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2(电影剧情猜想)

96
凶猛三七
2016.06.16 23:48* 字数 10332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黑烟弥漫下,兽人冲进暴风城,他们高举着战锤,尖刀,斧头怒吼着、咆哮着,骄傲的宣布他们来到艾泽拉斯后占领的第一块领地——暴风王国。 

第一幕

洛丹伦

一个战士送来书信,洛丹伦国王看了以后和身边的大臣说:“暴风王国已经沦陷,洛萨骑士、塔莉亚王后和瓦里安·乌瑞恩王子正带领国民前来,你做好接应准备,妥善安顿他们,加强警备。还有,让信使通知联盟各国,召开紧急会议,现在情势紧迫,我们要尽快找出解决兽人进攻的对策。”

海上

阴霾的天,海风如恶魔般呼啸着,洛萨站在船舷上,眺望着暴风王国的方向。他的眼神变得悲怅,回忆起了那场噩梦般的战斗,他和卡德加一起对抗麦迪文,这位神秘的艾泽拉斯大陆的守护者,他本应以守护艾泽拉斯为己任,以保护国王、人民为己任,可他最终却成为了毁灭艾泽拉斯大陆的罪魁祸首。是他用魔法将兽人引到了这个世界,直接导致了暴风王国的毁灭和莱恩的死亡,给人们造成了无法弥补的重创。多少次回忆起这段悲痛的经历,他都摆脱不了这种令人崩溃的愤怒和伤痛。

莱恩,他的挚友,他的伙伴,他的国王。那个思维敏捷、做事果断、待人亲和的莱恩。他将暴风王国推向鼎盛的时代,结果却被兽人吞噬殆尽。

凯伦,他的儿子,那个以阿拉希血脉为骄傲,机智勇敢的少年,为了暴风王国,战死在兽人的铁爪下。想到他和他的人民失去的这一切,洛萨强忍住想哭的冲动。

他从腰间掏出一柄镶嵌着红色宝石的匕首,眼神变得狠厉,这是塔莉亚王后送给迦罗娜的,那个美丽的半兽人,她竟然用这把匕首杀死了他的莱恩国王。洛萨摩挲着匕首上缀着的一颗兽牙,这是迦罗娜说替他去保护国王临走前放在他掌心的,这是迦罗娜母亲的兽牙。他紧紧的将兽牙和剑柄握住,好像勒住了迦罗娜的咽喉一般。

身后,卡德加的声音随着海风灌入洛萨的耳朵,“很快就到洛丹伦了。”

洛萨沉了沉气,将匕首又插入腰间。

洛萨神情恍惚的看着被风卷起的海浪拍打着船身。

卡德加看着这位老战士藏匿起自己的情绪,他突然说:“要谢谢迦罗娜提前通知我们,如果没有她,可能我们都无法逃出暴风城。”

他的同伴没有马上回话,而是转身看着他,深邃的海蓝色双眸中流露出痛苦的神情,以往的睿智被掩盖住,“她杀死了莱恩。”

此时,瓦里安王子跟着母亲塔莉亚来到安度因·洛萨身边,前方已经可以看见洛丹伦的大陆。

瓦里安拽住洛萨的铠甲,仰起头问:“舅舅,我们还会回暴风城吗?”

看着瓦里安那双充满期盼的眼眸,那双酷似莱恩的褐色眼睛,塔莉亚掩饰住自己悲痛的神情,尽量让自己保持着一国之母的风范,这个时刻她别无选择,她要坚强。

洛萨俯身蹲下,双手抓着瓦里安稚嫩的双肩,“我的王子,我们会回去的,一定会。”这不仅是对瓦里安的承诺,也是他对自己的誓言,为了莱恩,为了死去的战士,为了人民,他要带领他们回去,回到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园。

战胜兽人现在是这位洛丹伦联盟最高统帅的唯一心愿。

第二幕、

暴风城

断壁残垣的城池中,兽人随处可见,人类的建筑并不适合高大的兽人, 他们大多选择摧毁。

毁灭之锤在街道上巡视,看着那些棕皮或者绿皮的战士们。这座城已经属于兽人,攻城时,所有人都像是提前得到了消息一般,逃得无影无踪,他坚信部落里有奸细,他转身用探查的眼神看着紧随在他身后的副官,杀死人类国王的半兽人——迦罗娜。


