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六十七)

图/凝六六

上完上午的三四节课,就在快要下课我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手机呜地震了一下,有条短信进来。

“副社长,今天中午一点社里开会,讨论文学比赛评奖相关事宜,务必到场。”

那个时候——对你们来说大概算是“上古时代”,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微博微信,智能手机也才刚刚出来,只有富二代才用得起——短信是除了电话之外最常用的联系方式。

给我发短信的正是我们“春风文学社”的社长大人曾文艺。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个社团有多么土以及没有前途。

当初入学的时候,我也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社团招新,看到这个土的掉渣的名字本来想转头就走,后来转念一想,高中的时候自己好歹也在报刊杂志上发过几个豆腐块,说不定进去能当个官。

一念之差,我就报了名,后来才察觉,我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因为有点文字功底,我进去之后就被社曾文艺视若珍宝,用一个“副社长”的职位给套牢了。

第一次开会,我发现社员总共不到四十人,连学校最小的社团“冥想社”社员的一半都不到,而且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的,毫无一点文人骚客的文艺气质,我的心顿时就凉了。

重点是这么身单力薄的一个小社团,学校还非得上一副重担子,每年的什么“五四”青年节征文比赛啊,纪念“一二·九”征文比赛啊,这种官方到无聊的文字活动,统统由我们社团负责。

每次评奖的时候,读那些狗屁不通的假大空口号,就够让我吐一箩筐。

后来,我就学会找各种理由搪塞曾文艺,一学期也去不了社里两次——

不过我知道,这次我肯定是逃不掉的。我突然想起来,这次文学比赛是用我推荐的主题搞的。

一向老学究的曾大社长,一年也要搞那么几次文学比赛,除了官方活动,自发组织的主题仍然保守的不行,跟他本人性格一样,一点新意都没有。

两个月前,他问我这次的征文比赛定个什么主题,我随口说了句“最美爱情故事”,没想到老古板竟然同意了。

这不,眨眼两个月就过去了,又到了评奖的日子。

虽然终评还是由中文系几位德高望重的教授操持,但是初评还是需要我们几位学生干部把关的。

随手回了一个“好的,一定准时到”,我跟着老大他们去了食堂,冒菜还是毫无意外地在教室门外把我们截住了。

“走,小安,一起吃饭啊!”

我本来想着,吃完饭带着冒菜一起去社里。

不知不觉的,现在很多时候我都习惯有冒菜在身边陪着,不管多困难的事情,只要他在我身边,好像我就没有那么惧怕。

不管多无趣的活动,只要带着他,我就不会觉得那么无聊。

不过,他也不可能一直陪着我的吧。还是要习惯,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说不定,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了呢。

再说,他一个写个800字读后感都要咬牙切齿的理科生,带着他去文学社,难道还指望他帮我过滤几篇狗屁不通的文章啊。

吃完饭,我就把冒菜打发回去了,一个人去了文学社。

曾文艺一看见我,本来愁云惨淡的脸上忽然多云转晴,让半个学期都没有在社里露过面的我受宠若惊,赶紧接过他递过来的一叠稿子,假装聚精会神地读起来。

当然,读完两篇我就有了掀桌子走人的冲动,这都写的什么狗屎啊,什么霸道总裁、狗血韩剧的情节,统统都浮出来水面。

身为大学生,就没有一点属于校园的那种纯粹的、干净的、阳光的爱情故事吗。

比如……就比如我和冒菜,戏剧的相遇,逐步的熟悉,不安的试探……

在我发呆的当头,曾文艺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篇稿子,“副社长,你看看这篇怎么样?”

老学究喜欢的爱情故事,一定是土的掉渣的吧。

我不以为然地接过来,嫌弃地扫了两眼,没想到越看越惊讶,越看越激动,最后竟然一拍桌子跳起来。

“社长,这个作者叫什么?有没有联系方式?就是她了!”

曾文艺有点为难地看着我,“咱们是隐去姓名,公正评比,副社长,你这样不太好吧!”

曾文艺哪知道,我的激动完全不是因为这篇文章写得太好,而是因为,这篇文章里的故事,让我真正相信了,什么是缘分!

“社长,你还傻愣着干嘛,快给我找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竺校长抗战西迁贵州日记(连载第1772天) 1944年11月21日(周二)遵义,晨大雾 11°C,27.65",校...
    雨仁yrain阅读 93评论 0 1
  • 从2015年至今,互联网经济中出现了新物种:网红经济、直播经济、知识付费、社群经济,很多自媒体人或者职场人士,都纷...
    夜未央mm阅读 39评论 0 0
  • 流年似水,回首,我们都散了。 我和他是高中后认识的,他和我一样都仅仅只读了个高中。 我遇见他是在四川,那年我们都十...
    日暮晚霞阅读 33评论 0 1
  • “我想,这个世界里,即便没有最美好的相遇,也应该有为了相遇——或者重逢——所做的最美好的努力。 ” ​​​
    栖鹿阅读 185评论 0 0
  • 人之所以能够进步,之所以能够成长,就是因为学习能力。成长的方法是什么?几乎只有一个答案: 学习 。 习得每一个技能...
    茗姐说阅读 106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