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小姐忙碌的一天

(一)

秋天萧瑟的早晨八点半,凌晨小姐穿着一身黑色短裙、网格丝袜,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浓妆艳抹地出现在荣耀辉煌影视传媒公司门口。一层厚厚的粉妆盖不住她浓浓的黑眼圈和脸上密密麻麻的痘痘,她一笑,脸上的粉就蠢蠢欲动,仿佛下一秒就会全掉下来。

凌晨小姐本名小薇,来这家公司三个月,应聘的职位是主持人,但从进来并没有接触过主持工作。因为热爱加班到凌晨,同事们私底下给她取了这个外号。

行政部新来的小姑娘小林迎面走来,看到她的黑眼圈,脱口而出:“小薇,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累?”

凌晨小姐赶紧答道:“没有办法,昨天晚上加班加到凌晨四点,才睡了三个小时。”

“你为什么加班加到凌晨四点呢?”小林感到十分不解。影视制作部里有六七个男同事,只有凌晨小姐一个女生,怎么会让一个女生这么辛苦呢?

“有很多片子要剪。昨天劳总去参观腾讯,要剪一个简讯版。前几天举行的模特大赛,要剪一个全程版,一个花絮版,还有剪一个五分钟的新闻版。”凌晨小姐深怕小林听不见似的加大了音量,说完,露出一副更疲累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你一个人做这么多事呀,张非他们呢?他们怎么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呢?”小林为她打抱不平起来了。

“他们也有自己的事做啦,我多做一些就可以多学一些,多学一些东西总归不吃亏。”凌晨小姐表现出谦虚好学的态度。

小林心生感动,叮嘱道:“还是要早点睡,不要太辛苦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凌晨小姐打鸡血般地回答:“年轻的时候辛苦一点不怕。我只有比别人努力,比别人付出得更多,才能成功。”

“要是我四十岁的时候,也能像劳总这么成功就好了。”凌晨小姐接着表决心。

小林露出惊吓的表情,点点头走开了。凌晨小姐为自己一次成功的宣告感到满意,是的,她的目标便是成功,付出加倍的努力得到别人的认可,巩固自己的公司的地位。

(二)

九点钟上班,同事们陆续抵达办公室。凌晨小姐已经坐在位置上,开始新一天的剪辑工作。这时,影视制作部总监陈强走到凌晨小姐的座位,轻声说道:“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陈强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个头矮,身板瘦,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凌晨小姐168的身高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走在他的身后,就像一个威武的保镖,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咚咚咚”的声音,使得保镖的气势更加恢宏。

影视部里的男同事们都默默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表现出对工作的无限专心投入,对这一幕视若无睹。

当这一高一矮走出剪辑室,影视部的男同事们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张非,你今天死定了。昨天她叫你帮忙剪劳总参观腾讯的片子,你没答应。”老油条模样的王伟奸笑。

“哇靠,你不也没有答应她剪模特赛的新闻版。自己手上的活都做不完,谁那么有空揽那么多活。”张非想到又要被她告一状,就不爽极了。

“张非,王伟,你们这样不行的。领导分配工作,居然不接。”资深摄影师老简调侃。说资深,也就来了半年而已。荣耀辉煌有一个人尽皆知的理论——全亚洲的人都等着荣耀辉煌的招聘,能熬过三个月就是老员工。

“年轻人呀,你们这是传媒人的态度吗?藐视领导!”老沙接着调侃。老沙入职时间跟老简差不多,年纪相仿,他们无论在工作上还是搞笑上都是默契十足的拍档。

这话引起了张非的不爽:“她算那门子领导呀,什么都不懂,还成天瞎指挥。你们看过她剪的片子吗?那字幕我都看不下去了。”

“她说以前没剪过片子,最近才开始学的。”实习生小蔡小心翼翼地插了一句。

“她来影视制作部,连剪辑都不会,那她会什么?”张非越发生气。

“她是主持人。你没看那工作牌上写着嘛。”王伟带着嘲讽的语气悠悠地说。

“不行不行,镜头太小了装不下她的大脸。”老简假装认真地分析到。

“哇,那层厚厚得粉掉下来花了镜头怎么办?”老沙更加恶毒了,惹得大家哈哈笑。

“不能做主持人,就写作文呗。你们忘了她的绝技是论文三千字呀!”王伟补刀。荣耀辉煌的员工每天下班前都需要写工作日记。平常人顶多列个123点,但凌晨小姐的工作日记就像是写作文一样,包括:今天下午三点跟张非沟通拍摄的事情,张非不配合,让我去问简易和沙丰平,简易和沙丰平一个下午都不在办公室,不知道去哪里了,行政部的两个小姑娘在影视部叽叽喳喳,影响影视部的工作进步,破坏影视部的工作氛围······有幸出现在她的工作日记里的人,都被人事部请去谈心,有幸拜读了她的论文三千字。

