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当铺-寻爱之旅-荒冢之战(3)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依旧是我,胡小枫。

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奇异图案上,不过老者不见了,门也紧闭着。

我急忙爬起来,冲向门口,拉开门,跑到前堂,看见老者静静坐在那里,如高深莫测的道士般,不悲不喜。

我赶紧走上前,快速的将我这次经历完完本本的讲了出来。

末了,我恳求道:“能不能再次回去,我要去救人。”

老者没有回我,眉头紧皱,让本是褶子的皱脸,显得更加渗人。

老者也没有看我,而是望向门外,眼神穿过走廊,越过围墙,落在不知名的远方。

良久,老者回过头看着我,似回忆般说:“同一个时间和空间只能存在一个你,而不能存在两个“你”。”就好像之前有人做过类似的事情般。

“同时存在两个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我不甘的问。

“整个世界会因规则的紊乱而毁灭,除非!”老者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我如同抱救命稻草般急切道。

‘除非你以灵魂的形式穿越,并且你还不能让“你”自己看到,否则,世界同样会毁灭。’老者慎重的说。

‘并且还要看你的“酒”值不值这个价了!’老者看着我,语气缓慢的说,似乎这次回去的代价会很大。

我不暇思索、斩钉截铁道:“不管什么价,我都愿意。”

老者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我,似乎要把我看透般,看的我心里发毛;又或许是在看我值不值得这个价。

少顷,老者沉声的说:“代价就是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而且你再也回不来了。”

我没有立即回答,扪心自问,心中是有些不想的,毕竟再也回不来了。

不过想到我不久前的失恋和已过的父母,似乎世上我所牵挂的人已经没有了,又想到最后七七焦急担忧的眼神。

我握了握拳头,说:“可以!”

既然命运本该如此,那我选择接受。

02

依旧站在这繁琐而神秘的图案上,我没有之前的惶恐不安;也没有了对这现象的难以置信;更没有了对这世界的留恋。

除了对七七的担忧和爱慕,我的整颗心已经容不得半点其他的了。

熟悉的场景好像多了些其他的元素,空中不仅弥漫着耀眼的光芒,还有更加浓郁的能量和漂浮且旋转的未知符号。

老者的咒语更加繁冗,摆着不知名且更怪异的姿势,近乎实质的能量随着他摇摆的手来回流动,仿若白带;闪着耀眼光芒的图案,随着他的咒语变得更加的夺目;漂浮着的符号,随着他的姿势旋转的更加规律。

而我,像一块奶酪,被面包似的能量团团包围着,挤压着。

徒然,发光的图案猛的动了起来,闪耀出更加耀眼的光芒,周围空间如褶皱的纸张般变得扭曲,猛的强光一闪,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03

浑身的疼痛感将我的意识从黑暗中拉回现实,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破烂不堪的床上。

家徒四壁的房间,仿佛是被一个极致爱财的强盗光顾一般,不过这么烂且破的房间,我想就是世界上最穷的小偷也不会光顾吧,因为实在没什么可以偷的,除了砖头和泥巴。

突然,一阵剧烈的头痛,一股异常的意识充斥着整个大脑,奋力的融进我的记忆中,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与我的记忆碰撞着、交融着,仿佛要撑爆我的脑袋,最后,我幸运的昏了过去。

“枫弟,醒醒!”

迷迷糊糊我感觉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充满关切。

我慢慢睁开眼,入目的是一个陌生却熟悉的男子。

浓密且紧促的眉毛挂满焦急;深邃而沧桑的眼神饱含关切;稚嫩且帅气的方脸充满担忧。

“情话”我轻轻呢喃着,眼泪不禁浸满眼眶,模糊了视线。

看着泪眼模糊的我,情话有些纳闷,不过还是上前抱住了我,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后背问道:“怎么了?”语气很轻却很暖,让我的心充满温馨。

回想起脑海中融合的记忆碎片,我终于知道了现在所处的环境。

这里依旧是简书世界,不过这次穿越却是在我第一次穿越的十年之前。

我附身在这个十岁却因病死亡的名叫林枫的少年身上,而恰巧情话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有时候,世界上就有那么多的偶然和巧合。

