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故事——来自iPhone的诅咒

图片来自某宝,购买需要谨慎(因为...贵)

1、

三十岁生日那天,吴红用上了最新款的iPhone。她非常兴奋,这种兴奋的感觉,她只在结婚和生小孩时体会过。但吴红却不知道,这是噩运的开始。

吴红以前从来没用过iPhone,她觉得iPhone电池太小了。吴红是做销售的,电池不耐用的手机就是个累赘。不过吴红身边有越来越多的同事换了iPhone。有时候,看到她们电话还没接完,手机就断电关机了,吴红就会幸灾乐祸的摇摇头。

吴红的手机用了快三年,电池也早就不行了,去年她配了一个充电宝,充电宝和手机一样,不能离身。每次接客户的电话,吴红的手机下总是挂着那个硕大的充电宝,就像在吊盐水。每天晚上,吴红把手机和充电宝放到床头充电。关灯后,充电宝和手机的指示灯一起闪亮,像警报一样照着老公宋石的脸。

“我听说,iPhone要出新款了!”

宋石转身,面对妻子,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

“我最不喜欢iPhone了!”

“我给你买!”

吴红愣了愣。

“不买了,儿子马上上幼儿园,年底你还要动手术,去年你都给我买充电宝了,还买啥手机啊!”

宋石把妻子搂进怀里,劳累一天的吴红和丈夫,很快就睡着了。


为了多挣点钱,宋石顶着患病的身体,每天开网约车到凌晨。每天一上车,宋石便把手机固定在方向盘侧面,那是一个国产手机,屏幕尺寸几乎是iPhone的两倍。宋石觉得屏幕大方便操作,不过手机用了两年多了,现在时不时会在乘客付钱时死机。

“换iPhone吧,iPhone不会卡!”乘客一边等待手机重启,一边建议。

“iPhone屏幕太小了!”宋石笑着说。

凌晨,还在路上跑车的宋石,听到广播里传来新款iPhone发布的消息。主持人正喋喋不休地介绍着新款iPhone的各种新功能,宋石不太理解这些功能的意义,不过从主持人兴奋的语气可以判断,这是部不错的手机。

宋石开始在心里默默盘算:这半年跑车,每个月能挣五千,除掉油钱、烟钱、修车费、伙食费,每个月还剩三千,半年就是一万八,减去儿子读幼儿园的半年学费一万三,还剩五千块钱。“恩,应该够了”,宋石的脸上不知不觉露出微笑。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至于大家最关心的价格,现在,即将公布!”主持人故意拖长尾音,制造悬念。午夜的道路像飞机跑道一般通畅,车窗外的路灯飞速后退,宋石的双手紧紧抓住方向盘,他紧张地像一个第一次驾驶飞机的飞行员。

“新款iPhone,售价,8999起!”

宋石一脚急刹,他的车差点闯了红灯。

2、

妻子三十岁生日那天,宋石送给她最新款的iPhone。最新款的iPhone屏幕很大,电池也比以前有了提升。吴红看到手机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双手颤抖着,把装着手机的礼盒缓缓放下。

“你,你买的?!”

“恩!”宋石点点头。

“可是,iPhone这么贵,儿子还要上幼儿园,你还要动手术,我不能要,我不能要,我还有充电宝,还有……” 妻子有些语无伦次。

“放心,钱都准备好了!”

妻子愣住了,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一声不吭。宋石有些害怕,害怕妻子不喜欢这个生日礼物,害怕妻子生气。

儿子双眼一直盯着生日蛋糕,他在等待母亲的指示,但母亲的双眼却一直盯着手机。

“哇,妈妈有新手机了,妈妈有新手机了!”

儿子发现了母亲的礼物,一边鼓掌,一边兴奋地呼喊起来。儿子的兴奋唤醒了吴红,她一手搂过儿子,一手挽起丈夫,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妈妈妈妈,点蜡烛了!”

儿子已经等不及了。宋石把蜡烛点燃,关灯,然后和儿子一起给吴红唱了一首欢快的生日歌。

“许个愿吧!”

吴红闭上双眼,双手合十,虔诚地在内心许愿:一家人在一起,钱多钱少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此刻,在烛光的照耀下,最新款iPhone硕大的屏幕,反射着一家人洋溢着幸福的笑脸。


噩运就是从生日过后的一个月开始的。

生日过后的这一个月里,吴红逐渐发现了iPhone的种种优点。除了流畅、照相清晰、从不死机,最让吴红欣喜的,是当她掏出iPhone,给客户拨电话时,同事们看她的目光:嘲笑被惊讶与嫉妒取代,甚至还有一丝敌意。吴红发现自己很享受这种目光,这让她有了一种复仇的快感。