“小心一点,也许今天的工作日记会是:和张总监开完会回到影视部,看到一群人在嘻哈聊天,怠慢工作。”张非深受论文三千字其害。

“好怕呀!”简易做出害怕状。

“她什么都不会,她从前是干嘛的呀?”实习生小蔡诧异。

“她说她是政府里面的打字员,现在还拿着两份工资呢。”老沙轻描淡写地说道。

“她不是说她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吗?”张非感到有些惊奇。

“她跟我说她是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的。”王伟补充道。

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版本就像一个个荒唐却真实的笑话,让影视制作部的同事们欢乐不已。

(三)

总监办公室的气氛却是十分严肃。

陈强在办公桌前坐着,凌晨小姐站在旁边汇报工作:“领导,您昨天交代的工作,我昨晚加班到凌晨四点,都做出来了。”

“不是叫你分配给王伟张非吗?”陈强的声音不大,但是加重了语气。

凌晨小姐赶紧解释道:“领导,我跟他们说了,但是他们不愿意,我也叫不动他们呀。”她的语气中有说不尽的委屈。

陈强点点头,说道:“他们在这里也不过是虚耗了他们的青春,以后就是死路一条,没有未来的。不用理他们。你去准备一下,下午劳总会去剪辑室审片。”

凌晨小姐赶紧回到剪辑室,心里十分的忐忑。她打开自己昨天剪的片子,站起来,环顾了一圈,又坐下。她想要请别人帮忙看看,但她不知跟谁开口才不会被拒绝。

她突然站起来,走到实习生小蔡的旁边说道,“小蔡,帮我看看我昨晚剪的片子呗。”

“小薇姐,这不好吧。我自己也是半桶水呢!”小蔡对着她尴尬地笑,十分为难的样子,这论资排辈怎么也轮不到他去。

“没事,这有什么不好的。同事之间就是要互相帮忙嘛。”凌晨小姐坚持道,为了抓住这根救命的稻草。

小蔡也环顾了一下想要求救,张非和王伟带着耳机,老简和老沙早就落跑,大概去哪里抽烟了,只好答应下来。

凌晨小姐这下高兴了起来:“来我的座位看吧,一定要给我点意见,我昨天剪到凌晨四点呢。”

小蔡站起来跟着她过去,也不知道回答她什么好,只好一直尴尬地笑。

凌晨小姐在位置上坐下,打开昨天劳总到腾讯公司参观的视频。两分钟之后,视觉折磨完毕,凌晨小姐眨巴着假睫毛,露出期待的神情。

小蔡赶紧点头说,“不错不错,挺好的。”

凌晨小姐心满意足地笑了,小蔡赶紧逃回自己的位置,带上耳机。

(四)

午饭时间。

“王伟,吃饭啦。”张非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去外面吃吧。”王伟问道,“老简和老沙呢?”

“打个电话给他们,跟他们说楼下等呗。”张非说着,王伟已经拿起电话。他转向小蔡问道:“小蔡,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好呀好呀。”面对着难得的邀约,小蔡赶紧欣然地接受。

凌晨小姐看着他们三个人愉快地走出办公室,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她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见,对着电脑工作。

过了一会儿,凌晨小姐起身去食堂。她打完饭,站了一下找位置。突然,她的眼睛一亮,快步走到角落的位置过去。

“领导,我和你一起吃饭吧。”凌晨小姐露出谄媚的笑容,陈强抬头没有表情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凌晨小姐立刻坐下。

“片子都没有问题了吧?”陈强吃着饭,头也没抬地问道。

“没问题,领导。”她信心十足地答道,“早上我和小蔡一起看了一遍。您和劳总什么时候一起来审片呢?”

