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问

字数 1554阅读 104

原创  长城归当归卖酒

吹来的山风带着清晨特有的潮气,混淆着山野草木特有的芬芳,深吸几口让人感觉顿感灵台空明.

杜天厚和爷爷每天都会赶在太阳升起之前到达囚龙山山南的山地,老头说自己和他不管怎么说都是道门正宗,修道的人要有修道的人的眉角,第一遍是吸日月精华化于五脏六腑奇精百骸。

天厚也觉得天还没亮装神弄鬼总比天亮之后招摇撞骗强,所以也便每天依着老头和他来这里了。

总说站得高看的远,天厚看着山下,由近及远,暮暮远眺,心中不免也能升起万丈豪情。“老头,你说这天下最高的山有多高,”“不知道,”“你不是去过北凉吗?我听人说那有一坐方寸山,参云不知多少万丈,你说那是天下最高的山吗?”老头笑而不语,摇了摇头,便独自一人席地而坐。看到这,隔了一丈也坐下打坐吐呐。

“山间生太极,龙首养两仪。”莫名的黑白二气不断地从天厚头顶升起,渐渐地开始演变,此时如有旁人在此,定会惊叹“可是天仙下凡尘”一心打坐的天厚对外界一概不管,没有什么比在爷爷身边更让他心安的了。

忽然,一声大喝惊醒了冥想中的天厚,出于本能的运气寸步,刹时,再定睛,以是离最初打坐的地方百米距离,“老头,你这是为何,有些抱怨的看着自己的爷爷,老头一看这无意间施展的寸步,竟也能达到如此,瞪时一喜,眉开眼笑的道,看来还是有下苦功,不赖不赖。

丝毫不管一旁还在懊恼的天厚。看着老头高兴,天厚也就不再生气了,顿时不管刚才发生的事情。也不掩自自豪的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孙子,也不看看我杜天厚是何等天纵英才。”语毕,还特意转过身让自己负手而立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高深莫测。“哎呀”老头一记板栗,正好敲在了天厚的眉心,这一下看起来轻飘飘的,但天厚却感到一阵无力,几欲昏迷。

老头又一声轻斥“妈呀,我刚才怎么了,好像是要走火入魔,莫名奇妙又好似了如指掌的老头在一旁应和的说,你就是太得意忘形了,才让心魔有机可乘,得亏了你旁边还有一个道术无敌法术无双且又英俊潇洒的我。一声轻斥将你救了回来.

看的天厚是一阵无语,却有无力反驳,他的确是因为老头喊了一声才清醒的,旭日东升,从北海而来,超世间万物,出现在了天厚和有德的眼中.

“天厚啊,对着太阳、对着远方、对着山下众生、对着你爷爷我。我想问你。”看着老头从所未有的严肃,天厚也顿时神色一凝,挺了挺腰板说:“说。”

“你可知自己在这囚龙山上。”老头问。

“知道啊。”“爷爷啊你怎么问这么弱智的问题。”

老头知道可是刚才装的有点过了,也没来得及思考,话便已脱口而出脸上不由得多出了一丝讪笑.“严肃点,那你可知当今天下是谁的天下,”

“唐皇的啊,”

“那你可知天下又有多少百姓,”

“以前有一四千万万,后来经历了大破灭还余一千三百七十万万,”虽经过了千百年的休养生息如今也不过一千三百九十万万。”

“不错,小子历史倒是不差,那你是否又知唐皇历朝之迁的末法时代。”天厚摇了摇头。

“那时天下八分万族尽鼎盛至极,其中又以人、仙、魔、鬼、妖、佛、神、修罗,划分为八大系各自统御一方。然,天压我人族。于荒谷立九载,诞下一名从此纵横捭合天下的雄主,此人一扫六合统一了神州但如今的青史却看不到此人也看不到此人的王朝,老头神色不觉的露出一丝悲伤与怀缅。

天厚听得入神,追问道,为何青史中没有此人没有此朝“天不容”,老头淡淡的说。不在作声。

过了会又补了一句“焚先贤之道,立百家之学。”“天厚你可知人生在世当如何生如何死。”

天厚听完又是一阵莫名,感觉今天老头有些不对劲,平日里老头早就打发自己去山中采野果。

而他自己则回道观不知老头反问“天际生你为人,便是对你的一种挑衅,自古独人族之外万族皆拜天、上天、事天、敬天,从今往后你需记住为天地立心,为生命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说完老头便一纵跳下山崖,消失在了天地之间,独留天厚一人阵阵出神。太不寻常了,老头今天不还没喝酒么,怎么让人感觉醉的不清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