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之一 ——深度八卦中文译者查良铮背后的故事

        大学生活像上辈子的事了。依稀记得,大三的俄罗斯文学课郑体武老师要求我们背诵俄语诗歌三十首,期末抽签一首考试。普希金的诗歌以其短小精悍,言简意赅(主要是便于记忆)立刻成为同学们的首选——对比屠格涅夫的《门槛》30多句,而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一共8句,除了短小易背,这首充满正能量的诗歌也确实为全世界的读者喜爱。不但有同名电视剧、同名歌曲还有汉语、英语,甚至韩语版本。听了一遍,杨尘的版本可能跟原诗的意境更加匹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普希金画像

现将俄语全诗摘录如下:

Если жизнь тебя обманет,

Не печалься, не сердись!

В день уныния смирись:

День веселья, верь, настанет.

Сердце в будущем живет;

Настоящее уныло:

Все мгновенно, все пройдет;

Что пройдет, то будетмило.

这首诗有三个主要的中文翻译版本。

版本一、入选了人教版七年级语文教材的版本: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1825年)普希金  译者:戈宝权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戈宝权的翻译更易让人接受,显得亲切,口语化,没有欧化句子拖泥带水的痕迹,朗朗上口,更喜欢容易被学生接受。

版本二、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1825年)普希金    译者:许渊冲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记忆。

著名翻译学家许渊冲认为:文学翻译要做到“意美、音美、形美”。

版本三、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1825年)普希金    译者:查良铮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

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

现今总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暂时的,

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

你更喜欢哪个版本的译文呢?

译者查良铮按照中国人的阅读习惯,把诗句译得合辙押韵(押了ai的韵),但读起来还是有些文白夹杂,欧化痕迹明显。                           

不过,八卦译文和译者背后的故事才是坚姐研究这首诗歌译文版本的重点,搬小板凳,正式开始八卦。

查良铮这个名字喜欢武侠小说的读者应该都很熟悉,没错,他就是金庸(查良镛)同脉不同支的堂哥。他的真名可能知道的人寥寥无几,1977年,59岁的查良铮告别人间。去世时,连他的子女也只知他叫查良铮,不知他还有一个注定会被镌刻在文学史上的名字——穆旦。

现当代文学专业的同学们一定会迅速在脑子里定位穆旦(1918-1977):现代派诗人,“九叶诗派”的代表,大胆引入艾略特等西方大家的写作手法,拓展了白话诗的格局。诗人郑敏曾说:“上世纪40年代学习西方现代化诗歌的,穆旦做得最好。他才情横溢,是艾略特的艺术和拜伦性格的结合体。”

11岁查良铮开始以“穆旦”(有时也写成慕旦)为笔名发表作品,显露文学才华。笔名的含义是把姓氏“查”拆成“木”和“旦”两部分,并以“木”为“穆”。诗人一生动荡。他17岁考上清华大学外文系,毕业后当过大学助教,参加过杜聿明的远征军,奔赴缅甸,办过报纸《新报》,还自费去美国芝加哥大学留学攻读了硕士学位,1953年学成后坚决回国,任南开大学外文系副教授。1958年受到政治迫害,调图书馆工作。1977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敲黑板,重点来了。1953年这个时间点把穆旦的人生分成了两部分:在此之前他在文学史上的主要身份是诗人——穆旦,而之后他在文学上的主要身份是翻译家——查良铮(死后才被平反追认)。

40年代的穆旦已经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青年诗人,他的诗在上海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当时闻一多遍选《现代诗钞》时,选入了他诗作十一首,数量之多仅比徐志摩少一首。1948年初,方宇晨的英译《中国现代诗选》在伦敦出版,其中选译了穆旦诗九首。1952年,穆旦的两首英文诗被美国诗人赫伯特·克里克莫尔(Hubert Creekmore)编选入《世界名诗库》(A Little Treasury of World Poetry),同时入选的中国诗人只有何其芳。穆旦诗作的艺术风格、诗学传统、思想倾向和文学史意义,在四十年代就被一些诗人和评论家较为深入地讨论,他出版了《探险者》、《穆旦诗集( 1939-1945)》、《旗》三部诗集,将西欧现代主义和中国诗歌传统结合起来。

自1953年起,穆旦因“历史问题”,成了“审查对象”。不能再公开写作诗歌的穆旦不得已,转而潜心于外国诗歌的翻译,直到骤然去世,他又回到了查良铮的角色中。不断推出译作,署名为查良铮,据他的太太周与良回忆:“他几乎把每个晚间和节假日都用于翻译工作,从没有夜晚两点以前睡觉。”

他的主要译作有俄普希金的《青铜骑士》、《普希金抒情诗集》、英国雪莱的《云雀》、《雪莱抒情诗选》,英国拜伦的《唐璜》、《拜伦抒情诗选》、《拜伦诗选》,英国《布莱克诗选》、《济慈诗选》等。

穆旦去世多年以后,才逐渐被人们重新认识。人们出版他的诗集和纪念文集,举行"穆旦学术讨论会",给予他很高的评价。"二十世纪中国诗歌大师"的排行榜上,他甚至被名列榜首。这种种的不寻常,被称为"穆旦现象"。袁可嘉在《诗的新方向》中认为,穆旦"是这一代的诗人中最有能量的、可能走得最远的人才之一",现在看来这一判断是准确的。

"一个人到世界上来总要留下足迹",这是穆旦经常对人、对己说的话。

最后,欣赏一首穆旦晚年的诗——

《智慧之歌》

1976年3月  穆旦

我已走到了幻想底尽头,

这是一片落叶飘零的树林,

每一片叶子标记着一种欢喜,

现在都枯黄地堆积在内心。

有一种欢喜是青春的爱情,

那是遥远天边的灿烂的流星,

有的不知去向,永远消逝了,

有的落在脚前,冰冷而僵硬。

另一种欢喜是喧腾的友谊,

茂盛的花不知道还有秋季,

社会的格局代替了血的沸腾,

生活的冷风把热情铸为实际。

只有痛苦还在,

它是日常生活,

每天在惩罚自己过去的傲慢,

那绚烂的天空都受到谴责,

还有什么彩色留在这片荒原?

但唯有一棵智慧之树不凋,

我知道它以我的苦汁为营养,

它的碧绿是对我无情的嘲弄,

我咒诅它每一片叶的滋长。

有朋友说,你的文章太长——动不动就七八千字的,不便于快节奏地阅读。所以从这期《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系列开始,将分别从“译文赏析和译者”、“八卦普希金的情感世界”和“诗人之死”这三个部分即三篇文章,来聊一聊这首打动过我们的俄语小诗。文章写完,心情有点沉重,做个轻松的预告:下篇开始愉快地八卦诗人普希金的情感世界。

晚安,愿诗歌带给我们安宁的力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