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吃苦创业的时候,你却选择了安逸享乐

图片来自网络

两年前,郝运来离开深圳的时候我就想写点什么,可是总觉得是不是太矫情,不厚道。

不久前,有个偶然的机会我到了他家乡的小城,见过他一面。他直言不讳的告诉我,尽管回来之前就有思想准备,可是回来之后的心理落差还是很大。

昔日相处融洽,做事默契的的同学朋友,这会儿总感到思维方式和做事方式都不咬弦儿。

尽管北方欠发达地区生活成本不高,但每月落差很大的工资收入还是让他感到郁闷。

看着他无法掩饰的忧郁落寞,言语间除了对深圳生活的留恋,还不时流露出对父辈经济状况不佳的抱怨。我想劝慰他,可又不知从哪说起。

郝运来十几年前从北方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考入深圳市公务员队伍。那时候,深圳的工资很高,房价却很低。

来到深圳的很多人,手中只要有了一点余帑,就琢磨买房子。没有自已的房子就感到没有根,就不算在深圳安了家。

深圳市对新入职的公务员会提供周转房(在个人没有房产前的廉租房),很多人把住周转房只是作为自己拥有房产前的过渡,可也有一些人,会误把虚幻当现实,只顾享受眼前,却忽略长远拥有。郝运来应该属于后一类人。

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很快都会有些积蓄。与郝运来同时入职的同学同事,大都节衣缩食,用积蓄交了首期,按揭了一套房产。

可郝运来却选择了另外一种生活态度和方式。他买了一辆车。每天开车上下班,拉女朋友兜风,吃大餐,与紧巴巴苦兮兮过日子的诸多同事相比,他每天活得潇洒,滋润。

舒服的日子溜得格外快,不经意间十几年就过去了。深圳的房价涨得比孙猴子翻的还高,工资增长却比蜗牛爬的还慢。那时候五六千一平方的房子,已经翻到了八九万一平方。

十几年前,年轻人开车上下班很拉风,算“贵族”,现在却是平民的代步工具。

环顾左右,郝运来似乎猛然发现,同来的同学同事,大都已经娶妻生子,至少都有了一套房产,又成了有车一族,开始苦尽甘来。

而他的生活境况却正相反。他“单”了这么多年,朋友谈了有“几打”,潇洒是潇洒过了,可最终都无缘成姻,虽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他在深圳没房却是主要因素。而现在想买房,那令人咂舌的房价,是他砸锅卖铁也买不起的。

他也想啃老,这是当下年轻人常有的做法,可他不行,没有这个条件。

夜深人静,辗转反侧,他审度自己的生活状况,翻看家底:昔日漂亮的宝马良驹已经老得直喘粗气,时常抛锚在路上;钱袋子里,数来数去也没有几个硬帑;年龄老大不小了,在深圳却无缘成婚。

父母在家乡托人给他介绍了女朋友,这段时间一直劝他离深回乡工作。

参加工作十几年,曾经一度春风得意的天之骄子,现在却处在生活的尴尬境地,陷入两难的抉择。

经过一段时间痛苦的思想斗争,还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打道回府。

就这样,郝运来黯然离开深圳,回了老家。

他曾经是家乡同学朋友人人羡慕的成功者,可人生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转了一大圈,孑然一身又回到了原点。

家乡有人说,他的名字有问题。

他的家乡,向来有给孩子取低贱名字的风俗,认为贱名好养。什么狗蛋,栓柱,臭臭等等,五花八门。

他的父母不听这个邪,认为自己的孩子从小聪明伶俐,借助祖上的响亮姓氏,取了个寄以厚望的名字:“郝运来”。

可是,郝运来并没有感恩父母的这份情,话里话外却有诸多的抱怨,他很羡慕那些豪门巨富,无论孩子努不努力,都不用过苦日子,家里全给准备好了。

他把生活的不顺,归咎于父母没有能耐,没有给他留下好的经济基础。可是,自己没有创造财富的能力,即使你有啃老的条件又能啃多久?

一次喝茶闲聊,我把郝运来的境遇讲给朋友,感叹之余,朋友讲了一家富商儿子的事,其思维做法与郝运来的观念恰好相反。

他的一位朋友是温州富商,这位富商的儿子在国外留学期间,坚持自己打工赚钱补贴学费,家里寄来的钱很少动用,认为用不是自己赚来的钱是一种耻辱。

学成就业后,再也不动家里一分钱,坚持在外自己创业,而且坚决谢绝父母的任何帮助,认为啃老靠老是对自己人格尊严的伤害。

父母为逼其接手家族公司,甚至用取消他的家产继承权相迫,他不屑一顾地言明,本来就没打算要家里的钱,愿给谁给谁。

就是这样一位看似忤逆的儿子,让时下多数人看不懂的年轻人,凭着自己锲而不舍的辛勤拼搏,没几年的时间,就把自己的公司经营得有模有样。

也许有人会说,这纯属另类,没有代表性。可是,能成就大事的人,有几个只会随波逐流,一味贪图安逸享受?

