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朝圣之路(6)

上一篇  下一篇  目录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歌林多前书(13:13)

那晚的对话,攀本没有再提起,他们照往常一样相处。曦媛依然喜欢嬉笑,脸色却越来越差。

“曦媛啊,别太拼,你需要休息一下。”有一天,攀本晚上陪曦媛加完班,终于忍不住说。

“嗯嗯嗯,好好好。”她敷衍道。

这是一个星期日,他第一次走进她的办公室,揭开了他在门口等候的那些时光里的“秘密”。当时他们在一起,曦媛突然接了一个加班的电话,便扭头对他笑:“严司机,麻烦你送我去公司啦。”

“这个时候?”

“是呀。”曦媛简短地回答。

“我陪你一起?”他问道。

她想了想,说:“好。”

于是他们准备了一些寿司,还有两瓶可乐,走三环往公司开。三环上正在修路,非常堵,十分钟才挪了二十米。

“整个武汉根本是一个大工地嘛。”攀本抱怨道。

“是啊,哪里都在挖。”曦媛接道,“满城都飘荡着尘土,天看起来总像是灰褐色的,出门十分钟,头发就会蒙上一层灰,脸上也是,仿佛从来没有清爽过。有的时候,我真的很讨厌这个城市。讨厌它污浊的空气,脏乱的街道,变幻莫测的天气,讨厌它给我的种种记忆。我一次次的想逃开,去北方,去南方,去更南方。可是一旦到了远方,乡愁却又忍不住翻涌上来,于是我回来。回来了,又想离开。似乎总有更美更好的世界在别处,可是又似乎,故乡像风筝那头的人,会在适当的时机将我这个流浪的小人儿拉扯回来。命运就是这样奇妙,总是有那样适当的时机,让我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却也总是有那样适当的时机,让我有不得不留下的理由。我看着这个城市,看着它层层叠叠的变化,有时候,我想着我还是那个50cm的小人,仰头看什么都那样巨大。它在旋转,它崩塌了,它又竖起了一幢幢高楼,像玩俄罗斯方块那样停不下来。我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大。我看着这城市的夜,满载回忆,可这些回忆,我似乎根本就忘记了,只是一路走一路离弃,就像抛洒一只又一只装满了垃圾的袋子。谁知道这些垃圾里面又有多少是不曾发掘过的珍宝。它们储存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旮旯,只要我仰头,就能够看见。”她眨眨眼。

“媛主子,想法很多嘛。”攀本笑,“其实我又何尝不是来来去去,曦媛,”他顿了顿,“最后我们会留在这个城市吗?”

“不知道,”曦媛开始播放音乐,声音很大,“但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就把我的骨灰撒在东湖边吧。一部分留在家乡,一部分随湖水流走,还有一部分,随风飘走,自由自在。”

“喂喂喂,”攀本制止她,“你不会死。”

“我会死,”曦媛笑,“不是现在,但总有一天会。”她将胳膊伸出窗外,指缝间感受着夜风的滑动,带着灰尘的夜风。“你觉得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吗?”她突然扭头问攀本。

他沉默了一下,太多往事不知从何说起。“死亡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个过程,分离时天各一方的痛苦。”他回答,点燃了一支烟,想看向远方,可远方也不过是密密麻麻的车辆。

“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意识到死亡。”曦媛说,“六七岁那个年纪,只觉得是一件很悲苦的事情,有时候梦到家人和朋友离开自己,会哭醒。慢慢长大了,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就像花会开,也会败,如果每天都是繁花似锦,怎么会知道它可贵?就像过去天空总是蓝的,我们意识不到自己活在多么美好的一个世界,直到有一天,这个世界每天被雾霾笼罩,看到蓝天的时候才会惊叹:‘今天的天真美。’”曦媛笑。

“其实真正可怕的是什么呢?可能是失去活着的感觉。你的肉体活着,灵魂却死了、丢了、或是破了洞。”她接着道,“就像你,就像我。”

“你的灵魂怎么死了、丢了、破了洞?”攀本问。

“我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应该走向哪里,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我很迷惘,就像飘在空气里一枚细小的灰尘,一场雨能把我打落到土地上,湖泊里,海洋中,屋顶上,甚至是某个油腻腻的头发里,被洗发水的泡沫揉搓千百遍,最后冲入下水道;而一个太阳天可能会再次把我重新吸回云层,也可能从此便掩埋在污脏的下水道里,永世不得超生。”她顿了顿,“其实最重要的是,我没有自主选择的能力,也没有一根线能带领我走一个方向。”

“当然,自从亲近了神,这种漂泊感得到了控制。”曦媛笑起来,露出两颗亮晶晶的兔牙,她不喜欢这两颗牙,可攀本喜欢看,有时候她发现他正在盯着她的牙,就连忙闭紧嘴藏起来。但她笑起来的时候,却往往注意不到。“其实亲近祂,是因为我需要一种更大的力量,让我来体验自己的渺小,把自己全部的喜怒哀乐交托出去,坚信会得到妥善的安置。我不知道也会怀疑这个世界上是否真正有神,祂或许只是一种力量,是一种我们需要的、被称为‘信仰’的东西。”

“曦媛啊,”攀本叹,“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真正有神迹。”

“我相信。”她突然切换了音乐,陈奕迅的《不要说话》。

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

画一出沉默舞台剧

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愿意在角落里唱沙哑的歌

再大声也都是给你

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他们不再说话。

原本二十分钟的路程,足足堵了一个多小时,七点来钟才到达公司。跟在曦媛身后走进办公室,他一眼就看出哪张桌子属于她。

左边摆了几个大号的文件收纳夹,里面密密麻麻塞满了资料,右边是一排书,书上放着一个小黑板,上面写着:美好的一天,笑脸。一小瓶水生植物挨着电脑生长,里面的水快见底,为了汲取水分,根生得很茁壮。旁边还有一盆迷你仙人掌。桌上胡乱摊着一团绘满字的A4纸。

