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童阅读:无尽的等候,会是一个怎样的结局

诗经-陈风-东门之杨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

【诗词解读】

我依偎着东城门外小白杨,浓密叶片辉映着金色夕阳。约好黄昏时相会在老地方,却让我苦等到明星闪闪亮。

我来到东城门外白杨林边,晚霞映红了白杨浓密叶片。明明和人家约好黄昏见面,却让我苦等到星星嵌满天。

【书童阅读】

当读起这首诗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欧阳修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同样属于相思诗词,相比于欧阳修的委婉、含蓄之情,这首诗表现的更为大胆奔放。诗中的人虽没有“泪湿春衫袖”,但是满腹怨言,更胜滴泪。相约之人没有到来,此刻的城门外除了自己,也就剩下身旁的这片杨林。孤零零的斜靠在一株杨树之上,望着夕阳余晖穿过浓密的树叶散落在自己的眼帘。身后拖着星星点点零碎的残影,苦闷而又忧伤。

晚霞落尽,廖星寂寞,相约的人儿依旧没有露面,此时的他除了对着天空抱怨之外别无他法。或许此时此刻,他苦等的人儿也如他这般埋怨、思念。试想,若没有真心爱着对方,谁能如此的等候,谁又能如此的对着天空控诉着这无尽的思念和埋怨。

试问,我们在等候心中的那个人儿之时是否也会发出同样的心声。若是遇到同样的爽约,谁又能心平气和的发些牢骚了事,事后依旧相爱如出。恐怕不能,物欲横流,视时间如生命的我们可能不会如此冷静,如此待事情。倘若这样,那么等候我们的除了埋怨之外,更会加上一个“恨”字。或许是我们没有古人那般心胸,有或许是我们缺少他们的那种阔达……

​等候是一种心胸,等候也是一种深爱。

编辑:书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