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刺客|刺心

字数 3242阅读 29
图片来自网络

文 / 朴玄

一.

天高云淡,清风徐徐,阳光仿佛从观音的莲花瓶里跑出来似的,四处洒在人间,要普渡这世上的来来样样的众生?还是要化解这江湖之中无穷无尽的恩恩怨怨?

一锦衣华服的公子,手提长剑,慢踏着步,悠哉悠哉地逛着热闹的街市,享受闲适恬淡的生活,沉浸在静好的岁月里。

他穿梭在人群里,灵活得像只鱼。明眼人看得出,虽来往行人众多,但这公子却从未与他人碰着,而是轻轻地避开过往之人,且不留明显的痕迹,必然轻功已达不凡之境。

忽地人群之中,一阵骚动,引起众人围观。那少年公子也被吸引,好奇地往前走。只见众人围着一个圈,水泄不通,若不是他挤得有方式有力度,可就只能看人头了。圆圈中间一位白发老者,满是皱纹的双手护着萧,忘情地吹奏着;老者旁边,一位戴着面纱,体态婀娜的女子,用她的如葱一般的纤长细手,抚着琴,配合着老者。二人的琴箫合奏,时如林间的黄鹂啼叫,清脆入耳;时如山间清泉,淙淙泠泠,爽透心扉;忽地又如九霄雷鸣,惊天动地,令人身心一颤;忽地又似海潮翻涌,拍打海岸,生生不息。一曲终了,众人依旧未回过神,余音依旧,然其二人领着官人的赏赐悄然离开。

既入恶眼,如何能走?一个肥头大耳、身材臃肿的公子哥打扮的人,伸开宽大的手臂,后面跟随几个小罗罗,充当打手,震震门面。那大胖子,露出色迷迷且丑陋的脸,他一笑,仿佛脸上的肉堆在了一块,另常人作呕。但他可是有名的恶霸,父亲是林瑞天,江南的一号人物,钱权可都是令人无数江湖垂涎,只是林瑞天除了多不胜数的护卫,各个武功不凡,自己也是一身好武艺。只是他的宝贝儿子林伏虎,可就没有继承他的一身好筋骨。练武不成,读书不成,除了在色方面高出常人,其他方面简直惨不忍睹。若不是林伏虎的娘亲对他溺爱无比,林瑞天早就把这个儿子送去武当山好好磨练一番,也不至于是如今这个样子。

“姑娘要到哪里去?要不林某送你一程?”

那带着面纱的姑娘低着头,不敢抬头看,这反而添加了几番娇羞,看得林伏虎心痒痒。

“多谢公子,不过老夫领着孙女急着赶路,就不打扰公子了。”那老者拦在姑娘与林伏虎间。

“欸,老丈,不必客气。”说完,林伏虎把那老者用手猛地拉开,后面几个打手随及上来,把老者架住,老者动弹不得,口里哀求道:“公子饶了我们爷孙吧!”

林伏虎哪里管他,向那蒙面姑娘走来,姑娘无处可走,叫着:“爷爷,你们放开我爷爷。”正要伸手揭开她的面纱。

忽然林伏虎只觉得手一阵发麻,仿佛如钳子一般的手正抓着他的手腕,疼入骨髓。

“哪个混蛋敢坏我林某的好事?”他抬头一看,剑眉星目,瘦削的脸,正是刚才锦衣华服的公子。

“窦炎,是你。”

“哈哈,林兄,正是小弟。”

“我不知这个女子竟是窦兄看上的,得罪了。”

窦炎把他的硬如铁的手指松开,林伏虎如得大赦,满头大汗。原来这个窦炎是江南第一帮天剑堂堂主窦森的儿子,林伏虎虽家世显赫,但在窦家面前,也要夹着尾巴做人。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是自然的法则,也是人性,得势时,人人趋之,落难时,方看这世间冷暖。

“走吧,林兄,她是我的。”

“好好,窦兄告辞。”说完,林伏虎悻悻地走了。他走过时,窦炎似乎看到了他带着意味深长的阴笑,难道是自己眼花了,这个臭小子能玩什么花样,也就不去深思。

“姑娘,刚才得罪了,倘若不是这般说,恐怕林伏虎不会善罢甘休。”

“多谢公子相救。”语一出,顿惊人,声似清泉,又似风铃,带给人悦耳般的享受。

“不必客气,敢问老丈与姑娘要去何处?”

“小人与孙女慧慧四海为家,不过是卖曲为生,劳烦公子仗义相助了。”

“老丈不必客气,这样吧。林伏虎定然派人在此监视,若两位不到我府中一坐,恐怕还会有麻烦。”

“这,慧慧,要不我们就去打扰窦公子些许时候?”

“爷爷,一切听您做主。”

“恐家宅鄙陋,实属无奈,委屈两位了。”

“叨唠窦公子了。”

图片来自网络

二.

