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导演下的女性形象》

交差点艺文空间的活动。
作为一个很业余的摄影记录活动,一直在旁边咔擦咔擦打扰这他们的谈话。相机声音真的挺大的。
来的人不是很多,其中有若干个会中文的欧洲各个国家的人,德国、法国、意大利等。
先放映了两部九分钟的电影,接着放映黄莉导演的《硬币》和《迷失》。连续第二天第二次看《硬币》,在知道故事发展脉络的情况下,更关注每个镜头的风格。最喜欢的显然就是两个手交换硬币的过程,渐渐两人变得亲近,嬉戏,转换镜头。
《迷失》在故事中穿插了真实的受虐孩子的记录片段,虽然一开始觉得画面是倾斜的,声音也断断续续,孩子脸上都是马赛克,为什么会有和情节本身没有密切联系的片段在其中,但是后来渐渐深切同情导演本人扮演的受虐儿童。半夜中母亲拿刀起来的画面,父亲打母亲的画面不断重复。重复让人印象深刻。
曾经母亲总是扭我,让我青一块紫一块,那时候我想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后来看到家暴其实比我受虐多了,母亲扭我也不是很频繁。更长大以后,母亲也不会继续扭我了,我也就不去关注那个事情。
想到昨天公司和我说叫我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oncall。我觉得超级无助,作为一个公司里的螺丝钉,总是要听从别人的安排。如果一个社会没有人站出来去争取正当权利,弱势群体的权利就会被忽视。但是我曾经总是抱着这样希望坏运气不要降临在我头上的想法去看待周围事物。
黄莉导演说慢慢从观察者变成有影响力的人。朱赢椿也说他出的《不哭》让兔唇儿童得到治疗,他感到很欣慰。交叉点空间也是一个为女权而做一些事情的团体。对比我,我在一个不喜欢的公司每天耗费我的生命,已经耗费了快一年半了,我感到很惭愧,不敢迈出一步去做什么事情,只会哀叹没才没能力,又不改变。
放映结束,导演Q&A环节。
导演透露原来这真的是她的亲身经历。被催眠的片段也真的是被催眠了。她也真的受家暴二十多年而从来没有和人倾吐。母亲离家出走九年多没有人提及。当母亲被找回来时,女儿一直不想去见母亲。因为家庭的原因,她一直不敢和人建立亲密关系。在麦当劳采访时,黄莉导演又说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就不再害怕,是相信自己的强大,而不是相信男人可以信任。是啊,重要的是自己足够强大。我觉得母亲自己不够强大,当父亲虐待母亲时,母亲就把自己的抑郁和无奈转嫁到女儿上。经常是越弱小的服务员等自己没什么能耐,能抓到机会整你一下,就尽力整你。比如人大如论讲堂的检票员。
导演说主创人员除她以外还有三个都是有家暴经历的人。当你把这样的经历排成电影时,对自我也是一个拯救。在扯淡的文字叙述中,我觉得比我和别人吐槽把负能量给别人对我的心情影响好多了。别人毕竟不能完全理解我所思所想。
黄莉导演还说了她虽然这几年大家没有看到她在事业上做出成就,但是她的内心变化还是很大的。对于我这种首先会上搜索引擎去搜索一下这样导演的词条的人来说,看到的影视圈实在是太表象了。
黄莉导演还是一个很亲近人,完全不摆架子的导演!虽然她说她曾经抑郁得想自杀,但是外表给人得感受都是那么亲近。和某个野鼻子一样。为什么那些患抑郁的人外表总是给人那种很开朗的感受。但是像我这种闷骚不说话,活动时候永远不提问,平时也那么沉默内向的人就不会患抑郁呢。
我实在是太不敢追求梦想了,总是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不去行动。北京真的聚集了太多的追求梦想的人。但我却却为了那点钱束缚住我自己。这一年内我学到了什么,我得到了什么张进。看银行存款,也没多少,每天都是两点一线。其实我真的好讨厌这样的我,但是我只会抱怨不辞职。告诉自己如果跳槽成功,去gap下,但是那样又让自己有多大成长。不去拼全力去做真正想做想表达的事情,而是在这里耗费人生。每天早上起来上班,上班时候,我都好厌恶自己。厌恶自己又拿暴饮暴食让自己麻痹。参加各种这样的活动,我就更加厌恶自己。
活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是周日,说好了要在宿舍煮饺子,于是就没去图书馆,在宿舍弄这弄那的,找了一下注入工具,转而怕工具带毒,搜了下小白...
    brave2017阅读 109评论 0 0
  • 突然看到一句话“有些人愿意努力十年,来实现自己的梦想;而有些人,即使21天都坚持不了。”心里咯登了一下,这不是在说...
    秋一习阅读 30评论 0 2
  •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可如今,太阳把我的寂寞 照耀的更加荒凉 但我依然 不愿缩回没有光的角落 哪怕...
    A玉玲阅读 76评论 0 0
  • 逃避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连抽中的塔罗牌也这样告诉我。如果我一直逃避一直逃避,也许我就忘了面对是怎样的感觉。 ...
    InkInk阅读 156评论 0 3