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烟雨,微冷 ,心茫,谁知。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窗外下起了毛毛雨,看着电脑,我不知道该干嘛,点了一下网易云音乐。静静的听regret。

心情依旧沉在谷底,谷底还有深渊,坐在深渊旁,不知这深渊存在了多久,它是怎么熬过这么长的时间,又怎么熬过余后的人生,为什么而存在。

一眼望去,黝黑的让人心寒,寂静的让人无奈,无言中散发出阵阵哀愁,莫名中有种生无所恋。

不知什么了,很久没有这种情况,却有很享受这种情况。

世界倏然间静了下来,变的不爱说话,毫无表情,多说一句都嫌累,语气比平常小一大调,说说吞吞吐吐的慢悠悠,打字都不爱打,看着电脑,听着歌,不想过多发表,脑海沉入一种莫名的思绪,那思绪尽是无奈。

思绪行走在荒芜的草地上,看着那草皮不断的虽败,看着那狗尾草不断的被苦寒所摧残,看着那大地,一坑一窟的,满是被霜打成破败不堪。

寒风凄凉,刮起了草皮上的枯叶,盘旋在半空中,为思绪展示它的优美,它说,你看,我很好,别牵挂我。

是啊,它很好,伪装的让自己很美好,给人感觉它极尽完美;伪装是它的堡垒,是抵御他人,把自己的内心一层又一层的裹挟住,像洋葱一样,不能让人知道它的脆弱。

谁他妈会去安慰,散场过后,全都会把它的事情,当成一个茶余饭后的笑谈。

既然如此,何必自讨苦吃,何必当个小丑惹人笑。体贴之间的寒暄,伪装背后的肮脏不堪;自认为面具之上的感同身受,殊不知面具后的冷眼相待。

没有人会舍得时间去听一个人的闲言碎语,因为他人想得到的只是你的笑话,就如同紫霞说过一句话:

“你看,那人好像一条狗。”


心是什么,我不知,只知它让我有了万千情感,每当它化作荒芜,我就百感交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一股愁绪涌上心头,让头皮发麻。

而思绪这时却爱在上面晃悠,淡淡的、静静的、轻轻的盘旋。

寒风为何吹不走我那凌乱的思绪;纷飞的雨滴,重重的砸在我内心深处;望着远处的灯火,无声的对话是我对你的倾诉。


深夜这一刻,对着镜子说,你累吗。

镜子里面的人,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我。他无声的宣告我,为什么我还活着,如此苟且又卑微。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很多都用的代替,但是很多情感表达不出来,万般思绪皆死寂,生无可恋不是一种存在幻想中,而是环绕在四周,是自身散发出来的,也是不断填补进去,越来越浓郁。原来抑郁就是这般产生的,无法倾诉内心的世界,无法告知只能埋葬,一个个墓碑的竖立,顶破的苍穹,自己却臣服所构造的事物。

虔诚的膜拜,直至关闭内心的门,门后垒起高高厚厚的墙。黑暗裹住了全身,弥漫不出去,也隔绝了所有的人事物。

真希望,做个梦,一个恒久的梦,梦里面的我,应该不是我现今这个样子吧。

至少不会让人恶心,作呕;怎么说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君子。

嗯,一天又这样过去了,真好,晚安各位。

(首句诗是纳兰容若的山花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