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悬疑》自杀?他杀?4)婆媳战争

96
上林叶 Excellent
2017.10.20 05:44* 字数 3180

简介&目录

下一章  5)下一站是天堂



4)婆媳战争

正当乐乐呆坐在沙发上,看着大哭的妹妹,不知道如何回答小悦妈妈的问话时。门口传来了奶奶高声的吆喝:

“乐乐!你在干嘛呢?书包扔到门口!我还当你去那儿啦?原来跟小孩子玩来,越长越小了?”

乐乐听到奶奶的喊声,忙站起来心虚的眼睛往小悦妈妈洗衣服的房间一瞟,灰溜溜的往外走。

小悦不依,跟了出来,一边用手擦眼泪,一只手拿着脖子断开半边,白花花的棉絮露在外面的绒毛狗,抽噎着跟奶奶告状:

“奶奶,哥哥把我的狗狗杀了,要他赔我,呜呜呜呜呜。”说着又哭起来。

“是吗?”老太太往小悦手里一看。

“咦!真来。”

一转脸,向孙子数落:

“不是说你,你惹她抓来?还老小来?咹?”

乐乐不说话,垂着头,像一颗被太阳晒蔫了的红薯秧,塌了叶。

老太太这是刚从菜地回来,咖啡色乱碎花纹的短袖上衣,被汗水沾在背上,黒九分裤也蹭上了泥土。身上热,心里正烦,脸上的皱纹都耷拉下来了。

小悦跟着哥哥来到大门口,泪汪汪的还等着奶奶给一个公平的裁决呢!

里面的兰花,早已经从婆婆那特有的带着破锣纹的女声里,辨认出是婆婆来了。

本来小孩子间的事,没什么大不了。自己是乐乐的后妈,这么多年,婆婆不让乐乐近自己,孩子们之间的矛盾不好处理,轻不得,重不得。只能装作没听见,照旧洗衣服。

现在婆婆来了,不能再不说话了。只得放下手中的衣服,掂着两只沾满泡沫的手,腰里系着蓝花围裙从隔壁房间出来。用手腕拦了拦头上垂下的乱发,冲着女儿说:

“小悦,回来,快回来。我给你说,等下次再给你买一个。”

兰花的口气,有点像哄孩子。

小悦却不领情,依然在大门口带着哭腔回答:“他给我狗狗弄坏了,就得赔,你要给我买,那另外再说,不能跟这个抵。”

“你都那么大了,这都是幼儿园孩子们玩的,坏了就算了吧?好不好?”兰花只想快点让女儿回来。

“不行,就是不行。呜呜。”

奶奶看着孙女不依不饶的样子,心里有点烦。也是,地里太阳很大,热的心里发慌。只想进家洗把脸,喝口水。听见孩子们的哭闹声,真想一巴掌打过去。

“这闺女,跟她妈一样,嘴尖牙利的。”奶奶小声嘀咕着准备离开。

兰花在正屋的台阶上,没有听见婆婆嘀咕的话。但是站在身边的小悦可听见了。

“是他弄坏的,就得赔,就得赔。”小悦大声的边哭边说,表示对奶奶的抗议。

“好,好,好,赔你,好了吧?”奶奶没好气的跨出了大门。乐乐也垂着头一起出去了。

兰花叫女儿回来,女儿不但没回来,反而声音更大,更厉害起来。便有点发火:

“叫你回来你不回来,还厉害了?是不是欠打啊?”

小悦更委屈,明明是哥哥把自己的狗狗弄坏了,奶奶还说自己嘴尖牙利,妈妈现在又说自己厉害欠打。心里有二十分的不服气,义正言辞的对妈妈说:

“我又没有做错事,凭什么打我?未成年保护法上说,父母也不许打孩子。”

兰花本来想大事化小,吓吓孩子,让她回来就算了。

谁知小悦还挺会顶嘴,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我打过你没有?竟这么厉害?反了!反了!她也是火爆脾气,一低头,看见院子里的一根小树枝,便低头捡了起来,冲着女儿虚张声势:

“我今天就违法了,你能把我咋样?”

一副要去打人的样子。

谁知小悦看见不妙,提着断了半边头颅的狗狗,三步两步跑到门外路对面的墙下。冲着院子里的妈妈大哭:“我要告诉老师,你打我!你违法!呜呜呜呜呜”,眼泪鼻涕齐下。

兰花本来只是想吓吓她,看到这情形,倒是逗的差点笑起来。

这时,外面婆婆的声音响起,“咋了?咋了?打孩子给谁看呢?”

老太太心中好生气愤,这不是明显的打着骡子叫马听的吗?都是小孩子,要打拉回家打,不得了?偏偏这个时候打,这分明就是敲打我这张老脸呢!

兰花一听,麻烦了,惹上这个缠不清了。但是婆婆平日里的做派,也让人不敢恭维。自己只是看她老年人躲着她,也未必怕她。

“咋了?我自己的孩子也打不得?”

明知自己没有打孩子的心思,但是也不肯就此解释。

老太太已经回到自己家门口,放下篮子,打开了门。乐乐提着篮子已经进去了。

她听到媳妇的话,又走回来到媳妇大门口外。她已经忍了几年了,早就对这个媳妇一肚子火气了。

今天她既然接话了,那么得好好说道说道了。

“哼,我活了大半辈子了,啥事没见过?这种打孩子给人使脸子的事,我见多了!我也是打年轻时候过来的!”

