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钟铭!祸起方广寺【已完结】《我的微战国》

  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做人要厚道。1613年4月25日,德川幕府的一代权臣大久保长安在骏府城因中风而去世,享年69岁。之前因为岡本大八事件沉寂了很久的本多正信、本多正纯父子浮出水面,借机准备向大久保忠邻发动反击。经查,大久保长安在掌管矿山期间,没有遵守家康四六分成的命令,克扣工钱中饱私囊。另外,从大久保长安的府邸搜出了大量金银,并发现了一口纯金的棺材。一生节俭的德川家康得知金棺材的消息后大怒,命骏府奉行彦坂光正彻查此事。光正于5月6日以收受贿赂、贪藏枉法等罪逮捕了山村良胜等大久保长安生前的心腹之人。同时,本多父子还添油加醋,说大久保长安与伊达政宗密谋造反,说大久保长安密谋再兴武田,说大久保长安让七个儿子迎娶有实力大名之女图谋不轨。更有甚者,还说长安暗通朝鲜准备叛国。真可谓是墙倒众人推。

  德川家康迅速把大久保长安定性为奸贼,并下令肃清其一族。1613年7月9日,家康下令将已经埋葬的大久保长安遗体挖出,跟之前的岡本大八一样在****河原处以火刑。同日,大久保长安的7个儿子被捕,全部处死。之后跟大久保长安有关的大名和武将挨个接受了处理,要么被处死,要么被改易,要么被流放。作为大久保长安后台的大久保忠邻,被本多父子陷害说暗通丰臣秀赖,遭到了改易的惩罚,只得栖身于井伊直孝家(井伊直政次男)。最后只有伊达政宗和加藤嘉明未受处罚,但德川家康到临死前都疑心伊达政宗会造反。另外,大久保长安也是基督教徒……本来家康已经想放宽对基督教的惩罚了,但大久保长安事件的发生,使得德川幕府开始公开弹压基督教。

  当初,德川家康曾不断摸索与丰臣氏共存的发展模式,想将管理一切宗教和寺庙的任务交给丰臣氏。同时,又遵从丰臣秀吉的遗言将自己的孙女千姬嫁给了秀赖。但是,居住在大坂城内以淀殿为首的丰臣氏的人们根本认不清形式,一直还认为是丰臣氏的天下,对家康保持轻蔑的态度。而且丰臣氏还雇佣了关原之战中许多战败失去主家的浪人,大坂城俨然成了西军诸大名的败战收容所。丰臣秀赖、关原之战战败的西军大名和浪人、念及丰臣氏旧恩的大名、基督教信徒、有野心的伊达政宗和六子松平忠辉、失势的大久保忠邻……如果这些反德川势力联合起来,后果不堪设想。1607年作为丰臣、德川两家友好象征的结城秀康(家康次子,在小牧长久手一战后作为秀吉养子)去世。1611年加藤清正、堀尾吉晴、浅野长政去世。1613年浅野幸长、池田辉政去世。随着这些感念丰臣秀吉旧恩的大名去世,丰臣氏渐渐地被孤立了起来。德川家康担心自己时日不多,终于下定决心铲除丰臣氏。

  1614年4月,丰臣氏在家康的建议下对由于地震倒塌的京都方广寺进行重修。8月3日本来要在大佛殿进行开光仪式,但是幕府方认为寺内梵钟上的钟铭使用了不合适的言语,要求停止开光仪式。幕府方指出钟铭上“国家安康”一词不仅没有避讳将大御所的名字,更将“家康”二字分断,实乃不敬。“君臣丰乐”一词有丰臣氏作为主君子孙昌盛之意,显露反心。“右仆射源朝臣”一句更有射击家康之意,用心险恶。

  不用说,此次方广寺钟铭事件,是德川家康与人称“黑衣宰相”的以心崇传谋划好的。为了扩大声势,德川家康于8月还命京都五山(南禅寺、天龙寺、相国寺、建仁寺、东福寺、万寿寺)的高僧和儒学家林罗山对钟铭进行解读。五山高僧们的解读还都是比较客观的,都说钟铭没有诅咒家康的意思,不构成不敬之罪。但是8月18日林罗山无视五山高僧的解读,擅自认定钟铭文字乃大不敬向家康汇报。之后,五山高僧不断向家康写信,批判林罗山,说如此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钟铭根本没有诅咒之意。但家康始终没有理会,静静的等待着丰臣方的态度。最后,这口钟作为日本的重要文化财产保存了下来,就连太平洋战争时期日本大炼钢铁,都没有交出。

