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1

  一个月前,我在急诊上中班的时候,趁没有病人的空隙刷新了一下就诊页面,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我的眼帘,我迅速地浏览了一下她的相关信息,发现年龄也吻合,只是费别那一栏备注的是派出所体检。

  我心中隐隐觉得不舒服,但后面蜂拥而至一群病人,我在快节奏的工作状态下慢慢地淡忘了这件事情。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三个警察领着一群涉案人员站在诊室里,让我写体检报告。虽然断绝联系多年,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是她,我曾经相熟的好朋友—娟儿,只是这个她已变了一番模样,她目光呆滞,精神涣散,双手交叉在胸前,不停地揉搓着,衣服的颜色亮得有些晃眼。因为疫情的关系,我戴着口罩和帽子,穿着隔离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她大概是没有认出我。

  平时碰到这种情况,我只是例行公事,写完诊断敲上自己的图章就完事。但今天我把警察小哥哥叫到了身边,在他耳旁轻问了一句:“这些人犯了什么事?”

  “扫黄抓来的。”警察小哥哥很简单明了地回答了我。

  我继续低头写着报告和诊断,当写到娟儿的时候,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我觉得我做不到置若罔闻,我必须要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我抬头问警察小哥哥能否加他的微信,警察小哥哥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显得有些为难,大概从来没有在这种情境下被要过微信。

  我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会骚扰你的,只是可能想向你咨询一些事情。”

  警察小哥哥马上掏出手机,加了我的微信,他看到我的微信头像后立马放松了警惕,笑了笑说:“你的头像是你家宝宝吗?”

  我点点头,他则继续说道:“很可爱,我下个月也要和女朋友结婚了。”

  我把所有写好的报告递给他,说了句:“那恭喜了!”

  娟儿的身材仍然苗条,只是不如之前挺拔,当她的背影在诊室门口消失后,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2

  七年前,娟儿从外地来我们医院进修学习,进修的第一个科室就碰上了我和我老公。我老公当时是科主任的博士生,我则在科室里规培学习。我们三个人都是初来乍到,所以很快便成为了好朋友。那个时候的娟儿已经结婚生子,她的女儿刚刚断奶不久,但是她那小巧玲珑的身材以及清秀的面庞,完全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为此我耿耿于怀了很久。

  那个时候,隔三差五地有人向老公打听娟儿的消息,老公总是很直白地告诉他们娟儿已婚已育。那些年,老公不知道帮娟儿婉拒了多少追求者。

  我曾问老公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对娟儿趋之若鹜,当时还在和我热恋的老公毫不掩饰自己对娟儿的喜欢,说道:“娟儿若是没有结婚,就没你什么事了。”

  娟儿的老公算不得帅,但家里经济条件很好。在我对奢侈品毫无了解只知道LV的时候,娟儿已经背起了我需要百度才知道的奢侈品牌包包。

  娟儿还有个妹妹,虽然长得完全不像,但外貌比起娟儿有过之而无不及。老公和我曾请娟儿和她妹妹吃过一次饭,娟儿说她妈带着她妹妹过来投奔她了,目前都住在她家的大别墅里。

  我永远记得那次饭后老公跟我说的话,他说:“真想把娟儿和她妹妹都收入囊中。不过娟儿妹妹长得是漂亮,但是感觉脑子不大灵光,看起来笨笨的。”

3

  娟儿进修两年后回到了当地工作,回去之前曾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过来参加我和我老公的婚宴。但她回去之后就很少听到她的消息,最近三年则完全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我和老公结婚的时候曾给她发过电子请帖,之后也偶尔给她发过一些问候短信,但那些消息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复。

  娟儿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我和老公有过不少揣测,也曾想方设法地去打探她的消息,但都不了了之,没想到再见面时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下班回到家后我跟老公说了这件事情,老公表现得比我还要惊讶,让我赶紧跟警察小哥哥打探一下娟儿的情况。

