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远走的时光(28)回忆

雪没有停下的痕迹,依旧纷纷扬扬,第一场雪就这么的声势浩大。

姚姚的思绪却飞回到了她八岁那年,是的,也就是在那年的第一场大雪之中,她失去了她的母亲。那个对她异常严格,要求极为苛刻的女人。

本来是一件喜事,可谁也没想到居然会是那样,也就是那一天她的弟弟出生了,也就意味着他来到世上只能是一个缺乏母爱的孩子。

八年前的那一天,虽然也是雪花它纷飞,但是她的母亲还是在即将临盆之前被送到了医院。但是到了医院才发现羊水破了,医生决定引产,还没开始,她的母亲开始大出血,当时情况很危急,需要赶紧手术,否则胎儿在体内会窒息死亡,并且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他爸爸执意保大人,但是她的妈妈忍着疼痛,告诉医生无论如何要保住孩子,医生看争执不下,让家人签完协议,说尽力而为。她们一家人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她的奶奶自听完医生的话后,老泪纵横,不时用衣角抹泪。

随着一声哭叫声响起,她的奶奶那满是泪花的脸绽放了一丝笑容。但是她的母亲却因为大量出血,已经停止了呼吸,在同一天同一个时刻却要经历着生的喜悦与死的痛苦。

她的爸爸,却一直扑在她妈妈的身体上,嚎啕大哭,她的奶奶抱着她的弟弟静静地站在旁边。 只是她的弟弟还不知道,他的苦难的日子已经来临了。

她的爸爸对于她弟弟的出生耿耿于怀,觉得如若不是她的弟弟,他也不会失去最喜爱的女人,就把对她母亲的思念全部转化为对她弟弟的伤害,一个为爱而失去理智的男人。

她的爸爸此后经常喝酒,也不管家里的事。她和弟弟全靠奶奶和爷爷照顾,奶奶总是抱着弟弟去临近的村庄喝别人的奶水,而大家也甚是同情这个可怜的孩子。

她的爸爸基本上不理会她的弟弟,她的弟弟也很是敬畏她的爸爸,偶尔的小疏忽,就会招来她爸爸的打骂,所以她爸爸一旦在家,那必定冷冷清清,抑或叫骂不断。

听着姚姚的讲述,我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对自己妻子居然爱到了这种地步。

姚姚说:“我很恨他,虽然他是我的爸爸,却一点都不负责任。”

我安慰她道:“他也许没有找到合适的排解的方法,既然他那么恨你的弟弟为什么他不去寻找一段新的恋情。”

姚姚摇摇头说:“我奶奶劝他很多次,每次都招致他的恼怒,其实他也从来都没管过我和弟弟。”

弟弟四岁那年,从邻居家回来,问奶奶:“青青今天过生日,为什么我就没有生日呢,她妈妈给她煮了鸡蛋。”

奶奶听了脸色凝重,只是告诉他说:“等下雪了,你生日就到了了。”弟弟听了,欢喜的不得了,只是午饭的时候奶奶也给他煮了鸡蛋。

弟弟虽然年纪小,但是却一直记着这件事。时光流转,季节变换,当雪花开始在空中飞舞时,弟弟叫道:“奶奶,我的生日到了,你看下雪了。”而他的爸爸刚好在家,听到了,不由分说,开始打他,他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忌日,而年幼的弟弟却什么也不知道。

弟弟的哭声引来了奶奶,奶奶如何劝说都不行。爸爸最后命令弟弟跪在院子里,当时雪应该和今天一样大,他的弟弟在雪地里跪着,哭着,引得邻人也来劝说,然而越说她的爸爸就越生气,而全部的气都撒在弟弟的身上。

那天刚好周五,爷爷去学校接我回家,回到家时,看到跪在院子里的弟弟,和一旁哭得不成声的奶奶,一把把弟弟抱了起来,当时弟弟已经冻得没有了呼吸。她吓得紧紧跟着爷爷,爸爸仍然很生气,坐在屋子里抽烟。

她的奶奶骂道:“你不是我儿子,你以后还是不要回来了。”她的爸爸一听,摔门而去,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只是每月都会让人捎钱回去。

她的弟弟喝完奶奶熬的姜汤,这才慢慢的缓过神来。只是以后再也没有提过生日的事情。

这样的伤痛是经历再长的时间也难以忘记的,这样的伤痕也永远不会愈合。幸福的记忆只延续了八年,没来得及珍惜回味,却要永远收藏在记忆之中。而八年之后,一切似乎还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深刻。

姚姚说她是在亲戚的帮助下才上学到现在,毕竟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弟弟也要上学,她曾多少次下定决心退学,可是一想到爷爷奶奶对她的期望,她就只能放弃了。

所以,对于他人的帮助她总是拒绝,她不想依赖旁人,她不想成为负担,她总是为受到的恩惠感到不安。

她说她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只要有人记挂着她,有人想着她,她就会感到很幸福。她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家人能和和气气、平平安安地生活在一起,在别人眼中无疑就是家常便饭,对于她却是无法实现的。

她对父亲很是失望,要知道母亲在时,父亲是多么的慈爱,而如今却这般的没有责任心。

我突然想到了那个穿着漂亮鞋子而哭泣的孩子,他没埋怨为何有那么多漂亮鞋子自己无法得到。当他看到赤着脚,脚上沾满泥土,还有模糊的血迹;当他看到一个裤腿下空荡荡,脸上却洋溢着欢笑的孩子,他惊愕了,他沉默了,他不再抱怨,不再忧伤,他发现自己本可以成为一个快乐的人,而他的不满足却吞噬了他的幸福。他知道即便再没的鞋子,如若失去了双足便无任何意义,他要用这双脚走更远的路程,看更美的风景。

在这样的大雪天,听她的故事,心里也是异常的冰冷,而我却无能为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予她感情上的安慰与支持。我拉着她的手说:“姚姚,不管以后有什么事,你都一定告诉我,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姐妹。当然,这不是你的错,你现在要好好念书。”

我们两个相互搀扶着回宿舍,我在想如若干爸干妈真的离婚了,张扬该怎么办呢?人生可以创造幸福,同样可以制造痛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