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不言爱 (二)

http://www.jianshu.com/p/859fa1ac4e90

上集说到他的女儿和她见面

(二 她)

  音乐停了,我停了下来,坐到木地板上。墙面上的镜子照出一个瘦瘦的女人,尖下巴,一头小碎卷发服服帖帖地被捆扎好。汗水一滴滴地滴落到地板上,学员们假期里不会过来,今天让我尽情跳个够,我已不会再哭了,快七十多岁的年纪,还需要为逝者哀伤吗?哀伤只是乐曲的休止符但不是永远。

  我还有多少时间呢,我也不知道。生命已经走过一个轮回,六十岁以后就是新的起点。对于生命我除了感谢让这副躯体还苟活着,别无他求。有多少人已经伴随着走过过往的岁月,但又有多少人已经不再同行。就像我的孩子们都不在我的跟前,结婚后偶尔来看看我。我活着,一如既往地活着,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安静地活着。我还在跳舞,舞蹈给了我重生的自由也给了我鲜活的理由,它让我健康让我的躯体得以长久。

  孩子走了,从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明白发生什么事。她长得有点像他,额头高高的,笑起来也很像他,不会掩藏虚假的笑。可孩子的笑有些勉强,藏不住的勉强,我能说些什么。女孩坐下来时,她的眼睛已经告诉我所有的一切,那眼神里有些藏不住的哀痛,这痛刺疼了我。这孩子实在藏不住什么,跟他一样。怪我,没忍住,当着孩子的面。

  那个丝绒袋子和那串珠子此刻就在我的桌子上,我轻轻摩挲那些珠子,珠子有些泛黄,但年轮的印记还在,一圈圈映着窗外的光。他戴了多久?几十年了,人来人往他在那些正式的会议中如何解释这圈手珠?什么时候他开始喜欢戴这些东西?。。。我突然发现这些年从来没有送过他什么礼物,也没有关心过他的喜好。或者说我对他知之甚少。

   那次他电话我,突然语气有点扭捏,问我是否有手珠,刚打磨了一串想寄给我。木头说是单位旅游路上捡到的,叫鬼见愁,据说能辟邪。他问我是否喜欢,我拒绝了,手腕上带串珠子好不自在。手珠后来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要不是今天女孩送来珠子我把这事就埋在土里了,只是没想到他一直戴在手上。

  初春的风有点冷,家属院里的梅花和杏花同时开放,园子里静悄悄的。旁边有一个大型施工工地,高高的塔吊在风里不会摇摆,像巨人一样陪着我和这片梅树杏树。世界变化的真快,这里从前四周都是农田,如今高楼林立。我们的认识也是在一个这样的时候吧。

我们的认识和火车离不开,那时候我21岁,他20岁,那个时代还有一种火车叫直快。过完春节要返校,在拥挤的火车车厢里,我从前一站上车直到第三站才挤到厕所,返回座位时,被人群挤到一边,挤到面对面。原来就我上厕所的功夫,车子停过一个小站台,呼啦啦一下子,上来很多人,把车门附近堵个水泄不通。按理说车子到站厕所就应该关闭,但人实在太多了,列车员也挤不过来。我站在厕所门口,四面八方全是人,别说赶回去座位了,呼吸都成问题。对于挤车或翻车这样的小事情丝毫不会成为什么难题,这条铁路线贯通南北大干线,哪一次旅程不是这样一场硬战。

只是这次有点不一样,虽然我站立的地方离我的座位不足20步远,但我已经挤不过去了,不仅挤不过去还喘不出气来。这比我预想的要糟一点,北方人多半高大粗壮,加之挤火车都是老手,我这个南方的小个子一下子快挤成豆腐块了。我看不到别人的脸,只有好几个背斜着推过来,还有几个有力的胳膊。汗开始出来了,可是没法用手擦掉。

忽然我觉得自己能动了,也能自由呼吸了,真舒服。一抬头,看见一个男生站在我身边,撑开两只胳膊正在帮我阻挡人墙。我是不出汗了,他满头大汗。

“那个,不好意思,刚才挤到你了。”他满脸通红,外面的人太多了,这样撑着肯定很累。我们于是就这样认识了,不到半小时他就下车了,下车前我们留下彼此的QQ号。

交谈中得知他在那片桃林长大,在离家一小时火车车程的Z城读大专第二年,而我是临Z城不远的一座城中读大三。无论是两城中的哪一座城都不是我想要的地方,为了心爱的舞蹈我把所有都倾注在这个上面。大四的时候,跟随导师开始参加一些演出。有一次是在Z城,我换成学生服装去找他,这个城里我其他人不认识,也就只有他了,长得虎头虎脑,一说话脸就红,肯定不会使坏心眼。

他好像没什么诧异,很平淡地带我去食堂吃饭,还带我去男生宿舍,他们学校允许女生白天进男生宿舍的。我和他们宿舍的一帮同学聊天一起吃饭,这就是我同学的同学,南方小姑娘,他对别人说。他不愿意让别人误会,就说了个幌子,我也懒得解释。饭后他找一个女生帮忙安排到女生宿舍,第二天一早人家就在女生宿舍楼前等我。我暗自庆幸这个内地北方男生不错,可以当朋友。

这次他的孩子也是乘火车来的,我不用猜也知道。只是我也明白,此后再也不会有人再在路边等我。那一年他21岁,只是没想到从这一天开始一直是他等我,直到今天。

从他21岁开始他就在路边等我,等到60岁的生日那天,等到两鬓变白,等到70岁看着那个一直迟到的小老太太,等到你不能再见到我的那一天。

     那个字一辈子不曾说过,也不曾问过我。你从未埋怨过我一直以来的迟到,也从不会说我请你吃的面很难吃。点菜也从来都依着我的口味,看着我吃完那一点点量。下雨了,你不会让我淋雨,跑了很远去买一把漂亮的小伞给我。我的家乡你去过很多遍,只是我已经不在那里,我家乡的菜你也开发好等我路过你家门口一起去吃。但你却不知道我对自己的家乡菜还没有你了解的多。

我坐在风里,像一片秋叶在乍暖还冷的春风里发抖。这么些年都是他在等我啊,我真的没有等过他,一次也没有!愚钝如我!

 

蓝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