“下午,时间我要再跟劳总确认一下。劳总日理万机,我们也要更努力,才能跟上他的脚步。”陈强抓住时间对凌晨小姐进行洗脑事业。

“好的,领导。劳总的步伐太快,我拼命追也追赶不上,但我会努力的。”她表现出誓死跟随的决心。

“没事。劳总的思维我都很难跟得上,何况是你。不过,你的心态不错,将来肯定能有所作为。”陈强适时给她一颗糖吃。

因为这句话,凌晨小姐整顿饭的心情都好了,把一盘难吃的食堂饭菜吃得干干净净。她心里想,她争取到领导的信任,一定可以在公司长久立足。

(五)

下午2点半,影视部里一片寂静。凌晨小姐突然站起来,大声宣布道:“三点钟的时候,劳总和陈总监会过来审片,还要给影视部开会。”说完,她就坐下,并不管别人听到了没有,也没有人给她反应。

过了一会,从外面传来声音。“陈强呀,你的思维要转的快一些才能跟上我的脚步。”人未到,声先到,音调之中带着浓浓的港台腔。

剪辑室被推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身板清瘦,带着一副黑框眼睛,穿着一声橘红色的西装,裤管稍微往上卷,露出一双黑色皮鞋,十足的潮流装扮。走路时,头微微向上仰,仿佛一切都不在他的眼中。

“劳总。”大家不约而同地打招呼,他点点头。

劳总边走到凌晨小姐的位置,边说道:“都来看看,小薇的片子剪成什么样了。”

大家围上去,凌晨小姐赶紧打开视频。

漫长的两分钟过去,大家看得大气也不敢出。劳总走到会议桌旁坐下,说:“趁今天大家都在这里,我刚好给你们开个会。”

长方形的会议桌,两边可以做四五个人。陈强和凌晨小姐快步上去做到劳总的两边,颇有左右护法之势,其他人稀稀拉拉地坐开了。

“陈强,你说说这个片子怎么样?”劳总发问道,让人揣测不到应该怎么回答。

陈强沉吟了半天,终于说道:“我觉得整个片子的脉络挺清晰的,按照时间的顺序,交代得比较清楚,可能节奏的把握和画面的选择上还有一些进步的空间。不过,对于初学者来说,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不错?那字幕的颜色乱七八糟,照片里的人缺头缺脚。”劳总的语气跌宕起伏,手一上一下地拍着桌子,激动得心情显露无遗。“初学者,为什么让初学者来剪片子?张非、王伟你们干嘛?还有那照片是谁拍的,简易、沙丰平你们两去干吗了?”

“照片是我照的,没有人去我就顶上了。我是到今天早上凌晨四点才把这个做好的。劳总,我是主持人,剪片本来就都是刚刚学的。”凌晨小姐赶紧为自己正名。

劳总听到凌晨四点,心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便对凌晨小姐心软了下来,把怒火转向了张非、王伟。

张非、王伟分别开始汇报情况,把手头上的工作稍稍夸大地汇报了一遍。

“简易,沙丰平,你们两个作为影视部的元老,不拍照干吗去了?”劳总又问道。

“我们不知道呀,也没听谁说。我们昨天去和客户谈项目了。”老沙慢悠悠地答道。

“陈强,这就是你不对了,身为总监,你没有好好地分配工作,也没有跟老简他们好好沟通。你要是好好沟通的话,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你这样怎么能好好地领导影视部呢?”劳总严厉地批评陈强,语气仍旧十分激动。

“你们这种工作态度怎么能跟着我走出亚洲,冲向国际呢?过几天,我们的美国团队就要来了,你们再这样下去就要被淘汰了!”劳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苦口婆心地教导。

“我这不是在骂你们,我是在教导你们,你们要感谢我。我愿意教导你们表示我看重你们,表示你们还有救,等到我要是直接放任你们不管了,那才是你们真正地无药可救了。”劳总深情并茂地进行孜孜劝告。

“以后,我要亲自管理影视部的事务,影视部再也没有总监,只有我这个总负责人。张非、王伟,你们把那个片子重新剪辑一下,小薇,你以后不要再拿照相机。简易、沙丰平你们去补拍一些素材。有没有问题?”劳总宣布决定。

“没问题。”“没问题。”大家陆陆续续地答道。

“那就散会。”劳总站起来走出去,陈强跟在身后唯唯诺诺地出去了。

(六)

张非、王伟平静地各回各的位置,简易和沙丰平照常出去拍摄,小蔡更乐得轻松,反正也没他什么事。影视部的老成员们早就习惯这里快速的更新换代,早就学会宠辱不惊了,早就对劳总来来回回那几句经典名言烂熟于心了。荣耀辉煌是没有计划和规划的,只有变化。非要说有什么计划的话,劳总就是荣耀辉煌的计划。简易也曾经是总监,沙丰平和王伟也曾挂名主管,上一任影视部总监才离开公司没多久,他们听说美国团队要来都听了一年了。

