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天

文字的奇妙,

犹如甘醴,

也似良药。


还记得那年,

你在我手上写下“北”字,

告诉我,

以后去了南方,

可不要忘,

还有一个人,

等你回北方。


可而今,

我放弃了我的南方,

徘徊在你的北方。


听人讲,

你去了南方,

不知道,

还有没有,

脑海里我的印象。


如今,

我在你的北方,

你在我的南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