迦罗娜毫不畏惧的用目光迎上这个部落新任的大酋长,“毁灭之锤,我上次说的……”

毁灭之锤不耐烦的抬起手让她不要继续说,“别说了,我不想用你说的那种方法,去这个世界的荒地上重新建设家园。战争可以解决一切,我们不要荒地要能居住的城市。”

“可是,你也看见了,人类的居所根本不适合我们高大的兽人。”,迦罗娜还想继续劝说,余光看见前方来了两个人,定睛仔细一看,小声提醒毁灭之锤,“是古尔丹。”

毁灭之锤从迦罗娜身上撤回目光,转身审视着前方两个行走的人影。其中一个身材比一般兽人要矮小,而另外一个则要比兽人高大许多,且有着奇特的身形。毁灭之锤冷笑着,笑容带着獠牙扭曲了他的面部肌肉。

当古尔丹和他的仆人寇加尔,这个双头食人魔,靠近时,毁灭之锤将战锤紧紧握在手中,大喊着:“古尔丹,你擅自离开部落,现在暴风城已被攻破,你回来做什么。”

古尔丹自从上次战役,部落大酋长黑手丧命于洛萨之手后,人心尽失,兽人们纷纷站向毁灭之锤一方,他们高喊着,他们要追随真正的兽人。

面对无法掌控的部落,古尔丹被迫离开,但却让他找到了一个稀有的品种——双头食人魔,他比他的那些凶残的同类要智慧的多,因而,寇加尔成为了一名食人魔法师。

古尔丹走到毁灭之锤面前回答道:“大酋长,我有很多新的主意来帮助进行我们的征服事业。”

毁灭之锤朝着高大的寇加尔怒目而视:“别指望,这个傻大个可以拯救你。”

寇加尔发出可怕的吼声,看着毁灭之锤,却向后退了一步。

毁灭之锤嘲笑道:“我曾经砍杀过食人魔,现在依然能再砍杀一次。”

仅仅一瞬间,他看见古尔丹眼中闪烁着愤怒,那愤怒稍纵即逝,随之而来又是一副谦卑、尊敬的态度,“当然,高贵的毁灭之锤,您可以。”

毁灭之锤缓缓点了下头:“那么很好”,他又一次审视寇加尔,“我确实不会忽视任何可以使我们成功的东西。”他继续向前,不再理睬术士和食人魔。古尔丹显然明白了这个暗示,朝着毁灭之锤鞠了一躬,慢慢走开了,寇加尔迈着重重的步子跟在他身后。

第三幕、

洛丹伦

幸存的联盟战队和平民已经安置妥当,洛萨、卡德加、塔莉亚王后和瓦里安王子一行在抵达目的地后,立即被引到王室会议厅。

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走过来迎接他们,让侍者安排他们逐一落座。

卡德加静静的在角落里看着这个王室厅,他明白,虽然他有身份,但是很难和这里的人比,毕竟他们每一个都是一位统治者。

台上的泰瑞纳斯拍了拍手,这声音回响在大厅里,中断了其他人的谈话。

所有人将注意力投向这位王室会议的组织者。

“我知道这个请求非常的紧急,但是我们不得不节省时间来立刻商议我们现在所要面对的这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他停顿了一下,转身面向立在他身后的洛萨说:“联盟的最高统帅,接下来由你来说吧。”

洛萨向前一步,他身着破败的战甲,背负着巨剑,好像随时准备作战,又好像这位老战士刚刚从战场上下来,“尊敬的国王陛下,我很感谢你们的到来”,他深呼一口气,接着说道:“我要告诉你们,我的故乡,暴风王国已经不存在了,可能诸位早已经在自己部下汇报的战况消息中知道了。但我还是要重申一遍,这不仅是暴风王国的现在,可能还是你们国家的未来。虽然诸位已经在联盟后,向暴风国提供很多支持,调来了很多勇士,但是我们还是败给了兽人。是的,他们是强大,他们的力量超乎寻常。但是,我不得不说,我们战败的原因之一是我们的联盟还不够团结,兽人不只要占领暴风城而已,他们想要夺取整个艾泽拉斯。请大家开始警醒吧,我们的联盟要更强大,更团结,我们需要更多的武器,更多的火枪,更加勇猛且智慧的战士。”