但凌晨小姐不了解这局势,她阵脚全乱,内心里翻江倒海:劳总一句话,陈强便不再是总监了。简易和沙丰平什么都没做,不仅没有挨骂,劳总还站在他们那边批评陈强,这难道是她自己站错边?这三个月来,她的努力讨好和加班就要化为灰烬了吗?她一心只想在这里扎住脚跟,拼命往上爬,跟随劳总的脚步,跟美国团队合作,走出国际。她可千千万万是不能被淘汰的。她必须想办法做些什么,一定要挽回局势。

“张非,你有时间吗?我们到茶水间谈一谈工作上的事吧。”凌晨小姐走到张非旁边轻声细语地说。她心里已经盘算好讨好张非的策略了。

张非本着看看这女人要干什么也无妨的心态便答应了。

凌晨小姐关上了茶水间的门,立刻进入正题:“张非,我知道你们之前对我有一些误会。其实我在工作上是对事不对人的,从来没有什么帮派立场之分,一心是为了公司好。如果你们对我什么误会的话,我们开诚布公地说,坦诚相对。”

“没有的事,我对你没有什么误会。”张非轻笑了一下。

“如果没有误会的话,你们为什么要联合起来排斥我呢?我不是站在陈强那边,其实我夹在你们和陈强的中间也很难做人,我一心希望大家能一起把工作做好。我负责传达陈强的工作安排给大家,可能有时语气不太好,但也是求好心切。”凌晨小姐的眼睛里泛出委屈的泪光。

张非小小地被吓到,心里对这女人的虚伪更加反感了。他耐着性子说:“没有的事,我们哪里有排斥你。”

“你们都不配合我的工作。我叫你们帮忙剪片,那也都是公司的片子,你们统统拒绝我。平日里,也对我视而不见。特别是你,讲话的语气那么冲。”凌晨小姐放软语气,继续申诉。

“哪能呀,我这人就是急性子。只要是公司的工作,我肯定都是全力配合的。是你误会了。”张非摆摆手,心里想着赶紧结束这场虚伪的对话。

“那可能是我误会了。你看,现在多好,我们解开误会。那以后有什么工作安排的话,我会尽量多跟你们商量。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也要多多指出我的不对,我才能改正。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会支持到底。”凌晨小姐一扫阴霾,讨好地笑着。

“嗯,好。那我先去忙了。”张非点点头,飞快地逃跑,多一秒都不想看到她那张脸。

(七)

茶水间里,凌晨小姐心急如焚地来回踱步,继续寻思着,张非的态度说不上是接受还是拒绝。何况,张非还算不上关键人物,拉拢他也起不了太大的效果。所谓,擒贼先擒王,她应该要和他们的领头羊形成联盟,这样她才能不被淘汰。

“张非,你知道简老师和沙老师去哪了吗?”凌晨小姐悄悄地走到张非的位置低声问。

“可能去音乐室商讨拍MV的事情了。”张非回答得很谨慎,担心她这是又在查行踪以备写论文三千字。

凌晨小姐应了一声好的,风风火火地走出了办公室,张非赶紧微信给简易:凌晨小姐查行踪,我说你们在音乐室讨论拍MV的事。

凌晨小姐敲了敲音乐室的门,推开,一股香烟的味道扑面而来。简易、沙丰平和音乐总监田枫正坐在沙发上,一人手里夹着一支烟。

“哟,什么风把小薇姐您吹来啦?”田枫带着嘲讽的语气。

“田总,我来找简老师、沙老师商量一下工作上的事。”凌晨小姐有求于人的时候,才会这么礼貌地称呼别人。

“有事呀,那就说吧,我们还忙着讨论MV的拍摄呢。”简易把手里的烟头插进旁边的花盆里。

“这事啊····比较重要·····简老师、沙老师,能借一步说话吗?”凌晨小姐低声下气,语气谄媚讨好,模样就像一只努力摇摆尾巴讨主人欢心的小狗。

简易和沙丰平交换了一下颜色。

“田枫,你在这里等我们一下,我们先去商量一个重要的事。”沙丰平大声地说道,和简易起身往外走,田枫无所谓地挥挥手。

“田总,不好意思呀。”凌晨小姐赶紧跟出去。

简易和沙丰平走到楼梯拐角的休息室,凌晨小姐最后进门,带上了门。

“说吧,有什么事?”简易开门见山。

“简老师、沙老师,首先我要向你们道歉。”凌晨小姐十分诚恳地说道,“这段时间来,我们在工作上的沟通交流不是特别顺利,弄得彼此都不是很愉快,可能是我的工作做得不到位。”

