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难过,你可能都不在简书了

想象我来到了一座山,这山和众多的山连在一起,也许是因为雾气的缘故,远方的山如同装点了淡淡的水墨,来到这里,你便知道歌词中的那句“江山秀丽,叠彩峰岭”绝不是一句空话。

我开始爬山了,这山只是众多无名山中的一座,曾经有诗人说要给每一座山每一条河起一个名字,不知道他的遗愿是否有人帮他完成。没有名字,便很少有人慕名而来,这又何尝不是件好事,每一座没有名字的山和每一条没有名字的河,都必然被一些我们不知道名字的人珍藏在心中。这正是我要爬这座山的原因,这里人迹罕至,仿佛我已经暂时拥有了整座山峦。

我拾级而上,台阶两旁是密密的竹林,山中的竹子异于地面上的那些,这里的竹子长得粗壮而高大,也许是因为往来山中不便,没有人时常砍伐,它们便可以恣意生长。竹子长在山中,真的是再合适不过。

山上不仅仅有竹子,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植物,但只有竹子我可以一下子叫出名字。鸟儿们栖居在这些树上,通过鸣叫为我寂寥的行路平添色彩。它们有时候从一棵树飞往另一棵树,有时候则飞向无尽的天空。

我感到有些累了,便坐下来歇息,这山间的石径随处可坐,当我坐下来时,来路已经远远不可见。我很惊讶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我又想起,在开始的岁月里,我们曾一起走在这艰难的路上,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我继续前行,来到了山顶,这时候我已经太累了。于是我找了块平地躺了下来,天空很蓝,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我在和风中缓缓睡去。

在山顶上,可以望到不远处的湖,平静的湖面,虽然那可能只是一座水库,然而它和湖又有什么区别呢?再往远处看,还可以看到大海,当你来到这里,就知道之前的路没有白走。这个时候眼前的景色却突然边的不那么重要了,也许更愿意闭上眼睛,任凭微风轻轻吹过。

好难过,你可能都不在简书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