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策约】

一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你说可笑吗?

这种阴暗背德的感情,不被所有人接受,没人站在你这边鼓励你说什么加油啊再努力一点的话就能追到了。

亲兄弟。

百里守约当然爱他的弟弟,他很好的尽职兄长这个本分,让玄策相信这个世界再也没人比他做的更好了。

你看看啊。

当弟弟故意闹脾气的时候,他总会过去的轻声软语的哄,才不会纠结这到底是谁的错。

玄策不高兴了,爱他的兄长就想尽各种办法使他转移注意力,让心情变得愉快。

百里守约甚至没和他大声说过话,总是平淡的,温和的,宠溺的。

他多么爱自己的弟弟。

可你看啊。

那位兄长眼里。


是不带任何杂质的亲情,就像最让人绝望的沙漠,一片黄沙,没有一点点绿洲。

那是海市蜃楼。

百里玄策霸占着他的亲情,守约也没什么怨言,他甘心把所有亲人的爱意弥补到弟弟身上。

亲人,和恋人,这是永远挂不上号的。

百里玄策是绝望到想自杀,因为这个世界仿佛都不允许这种感情的发酵,他没有人可以诉说,没有人拍拍他肩膀告诉他没事的。

然后他把这个秘密带进就坟墓,百里玄策喜欢画彼岸花,他画了一辈子。

因为这种花,开出花瓣没有叶子,叶子生去花瓣凋零。

花与叶永远碰不上面。

想想他这辈子,从来没得到过自己喜欢的人,他拿不到爱情,放不下心思。

最后死亡,碧落黄泉。


二  反目成仇

其实百里玄策小时候经常挤到哥哥的房间睡觉,然后听着守约自己莫名编出来的小调入睡。

守约从小就有了精湛的厨艺,因为他弟弟挑食啊,为了玄策能吃好喝好,他下了一番功夫。

他们日子过的不富裕,只能算清贫。

可是很幸福,太幸福了。

每天阳光照进窗子里都能让兄弟俩的心情变得愉悦,他们相依为命。

直到哥哥参加守卫军,把弟弟弄丢了,再见到时,玄策顶着当初在他指尖缠绕的柔软红发,站在城墙的另一边。

太阳落下去了。

狙击手的天敌就是刺客。

他把守约压在身下,镰刀碰着那人喉结,开口就问。

“你当初为什么丢下我?”

百里守约哪里答的出来。

我说自己不是故意的?有用吗?

那个会撒娇的孩子啊,已经沾满鲜血,背着死亡,带着煞气,来到他身边,质问。

守约抖抖唇瓣只能说对不起,然后玄策笑了笑道,我恨你。

“……”

他是一瞬间愣住了,就是大脑被堵住那种感觉,连简单的思维都做不到,脑浆变得比石头硬,化不开,转不动。

玄策没杀他。

但自己从小宠着的弟弟,将自己的战友,同伴,从前一起在火堆旁边讲段子的朋友。

全  部  杀  死

然后守约就想自己当初怎么能那么沉默寡言呢?身边说笑话的同伴他几乎没给人家捧过场。

守约愧疚,他自己制造了一片能把自己淹死的池塘,带着弟弟的玩偶,扯着他裤脚,沉入水底。

他也想过要补偿,弟弟要什么给什么。

可这个修罗怎么会是玄策?

是不是自己当初把他丢下,然后酿造了一个杀人机器。

后悔的想自杀算了,一刀了结多好,可是不能啊,难了难在背负着愧疚和恨意活下去。

百里守约因为弟弟而别默寡言,让他在人群中不顺眼。

那群喝酒的朋友们强行把他拉到一个大集体,安慰着说你弟弟总会见面的。

然后那些人就不说话了,头颅瘫在血肉里。

有多爱,就有多恨,百里玄策。



三  终其一生的单恋


百里守约曾经在醉酒后和玄策说我爱你,然后对方特别开心的说我也爱你啊哥哥。

直到他不受控制吻上弟弟的唇,下身可耻的石更了。

玄策把他拽到浴室,然后用冷水丝毫不留情的把守约给冲醒了。

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百里玄策从那以后看他的眼神就变了,虽然他还是尽职尽责的每天起床给弟弟变着花样做早餐,晚上给对方放好热水,每次玄策出门前都叮嘱他要早点回来不要抽烟喝酒什么的……


玄策避免与自己哥哥的肢体接触,连眼神碰撞都少的很,从饭桌上的沉默演变成了守约一个人咀嚼,然后他收拾碗筷,开着灯坐在沙发上,准备迎接不想和他说话的人或是一个醉醺醺的少年。

都无所谓。

百里守约觉得只要自己还照顾对方就很好,每天玩着这种兄友弟恭的游戏。

总会有人受不了的。

百里玄策离开了他,一个人说要创业,哥哥笑着说挺好的我支持你,并询问有什么能帮忙的。

然后玄策沉默了良久说。

“我想一个人,你不要打扰我。”

