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一】

  年三十儿傍晚,夕阳斜照在英子可爱的羊角辫上,英子仰起那坏苹果似儿的脸蛋儿。眼泪却不争气的滴滴答答落下来,落在那被凤吹得皲裂的手背上,落在那手心里紧紧攥着的小半块馒头上。

    就在上午,那位白发苍苍的邻居老奶奶,佝偻着身子,艰难的挪动着小脚。还拿给英子半块馒头。中午时,那老人便不再说话,永远的离开了。

  寒风刺骨,英子抽噎着鼻子。把半块馒头揣进怀里,紧紧的裹了裹那露出棉絮的破袄。

  年三十儿的傍晚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贫穷的山村里甚至都没有肉香味儿飘出来。英子记不得有多久没有吃过肉了,大概从妈妈去世便没有吃过了吧。

  英子转过身,跑进一个小胡同。在一处坍塌的破屋前停了下来,伸手在瓦砾中摸出一个破旧布包。转身大步往村外走去。

“我已经十三岁了,我能走出去的”英子咬着牙,喃喃自语道。

  夕阳愈发的鲜艳了,那余光照耀在这个十三岁的倔强的小姑娘身上,她隐隐在发抖。一抹灰暗也已出现在天际。夜、即将来临!

  没有听到一声狗叫,她已走出了村子。是啊,在这个人都吃不饱饭的地方。谁家还会有狗呢?

  就连她曾经以为无所不能的父亲还不是为了一口饭吃,就跟着一个城里女人跑了吗?那留给她的半袋米早已经干净的再也翻不出一粒儿来,若非邻居的老奶奶时不时的拿给她点吃的。她怕是早已饿死了罢!

    山中无月,即使是有,在这弯弯曲曲的山间小道上也是看不到的。漆黑得夜色中,只能听到哒哒的脚步声和小女孩急促的呼吸声。

 

  这条路父亲带她走过很多次,可她从未自己走过。也从未如此的紧张过!寒冬腊月,小小的手心却满是汗水。这让她忍不住再一次想起父亲那曾经温暖有力的大手紧紧的牵着她,是那么的安心。

  在小树林旁边一块大石头旁边她停了下来。那石头往外凸出许多,正是遮风挡雨的好地方。

  英子把破布包打开,拿出一把锈迹斑斑的柴刀。不久后,一堆篝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照亮了夜空,温暖着她那冻的坏苹果似的脸和小手。

  她把小手静静的放在火上烤了一会儿,便拿出那小半块邦硬的馒头。小心翼翼的放在火边来烤。

  天空渐渐的飘起了雪花,英子不得不起身一直给火堆加着木柴。以免熄灭了这唯一能够给她带来温暖的火堆。

  雪渐渐越来越大,蓦然!远处漆黑的夜色中传来了咯咯吱吱踩踏积雪的轻微脚步声。

  近了!英子甚至能听到那粗重的喘息声仿佛来到了耳边,借着火光看去。她看到了一双闪闪发光绿油油的眸子,狰狞的獠牙和那挂在嘴角如银线一般亮晶晶的口水。
  荒无人烟的山上,孤单的小女孩双手颤抖的紧握着柴刀。后背紧紧的贴在岩石之上
她 ,已再无路可退。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