“很好。”泰瑞纳斯鼓掌喝彩道。“我们应当现在就去准备军队,装备以及补给。我们要成立一支优秀的领导队伍,让最智慧最善战的勇士来辅佐我们的联盟统帅。”

第四幕、

暴风城

毁灭之锤和一位兽人萨满祖鲁希德在大会厅畅饮,几个月前祖鲁希德告诉毁灭之锤他被一个奇怪的预言所困惑着。一个具有强大能量的宝物埋藏在某一片山脉之下。毁灭之锤很尊敬这位年老的萨满,他答应祖鲁希德,给他氏族去搜索山脉,找寻那隐藏在山脉之下的巨大力量。

毁灭之锤将空酒杯扔到一旁,“那件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祖鲁希德回答道:“我们找到了山脉的具体位置,在鹰巢山,但那是矮人的领地,我们多次设法进入,都被他们打回来了。”

毁灭之锤握紧拳头猛地砸向放置酒杯的圆桌,圆桌裂成几块,酒杯咕噜噜的滚到一边,训斥道:“矮人?就是那种类似于矮地瓜的丑陋物种?我们兽人竟然会多次败给那样一种生物。”

“他们数量众多,敌众我寡。”

“好,给你龙喉氏族的全部兽人,去把那块大地夺过来。”

当毁灭之锤又在巡视兽人战士时。

古尔丹远远的看着毁灭之锤。

寇加尔站在古尔丹身后,古尔丹盯着大酋长的背部,目不转睛的问道:“毁灭之锤在让祖鲁希德做些什么?”

寇加尔回答说:“不知道,今天龙喉氏族的人都不在。”

古尔丹漫不经心的转过身,不再看大酋长,他的嘴角勾起,露出巨大的兽牙牙床,邪恶的笑容蔓延在脸上,“无所谓,不管他们做什么,都只会让他们分心,最终他们发现时,也已经太迟了。”

第五幕、

洛丹伦

洛萨站在一个指挥篷里,帐篷之外,他的部队有的在训练,有的在休息。

帐篷里面,他正在和联盟选出的六位骑士聚集在一张地图前。

正当他们探讨假如兽人来袭,会从哪里登陆时,卡德加掀起帐帘朝洛萨看了看,示意他出来一下。

卡德加将一张小小的兽皮递给洛萨,洛萨并没有接,卡德加只好又揣进怀里,“迦罗娜来信,说兽人大酋长毁灭之锤目前正在忙于一件别的事情,没有准备侵占洛丹伦。”

洛萨皱着眉,“别的事情?”

卡德加耸耸肩,“她没说,大酋长不是那么信任她。”

洛萨仰头看着天空,“不管怎么说,这给了我们充足的准备时间。”

“迦罗娜说,现任大酋长并不希望他的族人们陷入无休止的战斗中。她一直在力争兽人和人类的和平,如果可以劝服兽人不再侵占我们的土地……”

洛萨打断卡德加,“够了,他们是入侵者,难道就让他们占领着暴风王国?”

“我想,可以和他们达成某种协议,让他们在艾泽拉斯的一片无人区,建立他们的国度,就像我们可以容忍巨魔一样,我们依然可以容许他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前提是,要将他们赶出暴风王国。”

“当然。”

洛萨笑着捶了一下卡德加,这个正在快速成长的魔法师的胸膛变得越来越结实了。

洛萨回到营帐内,卡德加立在一旁,一个战士闯了进来。

“长官,鹰巢山受到大规模兽人的袭击,还有,还有巨魔。”,他喊道,并且止住步子,迅速的鞠躬致敬。

洛萨转脸看向卡德加讥讽道:“这就是别的事情。”