守约按了按心口说好。

他声音很轻很柔和,里面都是作为兄长对弟弟的包容与溺爱。


他一直知道自己弟弟很厉害的,百里守约经常能从报纸看见那个精神焕发的青年。

包括他带着白手套的修长五指,揽过穿着白婚纱的姑娘。

玄策的婚礼他没去,对方也没有邀请函,他们俩都心知肚明,什么样的关系是最好的。

守约有什么办法呢?他爱自己的亲弟弟,想把心脏挖出来让对方看看,是不是都是玄策二字,是不是被血红的爱意浇灌的毒品。

所以他没有娶妻生子,他把一切都给了自己弟弟,最后带着这个求了一辈子也得不到的爱恋走到了尽头。

踏进棺材里,合上墓碑,放在一片死人的墓园中。



四  分手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分别方式吗?

不是我不爱你,对你没兴趣才如此。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保护你,所以我们必须分开。


百里守约一直是有理智,他是兄长,心胸稳重,看事情透的不能再透。

他答应了自己弟弟的求爱,他陪着他沉溺在愉悦的感情中自我麻醉,他任对方索取和侵犯。

守约和自己弟弟说这件事不能说出去,玄策很不服气,表示自己爱意纯净美好,有什么错?为什么难以切齿?

守约当时摸着他红发理顺,眉眼弯起,眸子深处比中药还苦,他告诉自己弟弟。

“这就是难以切齿的事,是不被允许的。”

玄策当然会听他的话,虽然一头雾水但他心里认为哥哥是对的。

他同意了兄长让自己藏着掖着的主意。

可这能维持多久呢?

有天玄策去河边钓鱼,他记得钓上来一条又肥又大的鱼,开心的不得了,回家就和哥哥炫耀并让守约炖鱼吃。

百里守约一如既往走过来摸摸他的发顶说好。


然后他在餐桌上等着的时候突然闯进一群村民,他害怕极了,抓着哥哥的衣襟不松手,守约按着他肩膀,轻轻柔柔的笑。

“没事的,有我呢。”

玄策不知道接下来怎样了,他被粗辱的推进堆满杂草的黑屋子里,一个人,连月光都照不进来。

他听见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舌尖偿到血腥味,也不知道哥哥那里什么情况,因为他们被分开了。


玄策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回家了,他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兄长坐在他床边。

百里守约耸肩笑吟吟的端来早餐,看着弟弟饥饿的模样柔了眉眼,顺手揩去对方因狼吞虎咽留在嘴角的残渣。

等着他吃完,百里守约开始说话了。

“这种关系现在结束吧。”

“……什么?”

“你还小,我陪你玩玩过家家的游戏还可以,但以后就不行了。”

百里玄策因为这句话被打击的几乎要把饭吐出来。

过家家?什么过家家?游戏?

他双眸瞪的极大,眼角几乎快撕裂,泪腺泛红,掉不出湿润的泪水。

然后他听见对方喝了口汤接着说。

“分手……你懂的吧。”

我不懂。

凭什么?

既然一开始答应了现在为什么反悔?

可这些话玄策一句也没说出来,他嚼着饭菜,机械一样的吞咽,然后再抬头哥哥已经先收拾他自己的那份去洗碗了。

百里玄策立刻跑去浴室吐了,胆汁反流,喉咙不断收缩,他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

因为他不知道来说什么才能挽回。


这种不被世界允许的爱情,有了也不能存在,村民们视他们兄弟为妖怪,为恶魔。

因为只有地狱才能有这个畸形的感情。

这个世界上,善良的人太容易被伤害,还有一群无知的教徒,杀死了知更鸟。


五  与爱无关


责任和爱,完全不是一种东西。

父母抛弃生下来打婴儿是罪孽,哥哥如果放任亲弟弟死亡也是罪。

玄策不吃东西,守约就去学厨艺让弟弟吃下去,玄策没和他撒过娇,守约也没在打雷的午夜去哄过他。

兄长照顾弟弟,这是责任。

与爱无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算是be he 已经是多少天了呢?距离最后一次见到哥哥的日子。 长城的对面是难以生存的荒漠戈壁,按照常理说,自家...
    久世车干阅读 11,537评论 3 20
  • 三分石护九嶷魂, 一节枝镶万点痕。 舜帝南巡归乐土, 英娥踏访走坤垠。 湘江滚滚惊涛浪, 竹笛声声泣鬼神。 夕照苍...
    刘小地阅读 242评论 5 16
  • 本篇文章介绍一下基于EaseUI二次开发修改气泡宽度. 1.分析布局警告并去掉多余布局约束 首先通过EaseUI找...
    我来自猿圈阅读 445评论 0 2
  • 第七轮的21天养成计划开始了。 这周由于亲身经历了一些事情,作为一个细腻又敏感的巨蟹座,在一些事情上会想的很多。这...
    Duan__阅读 36评论 0 1
  • 2017 07 10 主讲:林海峰 现在,我们一起进入沟通环节。 第一个关键部分就是营造氛围 何谓营造氛围?简单地...
    cai小荣阅读 13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