“没有不愉快,我们都是以专业态度对待工作的,不会带个人情绪。”沙丰平回以她虚假的诚恳。一场虚情假意却又公平的谈判,她虚假的诚恳,得到了别人虚假的诚恳。

“那就好,我其实一直都特别敬佩简老师和沙老师的工作能力和态度。在影视部里,就属你们两的专业实力最强,我觉得应该让你们两才领导我们才是的。”她努力地想表明自己愿意跟他们站在同一战线,支持他们晋升。

“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在工作上绝对服从安排,没有别的想法。”简易打住她的话。

“呵呵,我没有别的意思。”凌晨小姐想是不是自己表达得过火了一些,赶紧往回收,“我的意思是,要是能让我跟着简老师和沙老师你们工作就好了,我一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简易和沙丰平不回答她,笑笑不说话。

她感到越来越尴尬,更着急了,更谄媚地笑道:“简老师,沙老师,如果我之前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请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其实,我这人没什么心机,只是想做好工作。有时候性格急,说得不对,请你们多包涵。”

“我们没放在心上,都是工作。”简易回答。

“我们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嘛。你是主持人,我们就是两个小小的摄像师,学不到一块。陈强的综合能力很强的,能跟着他学习是你的福气,你要好好学习呀。”沙丰平一句话就把她推了回去。

“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们就接着去工作啦。”简易十分正经地问道。

凌晨小姐还没反应过来要怎么应对这赤裸裸的拒绝,摇了摇头。

简易和沙丰平往音乐室走,一进音乐室的门,简易就忍不住骂了句——傻B。

(八)

凌晨小姐走回影视部,边走边在想,如今她想投靠简易那边却被拒绝,万一要是他们向陈强或者劳总打小报告,她落得两边不讨好,就难以在公司立足。想来想去,只剩下先下手为强这个方法了。

事不宜迟,凌晨小姐向陈强的办公室奔跑。她整理一下仪容,平复了一下呼吸,敲了敲门。

“进来。”

“领导。”凌晨小姐推开便甜甜地叫道。

“什么事?”陈强对着电脑装出一副忙碌着打字的样子,头也没有抬。

“领导,今天简易他们真是太过分了。明明是他们都不听从工作安排,却装无辜,把责任推到您的身上。”凌晨小姐为陈强打抱不平。

“谁有做事,谁没有做事,劳总都看在眼里。那些心态不好的人迟早都是呆不住的。”陈强给凌晨小姐吃定心丸,他也需要有人跟他同一边站,不能让唯一的这个信徒走掉。这真真是物以类聚。

“领导,据我在办公室里对他们的观察,他们特意不听从你的安排,想从你手里夺权。他们还想把我也拉拢过去,但是我没有理他们。”她分析道。

“做的对,我也看出了他们不怀好意,肯定在我背后搞了不少小动作,才会让劳总这一次这么偏帮他们。”陈强对她的话表示赞成。

“领导,难道我们就这么任着他们诋毁,不反击吗?”凌晨小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陈强拍案而起:“当然要反击。但不能冲动,要好好计划,不让他们有机可乘。”

“领导英明,果然有见地。我能帮上什么忙吗?”凌晨小姐赶紧拍马屁,表忠心。

“你照常做好的自己的工作,如实地记录影视部的工作情况。另外,写一个和美国团队一起合拍中国版《discovery》的策划案给我。”陈强发号施令,这是他今天和劳总开会完以后第一次重新体会当领导的快感,他感受到一种成就感,暗下决心,一定要夺回自己的的位置。

“好的,领导,那我这就去忙了。”凌晨小姐领到工作任务,感到无比踏实和高兴。陈强正在计划夺回位置,她的眼光果然是没有错的,只要她紧跟在陈强身边,就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她又充满了信心。奔波了一个下午她终于可以安心地做到位置上了。恐怕这一天,她写完论文三千字和策划案又是要凌晨四点了。

凌晨小姐在每一次凌晨的加班里感受到自己一步一步更接近成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