窦府之中,张灯结彩,喜鹊枝头闹,好事即将来,下人们忙上忙下,把窦府整理一番,因为窦公子要成婚了。江湖传闻,窦公子要娶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把窦家指腹为婚的亲事退了。为了这事,窦炎把窦森气得火冒三丈,从此父子关系破裂。

有人说那个来历不明的是风尘女子,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有人说她是来自山林里的妖狐,长得一张国色天香,祸国殃民的脸,拥有着凹凸有致,袅娜的体态。

窦府之中,窦炎满面红光,春风得意,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身旁一女子,顶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发,闪着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珠,微微挺起的鼻梁,朱红的薄唇,不施粉黛,却不减其风姿,正是除去了面纱的慧慧,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天外来仙。

他拉着她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慧慧。“慧慧,我们认识已有三载,相恋两载,终于快要修成正果了。”

“是呀,炎哥,只是我这个贫贱女子,给你带来了太多烦心之事,害得你们父子反目,也连累你们得罪了凤家。”

原来窦炎指腹为婚的女子,正是江南另一位豪杰凤志仁的女儿凤霞舞。于是乎,窦家与凤家强强联合的数十年感情,因为窦炎的退婚,也逐渐消减。虽然凤志仁挂着一副若无其事的脸,口中祝福,其实根本言不由衷,自己的面子被这样的践踏,士可忍孰不可忍。

“这事无妨,凤家不会如此小度鸡肠的,放心。当初你来到我府中,有曾想过一天成为这里的女主人吗?”

“炎哥,我只是个江湖儿女,当初如何敢想炎哥的爱恋,要不是后来爷爷病故,或许我早就就开了这座城了。谢谢当初在我孤立无援时,你的出现。”

“慧慧,过去的就别提了,徒增伤感,如今我们不是幸福的吗?所以,享受当下即可。”

“炎哥,谢谢你。”她一把抱住他,抱得紧紧地,舍不得松手;他也紧紧把她拥入怀中,舍不得放手。

图片来自网络

三.

窦公子成亲之日,热闹非凡,江南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前来喝喜酒,讨彩头。丝竹管弦,唢呐锣鼓,欢天喜地,一片祥和。

虽窦老爷子不喜欢这个儿媳妇,但既然木已成舟,他也无可奈何,还是得护住窦家的脸面,勉强坐在高堂之上。林家父子也前来拜贺,凤志仁也送来贺礼,一切似乎都正常。

窦炎与慧慧自然也是按规矩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最后自然是洞房花烛,春宵一刻。

次日天明,窦炎一觉起来,正要在床上探寻爱情的踪迹。用手一摸,冰凉凉的,空无一物。他猛得立起来,仔细回想,却无半分记忆。

窦炎凝视着房间的每一处,只见桌面之上,一封书信摆在那里。他打开书信,信中内容,字字如针,扎进他的心里。

原来她竟是一个杀手,所有的一切相遇相爱,不过是事先设计好的,为得就是整垮窦家。这几年来,窦家都一切秘密,都被对方知晓,窦家的联盟也在逐渐瓦解。就在昨日,他们成婚之夜,窦林等与之交好的大人物,都被下了毒,不省人事。

她为何如此心狠手辣,信中一一说了出来,当年她也有个幸福的家,只是天剑堂为了立威,挑战一批成名人物,而她的父亲就被窦林杀了。从此,她所有的目标就只为了复仇。那天不过是她联合林伏虎布的局,钓他这条鱼上钩而已;那老者根本不是他爷爷,只不过是她请来的博取同情的棋子;如今大仇已报,她也要离开了。

窦炎看着书信,颓然倒在地上,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假的,虚情假意,皆为算计。

想想这两年与她度过的时光,花间游玩,林里穿梭,一起赏月饮酒,互谈心事,一同看日出,品日落。

他静静地坐在石椅之上,听着她抚琴弄弦,低头浅笑,秋波流转,黄昏的淡黄之光,仿佛给美丽的慧慧镀上一层金,显得更加动人。

他骑着快马,抱着她,一同在草原里奔驰,一起享受大自然,体会天地的无穷妙趣,她的笑无时无刻不在脑中显现。

只是一切原来都是骗局,他仰天长笑,声震寰宇,哈哈。虽然他没有像父亲一样被毒死,可他的心死了。一个人的心死了,活着与死了已毫无区别了。杀人先诛心,好计谋,好策略。

一口鲜血,扑地从窦炎口中喷了出来,肚中绞痛,心里翻滚,如万箭刺来,千刀剐之。这天地之间,还有谁可以信任,当初为了救我,她挨的一刀,也是假的?

我这个傻子,被人耍得团团转。他拿起剑,疾如雷电,往脖子上一抹,鲜红的血,流了一地,印证着一颗赤子心。

在这个薄凉的江湖,世俗的武林,死才是崇高的,他不是因为被欺骗而死,而是去另一个世界,去重温当初与慧慧的爱。毕竟这个薄凉的世界,爱就是一个笑话,在另一处,或许爱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武侠江湖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三十八期:刺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