卡德加皱起眉头,未置可否。

“巨魔?巨魔加入了兽人?”,六骑士之一的图拉扬问道。

“对,巨魔熟悉地形,兽人在巨魔的指引下,很快占领了鹰巢山。”,战士回答道。

卡德加看向地图,“如果巨魔和兽人们一起,那么他们会将矮人们永远赶出辛特兰。”

洛萨也盯着那张地图,“森林交战非常棘手,我们不能很好的部署我们的军队,但是兽人们也同样。”,洛萨站起身命令道:“整顿军队,前往鹰巢山救援矮人。”

第六幕、

鹰巢山

巨魔首领租金微笑了下,那笑容在他那张巨大的脸盆上看起来只是面部肌肉微微抽动了下,“毁灭之锤,我们已经帮助你们夺得了鹰巢山。”

“是的,我们也只要鹰巢山,辛特兰是你们的,永远都是你们巨魔的。”

租金点了下头,带着几个巨魔战士离开了,毁灭之锤对着身边的祖鲁希德问道:“怎么样了?”

祖鲁希德笑着答道:“来到这里,我就感应到了那种强大力量的存在,在它的召唤下,我们挖出了一个洞穴,从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奇特的东西,我确定这就是力量的所在”,说着,他从从腰间的一个布包里掏出一个金色圆盘,“我称它为恶魔之魂”。

毁灭之锤看着圆盘,“如何利用他呢?”

祖鲁希德厌恶的捏紧手中的圆盘,“我目前还没有找到方法,不过,我相信我会的,我曾经梦见过,我们用它给予的巨大力量,奴役着我们挑选的任何物种。”

毁灭之锤不耐烦的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说:“非常好,希望你不会让我等太久。”

雷德,毁灭之锤的副官,跟随在毁灭之锤身边,“毁灭之锤,你就这么信任古尔丹吗?”

毁灭之锤停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我们几乎全部的军力都在暴风城……”

“我知道了,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留下一支军队,剩余的即刻返回。”

森林边缘,一个矮人哨兵兴奋的宣布:“人类,人类和精灵来了,联盟军队来支援我们了。”

蛮锤矮人,库德兰骑在狮鹫上低空飞行,看着下面的境况,咒骂道:“我倒要看看巨魔缺少了绿皮怪物的帮助,如何战胜我们。”

洛萨放慢马的奔跑速度,悄悄说道:“准备好。”,他抽出背后的巨剑举在胸前,另一只手拿起盾牌。

图拉扬点点头,举起战锤,紧跟在洛萨的左侧,卡德加行在另一侧,他们正好组成了一个骑兵三角阵。

三人仔细打量着四周,图拉扬最先发现了动静,一个人影藏匿于林间,持续的行动引起草木的拨动,却看不清,这只能说明那是一个绿皮兽人。

图拉扬锁定目标后,小声说道:“那里。”

洛萨追着图拉杨的目光,看到时,小声说:“拿下他们。”,同时扭头转向卡德加,“通知其他人。”说完,二人向箭一般射了出去。

矮人骑着狮鹫在上空嘶吼着:“让我们撕碎巨魔和绿皮。”

洛萨驾着战马冲向兽人。兽人被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呆了,一边要看着天空,防着被狮鹫啄了脑袋,一边又要和人类骑兵战斗。

图拉扬举起战锤砸中了一个兽人,头骨的碎裂声,清晰可闻。他的第二击,敲断了一个巨魔的手臂。在巨魔还没来得及反击的时候,他已经迅速砸向了巨魔的脑袋,对方轰然倒下。

第七幕、

当毁灭之锤率领着龙喉氏族往暴风城赶时,半途遇见了正赶来报信的几个忠于他的、没有变成绿皮的士兵。

毁灭之锤大吼道:“古尔丹做了什么?”

祖鲁希德抓起一个兽人士兵问道:“我们的军队呢?”

那个士兵回道:“都跟古尔丹走了,我们是藏了起来,才没有被带走。”

另一个士兵附和道:“他们都是被逼迫的,如果不去,就用邪能杀死谁。”

毁灭之锤怒吼道:“他们去了哪里?”

