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2)

96
江雪的文字阁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018.01.10 11:14* 字数 3147

雅芳和彩云向着老街走去,彩云看到有人坐在门口拣菜,“顺娣,买的什么菜啊,哟,你买的南瓜藤不错。”,有个小伙子开电瓶车经过,“小峰,又送坯去窑上啊。”有只土狗蜷缩在门口打着盹,“阿汪,跟我来,到我家吃骨头去。”看到她的人也纷纷打招呼,“打扮得那么漂亮,到哪里去的?”“张局长来了,拿两条黄瓜去做凉菜,”“不用,不用,家里有菜”“顾大师,你要的泥料我搞到了,你来看看”“不急,不急,你送点样泥到我家吧。”短短的八百米路,她的嘴没停过。雅芳认真地说:“假如我不在你身边,一上午你能走回自己的家吗?”

雅芳平时走在古街上,基本没人和她打招呼,她总是肃着脸,眼睛看着远处急匆匆地赶路,她的习惯就是用最快的时间,最短的路程,到达目的地。虽然三天两头走在这条街上,熟悉她的人很多,但她熟悉的人很少,即使觉得面孔熟悉,也叫不出名字。

一路走过去,在这些暗淡的房子上,时不时地出现显目的标志牌,顾景舟、蒋蓉、徐秀堂、顾绍培、谢曼仑......这些名字现在都是陶艺名家,大师,除了已经亡故了的,其余的现在都搬到了通陶路,那里集中建设了一座又一座江南园林式的庭院,大师们就在曲桥流水中,疏竹密林后创作,收徒,开沙龙聚会,彩云不肯搬,她觉得这条老街是紫砂壶的起源地,是工艺大师的发祥地,是她和刘云根的爱情小巢。

彩云的家座西向东,分前、后二进房子,第一进房,楼下沿街是两间店面房,北墙开了两扇窗,窗下是她的泥凳,现在丁字形放了三张泥凳,白天她既看店又做壶,做一些仿古壶,巫丹就坐在她侧面的泥凳上学艺。楼上是住宅,有二个房间,一间仍然保持着她丈夫生前的模样,平时关着,每星期她进去打扫一次卫生。平时她住另一间,里面有两张单人床,就象宾馆的标准间。过天井,就到了第二进,楼下是卫生间、厨房、餐厅,还有工作室,她的大部分创新作品都是在这个工作室完成的。楼上是她的作品陈列室和一些收藏品。

她俩走到家,巫丹已把茶水泡好,空调开着,室温已降了下来,她在后面厨房忙着淘米洗菜做饭。彩云去换了一身睡袍,捧了把票据和电脑放到了对面的泥凳上,“雅芳,离吃饭还早,闲着也是闲着,先干活,再吃饭,这些票据是这个月的。”

“干什么活呀,时间不早了,东西先放这里,下午慢慢做,你不是说巫丹男朋友要来,他是谁?”

“他呀,你可能认识,就是东坡书院边上清水剪最出名的理发师刀峰。”

“我不认识,好象听你说过,巫丹在理发店是跟着他学的,那个刀峰有三十多岁了吧。”

“二十九岁,前几年和神话歌厅的大班结了婚,一年不到就离了,没生孩子,听说是大班和大款好上了,被他抓了现形。”

“结婚是儿戏吗?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

听到声响,雅芳转身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小伙子推门进来,上身穿黑T恤,前胸印着一个骷髅头,下身蓝色紧身牛仔裤,一条金属链子挂在裤腿上,一双白色耐克运动鞋,身材精瘦修长,看起来一米七不到,很精干的样子,几缕顶发挑染成红色、绿色、紫色,鬓发剃得露出了头皮,偏黑的肌肤,一双狭长的眼睛,弯弯得很有喜感。小伙子进门就弯腰连声叫:“大师好,阿姨好。”

彩云热情地说:“来啦,巫丹在厨房做饭,那么热的天,店里不忙吧。”又对着雅芳说:“这就是刀峰,他是这一带最好的理发师。”

雅芳指着彩云的红头发问;“这个发型是你设计的?”“是,大师烫染了这个发型,显得年轻又时尚,起码年轻十岁。”彩云摸着自己的头发,笑着说:“我也觉得好,雅芳,下午你也去烫个时髦的发型,不要几十年的短发,一成不变。”刀峰看着雅芳说:“阿姨,你来我店里,我帮你设计个发型,既端庄又时尚,肯定漂亮。”雅芳摇着头说:“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我认为很美。”

