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空,(15)

也许正如周坤所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片天空,只不过有的人找到了,有的人还没有找到。每一个人的那片天空属于自己最骄傲的飞翔领域,在这一领域里每一个人都会像是一只雄鹰一样自由自在的翱翔。

第二天早上起来,周坤发现自己家的地面上一片狼藉,地上零零散散的扔着许多空酒瓶子,还有一桌子没有收拾掉沾有着大量剩菜油水的塑料袋子,以及几支被李明昨天晚上抽剩的烟头。

“这个龟儿子,把我家败坏成这个样子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也不说帮我打扫打扫。”周坤起了床,穿上了拖鞋,开始打扫屋内的垃圾。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在周坤的脑子里只存在些支零破碎的回忆,他只记得自己跟李明说了好多好多话,有些话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说过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也很意外的想自己昨天晚上怎么这么多舌。还有一件事简直像是一股暖流,直接冲击着周坤冰冷的心扉,正是这个事的发生让他感觉到了生活还有一些光亮,可以说,他的生命正是通过这个事开始发生了微妙的转变,让他敢坚决的觉定要去寻找那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周坤挥舞着扫帚,游步于自己家中的各个角落里,他的嘴角漂浮着幸福的微笑,他的思绪像是灵魂出窍一般逃离了自己的身体,飘向了空际宽阔的空间。

昨天晚上的时候,邓夏天给周坤打了一个电话,她打的是周坤在高中毕业时填写同学录所填的电话,这么多年过去了,周坤一直都没有换掉这个号,因为这个手机号不是简简单单的手机号,它更像是周坤跟一群人的牵线人,没有它,周坤就会失去许多老同学跟他打电话过来的机会,尤其是这一次邓夏天打来的,否则周坤悔的都想撞墙根。

很巧,昨天晚上邓夏天的这个电话正是当李明从周坤家离开后打来的,否则李明又得跟周坤八卦一番。邓夏天刚打通的时候周坤并不知道是谁,他也很意外,因为几乎没有多少女孩子会给他打电话,周坤听着手机那头略显熟悉的声音陷入了混乱当中,这是谁呢,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喂喂喂,周坤吗,是你吗?”邓夏天的声音略显急促的味道。

“嗯……,你是谁啊?”周坤当时表现的很疑惑,这么晚了怎么会有女孩跟他打电话。

“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你是不是想找揍!”邓夏天女汉子的性格表现的活灵活现。

“你是不是,是那个……”周坤似乎听出来了一点味道。

“你说我是谁啊。”

“你是邓夏天?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连老娘都不认识了,你还好意思啊”邓夏天说。

“真是你啊,你怎么会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呢?”周坤的心情很激动,他感觉到自己的嗓子眼处像是被塞进去了一块蛋糕,油滑滑地奶油迅速酥软掉了他全身上下的骨头和肢结。

“怎么,老娘跟你打电话还需要提前向你汇报吗?”

“不不,不用,我只是很意外。”周坤掩盖不住他激动的内心。

“怎么样啊,你从泰城回去工作后过的还好吗?”邓夏天改变了语气。

“还好啊,你呢。”此时周坤不想跟邓夏天提起自己这一段令人难堪的过往。

“我嘛,老样子。”夏天的口气很随意。

“对了,上次和你顺路回家的时候,你说你家在神州大厦,真的假的啊,你开始卖电子产品了?”周坤表示不解。

“你傻冒啊,我怎么可能去卖电子产品,我这么有崇高的理想的人。”

“那你家真住神州大厦啊,那不是卖电子产品的地方吗?”周坤继续表示不解。

“我发现你就是一个大傻冒,我不是为了和你多走一断路吗,到了神州大厦那我又打的回的家。”

周坤听到邓夏天说完这一句话后立刻就怔住了,他昏昏浩浩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一个女孩子,为了能和自己多走一段路竟然可以选择绕远,最后在一个地方独自打车回家,那时候可是晚上啊,这种做法也只有她邓夏天做的出来,周坤心想。