现在,人们一说到谁在深圳工作,可能会想当然的认为他该有一个成功的人生,或许也会很有钱,好像深圳满地是机会,处处是黄金,俯拾皆是。

的确,深圳的机会确实很多,但它只属于那些奋发有为,努力拼搏的人;有钱人也不少,但可以说都是梅花香自苦寒来。

在深圳的每一位成功者,早期的生活都相当困苦,都经历过一段艰苦的磨练,付出过局外人难以理解的辛勤汗水。

很多人,在来深圳之前都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也有相当不错的住房。可是,刚到深圳时,生活相当困窘。

上街时,为省几毛钱,宁可挤大巴多倒几次车,也不会多花几毛钱去坐舒适快捷的小巴。住的是铁皮房,冬天阴冷潮湿,冻得要命;夏天湿热蒸腾,天天似在洗桑拿,整夜的睡不着觉,痛苦难捱。

那时候,深圳建设飞速,生活节奏奇快,社会竞争激烈,稍有懈怠,就会落伍,就会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深圳是全国最典型的移民城市,大家都来自全国各地,都自认为有“两把刷子”,换句不恭的话说,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这里并不看重你的家庭背景,不会在意你的过去,是骡子是马,看重的是现在遛出来的优劣。

有些人实在熬不过,很快回头返乡,重新过安稳日子。若干年后,看到昔日同住铁皮房挤大巴,现在已是阔宅豪车的同伴,后悔莫及的同时,牙根也难免酸得发痒。

90年代初,深圳公务员队伍兴起一波辞职下海经商潮。我认识的三位公务员下海的经历就颇耐人寻味。

公务员甲嫌政府部门工资低,工作条件差,不辞而别到了红火的娱乐场所当保安队长,工资陡然增加了十几倍不说,还有许多灰色收入和特权。

可是,好景不长,随着深圳社会秩序,社会环境的变化,他所供职的娱乐场所被清理整顿关闭,他无奈的失业了。接着,他不断找工作,换了几个单位,多个工作职位,结果不是他炒老板,就是老板炒他。

没有专长,不想付出辛苦,却又想要高工资,这种好事再也找不到了,在生活有点穷困潦倒的时候,他厚皮憨脸的赖向原单位,可是,政府部门岂能由你随意揉捏?

另外两位乙和丙都辞职下海到了一家大企业。

乙与这家企业董事长有些渊源,安排工作职位时,颇受董事长的关照,有几个职位让他挑选,他认为在外面跑业务太辛苦,工作压力大,就选择了工作相对清闲,收入又高又稳定的机关事务性工作。

而那位丙却因为缺少这层关照,只能从最低点起步,天南海北的终日不着家,辛辛苦苦在外面跑业务,他的基础工资很低,是靠绩效核算收入。

刚开始的一段时间业务不熟,没有人脉,曾经有挺长一段时间工资收入难以维持家庭生活,在公司和朋友圈中灰头土脸,他硬是咬紧牙关坚持下来,逐渐摸清了这行业务的门道,凭着过人的能力和业绩,逐渐干到了公司副总的位置。

小的时候,长辈教诲我们要自立自强时,常讲一句话:靠山山会倒,靠水水会涸,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只能靠自己。

多年后,这家大企业风光不再,乙的靠山董事长早已退休。

那两年,乙由于有董事长的关照,虽然不学无术,却也有它的道行,在公司也混得下去,算是个人物。

可董事长一退,便颇受公司的白眼,新的领导采取了很多新举措,他悠哉悠哉的日子一去不返,最后公司重组,他是第一批下岗的人。

公司新领导对丙很赏识,仍然保留了他公司副总的职位,而丙却没有接受,利用积累的人脉,从新创业,自己注册了一家公司,经营得红红火火,虽算不上业内翘楚,却也有相当的影响力。

昔日丙与乙同时起步,如今却完完全全是两个阶层的人。

我有时在一些场合遇到乙和丙,两个人的言谈举止,行事风格,会让人联想颇多。

丙虽然已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却不事张扬,为人谦谨低调,平时衣着随便,交谈时,多是在倾听请教状;而乙即使在非正规场合与人小聚,也会西装革履,挺起腰板儿,装腔作势滔滔不绝地讲他昔日是如何风光,俨然是个很有身份的人。

如果有知道底细的人调侃他为什么晚景不妙时,他总是振振有词地抱怨自己后来没有“根儿”了,别人有什么样的“关系”云云。

在他的人生字典里,自始至终,似乎只有“根儿”,“关系”,才是一生命运的主宰。

可是,他从来不会反躬自问,为什么别人会从没有“根儿”变为有“根儿”,而他却从有“根儿”变为没“根儿”呢?

他不懂得,命运很大程度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思维方式,选择和坚持,决定你一生的命运。

成功的人生都有相似之处,失败的人生虽然各有各的主因,却也不乏某些共性特点。

也许,懂得正确的省检反思,善于调整自己人生的坐标,只属于那些能成就大事者的特有基因。

一个人,如果在人生最能吃苦的年龄段,本该拼搏创业的时候,却错误的选择了安逸享乐,那你无疑是在透支幸福,销蚀你可能本该大好的前程和幸运。

原创/鹏城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