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俱乐部(6)薛定谔的猫


烦恼俱乐部(5)又来了,爱情

“专家不过就是训练有素的狗!”

“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无限的——宇宙和人类的愚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准备在这对爱侣的睫毛上起舞,却被一连串嚎叫打乱了阵脚。

“猫宁!”看着眼前睡眼惺忪的芭芭拉,大嘴泰勒的心情只能用“狂喜”来形容,他从未像此刻这样感到自己富有得像个王侯。他希望在接下来的每一天,第一眼看到的都是这张美丽的面庞。

“猫宁!”芭芭拉额头上的卷毛耷拉下来挡住眼睛,显得俏皮又可爱。她给了大嘴泰勒一个morning kiss,充满歉意地对他说,“又是薛定谔的猫,每天早晨6点准时嚷嚷一通,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顺着芭芭拉所指的方向,大嘴泰勒看到9号楼3层的一间阳台上有一只须发皆白的老猫正精神亢奋地凝望远方。他的发型呈放射状,像是刚从爆米花机器里面钻出来的科学怪人。虽然衣衫褴褛,但两只铜铃般的眼睛却释放出狂热的光芒。


薛定谔的猫


“Hello!”大嘴泰勒坐起来,友好地向对方招手。

“E=mc²”薛定谔的猫以此作为回应。

芭芭拉眨巴了几下眼睛,喃喃道:“他可能是疯了。”

“来了,终于来了!愚蠢的人类,亡我之心不死。今夜,最后的战役即将打响!为了永恒的正义,为了尊严和荣耀,为了美好的未来,战斗吧,孩子们!21,记住这个伟大的数字。成败在此一举!”薛定谔的猫慷慨陈词,苍老的躯体像一架年久失修的双翼机般颤抖不止。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大嘴泰勒略显感伤地对芭芭拉说。

“噢,可怜的家伙。”芭芭拉发出一声轻叹。

“你早餐想吃什么?亲爱的。”

“吃你!”大嘴泰勒不假思索地说。

“坏蛋。”芭芭拉翻身把大嘴泰勒压到身下——她的体重相对于他而言是重了那么一丁点儿——面带娇羞地贴到了他的脸上,“你对每一个姑娘都这么说,嗯?是不是?”

大嘴泰勒被压得喘不过起来,艰难地咧嘴一笑,其实更像是哭,“以前纯属年少无知。”

芭芭拉咻咻的鼻息弄得大嘴泰勒的耳朵直痒痒,他昨晚曾告诉过她,耳朵是他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就像一个打火机开关”。他感到身体的某个部位逐渐失控了……

“万有引力无法对坠入爱河的人负责!”

“O……K!”在薛定谔的猫第二轮的真理宣教中,芭芭拉忍无可忍地爬了起来,举手投降,可怜巴巴的脑门儿上粘着两根枯草。

“人生就像骑单车,想保持平衡就得往前走!”

“我们是该往前走了。”芭芭拉一爪牵起大嘴泰勒,一爪冲着薛定谔的猫竖起中指。

“等一下,等一下!”大嘴泰勒夹紧双腿尴尬地笑笑,顺手抓起一片较大的树叶遮住核心位置。

“噢!”芭芭拉同情地挽起他的手臂,将脸埋在他肩上。

大嘴泰勒连忙抬手制止,“保持距离,我是认真的。”


“你的生命是奥德赛奇迹

缺少了任何一分一秒你都不再是你

每一粒沙代表我爱你

撒哈拉沙漠也无法表达我的心意

每一滴水代表我想你

加勒比海也不能盛放这份甜蜜

无论悬崖峭壁还是狂风暴雨

我守护你

在几百万光年之外的宇宙边际

我凝望你

你存在你呼吸你叹息你哭泣

孤独星球说出你的秘密

我像该死的病毒寄居在你的身体

连抗生素都无能无力

没办法

这就是爱

说来就来

不讲道理。”

无可奉告乐队最新出炉的主打歌曲《爱不讲道理》掀起了烦恼俱乐部久违的高潮。聚光灯框住大嘴泰勒,他像国际巨星似的舞动长发,将系着丝巾的麦克风玩弄于股掌之间,台风颇正。

大嘴泰勒台风颇正


詹妮丝激动得大呼小叫,数次蹦到桌子上扭动她那谈不上苗条的身体。“此刻我胯下的烈火需要一支消防连队来拯救。”

她的女伴手扶前额,扯扯她的裙角,“友情提示,你可能是表错情了。”

“什么情况?”詹妮丝停止了动作。

“喏!三点钟方向。”女伴头也不抬地拿插着牙签的橄榄搅动杯中的马提尼。

詹妮丝的脑袋顺时针旋转了90度,泪光闪闪的芭芭拉进入了她的眼帘。

“你说这首歌是泰勒写给她的?”

女伴未置可否。

“可她是一只狗!”

“就算她是一块肥皂又有什么关系。爱情之所以是爱情,就在于它与理智的水火不容。”女伴不动声色地继续啜饮马提尼。

“没错,你说得对!Oh my God!超越了,全部界线都他妈超越了。”詹妮丝咬牙切齿地说着,悻悻然从桌上跳了下来,一屁股瘫坐在椅子里。目光却死死锁定芭芭拉,仿佛两根钉住蝴蝶标本的大头针。

芭芭拉浑然忘我。周围所有的事物均以光速后撤,虚化为一片黑暗的汪洋,只有她和他是海面上彼此遥望的两颗孤星。她的双手紧紧地扣在一起,泪水滚滚而下,多么希望此刻能够永恒。太幸福了,幸福得让人害怕。她合上双眼,关闭了一切感官。心脏还在跳动吗?或许吧。这也不重要了。

时间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地一往无前,在它那纤细而坚定的指针跨向9点整的瞬间,烦恼俱乐部的命运改变了方向。

烦恼俱乐部(7)惊魂之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