“师傅、芳姨,可以吃饭啦。”巫丹边喊,边走了进来,看到刀峰,连崩带跳地走了过去,挽住了刀峰的手说:“什么时候到的?也不到后厨来帮我。”刀峰用手指刮了一下巫丹的鼻子,笑着说:“我也是刚到啊,本想早点来帮你的,正好店里来了两个顾客,指名要我理平顶头,没办法。怎么样,名报上了吗?”“有芳姨出面,还会有问题吗?”说着,挽着他向厨房走去。雅芳看着他们的小动作,摇摇头,想提醒巫丹女孩子要矜持,回头看见彩云一副很欣赏的模样,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长方形餐桌上放了蒜泥黄瓜,皮蛋豆腐,冷切牛肉,太湖虾四个冷盘,蒸茄子,排骨冬瓜汤,红烧鲫鱼,炒南瓜藤四个热菜,两瓶冰镇青岛啤酒,餐椅两两相对,彩云拉着雅芳坐在一边,对面巫丹和刀峰坐在一起。

巫丹帮大家倒上酒,双手捧着杯说:“今天我太开心了,初中没读完的我,做梦都想上大学,现在我梦想成真了,报名专科班,我一定会努力,争取三年能毕业,这杯酒敬师傅和芳姨,我干了,你们随意。”说完一口气干了,脸蛋迅速红了起来。

刀峰用餐巾纸帮她擦了一下嘴角,轻声地说慢点喝,巫丹用手肘推了推刀峰说:“你敬酒嘛,一个一个敬。”刀峰宠溺地笑笑,站起来说:“巫丹能得到顾大师收做徒弟,是她的福份,也是我的福气,我敬大师一杯,谢谢你。”喝完又倒了一杯,对着雅芳说:“张局长,谢谢你对巫丹的关心。”说完和雅芳碰杯,干了。巫丹搛了一筷子茄子放在他碗里,说多吃点菜。

彩云看着这对恋人说:“你们俩人谈恋爱,要告诉家里父母,这是人生大事,恋爱要奔着结婚去,不能象小孩子过家家,做游戏,知道吗?”俩人连连点头,刀峰用左手搂着巫丹的腰说:“师傅放心,我是认真的,十月一日我准备邀父母来陶城旅游,带巫丹和父母见面。”巫丹也急急地说:“吃完饭,我就打电话告诉父母。”刀峰迅速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巫丹嘻嘻笑着挣脱了他的搂胞,红着脸说:“我去盛饭。”

雅芳说:“刀峰,你们清水剪的三个合伙人是同一个地方的吗?”

刀峰:“是的,我们那里比较穷 ,初中毕业都出来打工,只有很少的人上高中,考大学,大多数同学不是学理发,就是学厨艺,学成后结伴出来闯世界,我们三个同学是在南京同一个美发室学习的,学成后就乘汽车一站一站往南走,没有预定的目的地,偶然来到陶城,发现这里比较富,理发的价格高,就留了下来,合伙开起了店,现在这个店开了近十年了。”

雅芳说:“能出来闯世界的人都是勇敢的人,能在自己从事的行业中走在前列更不容易。”

刀峰:“刚来的时候真是吃了很多苦,因为没有钱,只能在小巷子里租了一个小小的车库营业,晚上三个人就在地上铺上垫子,睡在车库里,夏天车库象蒸笼,冬天又象冰窖,我们咬牙坚持也就过来了。”

彩云说:“现在的清水剪在陶城名气可响了,特别是刀峰设计的发型有两款获得行业竞赛金奖,许多时髦丫头都慕名找他设计发型,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的发型都是出自清水剪。”

雅芳笑着说:“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刚进门的时候,看你这种嘻哈装扮,我还把你归入不肯长大,没有责任感的一类人呢。”

彩云说:“你的观念早就陈旧了,看我打扮,是不是也把我归入老不正经的行列啦,我告诉你,审美也要跟着时代变,你老说我身上披一顶‘蚊帐’,耳朵上挂两盘‘蚊香’是老作怪,你几十年不变的短发,套装才是老古板。”

“好,我古板,你时尚,快吃吧,巫丹把饭盛上来了。”

吃完饭,刀峰跟着巫丹进了厨房,一会儿就听见里面嘻嘻哈哈的声音传了出来,雅芳透过玻璃门,看到刀峰在巫丹身后抱着她,头埋在她脖子里亲吻,巫丹双手沾满洗洁精的泡沫在水池里洗碗。

彩云说:“天那么热,你是在我这里午睡,还是回家去?”

雅芳说:“我回家去。明天是钱耀中出狱的日子,你和我一起去接他吧。虽说离婚了,也不能不管他,父母已经没了,兄弟姐妹各有家庭,也无法接纳他,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女儿的父亲。”

“他贪污的时候没想到你,养小蜜的时候没想到你?现在落得无家无归是活该。要是我才不去接他,管他有地方没地方住,你就是狠不下心。”

“你去不去,你不去,我一个人也是要去的。”

“去,我能让你一个人去吗?”

“明天八点,在古银杏树下等你。”

一起走过的日子(1)   【都市】一起走过的日子--目录

一起走过的日子(3)

一起走过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