  从警察小哥哥那里我得知,娟儿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这种事情被抓了。他说娟儿的话很少,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娟儿的亲属。他那里有一些娟儿的信息,但因为涉及个人隐私不便跟我透露。 

  警察小哥哥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娟儿的事情,出于对我职业的信任,他把娟儿的涉案地点告诉了我。

  我去的时候店门紧闭,敲门后,一个四十多岁的姐姐开门探出头问我找谁,我说想了解娟儿的情况。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确定我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后把我请了进去。

  “娟儿的话少,我也不是很了解她的情况。我本来不想要她的,但她姿色实在出众,就把她留下了。我只知道她之前在精神病院住过院,那边或许有更多的消息,要不你去那边看看能不能了解到更多。”

  正好我有同学在那边上班,让她帮忙调阅了一下病史,病史上有她在老家的住址。我同学还告诉我,这个人诊断的是精神分裂,婚育那一栏写的是丧偶,病史描述里写她常常看见她老公亲手掐死了她妹妹。

  我听得胆战心惊,仿佛在听一个完全不可能会发生在娟儿身上的故事。我按照同学给的地址找到了她的老家,那栋曾经在她手机照片里看见过的别墅。

4

  别墅虽然是位于小镇上,但却并不难找,只是大门紧闭着,看起来像是没有人居住的样子。我试着大声地叫唤了几声,但没有回应。

  一个路过的大叔好心告诉我说:“姑娘你叫破喉咙也没人理,这户人家搬到城里去住啦,已经几年不回来啦。”

  “全家人都搬去了吗?”

  “对啊,不就爷爷奶奶带着孙女嘛。”

  “那爸爸妈妈呢?”

  “爸爸死了。妈妈不知道,据说是疯了。”

  “爸爸怎么会死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听说是自杀的。这户人家以前是镇上的首富,不知道多少人喜欢来他家走动呢。现在也就小姑娘你敢来这边,镇上人都觉得这里不吉利,我因为是孤家寡人,了无牵挂,心里也向来不信邪,也是你运气好,遇上了我,不然得白白在这里等了。”

  大叔说完就离开了,我对着大叔的背影说了声谢谢。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心里却是那栋别墅在暖阳下凄凉的影子。到底是怎样的经历,能让一个正当最好年华的男人自杀和一个女人发疯呢?

5

  我躺在床上冥想,久久不能入睡。直到看到娟儿笑意盈盈地朝我走来,我伸手出去,她却突然变了脸,阴森森地朝我刺来一刀。

  幸好警察小哥哥将她拉住了,我并未受到半分伤害。娟儿冷笑道:“你以为你是个好人吗?你以为你在做好事吗?我本来把那些痛苦的事情都忘记了,是你让我又重新回到了那个痛苦的状态。”

  我想要辩驳,娟儿却并不给我机会,继续说道:“那栋别墅去过了吧,院子里有棵树吧,你知道不,有一天我醒来,我妹妹就吊在那颗树上呢!她留的遗言是我不让她嫁给她想嫁的人。”

  她说完冷笑了几声,闭起双眼,眼角的泪水如串珠般流下。她用手捋了捋头发,继续说道:“后来我老公跪在我妹妹的墓碑前,发誓我妹妹的死跟他没有丝毫关系,我说如果真和你没关系你就以死明志吧!然后他就真的在我妹妹的墓碑前自杀了,你说可笑不可笑?”

  她说完看了看我,趁大家不在意,突然向我投来了飞刀,我眼见飞刀离我越来越近,却不知道如何闪躲,直到我醒来......

  我摸摸被汗湿的衣服,庆幸这只是一场噩梦。可是我回过神来却又发现娟儿确实还在拘留所关着呢,我开始沉思:我的做法是不是冒犯了她?我是不是真的多此一举了?

  我想着想着觉得头疼欲裂,挣扎着醒来,发现一缕阳光从窗口透了进来……

  原来一切都是一场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