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 | 野人生活·背着帐篷在大理徒步的日子

- 这是 公子伊 的第 41 篇原创文章 -

还好,你还在


● 来源公号 ╳公子伊   


我之所以选择做些很冒险的事

不是故意找虐或者找死。

而是,你们不觉得,

年轻时才有冲动去冒险,到老了是折腾不动了的吗。老了说要背着帐篷去旅行,想也不敢想。


在我决定去大理前,就已经想好了不做走马观花式的打卡旅游。山沟沟里的美景,没有攻略可以参考,只能自己徒步去找。在这个风花雪月的地方,不会没有故事。我想去做一件只有年轻时才敢想敢做的事,

而我正年轻。


-公众号@公子伊 可免费观看 2分钟 精彩预告片-

(该纪录片为连载,千万别换台)


有一天,朋友小白建议我带上帐篷去大理露营旅行,顺便可以完成拍民族纪录片的任务。


不知怎的,脑海里竟然一下子浮现——

自己坐在洱海边,在星空下撑开一顶帐篷,手里捧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身旁篝火滋滋作响的场景。又或者是,在高山云海间,我躺在沾满露水的草坪上,阳光温暖地倾覆在我的面庞上,大自然同我耳语的安逸。


但当我真的背上帐篷走进大理的时候。

水源,吃饭,内急,洗澡,负重徒步,给设备充电….都是问题。我这才联想到,我马上要面对的生活,在我,已成了一个重大考验的事实而不再是我理想中甚至饱含浪漫情调的幼稚想法了。


我一向不喜欢做攻略,

因为更想带着未知去远方。

但事实上,提前做点攻略还是很有必要的。

比如,我没算到自己刚好赶上了大理的雨季


但这才有了后来每天穿着人字拖冒雨徒步20公里的经历


有了一群人迎着朝阳出发

最后却冒雨飙车回青旅的那一路泥泞


有了在洱海边深夜闪电暴雨冒险转移帐篷的惊险


有了在大理的深山里第一次露营终于没有再下雨

还出了漫天星空给的感动


有了在半山腰的当地工人送货下山的三轮车帮忙搭载的善意


有了盯着雨坐在街头发呆两小时

最后却在头顶一家楼顶搭起了天台帐篷的巧合


有了一直心心念念想拍民族片

最后却意外被路人带回彝族村庄的奇遇


有了凑巧赶上了大理全年最热闹的彝族火把节的意外惊喜


所以以后还做不做攻略呢

这真是个让我头疼的问题


也有很沮丧不知方向的时候。

仅带的一双运动鞋自从上次被雨打湿了后一直没干

我只能蹬着包里一双薄薄的人字拖,

每天背着20公斤的行囊,远途徒步二十几公里。


有一次饿了,经过一个很破旧的小村庄。

我终于能放下包来歇一会了。

点了份据当地人说是全村最好吃的卷粉,今晚可以加餐了。打包好后,等十八修了手机回来。


我坐在苍蝇齐飞的小村里的菜市场,

盯着一双陌生的脚。

人字拖的鞋底已经被我走得越磨越平,

脚指甲已经灰得看不出这是双女人的脚。

我忽然有些沮丧,我记不起以前的自己了。

所以我来这一趟,我是想体验什么呢。


我是来体验什么的呢。

后来的经历我那时当然不会知道

但等我再回想起那些时光时,

总觉得它们珍贵得近乎可爱起来。


说说这次遇到的一些人吧。


 1 

在青旅里碰上一个女孩子,性格活泼又好玩

一起徒步爬苍山的时候,

40多公里的山路大气也没喘过一下。

知道我在天台搭了帐篷,说什么也要上来睡我。

当聊到如何把握生命的能量时,

再转身,她竟然泪流满面。

我闭上嘴,默默递了纸巾静静地等她哭完。

我人生里,第一个被我的故事感动到真的在我面前流泪的女孩。


这样的女孩,遭遇过幼年性侵,却能勇敢站在大众面前分享自己的经历,坚守初心,敢做真我,现在是一名青少年性教育者。

这样的女孩,她总会笑着告诉我: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 

这趟旅行跟我同行最久的一个朋友,叫十八。

十八不是他的真名。

因为今年十八,一路都被朋友们喊十八,

所以索性就叫十八。

我夸那个第一次喊他十八的人很聪明,

十八是个很棒的名字。

他从广西出发,每天背着帐篷徒步四十多公里。

累了就把帐篷扎在公路边睡一夜,第二天继续走。

现在已经出来两个多月了。

他才十八岁啊。


年轻真是无畏勇敢。

十八岁的少年做着很多成年人不敢做的事



 3 

巍山忘忧酒馆里的齐哥

辞职后背着行囊带着滑板就上路了,

流浪几年后在大理的巍山古镇开了这家酒馆

遇到他的那一夜下着雨,

他只是靠在门边微笑着帮一群路人指路

但那带善的眼神,看了一眼是再也忘不掉的。

十八发现随手拍的人像没对好焦,折回去重拍,

才有了后来我们一起吃茶聊天的时光。


酒馆里,有自己手工做的灯,后山捡来的石头做成的茶几,劈开的木柴在他的巧手下统统变成了有灵气的艺术品。

多美好的一个人啊,你怎么把生活过成了诗?


后来呢。

后来我们把他从前流浪的心性刺激了出来,

有一个夜,

我们三一起躺在公园的帐篷里说着好玩的梦话。



 4 

火把节的前一天,

我和十八正赶路回巍山古镇。

迷了路。

就随手拦了个看起来和我们同方向去的大哥来问。

他说自己要回大仓去,那里的山每一座都很美。


我和十八心动了,很不好意思地请求大哥哥带我们到他的家乡去。就这样临时改了出行的计划,才有了后来发现彝族村庄的故事。而那位好心的路人大哥不仅不要我们的车费,还帮我们取了露营要用的水源来,最后还喊了自己的兄弟一起送我们下山。


再回想时,如果当时我选择了低头看导航,是不是就错过了这样好的人。



这之中还有一路都很爱捡人的大逗逼阿浩,阿浩说他之所以喜欢认识旅行中的朋友,是因为陌生人之间没有利益,所以会更容易坦诚相待。


还有一起开小电动环洱海爬苍山的大一学弟蒋浩和屈亮、稳重又不失风趣的体育硕士生向宇大哥、从湖南电视台辞职去雨崩徒步,后荣升大学老师的小明、还有一直默默给予我们帮助的小白… …


那些个背着帐篷在大理徒步的日子,

幸好,遇到这么好的你。



· 有一种爱叫点赞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