虽然公司明文规定,上班时间不允许使用手机办私事,但就算没有客户的电话,吴红也会忍不住掏出手机把玩。她的手指在iPhone光滑的屏幕滑动,就像在触摸一张没有瑕疵的脸颊。看到自己的脸映射在iPhone的屏幕里,她总觉得那张脸比以往更加年轻漂亮了。

那天下班前,吴红被领导叫到办公室。一向业绩拔尖的她那个月居然业绩倒数,领导感到莫名其妙,吴红只说是因为身体有些疲惫,但这个解释显然不能让领导满意,他把吴红严厉地批评了一通。吴红并不因此感到难过,一想到下班回家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玩弄手机,她就感到兴奋。

自从用上新手机,吴红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不再是给儿子老公准备饭菜,而是躺在沙发上,先玩上半小时手机,直到眼睛和双手感到疲惫不堪,才会走进厨房。那天被领导训斥完后,她同往常一样,一进家便倒在沙发上,双手立刻伸进皮包寻找手机。

她的双手灵活地摸遍了皮包的所有角落,摸到了一点零钱和硬币,摸到了名片和卫生纸,却没有摸到手机。

“我的iPhone呢?”

吴红一下从沙发上跳起,她又把双手伸进衣服的所有口袋,然后掀开沙发垫子。除了一双宋石的臭袜子,她什么都没找到。吴红伸出双手,抓乱了头发,这时,宋石牵着儿子走进了家门。

“怎么了,怎么了!”看着妻子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宋石急忙问到。

“我的iPhone不见了,我的iPhone不见了!”

吴红扑到丈夫怀里,当着一脸惊慌的儿子,失声痛哭起来。


当天晚上,宋石带着吴红,沿着她上班的路,寻找遗失的手机。报刊亭的老大爷看到这夫妻二人,大晚上还打着手电筒四处照射,忍不住发问:“你俩这是捡钱呢还是找儿子啊?!”

“我的iPhone不见了,大爷,你有没有看到我的iPhone啊?”吴红激动地抓住大爷的衣袖,大爷连忙摇头:“什么爱疯?爱疯是什么?”

从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找到办公室的抽屉和角落,从厕所下水道找到食堂垃圾桶,宋石和吴红找遍了当天吴红去过的所有地方,却依然找不到手机。回到家时,已是晚上十点,一进屋,吴红便低头掩面走回卧室。

“爸爸,我饿了!”

儿子孤零零地站在客厅,这时,宋石才想起还没有吃晚饭。

3、

“明年,明年我再给你买一个,买最新款的!”无论宋石怎么安慰,吴红整夜都在低声哭泣。那天夜里,宋石和吴红一样,一宿没睡。

第二天早上,宋石很早便起床,他要赶在早高峰前,出门接客。正要出门时,吴红喊了他的名字,他又转身走回卧室。吴红坐在床上,望着他,眼睛还是红润的。

“你的手术,是年底做吗?”妻子的声音异常平静。

“恩!”宋石点了点头,他还不知道妻子想干什么。

“推迟一下,可以吗?”妻子祈求的声音中似乎暗含着一种命令。

宋石顿悟一般,愣住了。动手术的钱,是他和妻子去年省吃俭用才凑够的。他的病不是什么致命的绝症,但医生告诉他,还是越早手术越好。

“你想,用那个钱,买手机?”宋石小心翼翼的发问,因为他害怕听到妻子的回答。

“恩,买iPhone,最新款的!”妻子果断的点头。

宋石感到鼻子一酸,双眼便有些模糊。一瞬间,眼前的吴红像个陌生人一般。但宋石立刻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了胸口的疼痛。

“可以,当然可以,又不是绝症,推迟一年也死不了!”宋石拼命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看到老公的微笑,吴红悲伤了一夜的脸蛋,也终于再次露出笑容。


看到妻子重新拿到最新款iPhone后,发自内心的喜悦,宋石觉得,推迟一年手术,是完全值得的。宋石一直觉得,家人的开心快乐,对一个家庭来说,比金钱更加重要。为了保障家人能够更开心更快乐,宋石比以往更加努力的工作。

为了防止手机再次遗失,吴红重新买了一个皮包,皮质更厚,拉链更紧。上班时,吴红平均每五分钟要看一次手机,似乎想随时检查iPhone是否还在皮包里。

吴红的业绩依旧没有起色,领导找她谈话她总是以沉默应答,领导甚至多次威胁要将她开除。但吴红的心情似乎并没受多大影响,只要下班回家,只要可以拿起iPhone毫无顾忌的把玩,她脸上的笑容就像浮雕一样不会变化。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儿子要上幼儿园了。上午,宋石没有跑车,他带着儿子去幼儿园办入学手续,幼儿园老师告诉宋石:半年学费一万五,明天就要交钱!

“怎么涨价了!?”

