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思绪(其一)

     

      从来都不是自由人的我们在学校这个温床里可以尽可能的自由的选择一切,我们可以选择和喜欢的人做朋友,可以选择加入喜欢的社团,可以选择吃喜欢的食物等等

      当我们蹦出温床,真正步入社会以后会发现,我们会做太多自己不愿意不喜欢而不得不做的事。没有人会关心你通宵值班有多累,只会在乎这一夜工作的成果,你再累再困,领导一个电话让你过去陪酒,你就得立马打起精神周旋于各种奇葩领导之间。没有人关心生活工作的压力有多大,更多的是在意你的月薪有多少,能买得起多大的房。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我们是为了生存,实际上也的确如此,慢慢变成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

      以前,我们厌恶反感别人抽烟,对那种在公众场合抽烟的嗤之以鼻,我们劝诫身边的朋友戒烟,因为我们坚定的认为自己可以远离那些自己讨厌的事物。后来当我们工作以后才明白我们不但不能厌恶别人抽烟,很多时候我们还得附和他们,慢慢习惯自己的包里时常装着一包香烟,同时也没有了当初拒绝别人递过香烟时的决绝。

      可能所谓的成长就是让我接受最不能接受,忍受最不能忍受的,然后慢慢融于其中,由不得不喜欢就排斥,由不得不喜欢就否定。终于我们也成了“社会人”,时而清醒,时而混沌。

2019.1.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