  淀殿和丰臣秀赖得知此事后,急忙派家老片桐且元(贱岳七本枪之一)和钟铭的作者文英清韩到骏府向德川家康解释。但是家康不仅不见,还抓捕了文英清韩。片桐且元将消息传到大坂后,淀殿再次派自己的乳母大藏卿局(大野治长的母亲)为使者前往骏府。德川家康在本多正纯和以心崇传的陪伴下,接见了大藏卿局,并热情款待。起初还战战兢兢的大藏卿局,后来竟然跟德川家康唠起了家常。家康言道:“您请放心,钟铭事件是清韩一人之罪,与丰臣氏无关。我是不会追究淀殿和秀赖的责任的。”“谢大人,我一定如实禀报。”然而对于片桐且元,以心崇传却放出了狠话:“现在天下的大势,淀殿母子两人看不清,且元大人也看不清么?想避免大御所大人出兵大坂,就看丰臣方的态度了。”“这……我一人做不了主,要回大坂之后再做商议。”“如果淀殿和秀赖不做出点臣从性的实质举动,我们也很难说服大御所。”“好的,我尽量说服她们,尽快有所行动。”就这样丰臣方派来的两个使者得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答复。1614年9月6日,本多正纯和以心崇传为大藏卿局和片桐且元送行,两人同席而坐却没有谈及正事。

  大藏卿局着急回去邀功而片桐且元则心力交瘁,所以大藏卿局率先到达了大坂面见淀殿和丰臣秀赖。9月18日,片桐且元将自己想好的三个方案提交给了淀殿和丰臣秀赖:一是丰臣秀赖去江户参勤、二是将淀殿作为人质留在江户、三是退出大坂城。片桐且元本想淀殿三取其一好避免与德川家正式开战,但他哪里知道,前不久大藏卿就回来禀报了另一个版本,同时还说了不少且元的坏话。淀殿大怒,以为片桐且元已经叛变投降了德川,才敢开出如此荒谬的条件,欲将其斩首。多亏丰臣秀赖、木村重成从中调停,最后决定于9月28日,将且元一家赶出大坂城,流放到高野山。心灰意冷的片桐且元于10月1日,带领全家300余人撤离大坂,逃亡茨木城暂避。

  性格中厚的片桐且元有点像之前的前田利家,秀吉临死时就任命其为丰臣秀赖的老师。关原之战后,也是他多次奔走,才使丰臣和德川两家的矛盾化解,深受两家的信任。1613年丰臣秀赖因其功绩特意加赠1万石的俸禄,且元怕德川家怪罪不敢接受。最后还是在家康的授意下拜领,可以说片桐且元既是德川的家臣也是丰臣的家臣。所以他成了德川家康发动大坂城之战最后的一个障碍,本多正纯和以心崇传巧设离间计,最终让这个忠于丰臣氏的老臣变成了叛徒。就在片桐且元撤离大坂城的当日,德川家康就以钟铭不敬、陷害忠良为名对丰臣家发出了宣战布告。

  1614年10月2日,丰臣氏开始向全国发放檄文,召集曾受太阁旧恩的大名与浪人到大坂集合准备与德川开战。同日,丰臣方开始大量购入兵粮和武器并修筑城防。此外,丰臣方还下令收缴大坂城内支持德川家大名的一切物资。但最终,没有一个大名来到大坂助阵,就连丰臣秀吉曾当亲生孩子一般对待的福岛正则,也只是派遣一族的福岛正守、福岛正镇参加丰臣军,并无奈的交出了丰臣方收缴的其在大坂城存放的8万军粮。相对于现任大名的无情,丰臣秀吉留下的金银财宝可是实打实的资本,让丰臣方短时间内聚集了10万的浪人。其中包括有真田幸村、长宗我部盛亲、后藤基次、毛利胜永、明石全登、塙直之、大谷吉治等。他们都是在关原之战后,想向德川家复仇的人,而且都是久经战场的勇士。丰臣与德川,围绕大坂城的最终决战即将到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