“现在一个手机都要八九千,这点学费不算贵了!”幼儿园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她的最新款iPhone接电话。

为了节省转账的手续费,宋石带着儿子从银行取了一万五现金,然后小心翼翼把钱塞进一个信封。儿子望着鼓鼓的信封,好奇地发问:“爸爸,取这么多钱,是要给妈妈买手机吗?!”

“傻儿子,这是你的钱!”宋石笑着拍了拍儿子的头,带着他去路边买了根雪糕。

一进家门,宋石便感到一丝异样的气氛。吴红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头发杂乱地垂下。她的手里,没有手机。

“妈妈妈妈,你怎么没玩手机啊!?”

儿子跑过去,扑到母亲身上,她却像个假人一样,只是上半身晃了晃,然后缓缓抬起头,一双绝望的目光,刺向宋石。

“我的iPhone不见了,我的iPhone不见了!”

4、

那天夜里,躺在床上,妻子背对着宋石,低声哭泣着,宋石不知该如何安慰她。突然,宋石想起了什么,立刻下床,从搭在椅子靠背的裤子口袋里,掏出那个塞满学费的信封。吴红听到响声,转过身来,宋石本能地把信封藏到了身后。

“那是什么?!”

“信,信封!”

吴红坐了起来,双眼紧紧盯着宋石。

“信封里是什么?!”

“资料,儿子上幼儿园的资料!”

说完,宋石把信封迅速锁进衣柜里的保险箱,不知道为什么,宋石感到一阵恐慌。宋石躺回床上,却不敢入睡,他总感觉妻子会突然问他:信封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但妻子的哭泣声却越来越小,渐渐的,他听到了妻子的鼾声。宋石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渐渐的,他也睡着了。

早上醒来,宋石首先看到打开的衣柜门。他连忙转身,身旁却空无一人。宋石冲下床,立刻打开保险箱,保险箱里放着户口簿、结婚证、房产证,但那个塞满学费的信封,却不见了。

那天,宋石没有去跑车,也没有去幼儿园给儿子交学费。他抱着儿子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待着。直到下午,吴红才推门进家,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脸上挂着笑容。

“哟,都等着呢,还没吃饭吧,今天我给你俩做顿好吃的!”

一瞬间,宋石感觉像回到了两个月前,那时吴红用的还是国产手机,下班回家不论再疲惫都会张罗一桌好吃的。

“站住!”宋石吼了一声,没等吴红反应过来,他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吴红肩上的皮包。

“你想干嘛!?”吴红扔掉手中的菜,紧紧护住皮包。“放手,放手!”

看到父母撕扯在一起,儿子一下就哭了。但夫妻两人都无暇顾及孩子,吴红的十指狠狠扎在丈夫的手臂上,宋石的双手死死抱住皮包,突然,他猛地拉开拉链,一个还未拆封的最新款iPhone包装盒露了出来。夫妻两人的身体一下就凝固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用儿子的钱!?”

看到最新款iPhone包装盒的刹那,宋石就崩溃了,他的双脚一软,跪倒在妻子面前。

“为什么,为什么?”宋石几乎要哭出来。

“还剩六千,老公,还剩六千,读个便宜一点的幼儿园就行了,不用担心,不用担心的!”

吴红抱着丈夫,不停用双手抚摸他剧烈起伏的背部,像是在安慰。

5、

吴红终于被公司开除了,不过她也早就不想上班了,她一直认为,公司里的同事因为嫉妒,偷了她的iPhone。但吴红不知道究竟是谁偷的,她觉得所有人都有嫌疑,甚至是她的领导。

儿子读了另一家幼儿园,这家幼儿园收费公道,只是距离遥远,不过老公就是跑车的,每天都可以接送。于是,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没有人打扰吴红和她的手机。

吴红再也不把iPhone放进皮包。她的双手,只要不是上厕所和洗澡,几乎都紧紧握着手机。iPhone就像和她的手掌连为一体,变成了她身体不可分割的一个器官。

丈夫和儿子一出门,吴红便把防盗门和窗户都反锁,只有这样她才会有安全感。虽然吴红答应丈夫休息半个月就去找工作,但离职在家已经一个月了,吴红几乎没有出过房门。每天,她就坐在沙发上,双手握着iPhone,对着屏幕发笑。

吴红感觉屏幕里反射的自己越来越年轻漂亮了,她伸出手指抚摸iPhone光滑的屏幕,她多么希望自己的皮肤像iPhone一样光滑。吴红的指尖不由得从屏幕缩回,伸向自己的脸颊,但粗大的毛孔和不规则的皱纹瞬间又将她拉回现实:为了赚钱,为了家庭和孩子,她不得不经常熬夜加班,不得不整天忙碌奔波。她才刚满三十岁,却像一个四十岁的中年妇女。