士兵们互相看着,纷纷摇头。

祖鲁希德闭着眼睛,这个老萨满,念着古老的咒语,突然眼睛圆睁,抬手指向北方,他们去了哪里。

毁灭之锤看向祖鲁希德,举起战锤,声音似战鼓一般:“我们现在就去,不能让古尔丹残害我们的族人。”

祖鲁希德眯着眼睛,“大酋长,我感到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请给我两天的时间,我会帮助您立刻找到古尔丹,带回军队,相信我。”

第八幕、

洛丹伦

帮助蛮锤矮人夺回失地的联盟军队已经回到了洛丹伦,巨魔没有兽人的帮助又退回到森林的一边。

塔莉亚王后在见到洛萨时,稳住自己的情绪,说:“哥哥,迦罗娜在洛丹伦,我把她关进了牢房。”

洛萨难以置信的问:“迦罗娜?她为什么来。”

“她似乎是逃出来的,她说古尔丹带着兽人部队要去进攻奎尔萨拉斯,奎尔萨拉斯比洛丹伦距离他们要更远,我想也许她在说谎,可是她又为什么这样做呢?”

洛萨盯着眼前这个已经成长的足够强大的妹妹,身为暴风王国的王后,她做的很好,身为国王的妻子,她做的很好,现在面对杀死自己丈夫的凶手,她没有选择立刻杀死她,而是理智的思考。

洛萨握住塔莉亚的肩头,捏了捏,又按了按腰间的匕首,“带我去见她。”

地牢

迦罗娜坐在地上,抱着双膝。

塔莉亚拿着钥匙打开门,迦罗娜抬起头,眼睫微微扇动,塔莉亚冷漠的看了眼她,转身离开了。洛萨走进牢内,匕首被紧紧握在手中,迦罗娜看见了洛萨手中的匕首,那把杀死莱恩国王的匕首。

迦罗娜站起来,面朝着洛萨,闭上了双眼。

洛萨将匕首插进了迦罗娜的左肩,深深的按了下去。

迦罗娜咬着牙,胸脯起伏着,“这是我挨过的最痛的一次。”

鲜血顺着迦罗娜的战甲汩汩流出,洛萨瞪着迦罗娜,“是你杀了莱恩。”,说着拔出匕首,迦罗娜被往上一带,口中蹦出:“是……”,洛萨又一次将匕首插进迦罗娜心脏以上的位置。

迦罗娜垂着双臂,眉头紧皱,缓缓说道:“我们被包围了,莱恩国王说,我们两个只有活下一个,才有希望让人类和兽人达成和平。”

洛萨再一次抽出匕首,迦罗娜扑倒在地,“他让我杀了他……”

第九幕、

格瑞姆巴托

毁灭之锤跟在老萨满祖鲁希德的身后,走向大山的一座要塞深处。最终他们来到了一个广阔的地下房间,有兽人手臂般粗的黑链连在墙上,四周墙壁上插着火把,一个巨大的生物塞满整个房间,火光照在它的身体上,泛出火红的光芒,那是无数块鳞片组成的皮肤,它们在光亮下微微起伏着,表示这个巨大的生物在喘息。

她是一条龙。

她是阿莱克斯塔萨,最伟大的红龙,她是龙族子民的女王。所有的龙都由她繁衍,她是族群的母亲。她的利爪可以轻易毁灭整个兽人氏族,她的血盆大口可以吞掉所有的食人魔。

祖鲁希德欣赏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伟大的毁灭之锤,这就是我用恶魔之魂奴役的第一个生物。我们可以命令她做任何事,我们可以现在就让她的那些子民来充当我们的坐骑,这样不出一日,我们就可以找到古尔丹。”

第十幕、

洛丹伦

迦罗娜睁开眼,伤口已经包扎好,洛萨站在她床前。

“你是逃出来的。”

迦罗娜点了下头,“古尔丹背着毁灭之锤,要带领部队前往奎尔萨拉斯。信鸽被他们杀了,我找不到办法给你们送信。部队出发时,我找到了机会,逃了出来。”

洛萨坐在床边,轻轻撩开盖着迦罗娜伤口的薄毯,“还疼吗?”

迦罗娜摇着头,噙着眼泪,“你相信我了吗?”

