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秋节里,属于我的那个小时代结束了。

时间终究还是带走了我们最美好的样子,最稚嫩的容颜,以及单纯到多想都想不出什么的脑神经。

小时候那个嚷嚷着要当大作家的我,又怎么会料到今天坐在这偌大的办公区,心里却止不住的难过喷涌而出的难过呢?

那个在语文书课本下,偷偷看《萌芽》的我,自然不会考虑到那么多。那时候,我更关心老师会不会发现我在做小动作罢了。

中秋节当天,家里最小的姐姐也结婚了。她化着合适的妆容,坐在洁白的婚纱里,手心不住的冒着汗,紧张又期待。纵使是大家都习以为常的接亲桥段,所有人也还是会对红包充满期待。姐姐不断的攒着手,不停地看着手机又放下手机,不停的问自己的妆有没有花,自己的发型有没有乱。然后,伴娘一遍遍的重复着,没花,没乱,挺好的。姐姐才放了心。可是即便这样,我的脑袋里,依然是姐姐本该有的模样。

那个每年寒暑假都在家和我们一起玩耍的姐姐,那个可能还不知恋爱是何物的会幼稚的姐姐,那个从钱包里搜出仅有的零花钱带我和弟弟去吃宵夜的姐姐。有的时候,夏天太热,冬天太冷,她会怂恿我和弟弟出去吃,给她带烤豆皮回来。我们拿了钱不能不办事儿,毕竟我们不办事儿也就没有钱,没有钱,自己也别想吃了。

然后,我和弟弟这两个倒霉蛋就得在大夏天的蚊子堆里给蚊子们无偿献血,或者大冬天冻得双手冰冷鼻涕横流。

姐姐是个喜欢拍照的人,尤其在她把自己折腾美了以后,似乎是要弥补过去20多年的遗憾。她疯狂的买衣服、买化妆品,她的化妆技术和穿衣品味,也在短短三四年里突飞猛进,居然也还不错。记得小时候我每次回老家,她看到我第一件事儿不是嘘寒问暖,而是打开我的行李袋,看看有没有带什么新衣服过来。如果有看到新衣服,就会举起来对着镜子比划,充满羡慕的对我说:“哇,好好看啊,给我吧!这个衣服。”

我则会愣愣的说:“额,不好吧,这是前几天新买的。我妈买给我的。”

姐姐听后,只好失落的将衣服叠好,说:“好吧。那算了。那你穿吧,不过你穿这种的应该蛮好看的。”

有时候,我会很庆幸她两年前开始工作了。她挣钱后,几乎所有的工资都贡献在买衣服上了,我的部分衣服她也不太合适了。可是,如果她真的不再找我要衣服了,我却又会失落。可能,人就是很犯贱的吧。

但是,即便家里人都觉得姐姐买衣服和化妆品买的有些过分了,我也觉得她不应该被责备。因为人们长大后,应该总想找到一些方式弥补自己的童年吧。姐姐小时候拍照少,自认为长相平凡,不是年年都能买新衣服穿,更不知道化妆可以让自己变美。更多的时候,她是早起把家里的里里外外拖干净,又到后院的水管前把一家人的衣服洗干净;她留着短发又是单眼皮,皮肤不算白净,很容易成为人群里的路人甲乙丙丁。

但是,她挣钱了啊,她现在也懂得让自己变美了啊。她有理由去争取她曾经渴望的一切,她有理由去挥霍自己挣来的钱,不是吗?

我一直都觉得,现在这么爱买衣服、爱逛街、爱拍照、爱化妆品,且随时都渴望旅游恨不得环游世界的姐姐,都是在努力的在弥补她童年时,被迫收起来的少女心。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可是,这幼稚又是多么珍贵和让人幸福。

所以我想,哪怕我站在姐姐面前一言不发,但心里,依然觉得一个时代就这样结束了。那个在家后面的草坪上,穿着厚重的羽绒服,顶着染黄的甚至有点非主流的头发(当时姐姐自认为很时尚)的姐姐,就像玩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跟我和弟弟在那儿打来打去的时代,已经远去了。

那个从可怜的零钱包里掏出20块钱,大方的让我和弟弟去买宵夜的姐姐,现在可以拿着一叠红色毛爷爷带我和弟弟吃完一盆又一盆的不算便宜的小龙虾了;于是,那个让姐姐因为请我们吃东西而钱包干瘪不得不向爸爸要钱的时代,也已经远去了。

不知道我是更怀念那个时代里的姐姐,还是更怀念那个时代。

于是,在姐姐背过身去,轻轻抛出的手捧花,被我迷茫的接住时,我愣了三秒后,突然意识到,原来,姐姐真的结婚了。原来我们,真的长大了,那个时代,也真的过去了。

所以,更别提更久远之前的那个时代,我偷偷在语文课上看《萌芽》,自以为是的以为没人发现,其实只是语文老师不愿挑明罢了。

时光,向来都是上帝视角一般的存在的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