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她们,感觉自己重新活了一回

今天是个恣意向妈妈表白的日子。这些年在母亲和女儿的角色中切换,总是恍惚感觉到这中间似乎有条无形的线,连通了时空,把自己送回到那个小女孩的时代。这个母亲节,一篇小文送给妈妈和女儿们。


昨晚,牵着女儿们的手去散步,在穿过一条车流汹涌的马路后,10岁的女儿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有一个孩子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因为他的牙齿参差不齐,还有一条瘸腿。

春天到了,他的爸爸跟孩子们说“现在给你们每个人发一棵小树苗,谁的树苗长的好,谁就可以得到一个最喜欢的礼物”。男孩心里也很想得到礼物,但却没有信心能够照顾好小树苗。他甚至隐约盼着小树苗死掉,于是他在浇了一两次水之后再也没有管过树苗了。

可是几周过去后,他的树苗长得最茂盛。爸爸惊喜地表扬了他,称他一定在种植上面有天赋,会成为最出色的植物学家,他自然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礼物。

于是,男孩一天天变得开朗起来,不再愁眉苦脸。

有一天晚上,他想起了老师曾说过,植物会在夜里生长。于是心血来潮来到院子里,却发现爸爸正在月光下一勺勺给小树苗浇水。他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女儿讲完这个故事后,我们顺势讨论了小男孩的幸运与爸爸的智慧。

突然想到母亲节了就要到了,我问姐妹俩“你们觉得妈妈当的合格吗?选了我这个妈妈你们还满意吗?”

她们送了一个词给我“世好妈”——世上最好的妈妈。

“我不是平时经常会吼你们吗”?我不甘心,接着追问。

“你是最会倾听的的妈妈了”豆说。她总有很多小秘密需要悄悄告诉我。

“我早就忘记了你骂我的事了”,苗说,她确实属于脸上挂着泪珠就能把伤心事忘到脑后的那类人。

心里有一股暖流涌了进来,像饱含着热泪的眼睛喷涌着。

1、

当妈已经十年了,常常觉得这些年像是重新活了一回。

从女儿的角色转变成母亲后,在陪着孩子长大的时候,无数次会回想起妈妈在养育我的过程中那些事情。母亲、女儿和我,三代人在大时代的变迁中都在写着自己的人生故事。

小时候,爸爸经常外出工作,妈妈并不强壮的肩膀挑起了一家人的生活。从很小开始就懂得心疼妈妈,把对妈妈的爱写在日记里,留在暗暗许下的长大要对妈妈好的誓言里。

那时候也依恋妈妈。高中开始住校,最惊喜的事情就是妈妈每周带我最爱吃的食物来学校看我。当离开家乡去读大学时,妈妈早早起来包了饺子,那时候怀着对家的不舍、对未来的期许几乎是哽咽着吃完了这顿饭。后来每每离开家,妈妈都会包饺子。“起脚饺子,落脚面”,成了这些年跟妈妈分离又重聚的记忆。

在生双宝那年,妈妈来照顾我坐月子。产后的我性情大变,心情抑郁,常常莫名流眼泪,对身边的人非常挑剔和苛刻。那时候对妈妈专门给我做的饭格外不满,对月嫂和婆婆还尚且客气,但对自己妈妈却冷言冷语。有一次晚上,妈妈实在被伤到了,一个人下楼散心。我意识到自己的过分,赶紧到处找妈妈,发现她在正在楼下的长椅上坐着,悄悄抹眼泪。知道她委屈了,也知道她心疼我身体虚弱,总想换着花样给我补身体。母女俩抱头痛哭了一场,我从此尽量克制自己,不再对妈妈挑三拣四。

虽然跟妈妈母女连心,但表达上确实相当含蓄。很少抱抱妈妈,从没有跟她说过“我爱你”。现在跟妈妈更是聚少离多,平时有空也只能陪她聊聊家常。



2、

跟双宝的缘分来的着实不易。

婚后先是没有计划要孩子,等到真的想要时却发现,明明对别人都是So easy的事情,谁知到自己这边又成了一道坎。

于是中医、西医各种折腾,所幸上天待我不薄,不给是不给,一给就给了双倍。得知双宝的时候,有点发懵,不知道这意味着双倍的辛劳,双倍的担忧,数倍的快乐。

因为来之不易,所以整个孕期特别小心翼翼,就像孵蛋的老母鸡一样只盼着肚里的宝宝顺利健康地出生。但根据肥皂剧剧情,一般越是期盼某件事就会出现节外生枝。我在一次检查中,发现孩子有出现畸形的风险,只有羊水穿刺才能最终确定。

To  be or not to be,确实是个问题。双胎羊水穿刺的流产风险大约是单胎的数倍,但不确认又担心孩子异常。经过一夜痛苦的纠结,以及数次自我煽情地与肚中宝宝的对话后,决定还是迎难而上。

穿刺那天的具体场景已经记不起来,但那两根大约20cm长明晃晃的针大概会成为这辈子最恐怖的意象之一。完全没有觉得痛,当时满脑子的重点都是在祈祷这两根针千万别穿错了位置,别伤害到已经在B超影像中动来动去两个小生命。

所幸一切都很顺利,穿刺出来结果没问题,还意外得知了一个生命密码,那就是双宝是同性别,染色体是同样的,想借此问一句是X还是Y?医生如同监考的老师一样,绝不肯再给任何提示。

后来每每因为俩娃学习心不在焉、心猿意马而不得不用上狮吼功的时候,都应该想想这一段,当时的心境就是只要给我一个健康的娃,我已经别无所求了。

所以人类的天性是健忘,第二天性就是贪婪。


3

养双宝的过程中,酸甜苦辣,各种滋味尝遍后,一路升级打怪,把老母亲的经验值提升到20年了(大言不惭2*10)。

于是,我终于活成了一个时而焦虑时而佛系,就算鸡血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非典型魔都老母亲。

在带娃的路上,从此一骑绝尘,从小儿推拿、儿科临床、儿童心理、早教启蒙、儿童阅读、绘本研究、童书推荐、亲子游戏到兴趣班选择、夏令营攻略、艺术启蒙、博物学、科学启蒙、奥数陪读等不一而足,涉猎之广泛,连自己都非常之佩服母亲这一角色的强大驱动力和学习力。

当面对娃散落整个书桌的各类课本、玩具、学习资料时,常常穿越到数年前我一放暑假就放飞自我,把所有作业都摊在桌面上的那一刻,不知道日常爱整洁的妈妈当时的心境是怎样的,她又如何能够做到听之任之,从不催促,任我在暑假前一天开始收拾书包,并临时抱佛脚完成作业时,仍能安之若素?

记起妈妈在我考前焦虑时,给我准备最爱吃的鱼,在我考试回来后,从来没有焦急地打探成绩。她就像山间的溪流,不疾不徐,伴随我的脚步,从不给我任何压力。她又像那远处的灯火,即使走远了,仍提醒我她就在那里陪着我,等待我的归家。

想想我自己,在双宝期末考试后拐弯抹角地想要寻找点蛛丝马迹,在她们做了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后故意用其他的例子来讲道理,最后被她们识破说“妈妈,你是不是在批评我们?”

重新回到妈妈教我的场景,我学会了更多宽容和接纳。

回到双宝对我的大度和宽容,我看到了无条件的爱。

真的感觉到重新活了一次,从妈妈的身上学习做母亲,从孩子的身上学着做孩子。

这个母亲节,献给你们!

我是皮皮姐,欢迎关注我,跟我一起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