洛萨低垂着眼眸,好似在回忆他那位逝去的老友,“我相信莱恩会选择让你那样做。”

迦罗娜泛着波光的眼睛,扇动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洛萨伸手拂去迦罗娜脸庞上的泪珠。

迦罗娜握住洛萨的手,“古尔丹要去奎尔萨拉斯,他带着兽人军队,那里应该是暗夜精灵的领地,对吗?”

“是,已经通知他们了,明早联盟军队也会赶过去。”

迦罗娜用脸颊贴着洛萨的手心,“我跟你们去。”

洛萨双手捧着迦罗娜的脸,凑近她,“上一次你上战场,我们分别了这么久,这一次,你不许去。”

迦罗娜还想争辩,洛萨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洛丹伦城门口,矮人、精灵、人类组成的联盟军队整齐划一的跟随在六骑士之后,洛萨在前开路。他的身后是卡德加,卡德加的旁边是迦罗娜。

洛萨回头望着迦罗娜,她也同时看向了他,洛萨从迦罗娜那坚定的眼神中又想起她昨晚对他说的话,“我是半兽人,我比一般的人类要有力量的多,我可以站在你的身侧和你并肩作战。”

第十一幕、

格瑞姆巴托

龙吼氏族的战士已经骑在了龙族的身上,就等大酋长毁灭之锤发布命令,冲向天空。

第十二幕、

洛丹伦

洛萨高举着巨剑,喊道:“为了艾泽拉斯,为了联盟,出发。”

战士们齐齐举起战锤、战斧、长剑,喊道:“为了艾泽拉斯,为了联盟,为了艾泽拉斯,为了联盟……”,声音响彻洛丹伦,暴风的人民、洛丹伦的人民都在为之欢呼。战士们在鼓舞声中,斗志更加昂扬,士气高涨。

第十三幕、

格瑞姆巴托

毁灭之锤驾驭着红龙,高举着战锤,吼道:“为了部落,出发。”,兽人大酋长乘着红龙,冲向云霄。

龙吼氏族的战士纷纷拉紧栓在龙背上的缰绳,驾驭着龙族,随之飞向天空,怒吼声响彻云霄:“为了部落,为了部落……”

第十四幕、

奎尔萨拉斯

古尔丹和寇加尔带领着兽人军队来到了精灵的森林,古尔丹对寇加尔说:“精灵是森林的统治者,我们要穿越这片森林,必定会遭到暗夜精灵的阻碍。”

寇加尔说:“森林是精灵的保护屏障,我们把森林毁了,再把精灵族消灭。”

古尔丹点了下头,“寇加尔,去吧,把这片森林全部烧毁。”

食人魔术士寇加尔发动咒语,双手合十,聚集能量,寇加尔连续发动许多次,也没能发出火球,他疑惑的转向古尔丹,“魔法失效了。”

古尔丹亲自念起魔咒,发动火术,发现同样是无效。古尔丹观察四周,沿着森林的边缘探查,发现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个布满咒符的巨石嵌在森林的边缘。

“这是精灵们用来消除闯入者法术用的。”古尔丹向寇加尔说道。

古尔丹随即向兽人发令:“大家将树砍倒,随我踏平这里,这里将永远属于你们。”

兽人相互看着,谁也没有违抗的能力,只得继续服从。

连绵的树林顷刻间,倒塌大半。

他们迅速穿过森林,进入奎尔萨拉斯深处。

古尔丹放慢脚步,小心的迈出每一步。突然,他停了下来,举起一只手做出停止的信号,兽人纷纷停了下来。

古尔丹注视着每一棵树,一棵树的叶子抖动了一下,接着是另一棵。

他看见了,那是一个披着和树皮一样颜色斗篷的精灵。

渐渐的棕绿色的影子越来越多,他们移动时,没有任何声音,行走在丛林间,如履平地。

古尔丹知道,他们可能已经被精灵部队包围住了。

古尔丹大声命令道:“寇加尔,你率领食人魔继续伐树,地狱咆哮带领你的氏族也去伐树,其余的人,保护伐树的兽人和食人魔。”