一阵深深的失落感袭来,吴红盯着手机屏幕,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吴红看着iPhone屏幕,直到一分钟过后,才发现异样。她清楚的记得一分钟前那阵带走她笑容的深深的失落感,她清醒的感觉到这阵失落感现在还停留在她的脸上,因为吴红知道,此刻,她并没有微笑。然而,就在此刻,就在吴红双手握着的iPhone屏幕里,她的镜像正在微笑。

那是一种奇怪的微笑,充满诱惑又暗藏杀机,似处女又更像娼妓。吴红盯着手机,感到一阵眩晕,倒在了沙发上。

吴红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iPhone屏幕里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梦见自己活在一个不用拼命工作赚钱就能幸福生活的世界。吴红一点也不想醒来,她想永远沉睡下去,但在梦中,她又突然想起她的手机:iPhone似乎没在我的手上!会不会掉在地上了?会不会摔坏了?

吴红挣扎着,从梦中睁开双眼。丈夫和儿子还没回家,门窗还是反锁的,但iPhone没在手上、没在沙发上、没在地上。

“不可能,不可能!”

房间像被小偷洗劫了一般,被吴红翻得乱七八糟,但她什么也没找到。这时,防盗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怎么又把门反锁了,快开门啊!”宋石和儿子站在门外。

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但吴红跪在地上,像一个垂死的病人,喃喃自语:

“我的iPhone不见了,我的iPhone不见了!”

6、

深夜,下起了小雨,路上的行人稀稀落落,宋石还想再跑会儿车。离婚以后,宋石再没见过吴红,吴红也再没看过儿子。为了重新买到最新款iPhone,吴红坚持要卖掉房子。宋石同意卖房,但前提是离婚。吴红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因为一部手机,宋石永远失去了那个虽不富裕却幸福快乐的家庭,一想到这,他便悔恨万分: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去捡那部手机呢!?


吴红三十岁生日的头一天,也是一个下着小雨的深夜。宋石的手机彻底卡死了,他把手机一关,正准备收班回家,这时,路边一个与妻子年龄相仿的女人招手打车,宋石便带上了她。

一上车,宋石便注意到女人手中的手机,那不正是刚刚发布的最新款iPhone吗?“肯定是个有钱人,要么,就是有个有钱的老公!”宋石心想,“哎,如果一个月跑车能挣一万块钱,我就也能给老婆买最新款iPhone了”。

女人的神情似乎有些慌张,她一会儿把手机塞进皮包,一会儿又掏出,神经质般不断重复这套动作。女人要去的地方是一个人工湖,距离并不遥远,但深更半夜的下雨天来这种地方,确实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宋石只想着赶紧把钱挣到手,便也没有多问。

“到了,三十块!”

女人抬起头左右张望着,从她的目光里,甚至可以看到恐惧。女人迅速把手机塞进皮包,又从里面摸出五十块钱递给宋石。正当宋石打开车灯找零钱时,却发现女人已经下车了。

看到女人匆匆离去的背影,宋石本想喊她,但这时,他突然发现后座有一部手机,正是那部最新款iPhone。

宋石愣了几秒,转头看了看女人离去的方向,她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雨夜的黑暗中。宋石深吸了一口气,一脚油门,把车飞速开回了家。


一个女人站在雨中向宋石的车招手,猛然间,宋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把车停到路边,摇下车窗。

“去哪儿啊?”

“是你,就是你!!”

女人拉开车门,冲进副驾,伸出双手一把卡住宋石的脖子。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认错人了!!”

宋石呼喊着,周围却没有一个行人。

“是你拿了我的iPhone,快把它给我,那是一台被诅咒的手机,我要毁灭它!!”

宋石不再呼喊了,他顿时明白,如果今晚被这个女人掐死,那同样是来自iPhone的诅咒。


                                                                                                                           张兀一

                                                                                                                       2017年11月13日

(点赞、关注作者、留言评论,我都是非常非常欢迎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宋希芮第一次遇见余寒生,是在一家叫“初见”的酒吧里,那时她15岁,刚升高一。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学生,所以在...
    祁斯阅读 663评论 2 0
  • 『羡慕自己』第100天--《被接管了吗?》 羡慕者:施鸣 地点:上海崇明 时间:2017年11月1日 周三:17:...
    施鸣阅读 29评论 0 0
  • 赵师爷手指敲着桌面,“你听好了,读刑律时,要牢记关于律文的哪八个字?” “以、准、皆、各、其、及、即、若”,封居胥...
    单立人道长阅读 100评论 0 0
  • 旅顺港的海水 平静温柔地拍打着堤岸 百年来风雨洗礼 炮台已经锈蚀 崭新的护卫舰守卫着 军港里的每个梦 三五好友拾阶...
    很高很瘦阅读 3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