04

一晃九年已过,正值南北境大战。

是时候离开了,我怀揣着心里的遗憾和不舍,告别情话,踏上旅途。

路上,我遇到过身强力壮、一腔热血的铁匠爱吃素大叔,我们聊的很开, 他说他要去当兵,要为北境人民贡献自己的力量;帮助过穷困潦倒、茫然无措的贫民醉猫,资助他去参军,也就有了后来的醉猫将军;碰到过温柔如水、心地善良的医师夏目,她虽弱小,却有着救济天下的宏愿。

他们都有自己的目标,而我,也有我的目标。

荒冢,北境军营。

我顺利地成为一名优秀的北境士兵,更是以假死的名义进入北境最神秘的特种部队“幽灵队”。

一支只有“死人”才能进入的秘密队伍;一支负责暗杀敌方军官的队伍;一支早已不能以真面目示人的队伍。

我没有顾及情兄对于我的死会如何是好,更没有心思去顾及这些,因为我的心里早已充满了对七七的思念和牵挂,完全容不下其他的了。


如历史轨迹一般,情话来荒冢参军了,成为了一名百夫长,他在军营的声望很好,很受士兵地爱戴,且每天都过得很满足,除了偶尔流露出一丝悲伤。

可惜我已是“死人”,注定只能活在阴影之中,而不能出现在他面前了,除非他也“死”了。

05

一如既往的南北战争开始了,带着残酷与血腥。

只是这次平常的走过场的战争,对我来说,却至关重要。

如我之前所知的历史,情兄将死于这次战争,而我,决意要改变历史。

厮杀声、刀剑声、呐喊声依旧是战争的进行曲。

情兄在人群中奋勇拼杀着,领着他那只小队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完全打乱了对方阵营的阵形。

突然,敌方的一员大将领着一支队伍出现在情话面前,提着大刀便是一刀,情话条件反射的用刀一挡,“咔”的冷冷一声,情话不由自主的后退好几步,手开始不住的颤抖,而那名大将却纹丝不动,仿若脚底生根一般。

与此同时,双方人马都自发的对拼着,厮杀声阵阵传来。

“小子,有两手,再来!”大将大笑道,接着便提刀而上。

两人仿若无人的对拼着,情话不住地后退,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汗水混杂着血水顺着脸颊流下。

情话故意露了个破绽,让那人把刀砍进左肩,而他右手趁机提刀一捅,狠狠地插进那人腹中。

那大将仰面倒下,带着不甘,而情话,则一屁股坐在地上,粗鲁的如骤雨般的喘着气,肩膀的剧烈疼痛让他的脸有些不自然的扭曲。

“木又曾!”

一声怒气冲天的呐喊,接着入目便是一张满脸横肉却因愤怒而显得狰狞的脸;高大威猛的体型,凸显的胸肌,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这是敌方大将简小样。

只见他如入无人之境般横冲直撞而来,转眼间,就要冲到情话面前。

情话挣扎着站了起来,右手紧紧的握着刀,一脸决意,妄图拼死一博。

只是,面对着完全没有可比性的战斗,情话分分钟便被击败了。

眼看情话就要如之前的历史一样被简小样杀掉。

突兀,一把漆黑如墨的剑出现在场中,拦住简小样含怒下劈的一刀。

没错,我出场了,漆黑的夜行者套装,夜间行动必备装备,不过在光天化日之下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显得出众?

不过我顾及不了那么多,猛的一顿剑影,逼退简小样,接着用手搀住情话。

“你是谁?”简小样凝重道。

我没有理他,低声在情话耳边说:“你还好吧?”