在古尔丹的指挥下,随着树木的倒下,精灵们也变的清晰起来,同时也使得兽人没有树木的庇护,完全的裸露在精灵们的弓箭前。

他们拿着弓箭、弩,朝着兽人齐发,兽人们拿着盾牌抵挡。但是,精灵众多,盾牌毕竟挡不住全身。

兽人们在精灵的箭阵下,连连嚎叫。

双头食人魔,寇加尔拔出一支射进他臂膀的箭,抬手从树上抓下一个精灵,顺手捏碎了他的脑袋,竖着尖耳朵的苍白面庞瞬间扭曲。

其他的食人魔没有寇加尔的智慧且动作也不是那么灵敏,他们只会服从命令,默默的伐树。

古尔丹看着兽人完全处于下风,显然精灵们早已经备好了战略,就等着他们来送死。

古尔丹怒吼着:“撤退,撤退。”

撤到来时的森林入口处,站在符咒巨石旁,古尔丹用手摩擦巨石上的咒文。

看着面无表情,拔着身上木箭的食人魔们,古尔丹命令寇加尔:“让食人魔们将这些巨石搬走,能搬多远就多远。”

寇加尔即刻大声重复着古尔丹的命令。

他们等了许久,直到看不见食人魔了,古尔丹开始催动火术,发现可以使用魔法了。

寇加尔叹道:“可以了,终于可以了,可是没有和他们说回来,他们一定会越走越远。”

古尔丹将法杖,用力的锤入地下,“算了,他们已经不重要了。”,说完,古尔丹凝神念咒,发动火术,火球从他的指尖迸发出来,射入林间,树木迅速燃烧起来,连成一片火海。

古尔丹抓起法杖,用法杖直指前方,念动咒语,瞬间绿色光芒炸现,为兽人部队开出了通往银月森林腹地的一条道路。

暗夜精灵迅速后退,对于古尔丹的这种强大法术,他们无能为力。

第十五幕、

银月城

“以银月之名,他们到底在哪儿?”联盟六骑士之一的暗夜精灵骑士,奥雷莉亚手握着长剑在焚毁的森林中奔跑着,烧焦的树木散发出的烟味和浓烟,竟然会自动避开这位精灵游侠,不知道是因为她的速度太快还是因为她足够的美貌。

当她带领着联盟军队抵达银月城时,守在城前的精灵族战士放下了手中的弓箭,一个精灵族女孩奔向她:“奥蕾莉亚?”

奥雷莉亚的妹妹扑向她的怀中,奥蕾莉亚拍着她的头,“大家都好吗?到处都是火,兽人到哪里去了?”

温蕾萨回答说:“大家都还好,兽人穿过森林后并没有来攻打银月城,”

洛萨走近前问道,“兽人到哪里去了。”

不等温蕾莎回答,已经来到他们中间的精灵国王阿纳斯塔里安说道:“他们朝着太阳之井方向进发了。”

卡德加听到太阳之井后一惊,对洛萨说:“我从卡拉赞拿过几本书,其中有一本记载了太阳之井中藏着巨大的邪恶能量,那是很久以前的恶魔的力量。古尔丹现在去肯定是想要获取这种能量。”

洛萨快速骑上马,向着联盟军队命令道:“朝着太阳之井进发,阻止兽人的一切行为。”

卡德加翻身上马,策马紧随在洛萨身边。后面是六骑士和迦罗娜。

当联盟到达太阳之井时,看见古尔丹正在施行法术将太阳之井劈开来,地底显露出一扇巨门,可以看出古尔丹正试图打开它。

卡德加看见古尔丹还没有得逞,沉下一口气。

洛萨指挥六骑士分开,各自组成一个战队,六致战队又交织成网状的战阵,冲入兽人的军队。

洛萨试图冲到古尔丹身前,可总是被护在古尔丹身后的双头食人魔寇加尔拦截住了。

洛萨举起巨剑,“来吧,怪兽,先解决你。”

