷乱的人心。

刑台上的火势越烧越旺,就连靠近几分都止不住流汗。火堆旁边除却看守的官员,还围着几个形容猥琐的男子,他们的眼光直勾勾的盯着那堆火红的赤焰,面目中散发着贪婪的神情。

费尽力气,我终于来到这刑台面前,火势里却已看不见他的身影,灰烬漫无目的的飞上天空。我发了狂一般想要冲进火里,却被两个官差先一步拦住。

“哪里来的刁民,火刑尚未结束,不得擅闯!”

我痴痴的望着火堆,指甲扣进掌心里,冷冷看了那官差一眼,虽然药性正浓,但出剑杀一个凡人于我而言,还算不上太难。

见血封喉,两个官差无声倒下。

周围人吃了一惊,认出我便是他们口中的妖魔,尖叫着四散开来。

“大胆妖…妖孽!竟敢扰乱刑场,来人,快来人,给我抓,抓住她!”知府在高台上惊慌失措的发令,话将说完便慌不择路的逃了。可官兵忌惮我不是凡人,又见我出手便结果了两个官差的性命,一时只将我围堵起来,并不敢上前。

我无视周围的一切,眼中只有那赤色的火焰,双腿仿佛灌了铅,一步一步朝其走去。

“你疯了?!”即将跨入那赤焰之中时,一个力量将我往回拉了出来,眼前出现的是林三慌乱的神情。

我木然的看着他,看见他的脸庞被火光映得发红,看见他因为焰炽的温度而汗流浃背。但我却没有丝毫的感觉,我甚至觉着很冷,冷得我想要更靠近这火光来取暖。

这样想着,我转身朝那火光走去。

他又紧紧的扣住我,双眉深锁:“你究竟要做什么?这熊熊烈火,你难道不要命了?”

我仿佛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仍固执的往前迈步。

“他已经死了!他已经变为了灰烬!”林三沉声怒吼。

“你胡说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悬着一眶泪落不下来,胸膛仿佛撕裂一样痛楚,“你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会死呢?他是高僧,他法力通天,这小小的凡火能拿他如何?他早已金蝉脱壳,逃生而去,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又怎么会看得到?”

我喃喃念叨着七零八落的碎语:“他还没有给我答案,他不会死…他绝不会死,他还没有告诉我答案,他答应过我…”

“青持,生人已逝,放过他罢,也放过你自己。”林三沉重的道,“你要好好活着,这是大师的夙愿。”

眼前一片昏然,我已分辨不清林三的话,药力发作,我怕我撑不下去,奋力甩开林三的臂膀,朝那火堆飞身而去。

身后是林三的叫喊与众人的喧哗。

烈焰焚烧着我的衣裳与发丝,滚烫侵袭着我的皮肉与四肢,但我却好似感觉不到这痛楚,我在这火中翻寻,只愿找到他的蛛丝马迹,却最终只发现一颗金色的石子。

我的泪落下来,却很快被大火蒸发。他竟然这么狠心,连一点痕迹都不肯留下。

我怀抱着那颗石子从火焰中翻滚出来,林三当机立断,往备用的水缸里提了一桶水当头泼下,浇灭了我身上的火星。

一阵刺骨的凉,我裸露的皮肤皆变成了焦黑色,我小心翼翼的将那石子拿出来,掌心已被滚烫烧得血肉模糊,但我却只觉着很温暖。

一个黑影闪过我眼前,从我手中将石子夺走,叫嚣道:“小娘皮,这舍利子是我的,是本大爷先看到的!”

我急切的想拿回那石子,却只是徒劳。那黑影迅速的逃了,林三宽慰我道:“你别急,我一定替你追回大师的舍利子。”