“你是多久没有管它们了?”攀本发出“啧啧”的声音,“看这可怜的,根生了这么一大团,一定是你经常让它们挨饿。”

曦媛打开电脑,一爪扒开桌上的纸,伸手摸了摸植物的新生的嫩叶,对着它撅嘴道:“乖宝宝,辛苦了喔。”又扭头朝攀本笑:“跟着我的,不管是什么,一定要生命力顽强。”

“我命就很硬啊。”攀本也笑,抱着玻璃瓶去灌水。

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戴上眼镜,开始忙碌。攀本不想打扰她,把植物轻轻地放下,又给她的倒了一杯水,便自己到一旁找了张椅子坐下。

他一直都在聚精会神的开车,踩了无数次刹车和离合器,直到此刻安静地坐下来,才发现自己头有些晕,腿也是软的。路上曦媛喜欢开窗透气,因而没有用空调。但他体胖,怕热,衣服早被汗浸得透湿,恐怕有些中暑气。

身上有些发痒,攀本悄悄把T恤翻起来检查,发现肚子上起了密密麻麻一层痱子,被汗捂出来的。

多少年没有生过痱子。攀本摇摇头,抬头看了斜对过的曦媛一眼,又笑起来。她正半曲着身体,牢牢盯住电脑屏幕,手指飞快地动着,像某种柔软却故作凶残的小动物。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肚子也有些饿了,想取几块寿司来吃,却想起来放在车上。想告诉她,又怕打扰。他挣扎了一会儿,不知不觉枕着手臂睡着了。

梦里的他正在开一架直升机,来到爿景色优美的山谷。在持续的飞行中,他领略了大自然最真实的美,视线所及皆是奔腾的瀑布和漫山遍野的繁花绚灿,几乎能想象青草的香气伴随着微凉的风在山谷中回荡。直升机徘徊到一片草场之上,他决定降落,正快接触到那片摇曳的绿色生命,曦媛的指令却突然将他惊醒:“严蜀黍,蜀黍!我饿了。”

攀本迷糊地睁开眼,却发现曦媛还坐在办公桌前飞速地敲着键盘。原来是梦。他坐起来,摇摇头,想发笑。再打开手机看时间,已经近午夜。

“曦媛?”他站起来,走过去,轻声地叫她。

“嗯?”她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他看了看桌上烟缸里塞得满当当的烟头,可给她倒的水,还是原样放在那里,连一口也没有动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道:“曦媛,喝口水好不好?”

“嗯嗯?”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索性端起杯子,拿到她的嘴前,“来,大喝一口。”

她眼睛还盯着屏幕,嘴凑过来,一口气喝掉大半杯。

“曦媛真棒。”他说着,心里又叹了口气,渴了也不知道喝水。这丫头一直都是这么拼命吗?真当自己是十三妹吗。他时常觉得她同自己似有相通之处,竟连工作时的拼命劲也这样雷同。

看她嘴上还留着水迹,他又去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多漂亮一姑娘,一点也不注意形象,”他笑道,给她擦嘴,像哄孩子似的,“不要动,嗯,曦媛乖。”

她乖乖地让他擦完,开口道:“还有十分钟就好喔,你饿了吧?”

“不饿,我没事。”他早已饥肠辘辘。

他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光,洗干净杯子,给她另倒了一杯,又抽了两支烟。她突然伸了个懒腰,迷蒙地转过来望向他,笑道:“好啦,今天的任务完成,可以回家睡觉了。”

十二点半,他们终于爬上了车。攀本发动车,曦媛则从后座上将寿司取过来。

“这样热的天,也不知道会不会捂坏。”攀本担心道。

“几个小时而已,不会啦。”她心情像是很好。

是,五个小时“而已”。攀本心中继续叹气。

“来,先给你试试毒。”都是独立包装的寿司,曦媛打开其中一个,趁攀本不注意,偷偷挤上一大团芥末,喂到他嘴里。

“曦媛特调啊,”攀本一口吞进嘴里,开始咀嚼,只一瞬间眼泪已经被逼出来,实在是辣得够呛,他抹着眼泪摇头,无奈地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芥末?”

曦媛不说话,只一个劲儿地笑,笑得在座椅里打滚。

上一篇  下一篇  目录

喜欢就关注专题《爱·朝圣之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篇下一篇目录 待曦媛起床,两人吃了一顿早午餐,近中午才坐着Vuthy的车一路颠簸行至吴哥窟。Vuthy倒是很耐...
    曹苏稣阅读 13,769评论 0 6
  • 上一篇下一篇目录 因为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马太福音(6:21) 对于严攀本来说,他在这个世界活着的...
    曹苏稣阅读 1,101评论 24 6
  • 上一篇下一篇目录 曦媛这段日子忙得焦头烂额。 她的工作并未有多么特别,只是一个小小的品牌助理。但是整个公司的品牌组...
    曹苏稣阅读 197评论 0 4
  • 上一篇下一篇目录 飞往清迈的一众人出乎意料的多,共有九人。曦媛的弟弟与弟媳带了两个朋友,林澈也带了两个朋友。下了飞...
    曹苏稣阅读 11,991评论 1 7
  • 1、不要看到别人的回复第一句话就说:给个代码吧!你应该想想为什么。当你自己想出来再参考别人的提示,你就知道自己和别...
    ironbox_boy阅读 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