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缓缓归(肆)

【一个拥抱的距离】

  周一,杜修睿过来接楚以陌去学校。楚以陌坐在杜修睿的单车后面,微凉的晨风将以陌的裙摆在空气中掀起一道优美的弧线,春天应当是裙角飞扬的季节。

 沿途,杜修睿告诉以陌在哪里可以坐公交车回家,在哪里有好吃的冰激凌,在哪里买书可以打折……事无巨细,楚以陌都认真地记下了。

 杜修睿按照凌凯的指示,先陪楚以陌去了教务处,得知楚以陌被分到了高二(3)班,刚好跟杜修睿同班。杜修睿帮她领了课本,然后带她去找班主任。

  这时上课铃响了,楚以陌对杜修睿说:“你先回去上课吧,我自己去找班主任就好。”

 “班主任姓吴,是个瘦高个子的女老师。”杜修睿一边帮楚以陌敲了门,一边说,“这些课本我先帮你拿回教室。”

 “好,谢谢你。”以陌的嘴角微微翘起,回了一个礼貌且充满谢意的微笑。

 杜修睿不由得被以陌吸引了,这个笑容是温暖柔和的,像是山涧初融的溪水,潺潺流淌过浮冰的罅隙,带着唤醒生机的力量。

 楚以陌去找班主任老师报道,杜修睿回到教室。早自习快结束的时候,班主任带着楚以陌走进来:“大家停一下,这是从七阁镇转学到我们班上的楚以陌同学,大家要多帮助新同学。”

 楚以陌淡淡地点了下头,轻声道:“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事实证明大家确实是挺关照楚以陌的,尤其是班上的女同学,只不过关照的方式有些不太和谐就是了。

  人总是希望自己跟别人相比有些优越感的,可是楚以陌偏偏没有给大家这个机会。本来是从乡下来的丫头,不但不土不笨没乡音,而且成绩好得没话说,作文里写个诗词曲赋信手拈来,英语发音比外教还地道。最让班上女同学难以容忍的是,楚以陌每天跟校草杜修睿一起上学放学,关系看起来非同一般。

  每周五是杜修睿固定来家里给凌薇薇补习功课的时间,杜修睿下楼吃饭的时候,刚好看见楚以陌在盛饭。她微微垂首,几率发丝从肩头落下来,在脸颊两侧勾勒出柔和的侧影。楚以陌的手指纤长匀净,杜修睿觉得这双手如果用来弹琴的话,光是看着就很养眼。

“以陌,明天我们辩论社去云景山BBQ(烧烤),你也一起来玩儿吧。”

    “我跟大家都不熟,还是不去了。”

 “大家一起玩儿就熟了嘛,再说不是还有我吗?”杜修睿继续游说。

  “陌陌,去散散心吧。”凌凯知道楚以陌一时无法从失去母亲的悲伤中走出来,多出去玩心情会开朗些。

 “哦,那我就去吧。”楚以陌乖巧地点点头,她只是不想让爸爸担心。

      凌薇薇随机嘟起嘴:“那我也要去!”

 “好啊,人多热闹,明天我过来接你们。”杜修睿点点头。

 云景山植被覆盖率很高,而且多半是高大的水杉,由于时间还早,山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山里不但景色美,而且空气非常好。楚以陌做了个深呼吸,这次真是来对了。

  “修睿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凌薇薇一向不喜欢爬山。

  “下到那边的山谷就有农家乐。”杜修睿指了一下大致位置。

 “哦。”凌薇薇撇撇嘴,她有点儿走不动了。

  清澈的山泉水沿着河道形成浅浅的小溪,蜿蜒流淌在山间,大家看到溪水都跑过去戏水笑闹。

     “这水真清啊。”

     “超级凉的……喂,你别泼我啊!”

  楚以陌蹲在小溪边上,旁边是一颗开得繁花似锦的木芙蓉树。她穿着简单的浅色牛仔裤,素白的衬衫,双手掬起清凉的泉水。她手上挂着剔透的水珠,水珠映着金灿灿的阳光,折射出七彩华光。杜修睿将这个灵动的画面定格在自己的手机里。

 “大家现在这儿休息一下,我去前面探探路。”辩论社的社长对大家说。

  “我跟你一起去吧。”杜修睿跟着社长去前面探路。

  大家休息了一会儿,决定去跟杜修睿他们会和,所以也往前去了。楚以陌打算跟上大家,这时从草丛里游出一条蛇,有一米多长,身上有花花绿绿的条纹,看起来很吓人。

 楚以陌当即被吓住了,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生怕被蛇发现了她。蛇往前爬了一段,竖着蛇头望着楚以陌,嘴里还“咝咝”地吐着芯子。楚以陌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她从书上看到过的——蛇的眼睛没有瞬膜,对静止的东西不敏感,比较容易攻击运动或者是左右摇摆的物体。所以楚以陌一动也不敢动,其实即使她想动也是不可能的,跟所有女孩子一样,她怕所有爬行动物,真是吓得腿软。

 这条蛇一直跟楚以陌对峙着,时间似乎静止了,楚以陌的神经绷得太紧,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杜修睿看到大家都跟上来了,却唯独不见楚以陌,他实在不放心折回来找她。他看到楚以陌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表情还特别紧张。杜修睿有些奇怪,很快发现了楚以陌面前那条菜青蛇。

 杜修睿暑假的时候经常跟爸爸进山里考察地质,知道这种蛇没毒,但是被咬一下也不是闹着玩儿的。他扫视了一下四周,捡了一根趁手的藤条,极为缓慢地靠近那条蛇,计算了一下距离,猛地用藤条挑起蛇的身体,抛向远处。蛇落到远处的草丛里,不见了踪影。

  楚以陌轻轻舒了口气,自己身上的衬衫早就被汗水浸湿了,紧绷的神经完全放松下来,是虚脱的晕眩。楚以陌脸色惨白,身体有些晃动,杜修睿连忙伸手扶住她:“没事了,蛇已经跑远了。”

   随后跟过来的凌薇薇没有看到蛇,只看到杜修睿轻轻拥着楚以陌。她的眼眸紧了紧,细细的指甲刺入掌心里——这个楚以陌为什么这么招人烦,不但要侵占爸爸的爱,分走妈妈的关心,现在连修睿哥哥也要被她抢走吗?

 一个人走进另一个人的世界,有时候很难,有时候又很简单,一个拥抱的距离,足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羊脂玉的气质水墨画的留白】 楚以陌打开衣柜,里面准备了睡衣,还有卡通图案的家居服。楚以陌将自己带来的衣服展平,...
    若屿阅读 186评论 0 2
  • 【锁一院旧时光】 早春三月,这座江南小镇通常是连续几日浸润在绵绵的烟雨里。妈妈喜欢花,所以院子里的花木总是渐次...
    若屿阅读 153评论 0 2
  • 关于爱的定义: 这些年,零零总总也看了很多小说。八月长安有一本《橘生淮南》,洛枳喜欢盛淮南,谁也不知道,但她一直以...
    里扑扑阅读 81评论 0 0
  • 他生下来。 他画画。 他死去。 麦田里一片金黄, 一群乌鸦惊叫着飞过天空。 ——波德莱尔(Charles Pier...
    冷之泉冰之源阅读 842评论 0 1
  • 确定自身正确加特立独行不被他人认可=很大的价值。所以仔细想想正确并没有很大的价值。你正确的程度越大,与此同时,不认...
    idyllis阅读 73评论 0 0
  • tortoise指的是在陆地上生活的龟。如果你放一缸水,把龟丢进去会淹死的话,那它就是陆龟。turtle指的是在水...
    xinxingo阅读 43,848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