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

《直觉》飘出来的一刹那,我还是能回想起大二的那个冬天,在“田楼”偏僻阴冷的教室里,窗玻璃的冰花上,热气氤氲出清晰的两个字“直觉”。

第一次听张信哲,是王会娟在高三的一次即兴表演上,《过火》淡淡忧伤的情调,正好与我那时的心境重叠在一起。

少生的心事,本没有心事,是我正值“中二”,认为忧伤是长大最好的矫饰,所以努力打造自己多愁善感,伤春悲秋的情绪。《过火》幽美的旋律在张信哲出色完美的演绎下,正中少年下怀,令我在整个青春时光,成为他的忠实信徒,将零花钱全用来买他的专辑光碟和磁带。记得刚上大一,就有学姐来宿舍兜售二手磁带,我将她篮子里的张信哲磁带全部包圆,夜里一首一首的放来听。在随身听上两个小转轮循环往覆的转动中,终于听出了《直觉》的好。

张的嗓音自带忧郁深沉的气质,将这首对情绪要求较高的慢歌演绎的空灵出尘。成为我日后最喜欢的一首歌。当时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