卡德加此刻正用法术将兽人们打开,好让自己离古尔丹更近。

迦罗娜从背后抓住一个兽人的脖子,用匕首刺入了他的咽喉。

洛萨挥舞着巨剑跳上从空中俯冲下来的狮鹫身上,在狮鹫展翅的一霎那,一个兽人砸来一斧头,将洛萨和狮鹫砸到一边。

洛萨从狮鹫身上跌落下来,寇加尔拿着斧头朝洛萨砍去,迦罗娜从一个兽人的胸前拔出匕首,一个转身奔向洛萨,在千钧一发之时,用自己将洛萨抵了过去,寇加尔的斧头砍下,斩去了迦罗娜的一只手臂,趁着寇加尔矮身之际,迦罗娜抓起旁边洛萨的巨剑刺穿了寇加尔的心脏。

洛萨看着为了救他失去了臂膀死里逃生的迦罗娜,整个人怔住了,万千言语如鲠在喉。迦罗娜却毫不在意,只略微的看了一眼空落落的左手臂,便将没入寇加尔心脏的巨剑拔出,甩给他。

卡德加已经在古尔丹身后不远,他用法术干扰着古尔丹,古尔丹停下来,转身对着卡德加怒目而视,甩出一法杖,卡德加被一种力量打出数丈,后脑勺撞在了一棵树上,顿时昏了过去。

空中一声龙鸣,毁灭之锤带领着龙吼氏族乘着飞龙盘旋在低空中。

龙吼氏族的兽人从空中跃下来,毁灭之锤看见迦罗娜正在帮着人类砍杀兽人,他咆哮着冲向断臂的迦罗娜,一锤砸中了迦罗娜的头颅,迦罗娜的身体轻飘飘的飞到了一边,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正在攻向古尔丹的洛萨看着这一幕,发疯了似的,杀开一条血路,唤来狮鹫,飞到迦罗娜身边,看着毫无生息的迦罗娜,洛萨眼中放出地狱般可怕的光芒,他举起巨剑刺向毁灭之锤,毁灭之锤闪身避过,跳上红龙,和洛萨空中交战。

红龙尾巴一甩,将盘旋在她身侧的狮鹫连同洛萨一同拍向一方,毁灭之锤朝着那个方向,挥去一锤,这一锤正中狮鹫脑门,瞬间洛萨从高空跌下,摔在了迦罗娜的身边,洛萨的脑后溢出鲜血,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的迦罗娜,始终没有闭上。

图拉扬最先发现洛萨已经阵亡,强逼着自己镇静下来继续作战。

这时,毁灭之锤在空中吼道:“兽人们,你们在为谁作战,是古尔丹吗?快停下来。”

古尔丹突然伸开双臂,爆发出无数道绿芒,将兽人们控制住,毁灭之锤知道古尔丹在吸取兽人战士们的生命,怒吼着俯冲而下,一直在空中观战的老萨满祖鲁希德举起恶魔之魂的金色圆盘,念动古老的咒语,驱动毁灭之锤的坐骑红龙逃离开古尔丹的法术范围,并朝着毁灭之锤发出了一个昏迷咒,瞬间毁灭之锤朝后仰躺在红龙的背脊上向祖鲁希德飞去。

祖鲁希德命令所有没被古尔丹的邪能控制住的兽人撤离,图拉扬抱起昏迷的卡德加,也下达撤退的命令。

祖鲁希德在高空中,看着古尔丹用邪能吸取兽人们的生命换取的能量,打开了太阳之井之下的巨门,那门打开的瞬间,腐败了千年的气味弥漫而出,古尔丹瞬间被吸进了巨门内,大地天旋地转,太阳之井轰然爆炸,一团被黑色的烟雾笼罩的物体直冲云霄。

祖鲁希德看着那物体渐渐消失在天际中,这位老萨满自言自语道:“比古尔丹更可怕的东西降世了。”

第十六幕、

暴风城

太阳之井一战中,兽人几乎都被古尔丹杀死,残留的兽人被人类制服,成为了人类的奴隶。

一行带着脚镣的兽人,在骑兵的带领下穿过大街,一个穿着人类小孩衣服的绿皮小兽人呆呆的看着那些和他相似的兽人们,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子拍了下他的头,笑着说:“萨尔,快走呀……”

女孩拉着他的手往前走,他还是一直回头看着那些和他相似的兽人俘虏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创意软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