“你是傻冒吗,你怎么这么做,你想和我多走一段路你直接说不就完了,你怎么也得让我先把你送回家啊。”周坤的脾气也上来了。

“我什么时候让人送过,呦呵,你还敢跟我发脾气类,三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

“噗呲。”周坤竟然毫无理由的笑了出来,说的也是,她不这样做也许就不是她邓夏天了。也许邓夏天就是自己生命中那个独一无二的女孩,一个既让人喜又让人忧的欢喜冤家,周坤这样想道。

后来两个人的对话又是一顿平常无故的家常话,可是周坤却能感觉得到电话那头的邓夏天在期待着什么。而他自己的心扉则像是渴望着冲向云霄的大鹏,他想说些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此时的周坤已经不再忌讳自己喜欢邓夏天这件事实了,他似乎也有些觉得邓夏天也喜欢自己,这就是一张隔着一层薄薄的纸张一样,只要捅破啥事就解决了。然而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却还保持着高中时候的那种固执,邓夏天以一个女汉子的形象表现出一副很不屑的样子,而周坤呢,则表现出一副不容被欺负和压迫的样子。往往在这个时候,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这个时候的周坤像是一个拥有着现代思维和朝气的女人,而邓夏天却更像是一个拥有着旧社会老套思想的大男人。大男人一人独大,因为在旧社会里男人的地位始终都要比女人大,而女人则显得很弱小。以邓夏天扮演着大男人主义一直在欺负着周坤所扮演着柔弱女人的形象,可错就错在周坤不是简单的一个柔弱女人,‘她’是一个有着新时代思想和先进理论的女人,所以‘她’要反抗邓夏天的压迫,于是就发生了他们俩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

后来,电话寥寥草草地收尾了,邓夏天先挂掉了电话,她似乎已经掩盖不住自己那缠意绵绵的困意了。而周坤挂掉电话后却始终都睡不着觉,他有些兴奋,又有点可惜,他被那种复杂的情绪萦绕在心头,他又感觉到了自己前方的路有些明亮了,自高中聚会回来之后他从来就没像现在这样感觉到温暖过。

被抽掉的灵魂在周坤的脑袋上方环绕了良久,然后一个冲刺穿过了出租屋的屋顶来到了外面一片蔚蓝的天空之上。在这片蔚蓝的天空里,灵魂自由自在的游荡,它穿梭在各个薄厚各异的云彩间,非常快乐的玩耍着。不一会,忽然灵魂像是听到谁的命令一样立刻向地面俯冲过去,它快如闪电般穿过层层云彩,最后它重新穿过周坤家的屋顶进入到周坤的体内,而周坤的思绪也回到了自己的脑袋里面。

周坤拿着扫帚打扫着家里的卫生,他把地面上的垃圾都扫到了垃圾桶内,然后装进一个大大的塑料袋子内,又把地面上凌乱的空酒瓶子装进另一个大袋子里面。最后他自己一个人提着两个大塑料袋子走出家门,准备将两大袋子的垃圾扔进外面的回收垃圾桶里。

当他回来的时候,看到被打扫的一干二净的家里心情瞬间舒畅了许多。他重新躺回到床上,拿起手机无聊的翻阅着。没有工作的他当然是最无聊的,他打开网上购票系统,想看一看最近这几天有到哪里的火车票,他可以去哪里旅游一番。