他起身追去,四周的官兵见我已无还手之力,便放肆的提刀朝我走来。

我望着众人不断靠近的身影,并不害怕,我已心如死灰,只担心林三能不能追回那颗金色的石子。

正在这时,我突然头痛欲裂,眼前的一切变得扭曲起来,许许多多零碎而陌生的片断不停涌入我的脑海——

在极北之地,我因为擅自给初寒增添了道行,触犯了天庭的法规,天界即将降下罪罚。

他陪我在冰天雪地里待了三天三夜,还替我受了三道天雷。

那个时候他袈裟破碎,气若游丝,却仍想为我拭泪——原来这便是那个冬天他消失的原因,原来他刻意躲着我,只是想独自疗伤,怕我知晓。

是了,从那以后,他再没有穿过火红的袈裟,日日皆一席素衣,白若玉兰,因为他的袈裟早已破碎在茫茫大雪里…

在寻找初寒的路上,我因为误入浮屠金钵失去了灵力,又与他发生了争执。在我赌气离开之后,我遇到了神剑霄云所铸的石魔,并受其幻境所惑,我在无意中踏入了魔道。

我将那石魔挫骨扬灰,失手烧光了整片山林,还打伤了他…但他却给了我他此生唯一一个拥抱,并用他的血液封印了我的魔性与记忆,只为我不再愧疚,只为我安心做一个凡人。

我终于知道了他给过我的承诺,知道他为何百般护我性命,因为他曾说,若有一天,世人皆要杀我,他一定会护着我…他不会让我死…

在济世堂的屋顶上,那日除夕,江宁城的夜空一片璀璨,处处火树银花,我抱了一坛醉花酿,听他在月下弹琴。后来我醉了,睡入梦乡,他轻轻将我揽过去,亲手将我抱回了屋。

画面就此而断,我微微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泪水顺着我的脸庞大滴大滴的落下,茵了一地的阴影。

原来我忘了这么多事…原来他早已为我舍生入死,为我违反天命,为我散尽修为…我却始终浑然不觉…

净玄,这便是你给我的答案么?你一直都在骗我…一直都在骗我…

一柄官刀利落的架在我的脖子上,持刀之人目露凶光的望着我,我木然的回望他,身体猛然传来一阵剧痛,一股狂暴的力量叫嚣着充斥在我的四经八脉,我微微抬手,持刀之人忽然爆体而亡。

那人的血肉爆裂开来,落在了地上,四周传来了惊恐的声音,我呆呆望着那些飞散的肉块,原本荒凉的心中忽然生出了舒畅之感。

一股弑杀的念头在我脑海里渐渐生根发芽。

围着我的官兵慌张逃了,整个法场上已不见几个人,我望着尚来不及逃跑的人微微凝目,继而手中生出一团烈火,毫不犹豫的朝其抛去。

那人只一瞬间便变成了焦黑的枯骨,连一声哀嚎都来不及喊出口。

我好像完全失去了自己,竟觉适才的发生的景象痛快至极。我仰天长啸,高亢而凄厉的声线裂穿云霄,撼动天地。

鲜血从我的身体里不断的流出,染红了我破碎的衣裳。指甲与发丝飞快的生长,连烧焦的皮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愈合着。适才血肉模糊的掌心似乎长出了新肉,我低头一望,竟看见自己披落着满头的白发。

三千白丝之痛,世间万人,无一人能与说。

我飞身跃空,于至高之处俯瞰这富饶繁华的江宁城,想起了那日石魔对我的诅咒。

他曾说要与我笑看人间灭尽死绝,看人间举目荒芜,遍地狼藉。

他也说在地狱的尽头等着我。

原来这一切皆非无稽之谈。

因为今日,我便要灭世,我要用这股毁天灭迹的力量,让所有伤害过我的人付出代价!

无数的火焰从天而降,如同陨石一般砸向地面,烧毁了屋田,烧尽了人命。生灵化作了焦土,死物化为了灰烬,城中处处浓烟翻滚,哀嚎四起,恍如人间炼狱。

所有的哀嚎我充耳不闻,所有的惨剧我亦置若罔闻,只因我已成魔,世间的万物已入不了我的眼,我已无欲无求,只想这些丑恶的凡人为净玄陪葬。

阴霾的天空终于响彻一片雷声,继而狂风与骤雨皆袭。冰冷刺骨的大雨滂沱落下,却无法浇熄这魔气冲天的火城。

我朝着江宁城中心飞去,于路上看到逃命的知府,我飞身而下,挡住了他前进的道路。

知府早已怕我入骨,见到我只顾伏地求饶,一身横肉瑟瑟发抖,身边没有一个敢挺身而出的护卫。

我没有犹豫,一剑便将其从中劈为两半。

鲜血撒了一地,遇到魔火又放肆的燃起来,四周的护卫吓得屁滚尿流,口吐白沫。只一个丢了魂,连五官都变为极其扭曲,颤颤巍巍的指着我道:“妖怪…妖怪…妖怪作孽,地狱怎么还不来收?”

我冷笑了一下,出剑如风,结束了在场所有人的性命。

地狱?地狱又有何惧?反正这人间已不值得我存留。

我狂笑不止,提着沾满鲜血的伞剑在江宁城的街道上慢慢行走,所行之处,皆变成了一片火海汪洋。

那个时候我只顾满心的杀伐与毁灭,我还未曾听见,炽热的风里正传来声声急切的呼唤——

“小鹤妖…小鹤妖….”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点个赞。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