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回报你,我的爱人》(十六)

十六    大餐

旺顺阁,包间。

标准的十人桌,此刻已经摆满了各种海鲜。

“六姐,这样真的好吗?”小姑娘虽然早就食指大动,还是免不了在为男人担心,“他不会有什么事吧?”

“你觉得我这招儿狠吗?”许路没有回答,自顾自的大口吃着食物,反问姑娘。

“我觉得有点过了。”小姑娘脸现愧疚之色,“就算要扔下他,也等进了市区,好打车的地方再扔吧。”

“他拿什么打车?”许路坐直了身子,嘴角泛起坏坏的笑容,手里的钱包一上一下的颠着。

她拿起酒杯,含了一口,缓缓仰起头,感受着液体中气泡在舌头上跳动。当几种复合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漫,扩散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

也不知这种人间至美的惬意享受是来自杯中的香槟,还是得意于她的小小伎俩能够得逞。

“你知道我这些招儿是打哪学来的吗?”经过片刻的陶醉之后,许路放下钱包,重新对着各路碗碟开始招呼。

“你是说四叔。。。他。。。?”小姑娘自己说着都觉得那么诡异。

“我们上学的时候,所有人都不会的题,他给做出来了。”许路停下筷子,拿纸巾擦了擦嘴,“放学,有部分同学愿意做完功课再回家。包括正副班长,学习委员,几个课代表,遇到难题都得请教他。最令人发指的一次,我们班主任的数学课上,他在底下补英语作业,被抓个正着。结果班主任当着全班人的面宣布,只有他,被允许在数学课上看英语。”

“还能这样?”小姑娘听得出了神,瞪着大大的眼睛,完全忘记了面前的美食。

“有人说,粘上毛他比猴还精。”许路继续,“我看真是委屈他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你看我吃这么多还这么瘦,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吃的都长了脑子了!”

“那他今天怎么被咱们戏弄了?”小姑娘立刻有了疑问。

“他呀,生就一副菩萨心肠。”许路又饮了一口酒,似有意似无意的观察着姑娘,“心软得一塌糊涂,他就算有再多的邪招歪招也不会对身边的人使,更不会对女孩子使。所以啊,他就是个一见女的就犯怂的人。”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女郎的话语。

“东家,不用玩的这么大吧!”是石现。

“我已经不是你东家了啊!你现在的东家坐在我对面呢!”许路抑制不住的笑魇如花,“我们呢,正在旺顺阁吃大餐,哎呀,都快撑死我了可还剩这么多,对了,刚才路上看见几只流浪猫,所以就不给你打包了啊!您慢慢欣赏风景吧!”

“我去!我这连路灯都没有,我连旁边有没有沟都看不见,我欣赏个屁呀!”

“认命吧,我的哥!”无视了石现的咆哮,许路飞快地挂了电话,“梦梦,吃这个,凉了就不好吃了。”

“六姐,你说他干嘛突然对我生这么大气啊?”小姑娘起身接过递来的菜肴,问出了心中的纠结。

“吃醋了呗!”许路调笑,“他这个近水楼台还没得着月呢,反倒是被个外国鬼子先得了手,搁我我也急啊!”

“六姐你瞎说什么!”小姑娘一脸的惶急,“我们只是坐同一班飞机,然后随意的聊了几句。结果发现我们是做的同一行,所以就聊了一路。后来他特别热情的要帮我拿行李,我也就没有拒绝,仅此而已。”

“你急什么!我又没有要计较!”看着姑娘脸色通红,许路莞尔。

小姑娘还待要说,包间门被砰的一声闯开,两个男人走了进来。

前面的男人冲到桌边,抢起钱包掏出钱,也没数,转身塞到后面男人的手里。

“哥们儿,对不住啊,还让你跑上来一趟,钱甭找了,您慢走。”

送出那个男子,关上房门,男人立刻回到桌前,随手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也不管两旁目瞪口呆的女子,拿起公筷,就着眼前的碗碟开始风卷残云。

“你给我说清楚,那洋鬼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头也不抬,腾出一只手指向小姑娘。

“你谁呀?我们认识你吗?”两个女子互相对望了一眼,又一起看向石现,异口同声的大喝,“出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