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日记19下:校长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哈尔滨 热

下午去林大。跟校长电话约好了,三点钟见面。

校长在电话里责怪我为什么不先找哥们儿报到,他说若是先找他安排,会有人陪我进老教室和老宿舍拍照。他早听说了我在校园里瞎转时,到处碰壁的故事(参见《食堂与宿舍》),正想找我呢。

校长说是真的,他对我一直是这样,有求必应,即使我不开口求他,他也会主动帮我解决困难。1988年,当我刚被任命为系研究生会主席时,总支书记交给我的第一项工作是调整研究生宿舍。当时,全校的男研究生都住在六号楼的一楼和二楼,新生住一楼阴面,老生住二楼阳面。有好有坏,就无法做到人人都满意,我的工作进行不下去了。关键时刻,校长主动要求去了一间最不好的宿舍,尽管他已经在一楼住了一年多了。他的行动,起了非常好的带头作用,维护了我说话的权利,令我极为感动。说实话,这种舍己为人的事我从未做过,所以我特别佩服他。

我解释说:我忙着回辽宁老家,时间比较紧。而且月初时,你刚接任,千头万绪,我是个闲人,就别给你添乱了”(我没好意思说:看宿舍门的阿姨放过话,“就是校长来了也不让进!”,所以我找你也没有用)。现在,二十多天过去了,我想见你,是要给你介绍一款网络教学软件。

校长说:“你卖不卖软件也应该早点来见我呀,我来安排咱们研究生同学聚一下。”

从家里出来,很快就拦到一辆出租车。我告诉司机,我要到林大后院下,请沿着宿舍楼边上的小路开下去。但是,当车在高架桥下穿过后,我才明白,我记忆中的小路已经被隔离带堵住了,无法左转弯,只能在附近的一个住宅小区里面绕一下。

那个小区里面全是黑泥巴和脏水坑,每个水坑都会使出租车产生剧烈地颠簸,并溅起一股脏水。这个小区离大路很近,路面的质量和大路却有天壤之别。

每颠簸一下,出租车司机的脾气就变得大一级。我要陪他说说话,“你不知道这条路这么不好走吗?”他说,“是你让我这样走的,可不要怨我”。我说,“我只是好奇,不是在抱怨你”。他还不放心,讲他开一天车所收的车费,交过份子钱,交过罚款,剩不下几个子,若是被投诉,就白干了。停车后,他并不马上把收据递给我,而是把它垫在方向盘上,写上”乘客让走的”声明,以绝后患。

出租车司机给的收据和声明

他拉我这一趟,车费一共才12元,扣去他说的各种费用,剩下的钱不知够不够把车上的黑泥巴洗干净,怪不得他的脾气会那样大。

我之所以让出租车送我到后院,是想先去材料学院。我要找老同学、现任学院的总支书记唠一唠。上次来林大时,她的儿子正在高考,像所有的考生家长一样,她在高考期间全力以赴照顾孩子,没时间接见我。

从书记办公室出来,穿过运动场,我来到高大气派的综合办公楼。

大楼门厅里,有一个巨大的沙盘模型。

东北林业大学校园模型

到了楼上,发现校长约我见面的地方不是校长室,而是个会议室。

三点刚过,几位研究生老同学来了,很快,校长也来了,还带着教务处主任。

校长说,先谈正事,你有什么高科技产品,先跟我们介绍一下。

我说,我要向林大推荐世界上最好的网络教学软件––Moodle。慕读是开放源代码的共享软件,全世界有二百多个国家都在使用,有千百万的用户,是最先进最稳定的免费在线教育平台。使用这个平台,可以使林大直接与国际接轨,共享这个平台十多年来汇总的教学资源。我在新西兰的大学里有十余年的慕读管理使用经验,我愿意用我的知识,为母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大家听完我的介绍,一头雾水,问我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我说,我不是来卖东西的。慕读是免费的共享软件,不需要花一分钱,在moodle.org网站上下载即可使用。

教务处主任笑了,校长笑了,同学们都笑了。你不卖东西找校长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中国正在努力创建自主产权?国家正大力投资于软件的自主研发,以摆脱国外敌对势力在网络世界里对中国的遏制。全国各大学申请的国家级教学平台课题,总数已达千亿,发表的论文及取得的成果无数,各大学各自独立开发的平台几乎每年出一茬新的。

水土不服。

校长说,既然文新不是来办公事的,就请教务主任回去忙正事吧,我请哥几个一起去饭店叙叙旧。

我说:别急着去饭店啊,你当上校长了,怎么不请我们参观一下校长的办公室呢?