“还好,你小心些!”情话凝重地低沉道。

我点了点头,便回头与他对峙着。

嘈杂的战场开始变得有些压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更加浓郁的杀气,让周围拼杀的士兵不自觉的远离,仿佛这里有什么大恐怖一般。

简小样冲向我,如猛虎出击般,为了速战速决,我决定使出我的看家本领“剑影无踪”。(以秘技激发身体潜能,短时间内获得远超常人的力量和速度,事后会全身剧烈疼痛,浑身无力。)

速度猛的倍增,我便在简小样难以置信的眼神中,一抹剑光闪过,便是他死我活的结局。

之后,我便带着情话回到营地。最终,战局以南境失败而告终。

06

荒冢,暗营。

情话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说:“阿枫,你不是已经死了么?”接着用手狠狠地揉了揉眼睛,继而又看着我,生怕我是幻像一般。

“我没死,只是加入了幽灵队,一支只有“死人才能进的队伍。”我说。

我又道:“你现在也是其中的一员了,明面上你已经战死沙场了。”

情话没有回答,喜悦仿佛洪水般,淹没了不可置信地神色,霸占他整个脸庞,他开心地笑着,嘴里喃喃自语:“你没死,阿枫,你真的没死。”

一会,情话似乎终于回过神,略微惊讶的问:“我也是其中的一员了么?”

“嗯,是的”我肯定道。

“好!”情话郑重的回道,仿佛在立下什么誓言般。

07

荒冢,南境内,某处。

我站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一如既往的黑衣套装。

“该来的终究要来的!”我静默的站在那里,呢喃自语。

“唰!”荒芜人烟的草地上突兀的冒出一个人,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如死尸般。

“我”出现了。

我默默地注视着“我”,看着他怎么遇到七七;怎么和七七谈天说地;怎么遇到南境三骑兵。

如同历史般的战斗,七七出其不意的杀死其中一,接着拼着受伤做掉另外一人,而“我”如同历史的挡在七七面前,保卫着她。

最后紧要关头,“当我”准备以身来挡对方剑时,我知道该我出手了。

我扔出一只漆黑的匕首,以远超寻常的速度射向那名骑兵,如同剧本写好一般钉在那人喉咙上。

看到“我”躺了下去,我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脱离历史。

我默默地在跟在他们后头,看着他们进入北境营地,之后我便悄无声息的回到暗营。

08

三个月后,隐蔽山谷。

融入暮色的我静静的看着“我”,良久,我叹息着:“最后还是得靠我自己。”说完,闪身便走,隐没在夜色中。

深夜,战起。

营地前,我在远处看着“我”挟持着三千,我已知道结局,却还是无比紧张。

我紧盯着七七,手心略微地冒汗,等待着那个已深深烙印在我灵魂深处的场景出现。

“七七,我必定会救你的!”

“七七,你还会认得现在的我么?”

“七七,我好想你!”

……

思绪却如潮水般涌来,在我脑海中激荡盘旋,彻底击碎了我内心的平静。

我从未觉得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如同坐在火上烤,焦急且难熬。

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在“我”大喊一声“不”的时候,一团黑影出现在七七后背,漆黑如墨的剑朝七七刺去。

我猛的从黑暗中窜出,快若闪电的抓住剑柄,接着一脚踹在黑影身上,掠过七七,停在她的马前。

七七没有看我,依旧紧紧的盯着“我”,眼神空洞,泪水挂满脸颊,神色木然,犹如行尸走肉般,坐在马上。

看着七七,我心痛不已,眼前的情形,我顾不得解释,便跃上马,坐在七七身后,牵起马缰,策马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09

荒冢,某处。

我拉下面巾,看着失魂落魄的七七,轻声道:“七七,是我!小枫。”

七七似乎有了些生气,慢慢抬起挂满泪痕的脸,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低下头,没有说话,在那里痴痴的发着呆。

我知道我已经换了一个人,虽然灵魂是一样的,对于七七却是陌生人。

看她如此伤心,我的心不禁隐隐作痛。

我开始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包括我的来历和穿越。

听着我的经历,七七眼里慢慢恢复神采,仿佛灵魂重回了躯壳,充满朝气。

七七看着我,眼神流露着陌生又熟悉的神采,却不敢和我太过亲密,毕竟现在的我变成了林枫,且“我”又刚刚死去,加之我的经历太过离奇,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最终,我们回到了营地。

10

三个月后,军营。

我和七七靠在一起,看着夕阳西下。

“七七,我们归隐山林可好?我厌倦了战争,想和你过平静的生活。”我轻声对七七说。

“好啊,只要和你在一起,去哪里都可以!”七七回应着。

最后,我们解甲归田,过着平淡而快乐的隐居生活。

荒冢之战(1)

荒冢之战(2)

十二当铺(守护征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