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五十七章 天帝心魔乱乾坤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2.19 22:45* 字数 3053
第五十七章

文/唐妈

“话说,那天帝一声令下,清远上仙与他的徒儿就被生生扯到了两处,相看泪眼,无语凝噎。太上老君将那小徒儿的记忆剥离出来,却是一个金灿灿的圆球,交予旁边的仙人小心翼翼封入了六道之一的天道,藏在那天境石中,无天帝手谕,永世不得开启。清远上仙旋即被投入地狱道,受五百年地狱之火,之后才能脱出。可怜本是有情人,终是无缘去相逢。诸位客官,切莫学这清远师徒,罔顾伦常,受几世业火灼身。”

“啪”,说书人纸扇一合,呷了一口热茶:“各位看官,今日就到这里,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看台下的一帮人将赏钱扔在小童手中的托盘里,意犹未尽地向外走去。

说书先生正欲收拾了东西回家,一抬头却见一位剑眉星目的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那人穿了一件青色长衫,没有束冠,头发只拿一只簪子别在脑后。衣着普通,却颇有点超凡脱俗的感觉。

“这位公子,可是有事?”

清远愣愣地看着说书先生收拾了一半的书本,哑声问道:“清,清远和他徒儿最后怎样了?”

这说书先生每日里正是靠着这悬而未决的一点悬念吸引人下次再来,断然没有提前将结局告诉看官的道理。可是,那年轻人定定地看着自己,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悲伤,竟让看惯生离死别的说书人心生不忍。他沉吟了一声:“天各一方。”

清远身子微不可察地晃了一下,低声反问道:“天各一方?”

说书先生这会儿已经有些懊恼自己将底牌告诉别人了,见对方反问自己,颇有点不耐地说:“对啊,一个人都不记得另外一个了,不天各一方还能如何?”

清远蹩着眉,摇了摇头,低声道:“不可能,不可能……”边说边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去,一会儿就消失在了门外。

说书先生嘟囔了一声“神经病”,接过了小童手里的托盘。

“师父,那人问你什么了?”小童帮着自家师父收拾着东西,好奇地问道。

“那人怕是脑袋有毛病,问我清远和他徒儿最后怎样了。我告诉他吧,他又气急败坏地说不可能。不就是个故事吗?至于嘛!”

小童往门外看了一眼,早不见了清远,这才低声说:“师父,那人每天都来听你说书。我听说他是城南宋员外家的小儿子,十分聪颖,却偏偏身有弱症,据说活不过今年呢。”

说书人顿了一下,叹了口气:“唉,倒是个可怜人,可惜了一副好皮相和好出身啊。”

说书人那句“天各一方”不停地盘旋在清远耳边,吵得他眼前发黑。那人不知从哪里听来了自己和黎丘的故事,虽然细节上颇多出入,但大方向却丝毫不差。这是他第五世轮回了,也是所谓的人间道。可是他生来就体弱,府里的大夫说了,他活不过今年冬天。他其实特别开心,活那么久做什么,早点死了,还能早点见到黎丘。前四世他在轮回台转世的时候都未见到黎丘,天帝铁了心要让他们无相见之日,每次都算好了清远转世的日子将黎丘支开。

清远苦笑一声,天帝这真是煞费苦心呐。自己难道真的就这么和黎丘天各一方了?他咬了咬牙,嘴里有些腥甜,他咳嗽了几声,掩口的袖子上一片猩红。地狱道五百年的业火灼身、饿鬼道百年的厮杀、畜生道的恶臭熏天、修罗道的忍辱负重,这数百年的痛苦一起涌上了清远的心头,他心口一片灼烧,口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不甘心啊。他远远已经看见了这世自家的家门,却不愿意踏进去了。罢了,就这样吧,早死早超生。眼前一黑,终于解脱了。

清远飘在半空中,身上已是一直穿着的那件黑袍,他低头看了一眼刚刚还属于自己的那具肉身,毫不犹豫地朝轮回台飞驰而去。黎丘,最后一次了,你等着我。

“废物!全是一帮废物!一个人都看不住!好好的司命簿子,怎么会不到时候就死了!滚滚滚,都给我滚!”

跪在地上的司命和十殿阎罗垂着头互相看了一眼,皱着眉匆匆退了出去。

几人匆匆行至殿外,长长地舒了口气。

秦广王皱着眉看着司命,语气不善:“司命,你这司命簿子到底准是不准?害得我们跟着你受累。”

司命冷声道:“秦广王可曾见过我的司命簿子不准吗?怕是你们的勾魂使者记错了日子吧!”