我在林大当老师的时候,每次经过二楼的走廊,都对走廊两侧的校领导办公室充满敬畏。那些办公室的门经常都是紧闭着的,让我对里面的家具、人、和正在发生的事,有无尽的想象。今天,我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要求进校长办公室瞧一瞧了。

校长不情愿地为我们打开了门。

校长室不大,我们都挤进来,显得更逼仄。靠门口一侧有个大书柜,最里面是张普通的办公桌。没有接待客人的沙发,所以他才把我和教务处长的洽谈安排在了会议室。

我说,校长室可比我想象的小得多啊。校长说,不大不小,正好符合中央的八项规定。

我要和校长在书架前合影留念,屋子太窄,拍照的同学说镜头里的我俩头部显得太大,他就拿着相机使劲往后退,退到一扇门上,还是不行,一使劲,门被推开了,他退进门里,终于给我们拍了一个半身照。

他同时发现了一个秘密。

我就觉得吗,堂堂一所211和985大学的校长室,不可能没有秘密。

被推开的门里面是一个卫生间,校长专用的私人卫生间。

这个发现,解决了我多年的疑惑。

我当年的办公室在主楼西侧的四楼。我每天上下班,故意从二楼的校领导办公室前经过,还特意去二楼上厕所。主要原因是,二楼的厕所要比其它楼层的厕所干净很多,清洁工每天打扫的次数也多的多。上厕所时,我常在想,如果正好校领导走进来,我该不该和他们打招呼?他们认不认识我?会不会问我为什么不在自己的楼层上厕所。我也许会大大方方地、一边忙乎私事,一边向他们反映情况,尤其是要抱怨一下西侧楼厕所的卫生情况。可是,我每次如厕时,碰见的都是秘书干事之流的,从没有见过一个校级领导。原来,他们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解决了。

校长说,所以你们会觉得我的办公室这么窄,既要符合八项规定,又要嵌入一个卫生间,还有一间更衣室,没办法,只能建成细长条形的。

他还有个“没办法”的事,就是怎么“带”我们几个去吃饭。

我本以为校长会带我们去林大招待所。我给林大招待所搞装修时,常看见领导们在餐厅里吃吃喝喝,有一次,还看见一帮校领导陪着赵忠祥喝酒,令我羡慕不已,

我说,去林大招待所走着去就行啊,穿过运动场就是了。

校长说,咱们不能去林大招待所了,现在没有“校领导招待专用经费”了,八项规定取消了所有形式的公款招待。

我说:“唉,哥们儿,我来的不是时候呀。那咱们开车去外面吃吧。”

校长说,车也没有。林大车队撤销了。

“什么?”。当年,林大车队可算是最牛叉的部门了,车库和办公室占了半条街,不用说车队的大队长和小队长们有多牛,就说一名车队司机,在某些人眼里,都比教师的地位高,尤其是当某些教工为女儿选对象时,宁可选司机,也不要我们这些当老师的,所以我每次相亲都失败。

校长说,是的,没有专用车了。他本人现在上下班全靠两条腿走,自己出门坐公交车,办公事时打出租。“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出租,”校长说着拿出手机。

同学们笑了,哪里用得着打出租啊。“我们都是开车来的,出发!”

在车上,同学们问校长,你还有什么“没办法”的事吗?

校长说:“有啊。不过,跟你们说你们也帮不了我。我就是拿“匿名举报”没办法。只要是举报一次,纪检委就要来查一次,查得人没法正常工作。”

同学们说:“匿名的?黑函哪!任谁也没办法啊!”

同学们把车停在一处看起来非常高级的大饭店前,一楼大厅是个超大的接待柜台,有一扇宽大的楼梯。我用一“扇”来描述楼梯,是因为那楼梯设计得就像是奥斯卡颁奖舞台,下面开口特别宽,向上逐渐缩窄,满铺红地毯,通向金碧辉煌的二楼。

看校长有些犹豫,同学们说,别担心,不用你出钱,我们是同学聚会,不是求你办事,八项规定管不着。

确实,同学们的孩子都已经大学毕业了,尽管林大现在进入了一表招生,也没什么需要求校长办的了。

我心想,多亏我不是来找校长推销软件的,否则也许会给校长惹来一封匿名举报信。

吃完饭后,同学们不让校长付钱,也不让我付钱。然后分别开着他们的车送校长和我回家。

吕文新
2017年9月整理于新西兰奥克兰


上一篇 | 回目录 |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