乐乐奶奶说的都是实话。的确,农村里婆媳之间那些小把戏,她可是玩过来的人。

兰花掩饰不住心里的厌恶,像看见一只绿头苍蝇在自己脸周围在飞一样,只想用手赶走。

“你见过没见过,我管不着,也不想跟你吵,你爱咋想咋想,爱咋办咋办!”她一点都不想与婆婆说话。

“你说啥?你不想跟我吵?你这意思是我找你的事,想跟你吵了?你说说清楚。”

媳妇那句话,差点把她噎死。两个儿子和女儿,哪个跟自己犟过嘴?死了的老公,也不敢用这口气跟自己说话。就是婆婆在世时,也没有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过。

好像自己上赶着要跟人吵架一样。

让她更生气的,就像是两个人过招,自己一招过去,对方没有还招,只是鄙夷不屑的避过去。这让她积攒几年的火气,都在此刻冲向脑门。

婆婆的高分贝,已经招出了左邻右舍,从自己的家里走出来,探着头,朝这边看。

小悦看奶奶生气的又回来要和妈妈吵架,便也停了哭,站在路南墙下的阴影里,一只手摸眼睛,一只手还提着脑袋快掉的绒毛狗。

头顶的太阳,也要看看热闹,使劲的往地面凑,想看的更清楚一点。

本来在胡同小巷子里慢慢溜达的微风,看有热闹,也索性停在院子里的树叶上不动了。支起耳朵,等待着婆媳战争的发展走向。

院子门口走廊上的兰花,不想再跟婆婆纠缠。

“我说的很清楚,你爱咋想咋想,你说是啥就是啥,我懒得理你,还有事要做呢!”

兰花口气里,有二十分的厌弃。说罢,转身准备回房间继续洗衣服。

“不行,你别走”婆婆气的声音都直了。嘴唇都有点发抖。

“你站住!你给我说清楚,我到底咋了让你懒得理我?我活了大半辈子了,想不到把你得罪到这份,让你懒得理我?”

婆婆说到伤心处,眼泪下来了。

又把泪眼投向慢慢围拢上来的邻居们。

“你们都说说,嫂子?”

西隔壁的大龙奶奶,移动着肥胖的身体,来到乐乐奶奶身边,正好是个合适的倾听者。

“别说了,他婶,天热,赶紧回家吧!”

东边张博涵的奶奶也接过话头劝:

“嫂子,谁家灶台上锅不碰勺呢?回去吧!等会中暑了就不划算了”

看见大家过来,老太太正一肚子的话,正好说出来。

“你们都说说看,咱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我到底欺负过谁?作过对不起谁的事?咋就让人懒的理我了?你们倒是过来评个理啊!”

一把老泪,顺着汗水,被她抹在衣服上。

“算了,算了,他婶,天热,有啥好气的?回去吧!该做饭了!”大龙奶奶说。

乐乐奶奶哪里肯罢休?

“老嫂子,你说说看,有这样的媳妇没有?孩子扔到我那儿,不管不问,哪怕她是后妈,也总是妈呀?我辛辛苦苦替他们拉扯孩子,现在倒成坏人了?今天她还拿打孩子给我脸子看,你说说这是啥理啊?”

说到伤心处,声泪俱下,索性就地坐在门口的地上,也不顾脏干净了。

看着那么大年龄的人,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数落,让人同情。院子里的树叶,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边,错对面的桂花,来劝站在屋门口朝这里冷眼以对的兰花。

“小悦她妈,你就少说两句,回屋去吧!她好呆是老年人,让着点,是不是?”

“是啊,我是没说啥呀?我要进去,她不让我进去,那我就站在这看她唱戏了!”兰花的脸上眼里,都是鄙夷不屑。

可以看的出,她在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一向耳背的婆婆,在大家的围观劝慰下,竟然把兰花的话一字不差的听了去。

大概人在激动的时候,耳目都恢复了灵敏吧!

这话,给老太太的怒火上又浇了一盆油。

她活了半辈子了,可真的没有这样窝窝囊囊的和人吵过架,媳妇虽然话不多,但每一句话都能让她起火。

此时,她感觉自己的身上都冒出火了,像已经移到当空的太阳。

她的泪,又肆意的横流开来。

“你们听听,你们大家都听听,合着全是我来欺负她了?老天呀!不要良心,要遭天打雷劈呀!”

老太太嚎啕的哭声,在这个小村的上空荡漾开去。

这对婆媳,究竟有多深的积怨,会因为几句话而恶语相向?

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

这值得深究。

自杀?他杀?
自杀?他杀?
19.6万字 · 4379阅读 · 39人关注
(这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小说,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一个女人死了,像一滴水落入南京长江大桥下,没有激起一朵浪花。 社会上,没有人知道她是谁? 家里亲人,没有人追问她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星期后,一个诈骗电话,像扯开毛线的一个头,所有相关的人物陆续出场。 婆婆,老公,老板,父母…………她短暂一生的帷幕也一起被拉开。 原来,她生活中每个人都是她死因的一份子。而这世上最爱她的那个人的死讯,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深究起来,谁都不容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谁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元凶,可是,故事结尾,谁为一个生命的结束负责?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