秦广王胡子都翘了起来,正欲争辩,楚江王却挡在了两人之间:“你们别争这无用的事了。人已经提前投入轮回了,还能怎样?怕就怕……”

几人纷纷看向了一向稳重的楚江王,司命皱眉问道:“怕什么?”

楚江王目光在众人脸上逡巡了一遍,低声道:“天道大变。”

众人脸色均是一变,脊背发凉,有点畏惧,又有点不知所措。

楚江王却一脸平静,看着远处飘渺仙气中若隐若现的花木,幽幽地说:“这六百余年间,陛下的脾气似乎越来越暴躁了。你们没发现吗?东海的仙气浑浊了。”

几人对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担忧了和恐惧。上次天道大变,是三十余万年前。时为天帝三子的桑吉为了谋夺帝位,弑父杀兄,为心魔所困,堕仙成魔,荼毒六界。在场几人那时都未成仙,却在成仙后第一天就听了训诫。训诫中正是讲的桑吉的罪孽,六界生灵涂炭,瘟疫横行,洪水肆虐,暗无天日。直到六界联手,才将桑吉斩杀。天机镜中有部分影像,几人均见过当年的惨状。这会儿听了楚江王的话,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霾。但愿,不是。

天帝将桌上的笔墨纸砚一把扫到了地上,玉石镇纸掉在地上摔的粉碎,他垂着头,站在他身后的唐闺臣没有看到他的眼睛。他眼睛里蒙上了浓重的黑雾,其中还透着一丝丝的暗红。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喘着粗气,哑声问道:“怎么样了?”

唐闺臣虽然经常在天帝左右侍奉,可是这些年天帝的脾气越来越古怪,她常常也是惊惧不已。这会儿听到天帝问自己,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她悄悄往后退了一步,嘴唇抖了半天才回答道:“还未找到。”

“废物!找个天生天养的仙根就这么难!嗯?”

唐闺臣大睁着眼,艳丽的嘴唇也大张着,两只手抓着天帝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试图把人推开,却发现根本徒劳无功。天帝眼中的黑雾已经散去了,只留下眼底的血红,他狠狠地掐着唐闺臣的脖子,女人的脖子很细,只要一用力就可以掐断。天帝体内有个东西在叫嚣,在喧闹:“掐死她!掐死她!”

唐闺臣脚已经离开了地面,天帝的手越收越紧,她觉得自己已经喘不过气来了,精致的脸一片青紫,她满眼恐惧地看着天帝眼中黑红交替,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忽然,天帝一把把她扔在了地上,后退了几步,靠在了桌案上,无措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唐闺臣死里逃生,惊恐地往后缩了缩,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玉清宫里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唐闺臣咳嗽声。天帝愣怔了片刻,终于恢复了常态,他俯身想去把伏在地上的唐闺臣扶起来,手刚刚伸过去,唐闺臣就往后躲了开去,惊恐地看着天帝。天帝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将吓得浑身僵硬的唐闺臣扶了起来。

“你下去吧,今日之事……”

唐闺臣飞快地摇了摇头,声音嘶哑:“闺臣绝不会透露半个字。”

天帝满意地点了点头:“寻找仙根之事还需抓紧,去吧。”

唐闺臣讷讷地称了声是,飞快地朝殿外走去。

天帝端详着自己的双手,静静地感受着心底那个在嘶吼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应该就是六百年前吧,自从清远被罚,韩起也失踪后,他就发现自己有了心魔。那心魔随着韩起失踪的时间愈来愈大,他现在已经经常忘记自己找昆仑古玉的目的。

是为了什么呢?哦,对,古玉蕴藏着上古神力,一定可以让韩起回到自己身边。可是,没有清远那样的仙体,可如何是好啊。天帝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他不敢再多想了,不然心魔又会控制自己。

他挥袖将地上的狼藉收拾好了,从怀中取出了天机镜。

清远竟然能够跳出司命簿,提前进入第六世轮回,那么,这会儿他应该已经到了轮回台了吧。天道一世要千年,自己怕是等不了。清远,你也该回来了。


注:地狱道要五百年才可脱出,秦广王和楚江王都是十殿阎罗中的阎罗王,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秦广王主生死。

小剧场:

黎丘:师父,你在畜生道托生的什么动物啊?

清远:天蓬元帅。

黎丘瞪大了眼睛:哇,师父,你好厉害啊,畜生道都可以做元帅啊!

清远磨了磨牙,心道:幸亏书房里没放西游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