距上一次旅游的时间已经有好久了,周坤几乎都忘记了他上一次是什么时间段出去的了,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在周坤的大学期间,旅游是很经常的事情。小到每周的双休,大到各种假期如国庆节、端午节、劳动节、清明节之类的节假日时间,只要时间足够长,他就要从手机上购票。也许对于他来说,出去玩实在不是一件什么很难的事情,因为他总是觉得只要从手机上购好票,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有一句话说,旅游就是一张单程车票的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的麻烦,周坤就是相信了这一句话,只要有时间他就会从网上订购一张前往远方的硬座火车票,至于啥时候回来他却很不在乎,所以也导致了他假期过完回来的时候会落下第二天要上的第几节课。可是周坤并不在乎,因为,在他的格言里面,在大学的时候旅游是很重要的事情之一,他把每一次的旅游都当做自己心灵上的净化和生化,也许这么说太矫情了点,不过事实上,周坤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很快,周坤看重了一张从都城发往遥远的昆城的一张火车票,昆城,来自于中国边境省份的城市,这个地方周坤是一直都想去的,可是碍于大学年代时间和金钱的限制就一直没有去成,如今他已经在社会上工作有四年了,积蓄虽然不多但也有那么一点了,所以,这次他果断定好了前往昆城的硬座火车票。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周坤已经陶醉在将要去旅游的兴奋当中去了,他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大脑里来回想象着昆城里的种种景色。

一片万里无云的晴空,鸟儿在空中追逐嬉闹。天空中漂浮着浅厚有别的白云,云的影子映在大地上,倒影出各种各样奇异的形状。一片望不到边的梯田一层接着一层像是奶油蛋糕一样抹在一座又一座的山丘上面。远方传来农民的呼喊声,声音经久不息地在山峦之间游荡,持久不息,像是大山的回音,声音混厚而有力量。

渐渐地,周坤已经完全沉醉在这一副自己想象中的美丽画卷当中去了。他的嘴角大大的伏度照实着他的美丽心情,周坤现在就像是一个还沉浸在自己睡梦当中的小孩子一样,他傻笑的可爱,让人怜悯。

“周坤,你小子起床了吗。”突然一个人的声音打破了周坤的美好幻想。

“谁啊,这么烦人。”周坤从床上坐了起来,一眼就看到了李明。

“你起这么早啊,我还以为你在睡觉呢,哈哈。”李明笑得有点慎人。

“我说你昨天晚上跑的倒是挺快,把我这弄的跟个猪窝似的,也不知道过来帮我收拾收拾,你个没良心的。”周坤说。

“至于吗你,一个大老爷们跟个娘们似的婆婆妈妈,还让我收拾东西,你收拾不就得了。”李明说。

“你大爷的。”周坤一个翻身,弯下腰去拾起地上的拖鞋,迅速地朝李明的身上砸过去。

李明一手接过拖鞋,把它扔在了地上,并说:“我靠,跟我动手还,臭不要脸的你这个人。”他把拖鞋踢到了一边,继续说:“这样吧,难得一个大周六的,咱出去逛一圈咋样。”

“逛一圈,去哪逛?”周坤不解。

“这么大的一个都城哪里不能逛啊,以前工作忙没有机会,这次有机会了还不赶紧的,走吧,去逛逛,也缓解缓解你那压抑的脾气。”李明说。

“那好吧,走。”

这次周六的天气格外的晴朗,太阳高高的挂在空中,天空万里如云。当然了,随之而来的是毒辣的阳光和热气腾腾,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水蒸气的味道,不过即使如此强烈的热空气也阻止不了周坤和李明出去闲逛的决心。可以想象得到,两个大老爷们是怎么一起出去逛街的,别人都是一个人挽着一个人的胳膊,然后另一个人打着遮阳伞。而周坤和李明呢,这两个人并排着走着,两双狗眼不断斜瞄着身边不断路过穿着超短裙的女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在我心里一直是那时的你 我那样眷恋那时时光 那倔强的恋着玩的你 不肯多看看我的你 就这样说出让我不能置信的字句 ...
    意莫安阅读 47评论 0 3
  • 最近两天QQ微信聊天群被校园“全封闭计划”和换校长的言论占据了我们整个界面,成功吸引了同学们的眼球,首次...
    笔落枫阅读 46评论 0 2
  • 我只看见一个个光点的绚烂与消散,不曾见过思念在飞
    非卿是故阅读 1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